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鬼记 > 第六十六章 守灵

第六十六章 守灵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路上倒也还算太平,除了招魂引路灯时不时的引来一些孤魂野鬼。風雨小說網不过,那些孤魂野鬼见到我们两位阴阳先生之后,也都取了买路钱就离开了。

        十数里路,我们走了三四个小时,最后赶在天亮之前终于是将马老爷子给赶回了殡仪馆。

        在小吴他们提前通知下,马云一家早已在殡仪馆门口静候,见到我们带着马老爷子回来了,既惊喜又诧异,因为此时的马老爷子脑门上贴着一道黄符,直挺挺的,在汤兆富的号令下,一跳一跳的往前跳着。这一幕,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深深的震慑住了。

        马家人不断的喊着老爷子,试图想知道老爷子是否还活着,不过任他们如何呼喊,老爷子都直挺挺的毫无动静。

        汤兆富说:“莫喊了,老爷子早已死透,又怎会应你们?”

        马云一愣,就问:“可是这……这……”

        老汤知道他们心里想的,便笑了笑,道:“你们可知赶尸的功夫?”

        “啊?原来汤先生竟会赶尸!”马云一愣,接着就不断的作揖喊着大师、大师。

        老汤这手功夫还真是不得不让人心生佩服,这一路走来我那是亲眼所见,一具尸体听着他的号令,一路赶回来的。在如今这个年代,可谓是真正的高人。

        老汤也告诉我,在解放前有很多赶尸的先生,特别是在湘西境内更是风生水起。不过,这一行当里同阴阳先生一样,鱼龙混杂,并非所有的赶尸先生都有真本事。

        原来,在赶尸这个行当里,也是有许多骗子的,他们所谓的赶尸,其实并非真正的赶尸,而是“背尸”而已。这些所谓的“赶尸匠”会将尸体给五马分尸,然后在残肢上喷特殊的药水,防止尸体的残肢腐烂。一个人背上残肢,套在又长又大的黑袍里,头戴大草帽,将整个头部覆盖无余,连面部的轮廓也难叫人看得清楚。另一个人扮成“赶尸术士”在前面扔黄纸,摇铃铛,给背尸人指引方向。两人还故意造出恐怖气氛使人不敢与之接近。如果路途遥远两人的角色就一日一换。

        到目的地两三天前,事先通知死者家属,准备好寿衣棺材,等“死人”一到,立即将尸体的残肢拼起来,将寿衣寿帽给死人穿戴整齐,装进棺中。这种入殓过程,全由“赶尸匠”负责,绝不允许旁人插手和旁观。如果旁人要看,他就会说生人一接近尸体,便会有“惊尸”的危险,而入殓过程也选在三更半夜,当将死者装殓妥当之后,才让东家去认领。

        这个时候,棺盖一揭开,须眉毕现,果然是丧家的亲人,相貌宛如昨日。想到亲人如今长眠于棺材里,自然伤心惨目,悲从中来。这个时候,赶尸者就会劝说大家不要过于悲伤,致使死者不安,刚经过长途中跋涉,死者急需安息,莫要打扰。人们悲痛之余感到一种既见死者后的踏实、欣慰,又有谁还会怀疑它是骗局呢?

        只能说,每个行当里都充斥着坑蒙拐骗之徒,但是老汤自然是真正的赶尸匠,因为马老爷子可不是他分尸之后背回来的。也正因如此,这回我对他也不由高看了几眼。

        马家人得知马老爷确实是死了之后,便顿时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哭的是摧人肺腑。

        我们稍加安慰了一下马家人,然后便将老爷子赶进了殡仪馆。此时,马家人早已准备好了棺材,我们将马老爷子请进棺材,将黄符一撕,接下来就吩咐马家人烧黄纸祭阴灵。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天亮了。马云在棺材前缅怀了亲人之后,便来向我们道谢,见识过我们二人的本事之后,如今的他已经是一口一句大师的喊着。当然,萧楠此时也在其中,依旧一双怨恨的眼睛瞪着我,但是却不敢再来揭短,估计她自己也清楚,这个时候如果还来说我们是骗子,马老板定然会让她滚蛋。

        我也明白萧楠为什么会怨恨我,因为如今我们越得马云信任,对她来说,就等于是越打她的脸。

        不过,这些我都不在乎了。我对马云说:“马先生,老爷子因为之前诈过尸,所以不能久留,还是尽早火化了吧!”

        老汤也点头,说:“是啊,若是再拖下去,恐怕无端生出事端。”

        可是哪知马云一听这话,顿时现出一脸的为难之色,他说:“两位先生,家父这才刚亡三四日,怎能就此火化呢。不行,不行,我需将家父停放七日,待头七还魂之后才能将其火化。”

        将尸体停放七日再火化或入土,这是我们当地的风俗,马云会有此想法,也无可厚非。可是,马老爷子的尸体不同于普通死人,之前老汤赶尸的时候就说过了,马老爷子很不对劲,是绝对久留不得的。

        当下,我就劝马云:“马先生,您的孝心我们自然明白,但是老爷子若久留,定然生变,到时恐怖就得出大事了。”

        哪知,马云却说:“两位先生能耐大,有你们在应当不会有事吧?”

        我和老汤一愣,这意思难道还要我们给他守灵不成?要知道我们之前答应帮他做事,可只是帮他将老爷子给请回来啊。

        马云见我们没说话,就说:“家父临终前一再叮嘱我们,一定要等到头七,他想回来看看我们,家父这辈子最后一个心愿,我又怎能不遵。所以两位先生一定要帮帮我啊,当然我马家绝不会亏待先生,我愿再加五万,劳烦两位先生帮忙照应家父。”

        一听这话,老汤两只眼珠子就放光了,显然是听说有五万块钱。接着他就做出一脸为难的样子道:“唉,我们也是为您着想,并非是钱的事。不过,既然马老板心意已决,看在您一片孝心的份上,我们二人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说完,他就看向了我,问道:“陈老弟,您说呢?”

        我翻了个白眼,心里鄙视了一下他。心想你丫的也太爱钱了吧?之前说老爷子不对劲的可是你呀!

        不过,如今既然老汤都这么说了,我又怎么好说不呢?当下,也只好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对马云说:“正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如此,我们就再帮你照应一下吧。”

        见我们答应帮忙了,马云大喜,握着我们的手就感动的不得了。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个心愿,那就是想将马老爷子接回家中置办灵堂。对于这个要求,我们也没反对,毕竟在哪都一样,于是当天上午,马云就派车将老爷子接回了马家别墅中。

        这一天,我和老汤在马家的别墅里置办了一个灵堂,灵棚也不是随便搭的,这里面很是有些讲究。比如方位还有大小什么的,都有讲究,不然容易跟死去的人犯冲。

        搭好灵棚,已经是下午了,陆陆续续有人来拜奠。客厅两旁摆满了白花花的花圈,灵堂两边也放着花花绿绿的童男童女,马家人披麻戴孝跪于灵前,还特意去请了几个哭灵的,搞得灵堂前是哭声震天,好个悲悲凄凄。

        前两天倒也太平无事,我和老汤白天、夜里流轮值守,除了期间长明灯无故灭了几回之外,并没有出现其它岔子,一切都如平常的守灵一样。

        第三日,也就是马老爷子死后的第七天,白天老汤负责守在了马家,而我则在他的算命馆准备法物,因为这一晚是马老爷子的还魂夜,会不会生变故就在今夜了,所以我白天在算命馆里画了好多的灵符,以备不时之需。

        待到黄昏之时,我就背着袋子去到了马家。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萧楠为什么就非要找我麻烦,吃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不冷不热的问我们:“陈二狗,你不是说老爷子会生变吗,怎么这都三天了,还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话若是别人问我,倒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从萧楠口中问出来,我就觉得不那么平常。

        我说:“没事最好。”

        马云也连连点头道:“先生说的是,没事最好。”

        果然,萧楠之所以问出这话,并不是那么简单,只见她冷冷一笑,道:“你之前不会是故意吓唬我们吧?”

        我当时就一愣,这话很显然是在说我们骗他们,故意骗取钱财喽。这下,老汤就不高兴了,他说:“难道非要老爷子诈尸才好么?”

        马云当下呵呵笑了笑,说太平最好,太平最好,同时不高兴的对萧楠说:“两位先生法术高深,他们的担心是一定有道理的,不懂别插嘴。”

        我看了一眼萧楠,对她苦笑摇了摇头。萧楠正好坐在我的旁边,心中吃瘪,气不打一处来,虽不敢再言了,但还是凑近我的耳边道:“陈二狗,你的把戏休想骗过我,你越是想尽办法缠着我不放,我越是讨厌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81/10948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