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半心跳 > 一盏煤油话鬼魂之李红霞一夜白发,三朝丧命

一盏煤油话鬼魂之李红霞一夜白发,三朝丧命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王麻子用自己冬天的衣服给李红霞裹上,在用一块白布给她包住头。这老祖宗说了的,自古女人生完孩子是不能吹风的。不然要落下一辈的病根的。王麻子带着李红霞来到后院。对着那一夜之间鲜花开遍的石榴树指了指。这李红霞看了看说道:“今年这石榴树开花开的可真早,这会儿子都已经开繁成这样了。走吧这样也好,我们回去吧。”说不清她说的也好是说石榴花开的早好还是埋在那儿也好,只知道这一刻起,李红霞就很少说话了。

        回到屋中,她机械的抬着碗喝着那已经炖了好久的汤。也不说是淡了还是咸了。要知道。平日间。要是王麻子亲自下厨。做出的饭菜不是说多了了,就是水少了。不是淡了就是咸了。可是现在她只是机械的把鸡汤王嘴里送。把拆了骨的肌肉往嘴里塞。王麻子只当她是伤心过度。过了一会便扛着锄头,牵着牛下地去了。农民的地、农民的牛可是农民的天,不照料肯定是不行的。而那大算在和他娘分食了点鸡肉之后早已经不知道到村里哪户人家玩去了。等傍晚王麻子回来的时候,这李红霞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其实说做好了。还不如说是热好了。一家三口讲究着便吃了晚饭。第二天一大早王麻子起床揉了揉双眼。刚想看看这李红霞怎么样了。如烟的已不再是李红霞那一头乌黑的头发,一片雪白的银丝铺在暗红色的枕头上,把那头发衬托的更加雪白,他惊恐的闭上自己的眼睛。闭上睁开,闭上睁开。然后摇醒睡么中的李红霞。见她醒来之后便指了指她的头发说道:“红霞,你的头发,你别着急。我这就去请那老郎中来的看看。”说完胡乱的穿上衣服鞋子,跑了出去。而李红霞只是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当那一抹银色进入她的眼眶,她只是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便不再说话,安静的看着一片兵荒马乱的王麻子。

        这李红霞自然是不喜欢这样的王麻子,可是她动了动嘴角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由着他去了。再说这王麻子一路狂奔来到老郎中的家里,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便冲到别人家里,见那老郎中正在喝茶。支支吾吾一时间也说不清个所以然来。好像这不说话的人变成了他一样。着急的满头大汗。那老郎中见到他便说道:“王麻子啊,我这知道你这是心情不好,可是那也不用大清早的冲到我家里来吧,这是换我起的早在家,要是今天早起在家的我那些儿媳妇。那你这样成什么样子,像什么话啊!”听到老郎中这样的话。王麻子赶紧说道:“不是,老叔啊,你赶紧跟我去看看吧。我媳妇她......她,又没她出个所以然来。”那老郎中看他着急成这个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转身去找他的医药袋。一面找一面说着:“你媳妇怎么了?不是说前天刚生产完?这女人生完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身体出毛病很正常的麻,你不要着急。再加上她这情况。难过伤心些更是难免的。”这回王麻子的话说利索了,说道:“不是的叔。我媳妇不是生了什么病。她只是从昨天醒来我带她去看了那孩子埋藏的地方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了。这早上一起来,那头发全白了。总之,你快来跟我去瞧瞧吧。”听完王麻子的话。那老郎中大吼着说道:“你这个东西。这怎么不早说。还不赶快走在前面。还耽搁些什么。去晚咯。出什么事可就来不及了。”

        等两人来到王麻子家的时候,这李红霞显然已经洗漱过那,那白发被她用一块花布包裹着。王大算站在门口,看见自己的爹回来对着王麻子说:“爹,娘的头发变成白色的了。不是只有阿公阿婆的头发才会变成白色吗?”这王麻子这会儿正心急说道:“你给我滚一边待着去。”王大算被吼的哭出了声,那老郎中看到这样对着王麻子吼道:“这孩子还是孩子,你吼他做甚?”“好了大算,不哭了去找二狗子玩去吧,”说完从兜里拿出块窝窝头递给王大算,王大算开心的跑开了。两人来到屋里,见李红霞坐在床上。看见老郎中也只是点了点头,依旧没有说话,这王麻子,一下子扯下李红霞包着头发的花布说道:“你包着做什么,这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是在干什么,快让叔给你看看。”这老郎中看来看去,也找不出什么原因来,就只能说这是伤心过度等等一系列毫无作用的话,显然这白转黑是没有希望了。要走的时候这老郎中对着王麻子说道:“你家茅房在后院吧,等我去解个手。”王麻子领着老郎中来到后院说道:“叔。茅房就在那儿。”老郎中拿下自己的袋子递给王麻子便进茅房去了。等他提好裤子出来。从王麻子那儿打算结果袋子。一晃眼晃到那棵石榴树对着王麻子说道:“你家这石榴树有些奇怪啊。人家的石榴树都还只是花骨朵呢,你家这怎么结果了?”这王麻子听到老郎中的话转头说道:“叔,你别......。”然后一看到那果实已经缀满枝头的石榴树,吓得往后一下坐在地上。

        王麻子只能坐在地上一直呢喃着:“不可能,昨天明明还是花朵,今儿个怎么就结果了呢?不可能啊。”这老郎中一听。拉起坐在地上的王麻子,沉思了一下子说道:“麻子啊,你别多想。这也可能是天气太热了,这怪事不也是年年有的嘛。放宽心,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再说哈。”说完走了。留下那傻愣在原地的王麻子。他一直低声重复的说着:“对、对、对。这怪事大概今年就发生在我家了。没事的。反正谁也不知道。叔也不会乱和别人说。”王麻子这话说的也对,按常理来说这老郎中就算知道蹊跷,在这节骨眼上,也不敢乱和别人说。加上王麻子家的地理位置,后院靠山。就他一户人加在这片区域。所以,没有什么事,谁也不会来他家后院的。但是他显然不知道人在极度恐慌下,做出的事常常是有违常理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36/109397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