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半心跳 > 破风水之换地

破风水之换地

        要说今天说来也是巧了,这村里面正好有个杂戏团正好来免费表演节目,下午的时候开着车子,车子上放着大大的喇叭,绕着村子走了一圈,告知他们晚上可以有免费的杂技可以看。这燕子窝虽然普遍也算是富裕的,但还是并不是所有的人啊,都可以开着车子就去城里面逛逛夜市啊,去KTV唱唱歌啊之类的,大家平时间的生活啊,还是男的打麻将,坐在一起吹牛,上至可以谈论到国家大事,下至可以说着方圆几公里哪个村子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女的跳着广场舞或者是谈论着家长里短。至于小孩子那好办,几块钱就可以打发出去一整天除了饭点都不会见人的。

        所以,这会儿啊,大家伙都去那村子中心看表演去了。周围的人家的门窗紧闭,除了路灯,不见暖光。但是这在现在看来啊,也算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众人来到这房子面前,张国胜拿处今天刚买的手电筒。一人一只。柴香兰、王满弟、秀娥一人手里各抱着一只公鸡,那老先生拿着手里的电筒在房子里照了照,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家原来的堂屋在哪儿你们还记得吗?最好啊记得告诉我这神榜啊原来大概在什么位置。”这也不怪那老先生会这样说,本来嘛房子就是在一楼发生的爆炸,这层楼的损伤最为严重,自然这老先生也就不知道哪个地方是堂屋。

        张国胜用电筒指着一处,说道:“就是那儿了,那个时候神榜大概是在这个位置,你看着这里很显然就是大门了。”边说他还边走过去。说来也是奇怪,这村里啊还是经常听到谁家今天丢这样,谁家哪天又丢那样啊,但是这房子在这儿少说也是空了一个星期了,虽然是发生了爆炸,该烧的东西还是烧了,但是三楼上的电视、床这些,大吊灯这些东西竟然还在,这房子没门没窗的。这些东西前些天张国胜和柴香兰来看的时候竟然还在的。

        那老先生来到张国胜旁边,接过拿在黄大手里的锄头,把手电筒递给张国胜。然后抄起锄头,扒拉开那些爆炸后没有清理的废渣,然后把锄头递给黄大,拿过张国胜手中的电筒,在屋里面转了转找来一个呗熏的黑不溜秋的盆,放在地上,然后把纸钱扔进去,点燃火,嘴里念叨着些,在场的几个人都不听不懂的话然后只见那纸钱虽然快要燃尽,但是火焰却是越来越大,那老先生看见这个样子,笑了一声,在大家还没有看出来的时候,只见他一下子用小刀割破自己的食指,将那血挤出来滴在那火盆里,火盆里的火焰越来越旺。

        柴香兰一下子捂住嘴巴,睁大眼睛。大概那血往下滴了四滴样子老先生从兜里扯出一块棉布条,利索的捆在手指上,然后站起来,对着抱着鸡的三人说道,现在国胜和黄大和我一个人抱一个鸡,要快准狠的将鸡头拧断,让鸡血从鸡嘴里面流出来,往这盆里面滴上十二滴血,不可少也不可多。你们三个就来数,多了不行,少了不行,记住一定是要从鸡嘴里面流出来的才算。这能不能成功,解决你们家的麻烦事,就看看这次了。”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但是徒手拧断鸡头这还是需要些技巧的。

        你老先生催促道:“快点没时间了,必须在这盆里的火熄灭之前完成,快点。”这张国胜把手中的电筒放在地上结果秀娥手里的鸡。老先生接过王满弟手里的,黄大接过柴香兰手里的,连马路都格外安静的房子里,只听到连续三声鸡头拧断的声音,那鸡甚至还来不及叫上一声,就被结果了性命。

        三人迅速蹲下,各自数着自己的鸡,老先生的血滴数率先在王满弟的一声“够了”之后满了,老先生迅速把鸡提开扔在地上,只见它扑腾了几下,也就安静下来了,接着是黄大,然后才是张国胜。当张国胜提开鸡那一瞬间,那盆里的火苗迅速熄灭了。柴香兰看到了之后问道:“这算是成功了?还会是没有成功?”

        只听那老先生说道:“这是成功了,好了先不要说这个,这些东西就先放在这里吧,国胜抬着火盆跟着走在我的后面,黄大你在后面用刷子沾我们拿来的酒走在国胜后面,至于你们三人一个插着香走在前面,我会告诉你该往哪儿走,剩下两个在路边一路插在香走过去。间隔着来。”

        王满弟知道位置是选在自家的小地里面,正好那块地一直是她在管理,自然她选择走在前面去插香,这样柴香兰和秀娥就在后面两人一左一右的插着香了。幸好这天大家伙都去看表演去了,不然看着阵仗还以为是她家在退鬼,这少不了又是一通流言和闲话了。终于来到来了单岩。

        那老先生示意张国胜把火盆放在那小地中间,说道:“放下以后,你们三个把剩下的香插在这火盆面前,然后把剩下的纸钱啊全点燃烧在里面,但是可要留下几张,拿回去,这是回礼,不用我说吧。”等都做好他吩咐的以后,那老先生又说:“好了现在对着火盆跪下。凡是血亲都要跪下。”张国胜问道:“这我娘也要跪吗?”那老先生说道:“跪,怎么不跪,这跪舔跪地跪父母,四兽也算是你们的半个天地了,怎么不跪!”

        于是王满弟,张国胜、柴香兰、秀娥全跪在那燃着的火盆面前,这下倒是让站在一边的黄大不知道该做什么了。那老先生把本来捆好的手指解开,一剂那血一滴一滴的滴在那火盆里,这刚才是三滴,到了这儿变成了十二滴。十二滴滴完以后,这老先生也跪在地上,这黄大一看见那老先生也跪下了,也连忙跪下,只听那老先生跪在地上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反正全是他们听不懂的,但是可以猜到肯定又责怪和请求原谅的话在里面,等到那火焰从慢慢微弱一下子又跳了一下,就像点燃蜡烛的时候那火光也会跳一下一样。那火光一下子燃的更旺了,这老先生对着地面磕了三个头,跪着的其他人也跟着磕,磕完以后那火光便一下子熄灭了。没有变弱,没有任何迹象,就像是被人吹灭了一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36/11315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