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鬼记 > 第三十九章 蛊术

第三十九章 蛊术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蛊术是中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说是取一个坛子,将一群抓来的毒虫放进里边,封好盖子在土里埋上个七七四十九天后将其打开,会发现里边只剩一只毒虫,这就是蛊,而将这蛊虫磨成粉末放到人的饮食当中则会引起人的中毒,下蛊的人要你什么时候死你就得什么时候死,而且死的时候全身皮肤溃烂,样子十分难看!

        过去,在中国的南方乡村中,蛊术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虎色变,谁也不敢当它是假的。風雨小說網

        虽然蛊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来,蛊就被认为是能飞游、变幻、发光,像鬼怪一样来去无踪的神秘之物。造蛊者可用法术遥控蛊虫给施术对象带来各种疾病甚至将其害死。

        据说,蛊在有蛊的人身上繁衍多了,找不到吃的,就要向有蛊者本人(蛊主)进攻,索取食物,蛊主难受,就将蛊放出去危害他人。放蛊时,蛊主在意念中说:“去向某人找吃去,不要尽缠我!”蛊就会自动地去找那个人。或者在几十米开外,手指头暗暗一弹,蛊就会飞向那人。甚至有人说蛊看中了谁,即爱上了谁,就叫它的主人放蛊给谁。不然,蛊就要它主人的命。所以有蛊者不得不放。

        苗族民间就流传这样一则放蛊的故事:从前有位有盅的母亲,盅看上了她的儿子,做母亲的当然不愿意害她的儿子。但是,盅把她啮得很凶,没有办法,她才答应放蛊害儿子。当这位母亲同她的盅说这些话的时候,正巧被儿媳妇在外面听见了。儿媳妇赶紧跑到村边,等待她丈夫割草回来时,把这事告诉了他,并说妈妈炒的那一碗留给他的鸡蛋,回去后千万不要吃。说完后,儿媳妇就先回家去,烧了一大锅开水。等一会儿子回到家来,他妈妈拿那碗鸡蛋叫他吃。儿媳妇说,鸡蛋冷了,等热一热再吃。说着把锅盖揭开,将那碗炒鸡蛋倒进滚沸的开水锅里去,盖上锅盖并紧紧地压住,只听锅里有什么东西在挣扎和摆动。过一会没动静了,揭开锅盖来看,只见烫死的是一条大蛇。

        这些所谓的放蛊方式当然是无稽之谈。至于蛊到底是什么样子,除了代代相传的说法,谁也没有见过,当然更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了。虽说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但苗族的一些妇女却深受这种观念的诬害。人们认为“蛊”只有妇女才有,只能寄附在妇女身上,传给下一代女性,而不传给男性。比如某男青年“游方”遇到一个情投意合的“有蛊”姑娘而未征得父母的同意就娶来,那么他们的下一代,凡属女性,均要从她母亲那里将蛊承传下来,并代代相传。

        言归正转,话说李二柱夫妇听说这病竟然是中了蛊毒,顿时便大惊失色,虽然他们是农村人,但是对于蛊还是听说过的。当下,妇人就吓哭了,说怎么会中了蛊呢?

        我也很疑惑,我问李二柱:“你是不是吃了别人给你的食物?”

        李二柱摇了摇头说:“没有,只是在牛头山与那五个人一起吃过野味,难道是那五个人有谁对我下蛊?”

        我苦笑了一下,这事还真是越来越邪门了,既然中的是蛊,那么显然就是被别人下的,也就是说几乎与那所谓的女尸没关系了。風雨小說網

        我想了想,于是问道:“你从牛头山回来之后,当天可还接触过别人?”

        李二柱摇摇头,很确定的说没有,回到家之后就下地干活去了,当晚便身体开始又痒又痛。

        听到这里,我隐隐觉得这事或许真与那五个外地人有关。于是便问李二柱,那五个外地人你有再见到他们吗?

        “没有再见到他们了,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下山,他们就好像在牛头山消失了一般。”李二柱摇了摇头,说完此话,然后便急忙望向我:“陈先生,既然我中的是蛊,你可有办法替我解去啊?”

        李二柱的妻子也一脸期盼的望着我。

        说实话,蛊毒难解,一般都需要下蛊的人自己来解。这也是为什么我要问他,可曾再见过那五个外地人,如果这蛊真是那五个外地人下的,那就得找到他们才能解蛊了。

        当下,我就将这事告诉给了李二柱夫妇,吓得他们二人脸色苍白。李二柱本人只是叹了口气,然后便不再多言,好像知道自己是没得救了。不过他的妻子则又一次跪了下来,要我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救救她丈夫。

        我也知道,他们是将我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了,但是奈何我只不过是一个刚入门的新手,阴阳知识方才略识一些,蛊术对我来说那完全是陌生的,又哪里晓得解蛊的办法呢?别说是替他们解蛊了,就连他中的是什么蛊,我都看不出来。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劝他们暂时先回去,等我好好研究一下,若想出办法了,明日会上他们家去。

        妇人听我这么说,还以为我不愿帮忙,跪在地上就不愿起来,哭哭啼啼的十分可怜。好在后来围观的村民也一起去帮我劝说,最后她这才起身,叫我明天不管有没有办法,都要去一趟他们家,哪怕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我知道,他们这真的是毫无办法了才会这样讲,于是我点了点头,最后送他们离开了陈家村。

        李二柱他们离开后,我也就回了家。

        不过,因为李二柱的事情,我们村当天那真是议论纷纷,谁都在谈论着李二柱身上的怪病,都说怎么会跑出蛊来。

        是啊,我也想不明白,因为蛊术最多的地方是湘西,而我们这只是江西深山中的一个农村,蛊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存在于闲谈之中,根本就没有谁真的遇到过。也正是因此,所以大家真是谈蛊变色。

        也许有人会问我了,你真的不打算救李二柱了?

        其实,我不是不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所以暂时劝他们先回去,而不是完全拒绝,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虽然我不懂得解蛊,但是或许张天师懂呢?所以我打算今晚利用通灵术去把张天师给喊上来问问这事,如果他有办法,我明天就去一趟李二柱家。

        就这样,当天我回到家之后,啥也没做,就等着天黑。

        闲话不多说,当天晚上,我等到半夜子时时分,家人都睡下了,接着我就利用通灵术把张天师这货给喊出来了。

        张天师一出来,就问我:“徒儿,几日不见,怎么又把为师给喊上来了。上次你答应给我烧几本书过来,你都还没去给为师办哩。”

        我翻了个白眼,这货也太不要脸了吧,怎么满脑子里就只有黄色书刊呢。

        心里鄙视了他一下,然后嘴上还是要说好话的,我说:“徒儿这几天还没进城,等过些天进了城,一定给您办这事儿。今天之所以把您喊来,主要是弟子这次遇上麻烦事了!”

        张天师淫荡的笑了笑,说:“就知道你找为师决不会是想我,说吧,什么事?”

        我嘿嘿笑了笑,看来这老头倒也是明白人,于是我也不绕圈子,当下便将李二柱的事情对他讲了出来,包括墓穴中的女尸、羊脂白玉,还有那五个失踪了的外地人。我问他,李二柱中的到底是不是蛊,是什么蛊,该怎么化解?

        哪知,张天师听完之后,吃了一惊,问道:“你确定那是一具上百年都未腐烂的女尸?”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81/10948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