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半心跳 > 破风水之疑点串联

破风水之疑点串联

        好了说完这事,我还有个事要和大家伙商量一下,我打算去请个风水先生来看看那块地。”柴香兰很快说道:“早该看看了。”王满弟说道:“是该看看,怪我啊,当初怪我啊。”只有秀娥一个人糊里糊涂的问道:“哪块地啊,这不是打算修在老房子的地基上了吗?你老房子住了那么多年也是好好的,为什么还要请先生看啊?”张国胜看了看她说道:“我们说的新房子那块。我怀疑那里不干净。”秀娥说道:“我刚才就在想那新房子到底怎么办,虽然是挺不像样子的现在,但是整体的结构还是在的啊。还有你说这不干净是什么意思?”柴香兰回答道:“不管在不在,你那块地我不要了。”

        张国胜说道:“你不知道,在香兰查出怀上的那天,胜利大中午的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们房子三楼去看看,三楼客厅的地板上躺着一只死了了黑乌鸦,个头还不小,落地窗上有个圆圆的洞,就像是人家用切割机切割的一样光滑平整,我让安装落地窗人来看,人家直接提着榔头对着那好的那面砸,可是还是好好的,我自己也动手砸了的,根本咋不破,小刘说了这落地窗是钢化玻璃,只要不是砸在四只角上,根本不会破的,可是那个洞虽然离角不远可是也不真的不算近的。我问他有没有可能是鸟撞破的,他还以为我是在说笑话,说是要是是鸟碰破的,那鸟的个头一定很大很大,那非得碰的七窍流血不可,羽毛全部震掉不可,我一想也是这榔头都打不破的玻璃,这鸟得有多大啊,虽然那乌鸦也不是很小,但是也没有大到可以碰破的地步,关键我处理那乌鸦的尸体的时候,你乌鸦的毛一根也没掉。白色的地板上连一滴血滴子的印子都没有。

        柴香兰接着张国胜的话说道:“不只是这样啊,你们不知道,也是在那天早上,那房子不是只从装修好以后就一直在通风嘛,胜利起了个大早,说是要去把窗子关了,房子的通风时间也差不多了,可是回来的时候他浑身湿漉漉的,那时候大妮和二妮还笑他是走路不长眼睛,摔田里了呢。可是他去楼上换衣服的时候告诉我,他走出门的时候明明记得关了门的,但是要过马路的时候习惯性的往回看,却发现自己没有关门,只能又回去关门,关好门以后过马路的时候就想是没有意识一样,直接站在了马路中间,差点被车子个撞了,接着又没意识的对着那牛舌头走去,直接跳进了那牛舌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水里面就突然清醒了,然后自己爬了上来。我这一听赶紧给他倒了个水饭,但是那筷子从头至尾都没站稳过,你们都知道他这人啊,从来不相信这些,就让我水饭倒了,那个时候我就给他说,让他找个风水先生来看看,莫不是遇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他就是不听我的,我没有办法也就没有再劝。”

        秀娥听完惊呼:“这些事你怎么就不给我们说说呢,找你们这么说,这早上胜利刚去新房子回来,那按道理三楼他也去了,那么大一只死乌鸦和那么大一个洞他不会看不见啊,难道说这乌鸦和洞是在他离开之后才进去死掉和破掉的?

        柴香兰听完眼珠子转了转说道:“应该是这样的没错。关键是晚上还有更玄乎的事。哥你不是给胜利打电话说中午你走的时候忘记关窗子了嘛,后几天要下雨让他回去关一下。他去回来给我看见三楼有个长发的穿着红裙子的女人靠着落地窗在梳头,等他打开客厅的灯,到处找却没有找见。下楼以后往楼梯上看,却看见一个穿着棉袄的小女娃坐在台阶上对着他笑。但还是等他把等打开,又没见,准备开车的离开的时候却从反光镜里面看见有个什么都没穿的婴儿坐在二楼的窗台上。而且他们都没哟穿鞋子。”

        只听见地板上传来一阵响声,原来是王满弟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上。而她面色惨白。秀娥赶紧去厨房拿扫把过来清扫,张国胜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王满弟说道:“房子出事的那天我晕过去的时候我记得我也看见了这三个人,不对,这三个东西。但是他们是站做一拍的,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我,我想开口问他们,但是他们转身离开来了,我还以为是我自己出现了幻觉呢。还有还有,大妮出事的前几天,她给我说,香兰那天卖菜去了,老三老四去幼儿园了,只有她和二妮在家的时候,看见也有一只黑乌鸦来碰那个落地窗,只是碰晕了,过一会儿就自己飞走了。我当时还没在意那么多,可是哪想着几天后她就出事了。”

        张国胜听完这话以后,说道:“黄大给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这些东西,他建议我去找个风水先生来看一看的,要是我早点听他的,这最后可能也就没有这桩事了。明天我就去找风水先生来看看,越说越邪乎。肯定啊这房子里还真的有什么脏东西啊。当初也怪我大意,见胜利心血来潮说干就干了,也没想着去找个风水先生来看一看这地方到底是不是可以修房子,唉。我这哥哥做的啊……。”

        只见张国胜掏出电话来,那边黄大说道:“怎么样了现在?”张国胜说:“可能还真的让你给说着了,你房子里面估计还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姨妈不是做媒婆的嘛,你给我问问她有什么路子,可不可给我介绍一个得行的风水先生,我要尽快知道,让他来看看,我得看看这祸源到底是不是在这儿啊。”那边黄大说道:“不用我姨妈,我家前些年修房子的时候请的那个风水先生很行的,这样明天我也没什么事,你来找我,我带你去他家看一看。但是我们可说好来了,这说风水这件事可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你可不要有设么隐瞒的。况且那老头年纪也大了,这都过了五六年了,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啊,这要是在固然是好,要是不在啊,我们就再找我姨妈,另寻他人。”张国胜听完回答了之后挂了电话。外面的太阳快要落山了,但是谁也没有想要起身或者是再多说一句话的念头,各自各怀心事。知道门外面的老三老四叽叽喳喳的走进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36/113159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