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半心跳 > 破风水之痛苦

破风水之痛苦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只见你民警待待二妮走到他身边,便弯下腰把二妮抱坐在大腿上过,说道:“二妮给叔叔说说那天你放学以后进家里闻到了什么,弟弟怎么了?”这话刚落音,二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弄的那民警措手不及,但是想想也是自家的房子在自己面前爆炸了,前一分钟自己触摸过的弟弟在自己面前被烧,抱出来以后被烧的体无完肤,完全不成人样,这只是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啊,任她再怎么坚强、怎么早熟,一个大人都接受不了的事,要一个孩子去回忆或许真的太过于残忍了。

        民警刚想安慰她,只见柴香兰走过来,蹲下去拉着二妮的手说道:“二妮乖,娘虽然说过要你忘记那天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们就给叔叔说一下,然后就忘记,以后就开开心心的,娘保证好不好。只听见二妮抽泣着说道:“我拿了钥匙去开门,但是我够不着开锁的那儿,娘说可以站在凳子上,我就把凳子搬到门脚下,我好开心自己打开了门,以前大妮在的爹在的时候是爹开,后来爹死了是娘开,但是娘太忙了,所以是大妮开,可是大妮也死了。村里的阿婶阿叔告诉我,我是大孩子,要帮娘分担,所以我慢慢学着去去开,我打开了,所以好开心好开心。我开心的从凳子上跳下来,把凳子移开,再把书包提进家里面,然后走到堂屋的神榜面前,给我爹上香,其实我不喜欢给我爹上香的,那几乎是每天都在提醒我,我没有爹了。可是我娘说这样可以保佑我平安长大,保佑我们家里人平安,我才不管我的事,既然能保佑家里面的人,那我就每天照做吧。毕竟奶奶、伯伯、伯娘、哥哥姐姐还有弟弟妹妹们还在,不过现在弟弟也不在了。”

        大妮说完低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滴在抱着她的民警的手上。烫的人心里难受,谁能想到这些话是从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孩子的口里说出来的,她本应该每天开开心心的上下学,回家敲门就有父母亲为她打开门,而不是要独自站在凳子上去凑那高高的锁孔,学着人生第一次打开门。学着去面对没有爹、没有姐姐、没有弟弟后的艰难,学着去帮助负担沉重的母亲,只是因为姐姐没了她变成了姐姐。她不可以再妹妹对自己说什么的时候,毫无顾忌的说一句:“找大姐去。”因为爹没了,她不可以和学校同学一样,放学的时候挤在拥挤的零食摊位前,选上一包零食,一包辣条,然后开开心心的吃着回家,到家门口正好吃完,拍拍手,擦擦嘴角怕父母发现,等确认自己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敲想自家的大门。她必须遵循村里的阿叔阿婶说道:“自己是家里的小大人,要帮着母亲照顾的小的妹妹们。”但是命运让她当上了小大人,却也忘记了她也不过是个孩子。

        哭了一会儿,二妮接着说道:“然后我就进一楼的客厅去看弟弟醒了没有,一推开掩着的门,就问道一股子我娘做饭的时候凑近些才能闻见的味道,娘说那个东西危险,要我们不要去动它。我觉得是挺危险的,娘每次打火的时候那东西都是噗噗的响。好像随时那火苗都会烧的很高,把娘的眉毛和头发都烧光一样的。我捏着鼻子走过去。把二指放在弟弟的手心里戳了戳,以前要是我在弟弟睡觉的时候去弄他的手心,他肯定会捏紧我的手指或者是不耐烦的躲开或者是挡开,而是那天我这么难戳他都没有反应。我试了好几下。然后又去戳他肉肉的脸蛋,叔叔你知道吗?我可喜欢捏弟弟的脸蛋了,软绵绵的可好玩了,但是娘说要是把弟弟的口水包捏坏了以后弟弟会一直流着口水,找不媳妇就不好了,所以我都不敢经常去捏,着要是弟弟找不到媳妇那就糟糕了。但是他还是没有反应,就像爹被送来家里面的时候一样,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有反应。然后我就跑出去找我娘,后来就爆炸了。”

        说完她好像是回想起那天爆炸的那一幕,哭的很伤心,边哭还边说:“爆炸了,轰隆的一大声,我看见房顶的瓦就这样飞了下俩,一楼的门窗被弹出来落在院子里,二楼三楼的玻璃杯震坏了,家里燃气了大火,但是我没有听到弟弟的哭声,我以为他是还活着的,就想跑进去救他。可是他们不让我进去,说是那火会把我烧死的,可是我的弟弟还在里面,那火同样会把他烧死的。房顶上的浓烟好可怕,就像是电视里的画面,那浓烟好像是要来带走我弟弟的。好可怕……。”柴香兰哭着把二妮报过来去坐在沙发上,柔声的安慰着,王满弟和秀娥听二妮的话的时候已经哭了好几次,张国胜抽着烟,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个民警也叫二妮的话红了眼眶,终于,一会二妮哭着哭着睡了过去。

        那民警继续说道:“你这家里用的罐子装的也不会太多,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张国胜深吸了一口烟说道:“这怪我啊,这厨房装修的时候我特意给我弟弟说做柜子的时候放煤气罐的地方多弄几个凹槽,这样一次多存点煤气,免得每次做着饭的时候就没气了,怪烦人的,这一下就做了三个凹槽。我让人给他们供货的时候就是说了三罐的,可是我忘记了这要是一爆炸起来,那威力该有多大,我家用煤气也好几年了,都会定期有人来检修,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什么样不好的事情,我也就没有在意,可是谁会知道就是因为这煤气会把房子给炸了,把侄儿给害死了,怪我啊。”

        王满弟听完说道:“这什么也不怪,怪来怪去怪我。算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只求菩萨可怜可怜我,可怜可怜我这苦命的媳妇和一家子,别再出什么岔子了,这要是在出什么事,估计我们是活不下去了。”

        年纪大的民警抬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放下之后说道:“那就先这样吧,你们可以想想要不要告那送煤气和检修安装的人,我们就回去了,想好之后给我们说一下,才好决定这到底要不要结案,怎么结案。”张国胜把人送了出去,看见正在院子里的花坛玩的不亦乐乎的老三老四,张国胜笑了笑,走回屋子里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36/10939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