笔趣阁 > 虚空战史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铸城表意

第一百二十九章 铸城表意

        感受到四肢经脉的巨变,仿佛沉睡已久的原始星核都开始苏醒,飘雄满脸骇然,近乎飘起似的不可思议。

        他的心有点崩裂了,在信仰之内坚守了几千年的弱肉强食、强者至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纰漏,隐隐觉得,还有一种觊觎而又禁止的力量在萌生。

        那就是情宜。

        “爹,你还好吗?”神经紧绷,一脸茫然得飘煦忧心忡忡的问飘雄。

        她没有经历过多的杀谬,但是飘雄给她灌注了很多的真谛,那就是强者为尊,生死无畏。

        隐埋在骨子里的刚烈潜意识的告诉飘煦,面对突如其来的强者威胁,只有宁死不屈。

        “没事!”飘雄看一眼四下,自己已经在宏伟的大殿,雕花飞龙,古朴韵深,幽幽郁郁,一种精美而又并非新建,单薄而不失底蕴的气息,让他觉得,自己这自己深入豪宅府邸,立站王者巅峰,震撼万分,不由低头。

        飘煦也是一样,随着飘雄的目光定住。

        如果此刻有一个沧桑的声音对他们发号施令,不论什么,即使违背人道伦理,飘雄都一定会照做不违。

        可是云飞的声音明明轻快,犹如冰天雪地之中,雷厉风行的利剑,直接划破二人停滞的思绪。

        他真挚的说:“至强不是退缩,保护也不是隐蔽,以前或许无奈,但是现在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我对你们是绝无二心的,我只是希望前进的旅途能够拥有一份情谊。”

        飘雄确实心惊胆战,宫殿可以随意挥霍土木铸造,但是底蕴,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挥之则来,喝之则去的。

        好比爆发富和富二代,气质不是装逼就能够装得来。

        现在,别说飘雄,换作谁,都会质疑自己的认知,崇尚了千年的信仰。

        “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们是黑暗角贫民区,是整个月之灵地最薄弱的地域,不论是宗门还是家族,只要加上一个强字,都会对我们不屑一顾。”飘雄说。

        “……”

        “在这里没有利益可图,虚空之内,也不存在感情可言,你为何要苦苦相逼,叫我们生不如死?”

        “……”

        “如果您是想在我们身上Lang费时间,真的大可不必,您一路走来,难道不知道浴血奋战,才能够生存永久吗?”

        “……”

        “虚空之内,压根没有情字。”

        真的是歇斯底里的呐喊,飘雄鼓起勇气,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希望云飞可以悬崖勒马,不要步步紧逼,因为此时此刻,飘雄也感觉到了空虚。

        即使说得铿锵有力,看似无懈可击,但是内心自信的壁垒薄如蝉翼,所以云飞说话了。

        “难道虚空就只能存在杀谬,这是你们所需要的吗?”云飞极为愤怒的道。

        仅此一瞬,飘雄果然是纸老虎,一戳就破。

        他惊魂未定的回答:“我只知道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彗星百族,繁衍生息,只有脱离此轨,便会从彗星灭绝,难得你还能逆天而行?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你是三大家族的人吗?”

        “……”

        云飞的心神犹如一座坚硬的堡垒,但是听到飘雄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面粉一样,瞬间倒塌。

        “没有挑战三大家族的实力,你有什么胆量争取情谊?”飘雄自以为然的追问,因为至高无上的三大家族,在他们出生以后,便会有一种嗜血的杀谬,只能杀,没有情。

        “我和你,跟三大家族有什么关系?”云飞非常的恼火,难得飘雄想给自己的家族抹黑?

        “关系,说没有,但又有。”飘雄觉得云飞是在开玩笑,只要涉世深了,彗星百族,都会为之而动的,所以飘煦一脸茫然,飘雄没有表情顿顿,接着说:“三大家族,表面上毫无瓜葛,对世事也不予理睬,但是他们追求强者,永无止境的杀谬,无形中烙印在每个人心中。”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哪来的能耐?”云飞淡淡的问,这时候他的心情已经变了,不再是单纯的情谊,还触及了自己的底线,所以非常心嘘,连问。

        “传说域始境巅峰强者就可以改变人的心神,若是到了域始境之上,浩瀚彗星,也不是没有可能吧!”飘雄也只能全凭借猜测,强者,杀谬浴血半辈子,也没有触及一毫。

        “猜测,你这是猜测,刚才的底气哪去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云飞不满飘雄一己之见,击毁了云家至高无上的形象。

        飘雄一时语塞,老脸憋得通红才一口气爆炸式的说:“只有无止境的杀谬,才能够造就最终的强者。”

        云飞听了这句话,内心深处的伤害,真不是一般的大,三大家族,云家,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身世,竟然会与自由及亲情相悖。

        这感觉不由自主的多想:在云家五年,自己一直呆在福清居所,虽然享受超神的待遇,可浅言之,不就是无情的束缚,将自己同父母绝情的隔离?

        如果自己的父母父亲不是云家的种子选手,那么家族会对他关怀备至吗?

        爷爷慈眉善目,明明充斥真情,但是肩负某种使命一般,压着他的肩膀,选择不屈,还有刚强。

        或许,弥漫他们心头,是特殊的重担,或许是某种隐秘的阴谋,但是不论哪种,都不能够阻止云飞前进的步伐。

        ——“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心,挡我者,必诛之。”云飞非常的坚定的冲着飘雄大喝,此时,高大威猛的飘雄,在他的眼里,成了小矮人,十分克制的说,“是否需要我建立一座城池,你才有足够的底气放手一搏?”

        真的是到了最后一步,如果飘雄连这样的诚心的请求都不能答应,还坚持抱残守缺,那么他只能像神龙岛一样,悲伤的离开。

        可你不争取,那就不甘心,不论是否值得,都要放手一搏。

        至少付出以后,不会因毫无尝试而抱憾终生。

        可飘雄会如何回应一个强者铸城表意的提议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831/10663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