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鬼记 > 第二十章 头上有鬼 为“朱衣点额额飘扬”打赏皇冠更新

第二十章 头上有鬼 为“朱衣点额额飘扬”打赏皇冠更新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实话,往殡仪馆来的路上,我就十分的担心小花会问我这个问题,这事让我十分的为难。她这么可怜,难道真的要骗她吗?

        “二狗哥,你到是快说呀?我哥不会自杀的,是不是?”

        小花催问着,泪眼婆娑,每个男人看见都会心疼。

        想到小刘之前的叮嘱,不想小花牵扯进来,于是我就骗道:“小花,你别多想了,警察都已经说了原因,你哥是在房间里上吊自杀的。”

        小花哪里会相信呀,她拼命的摇头道:“二狗哥,你骗我。我哥怎么会自杀,他一定是被别人害死的,你快告诉我,他是不是被别人害死的好吗?二狗哥,我如今只能相信你了,也只有你才能告诉我真相。”

        我和小花可谓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从小到大,她都把我当成了哥哥,甚至上学的时候被同学欺负了,她不跟她哥哥说,反而会跟我说。

        如今,听到她二狗哥二狗哥的叫着,我心都软了。最后,我决定告诉她真相。一来,因为老太婆已经被张天师给解决了,如今就算小花知道了真相,也不会惹火烧身了。二来,我明白她的痛苦,对于一个失去亲人的人,如果连自己亲人的死因都不知道,这将是更大的折磨。

        当下,我便叹了口气,于是将我们在两个月前没扶老太婆的事情,及鬼节捡到钱的事情通通都讲了出来,当然,也将老太婆被张天师给斩杀的下场也告诉给了她。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小花又哭了起来,她说她哥死的好冤。

        是啊,我们只是一个过路的路人,谁会想到却会惹上这种祸事呢?试问,这世上还会有比这更冤的吗?

        不过,如今人都死了,再怎么伤心也无济于事,我便劝她不要难过了,毕竟那个老太婆已经得到了报应,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也算是替小刘报了仇。風雨小說網

        小花虽然十分的愤慨,但是毕竟老太婆已经魂飞魄散了,她除了大骂几句,叫几句冤之外,也只好接受了这一切。

        她眼睛哭的通红,就这样站在殡仪馆的广场上,手捧着她哥哥的骨灰盒,像一个无助的孩子,眼神中十分的迷茫与不知所措。

        是的,她是一个人从老家赶来的,在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亲人朋友,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更是无助。

        我问她有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因为我知道今天是没有回家的车了。

        小花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那我带你去宾馆开一个房间,让你休息一下吧?”我问道。

        在这个城市里,或许她也就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了,我觉得我有义务照顾她。

        小花依旧摇了摇头,她说:“不,我不想一个人。二狗哥,你租了房子是吗,要不我去你家吧!”

        虽然我的房间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单间,只有一张床,其实根本就收留不了她,但是我还是爽快的点头答应了,然后便离开了殡仪馆,带着她往租房赶了回去。

        当然,你们可别误会我起啥歪主意,尽管我从小就喜欢她,尽管我小时候偷看过她洗澡。但是这个时候我的心里除了同情她,便是心疼她,哪里会有别的想法呢,更何况张天师上午就跟我说了,不能跟女人那个啥。

        当我带着小花回到租房处时,已经快要天黑了。

        我做了饭给小花吃,不过她因为哥哥的事情心情处在低谷中,并没有怎么吃。

        到了晚上,我们就一个睡床,一个睡地。当然,睡地上的那个人是我,反正还是农历七月,天气并不冷,晚上都不用被子的,所以睡在地上也就无所谓了。

        当天晚上,我们聊了一些家里的近况,然后就睡觉了。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我是被冷醒的,冷,刺骨的冷,就像是过冬一样,亦或者是睡在冰窖里似的,凉气嗖嗖的,让人直打寒颤。

        我迷迷糊糊的想拉被子来盖,可是四处摸了摸,才想起来我是睡在地上的。房间里很暗,我也十分的不解,现在才是七月,怎么会突然间这么冷,冷得一点也不正常。

        难道是下雨了?

        我朝窗外瞟了一眼,这一看,我不由眉头一皱,卧槽,门怎么开了?

        是的,只见房门洞开,一阵阵的阴风往屋里灌来,那阴风将房门吹得一晃一晃。我明明记得睡觉得时候门是被我反锁着的,难道是小花打开的?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朝床上看了一眼,房间里光线很暗,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于是我就唤了一声:“小花,你在吗?”

        房间里一片寂静,并没有她的声音。甚至连她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在黑暗中,当一个房间里有人在的话,你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声,如果就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房间里,这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反正这个时候我就是感觉小花确实不在房间里,于是我就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走近床边去看,果然床上空空的,不见小花的人影。

        我想,她或许是出去解手了。

        于是我就坐在了床上等她,可是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她回来。我走出门外去看了看,屋外并不见有人,我唤了几声她的名字,也不见她应我,这下我就有些着急了。

        我赶紧回房间想去看看她有没有带上手机,伸手去开灯,却发现他娘的这个时候停电了。于是,我只好到床头柜上去摸自己的手机。

        可是,当我摸到床头柜的前面时,虽然摸到了自己的手机,但是却也感觉到我的头被什么给撞了一下。怎么说呢,就好像我的头顶上方吊着一个什么东西,那东西撞到我头了。

        要知道我的床前上方一直以来是没有吊东西的,所以我当时就十分的害怕,一种莫明的害怕。

        那撞我头上的东西,因为被我撞了一下,所以它好像晃动了起来,在我紧锁眉头的同时,它一下一下的往我头上轻轻撞来。

        我第一时间,就伸手去摸头顶上那个撞我的东西,入手一摸,我就心里一跳,因为我摸到的好像不是东西,手上传来的感觉像是一双脚,因为我摸着摸着,竟然取下了一样东西,是一只鞋。

        说实话,这时我心跳那是要多快有多快,汗毛都栗起来。赶紧拿起手机,按了一下开机键,手机的屏幕一下就亮了起来,我拿起来往手中一照,手里取下来的东西果然是一只鞋,一只女人的鞋。

        这只鞋我非常眼熟,可不就是小花的鞋么?

        我的心顿时就凉了,然后立即就将手机的小手电给打开,光亮顿时就亮了很多,然后急往将小手电往头顶上一照,刚才那撞我头的果然是一双脚!

        这一下,可没把我吓死,心猛得一跳,整个人都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手机的小手电此时正好照在上吊的那个人脸上,只见那是一张小花的脸,此时的她因为窒息的原因,两只眼珠子恐怖的往外暴突出来,嘴巴大张着,舌头伸在外头。

        就在我看着她这张脸的同时,不知是不是我眼花,原本一脸死相的她,此时她的表情突然一动,嘴角一咧,露出一个诡笑,我吓得胆都快吓破了,浑身猛得一颤,发出一声惊叫!

        我发誓,我从没有吓过这么惨。此时的我,真的是快被活活给吓死了,脸都吓绿了。

        心中又惊又恐,浑身发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使不上了。那被绳子吊在空中的小花,此时依旧咧着嘴在对我狞笑着,让人毛骨悚然。

        我已经吓得不敢直视她了,只得闭着眼睛,在心里不断的念着: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做梦,绝不会是真的。老太婆已经被张天师斩杀了,一切都过去了,这一定是在做梦。

        支持腾讯QQ、新浪微博、支付宝、百度贴吧,第三方一键登录(例:在输入你的QQ号,就能登入)。登陆后可发言、投票。同时也可以下载APP进行阅读。希望大家能支持本书,支持我,注册登入,为本书投票、阅读。谢谢……

        说:

        为读者“朱衣点额额飘扬”打赏皇冠更新,感谢慷慨捧场。如果你是新读者,没看过我其它书,可以去看看我另一本书《民间山野怪谈》,链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81/10948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