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半心跳 > 一盏煤油话鬼魂之镜中画霉根深种

一盏煤油话鬼魂之镜中画霉根深种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再说这李翠莲回到家中,和张大头一说,张大头说道:“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啊?这样未免也太歹毒了吧。搞不好要坏了人家好几代人的。而且人家那李红霞还是一孕妇,这样诅咒人家会不会遭报应啊。”这李翠莲听到张大头这样说便恶狠狠的说道:“哼,那他家断了我们一家生活的路子怎么不说,就不怕遭报应?你说你个窝囊废到底是在害怕什么?总是怕这样怕那样的,能成什么大气候?”张大头也不和她争干脆不再说话,以后的几个月都每天早出晚归的干着活。

        转眼来到五月份,这天王麻子正打算下地去的时候,就听到李红霞说道:“你说,我这孩子能平安生下来吗?我这左眼皮这跳了一早上了,我看你今天还是不要下地去了吧,我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你今天还是待在家里面吧。”王麻子听完李红霞的话,想了想留在了家里。下午四点的时候,正蹲在地上准备烧火做饭的王麻子听到李红霞的**声越来越大,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和前几天一样,因为孩子越来越大。压迫着盆骨睡不着。可是听着那声音不再对劲儿。便走进房间里一看。看见那宽大的裤子已经被羊水给浸湿。说了声:“媳妇,你稳着点,我去叫人。便撒开腿跑。去村里找来了专门为别人接生孩子的老太太和一些年轻的妇人。这里面就有李翠莲。大家匆匆赶来的时候,李红霞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了,痛苦的**着。那老太太见状让王麻子进来说:“你去找前些日子我给你的那个冲剂冲杯水来。”等王麻子端水进来之后。便让他出了去,从古至今,产房都是男人的禁地。上至皇帝下至平民老百姓。那老太太把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乌黑的汤强行给那李红霞灌下去,便听到李红霞大声的叫着。不知道过了好久,始终没有传出婴儿的啼哭声,只是李红霞的**声渐渐没有了。那老太太在里面叫着见王麻子进来后对着王麻子说道:“进来看一眼你的孩子,然后抓紧时间埋了吧。免得等她醒来之后看到了糟心。”王麻子顺着老太太的视线望去,只见那盆里躺着一个鲜血淋漓的女婴。身体特征全部都已经成形了,那小手,那小脚蜷缩着。还有那像极了她母亲的茂密的青黑的头发,被那鲜血凝结成一撮一撮的,服帖的贴在头顶。眼睛紧闭着只是没有呼吸罢了。她还没来得及对着这世界知乎一声,自然也没有表现出对着世界没把她留下的愤恨。就悄悄的走了。这个老实的庄稼汉子那年夏季的冰雹打败了一年的收成他也没有掉一滴泪。那年摔断腿也没叫唤一声。只是看着那盆里毫无生气的孩子。一下子哭了出来却又怕惊醒晕厥过去的李红霞,于是只能用那黝黑的大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发出呜咽的声音,在场的人看见这一幕无不悄悄落泪的。毕竟就算这个时代再怎么轻视女孩。那也是一条生命。那也是母体里存活了十个月的生命。她的心跳跟着母亲一起跳动过的。她调皮的在母亲的肚皮上打出过大大小小的包。明明前些天还是那么有力的,怎么说没有呼吸,就没有了呢?明明她是想来到这个世界的啊,明明她对这个世界是有这样或是那样的期待的啊,前些日子她还在和她的母亲、父亲、哥哥做着互动呢,怎么她突然放弃了呢?

        看着王麻子哭的鼻涕扯口水的模样,那老太太用那皱巴巴的手抹了抹眼角说道:“快别伤心了,待会红霞要是醒过来该更伤心了。这女人刚生完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待会要是让她看见这场面,那我估计她又得走回去不可,快些找个地方给她埋了。请个先生给她送送魂吧莫使她错过那下一世缘分的时机。”在农村,谁家的小孩子要是一生下来就死了。那可是不能进棺材的哩。只能请个先生为那小孩子送送魂,因为大家都相信。就算那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子,可是有孩子的顽皮性在,他的魂魄会停留在人间不愿意离去。只有在先生的催促下才会离去,不错过那投胎的好时机。

        听完那老太太的话,王麻子拎起衣服的一角把眼泪一抹。然后颤抖着双手捧着那满是鲜血的女婴出去了。而迎面跑来的是嘴里嚷嚷着“爹,娘肚子里的小妹妹出来了吗?我要看我要看,爹”的王大算。才到人的大腿一般高的他双手想要去抓王麻子举高的双手,看看那个自己期待了好久好久的妹妹。可是他看见他爹就像傻了一般。不理会他,只是一直往前面走。他想去抓住他爹的衣角问问他要把妹妹带到哪儿去?可是还没得及动手呢,就被站在一边哭的双眼通红的李翠莲一把抱住。而只有五六岁的小大算只能用哇哇大哭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要说这李翠莲啊,本来是想趁着李红霞生完孩子之后如果倒霉的死掉了,那她就准备回家去拿上一盏煤油来。可是看见死掉的竟然不是李红霞而是那个可怜的还没有来得及哭一声的女婴。一下子那母性额本能就散发出来了,这一刻她想再等等吧,这个孩子是无辜的。你看她都那么可怜的得没来的啼哭一声,这事本来就不关她的事,再等一等,等李红霞或者是王麻子死后自己再那样做。所以她暂时放下了行动。可是她也没有想一想,这又关她怀里此刻抱着的这个孩子已经他的后人什么事呢?

        女人间的话本来传来传去就添加了很多莫须有的成分。何况那还是气头上的时候。不论是李翠莲还是李翠莲的娘。气头上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听了一个委屈的孩子的诉说。怎么能够评定一家人的好坏而因此为这一家人的命运做了打算呢!那李翠莲的娘没有等到那李红霞死掉被淋上煤油之前就已经先去世了。她是没看到这王家人以后的命运竟因为自己的一个馊主意而变得坎坷,那是的她早已喝了那孟婆汤,过了那奈何桥。渡了那忘川河。忘却了今生作为一个母亲的尘缘。自然也没能为自己的错误后悔。而这李翠莲,自然也没来得及看到后面王家的变化。她最终也只是也同她娘一样。忘记了仇,忘却了愁,忘记了这世上的一切,自然也忘却了她所给别人种下的祸根。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36/10939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