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半心跳 > 飞音走音之向龙死了

飞音走音之向龙死了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三天后李大妹安葬了,那地是验尸人亲自选的,说是为了避免误打误撞又选在阴阳地,选的那块地是下水坝一户人家的,那户人家只有和二大爷年纪上下的一个男人。无妻无子,无儿无女。倒也不是一直只有他一个人,只是听说那男人品行不端,重男轻女,老婆带着唯一的一个女儿跑了,至于什么品行不端,大概就是那些爱勾搭其他女人的俗事了。当然这样的男人大多是游手好闲的,他也是不例外。真正的是吃喝嫖赌什么都不做。运气好的时候是大鱼大肉。钱财大把,运气不好的时候别人要是要他身上的那条裤子,他也是可以脱来抵了的,只怕的是别人不要,害他没有了最后一笔筹码,失去了扳回本的机会。那块田地就是在他运气极好的时候,别人输给他的。当向龙知道需要埋葬在那块地的时候做好了要用自己的田地去和别人兑换的准备。可是当他走到那户人家。只见那男人和他差不多一般高大,只是可能因为长期喝酒的缘故,身材偏瘦,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的劣质酒的味道。熏得很少喝酒的向龙直皱眉。

        简短的说明后,就在他以为那男子要狮子大开口以后,却听见那男人说,这样吧,我们俩,算是交个朋友,这方土地我就给你了怎么样?也不要说什么兑不兑的,反正那地也是别人输与我的,这在那儿荒废着也是荒废的,这样,人你可以埋在我的地里,我的地你也可以顺便一起种了,只是这得来的粮食我们三七或者四六分都行,你劳动你占大头。風雨小說網反正你们离那儿也是方便,这样一来我老头子每年还能得到点粮食,田地不荒废也没什么可惜的,这向龙一听,这天底下找不出第二桩这样子的好事了,于是赶快答应下来,也忘了好好问问别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姑且把那男人当做性情中人,大概是被自己的孝心所感动。

        就这样,李大妹入土了,这下向家屋檐下只住着二大爷、牛小花、向龙三个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这向龙对于二大爷对他和他娘的所作所为还是难以接受,这以前他还会和他们共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李大妹死后,他的饭菜总是全在一个碗上,不论春夏秋冬,永远是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吃完,再用水洗洗就算完事。直到第二年的夏天,吃完午饭,碗都没洗,就放在门口的凳子上,筷子横放在上面,就像送祖宗的时候的那碗水饭一样,门口打苍蝇围绕这那个碗旋转着,时而停在碗的里面,时而在边缘,时而在筷子夹菜的那段。他拿了块毛巾搭在脖子上,走到台阶上,大概有嫌晒得慌,于是改搭在头上。牛小花坐在倒扣着的盂钵上,在凳子上做作业,那是她明天要上交的作业。看见向龙站在台阶上。她抬起头问道:“叔叔,你不是还要下地去吗?你去哪儿?向龙说天气热的他燥的慌,他要去洗个澡,回来再去把那地里的杂草除干净。说完他就走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回答牛小花的问题。自己也觉得很苦恼,会对一个小孩子说天气热的燥的他慌的很。

        他是被被牵牛去泡滚(牛崽田里面弄得满身都是泥土,爱干净的人就会牵到河里面去泡一下,牛而在浅的地方泡的时候,想要洗干净或者说是缓解高温下暴晒在太阳下的没有被水没过的皮肤,便会在里面左右晃动,就像打滚一样,所以叫“泡滚”)的老人看见,那老人刚牵着牛去犁田回来,看见那牛满身的污泥,怕弄脏了自家还晒着东西的院子,于是打算牵着牛去泡一会。不料,当他把牛拴在浅处。他也打算去上面一些深一点的地方洗一下,一来,洗掉满身的泥土,二来,缓解一下这夏日的高温。刚走到岸边上,就看见那河塘里漂着一个人,他拴上自己已经快要解开的裤腰带。脱下自己的上衣,拿在手上甩着,对着远处喊道:“快来人啊,快来人啊,这里有个人淹死了,大家伙快来啊。“这有些干活干累了的正在田间草垛子边乘凉的,想要抓紧再挖一点的,挖好了打算收拾收拾回家的人。听见男人的呼喊,全都对着河塘跑来。等近处的两三个男人跑来以后,这些人跳进河塘里,游向河塘中心,把那已经被泡的脸色泛白的向龙拉上岸来。任凭大家怎么样按压他的胸口,只是有些水冲他的嘴里、鼻子里呛出来,那呼吸还是没有回来。赶来的众人都是这上水坝的住户,一个村子也就那么大,谁都是认识彼此的。见到被拉上来的是向龙。这其中跑过来的一个妇女,颤颤巍巍的把手指伸向向龙鼻子的下方,然后说道:“这是第三个了,这老向家,怕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纠缠上了,这一年死一个人,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众人现在哪里还能去理会这妇人的话,只见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说道:“大家伙搭把手,我得把他背回家去,我不能让这大兄弟一直躺在这里。众人在后面帮他。”可是这才起来了一下,那男子一下又坐了下去。说了声,不行,他这肚子里全是水,太沉了,我背不动,看来还是要两三个人一起。就抬到路边,我们家的手板车正好在路边,就用那个东西拉着他回去得了。剩下的人去拿上自家的工具,牵牛的牵上牛,可不要弄丢了,一起回去帮帮忙,这家里就一老人孩子,看来是要乱套了的。众人照做。着一路上本来扛着锄头,牵着牛打算下地的男人女人看见,扛着锄头,牵着牛跟着回去了。这以往要是说他们抱着的心情和别人家的人去世是一样的,那现在他们对向家更多的真的是同情。同情一年死一人的遭遇,同情他们家只剩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的境遇。

        等到众人用手板车把向龙拉到向家的时候,这牛小花已经做完作业了,正蹲在地上洗碗,她和二大爷刚吃完午饭,洗碗的时候她看见向龙的碗被苍蝇占满了,于是顺手拿来洗,蹲在台阶上。她喜欢蹲在台阶上,洗碗之后放在太阳底下晒了晒,老师告诉她太阳是可以杀毒的。看着那么多人来到家里面,板车上的叔叔肚子肿的老高,眼睛闭着,众人一脸难过的模样吓坏了她。她哭着跑进屋去叫正在午睡的二大爷。这二大爷迷迷糊糊听见她那混乱的表达,跟着她出来一看,一下子昏过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下周围的人群呢更是像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作一团。

        一个妇女赶紧上前掐了掐他额头、鼻子下方。看见他转醒。那女人走开,只见二大爷趴起来走向手板车。哭着:“儿啊,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反反复复就只是这几句。在场的人看的动容。而从刚才就一直哭不停的牛小花,现在哭的更是大声,那声音估计在五十米开完也是听的见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36/109398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