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半心跳 > 飞音走音之马小红

飞音走音之马小红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娘,你说我昨晚做这个梦岂不奇怪?我梦见我的门牙断了一半。莫不是我这家里谁要死了吧,马小红问她娘。她娘说道:“不要给我瞎说,还不快回娘家去,这天色也不早了,赶快回去生活做饭当心你婆婆有骂你,你说你这肚子怎么就不争气呢?这要是换在以前啊,早就被别人休了,也是好在你婆婆和你男人了,乖,这回去啊自己注意这点,谁让咋自己生不出娃来呢。”哎呀,娘,我给你说真的,我昨晚真的梦见我的门牙断了一半,这不是古老人说过这门牙断一半家里是在死人的吗?你这几天让我哥和我弟啊上山的时候小心点。我先回去了。”马小红说完就走出她家门,朝着那上水坝走去。她娘在后面望着她念叨着:

        “这明天看来还是不能让他弟兄俩上山去了。”看着马小红消失拐弯处,她娘也回屋里去了。

        马小红回来的时候李大妹已经在生活做饭了,那灶下的柴火总是燃一阵熄一阵的,李大妹低头用一个竹筒对着里面吹着气。被那烟熏得眼眶发胀。那灶房里被烟雾弄的什么也看不真切。这马小红一进门看见这幅状况,以为在生活做饭的是向龙,说道:“不会做,就别做,待会要是娘看见了又该说我偷懒,说我赖暴老母鸡不会下蛋还让她儿子做饭了。你快给我出来我进去做。这马小红两手插在腰间。看见慢慢走向自己,清晰模样的是李大妹之后,颤颤巍巍说道:“娘.....娘.....怎么是你啊。”这李大妹把手里的竹筒一把扔在地上,双手在面前的围裙上胡乱擦了擦,再用那满是锅灰的双手揉了揉双眼,锅灰在双眼之间迅速晕染开来,看的马小红憋着笑,肩膀直抖。只听那李大妹边揉边说道:“我这不做的话,你是不是又要跑回你家下水坝告诉你家里面的人说我骂你是赖暴的母鸡不下蛋?是不是又要把气撒在我儿子的身上?你说怎么会是我?你这说的也真是好笑,你成天王网娘家跑,我这再不做饭的话,我和我儿子岂不是要饿死?”

        这马小红本来因为被李大妹的双眼惹笑的笑脸在听到这话直接垮了下来说道:“我这哪天没有回来做饭,娘您可不能因为我没生出娃来,这什么都要往大说。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马小红不孝敬婆婆呢。”李大妹哪里能料到一向内敛的马小红会这样顶嘴,气的把面前青色的围裙一把脱下来,扔在马小红的脸上,气呼呼的往里面走,边走边说:“好啊,整合还学会顶嘴了,反正啊,我们家这庙小,哪里容得下你这尊菩萨,我看啊,等我儿子回来你们好聚好散得了,我也不耽误了,不败坏你的名声了。这马小红哪里料的到以为自己嘴快顶了一句话,这婆婆就要劝儿子休了自己,急忙跑到堂屋里去跪在李大妹的面前,但是还在气头上的李大妹哪里会理她,一脚踢开了跪在边上的她。風雨小說網这时候灶房的活燃的正旺。那锅里的粥煮着煮着溢了出来,一直顺着锅的边缘流下。滴落在明晃晃的火焰上。那水珠在灶下啪啪的作响。

        第二天,所有人在村里村外寻找马小红。小红,你在哪儿?小红........这边和众人相反方向的马小红正往家里赶,但是脚步却越发慢了了下来,她坐在那路边的坟坝子上。低着头大喘着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边上的一个牵着牛儿的老者,穿着件白色的褂衫。脚下穿着一双黑色的布鞋,下身穿着青色的裤子。说道:“是不是感觉吸气十分的困难?这马小红点点,那老者说道:“你啊,这是被人扣住了魂魄。”这马小红哪里听到过这些,一时吓得慌了神,也不顾自己是不是人的这个老者,直接双手拉着那老者的小手臂。说道:“你既然知道有人扣住了我的魂魄,那你倒是帮帮我啊。”那老者摇摇头说道:“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自己种的因,就得尝下结的果。你可要好生想一想,这一年里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害人的事,只有你自己亲手去解开,这才能免了这才祸端了,只要你想起来,解除这因果,再掀开那扣着你魂魄的盂钵啊,你才能逃过此劫。好了,我能点的就这么多了,抓紧时间吧,你只有不到两个小时。”说完那老者便牵着牛走了。这里到向家也就不过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她本来是打算来向这里的人家要写辣椒苗。今年她种子地里的辣椒苗,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扔了团草盖在上面,天气大样,直接把那辣椒苗的顶端捂死了。幸好知道这里有一家人家专门是中辣椒苗卖的。既然是专门卖的,自然不会白给别人所以啊,这马小红一大早就来了,和那人家移栽了一年的辣椒苗,这好不容易种好了,刚打算回家,却感觉一下吸气十分困难,就像有个人把一个不透气的袋子罩在自己头上。系紧了口子。

        听完那老者的话,马小红思考着这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害人的事,怎么也是想不起来,突然看见自己装着茶水的塑料瓶子,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头上,赶紧往家里赶去。只是这要是走的快些一个小时都能走完的路,她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眼睛、嘴巴、鼻子、耳朵里的鲜血已经流了下来,一路带着的辣椒苗和茶水壶也已经不知道丢在了路途中哪一处。她强撑着打开那插上的大门,走进院子。一下摔在台阶上,借着那墙头上方的月亮,看见那门脚处倒扣着的盂钵,慢慢的爬进门里去。终于接近那盂钵,一把翻开抱住,但是开心的笑了,只是那眼睛再也没合上过。她忘了应该做的是先解铃而不是一味的只顾救赎自己。以为只要是把那盂钵掀开自己就能得到救赎,但是却忘了,这因果还未解除,惩罚怎将不继续?

        而那门外,那本来和她不一样方向的老者摇了摇头,说道:“这世人啊,大多都是因为嫉妒和冲动就想起了害人之心,却也忘了自己就是这世人中的一员,往往不能自我救赎的人,最终啊,都会害了自己。

        这后来得知消息的马母,听到消息之后直接倒了了地上,嘴里念着:“我该好好看看她的,她说她门牙断了,我怎么没当真呢,这要是给她立个水碗是不是就死不了了。啊,我的儿啊,都是娘害了你啊。”那在一旁听的糊里糊涂的两妯娌赶紧劝说这躺在地上的婆婆。让她自己赶快起来,这要是时间长了,地上的寒气进入身体。怕是要伤了她的性命的,这马母哪里管的了这些,自顾自的哭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36/10939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