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鬼记 > 第九十五章 鬼村

第九十五章 鬼村

        店铺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听到喊话声而出来,老汤疑道:“怎么这店铺里开着门,点着灯,却没人呢?”

        徐小琳说:“难道支书说的是对的,这个村子里的人早就死光了?”

        老汤说:“这灯还亮着哩。”

        我也感到很奇怪,根据这店铺来看,应当是有人住的,毕竟这盏煤油灯肯定是要人来点的,总不可能自己常明的吧?

        就在这时,徐小琳徘徊在柜台前,突然叫我们过去看。我问他怎么了?她指着柜台说:“你们看这柜台上,到处都是灰尘。”

        一听这话,我们赶紧走到柜台前一看,果然如徐小琳说的一样,柜台上扑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看到这里,我们都愣住了,这还像是有人住着的店铺吗?

        我们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都觉得这家店铺透着诡异。

        试想一下,如果是有人常住的地方,柜台上怎么可能会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呢?只见那柜台上的灰尘一看就是好些时间没有人去碰过了,连手指印都没有一个。别说这可是药铺,最是讲究卫生的场所,但凡是有人住的地方,就是平常人家里边也不至于如此吧?可是若说这里没有人住,可是这柜台上这盏燃着的煤油灯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汤说:“卧槽他麻痹滴,咱不会真进了鬼村吧?”

        徐小琳一听这话,看了看四周就有些害怕了,对我说:“要不我们先出去吧?”

        我点了点头,既然这里空无一人,傻站在这里也没用,于是就打算转身离开。可是就在我们转身就要走出药铺时,突然背后药铺里头的一扇后门被人打开了,传来“咯吱”一声响。

        我们几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开门声给吓了一跳,顿时就回头看去,接着就看见店铺的后堂一扇门果然被人打开了,此时从后堂走出一个老头,大约五六十岁,穿着一身长褂,一副民国以前的打扮。

        见到这个老头打扮完全不是这个年代,我就立即打开了天眼,一瞧,心里就咯噔一下,这老头果然就不是人,而是一个老鬼啊。

        这时,徐小琳就想上前去向那老头打招呼,被我一把给挡住了,微微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别上去说话。

        徐小琳见我如此举动,立即也明白我的用意了,赶紧退了回来,我转身对那老头抱了一拳,道了一声:“打扰了”,然后转身就打算带大家赶紧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那老头却把我们给喊住了,叫道:“各位小友,既然入了小店,怎么又要急着离开呢?”

        听到这话,我就回过头对他说:“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我阴阳两隔路不同,今日摭眼迷了路,如今知晓入错了门,自然当赶紧离开,免得打扰冲撞。”

        我这是在告诉他,我已经看出你是鬼了,如果你还想打算迷魂的话就别白忙了。

        听到我这句话,老头果然明显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便呵呵笑道:“无妨无妨,我们太平村少有外人到,不管是人是鬼,进了村便是客,何谈打扰冲撞之说,众位小友不如进店坐坐,我给你们倒杯茶水吧!”

        我笑了笑:“谢谢老先生的美意,不过我们要事在身,不便久留。”

        对方这是有意要留我们,我又怎么可能真的听他的话,留下来喝他的茶呢,要知道眼前这个老头可是一个老鬼啊。

        老头却不打算罢休,继续道:“太平村不太平,如今夜深三更,你们无灯无火,恐怕是进得村来出不去,不如留下来喝杯茶,待天明时再走不迟。”

        我冷笑了一下,答道:“荒山行夜路,行人自掌灯,有灯有火,又怎么会走不出去呢。”

        对方这话是有用意的,意思是“口彩”,说我们无灯无火,走不出这个村子去,如果我说确实无灯无火,那就真的应了他的话,会走不出去了。我回答的意思就是说,荒乱野外走夜路,行人身上自带阳火,如此,有阳火在身,无论去到哪里,鬼怪邪崇都不能困住我们。这符合阴阳之理,阴阳行当里头就有这样一句话,说荒山行夜路,行人自掌灯,灯燃无忌处,灯灭莫前行。意思就是说人身上自带的阳火在的时候,百无禁忌,如果阳火一灭,就不能再往前走了,否则就会出事。

        对方见我看出了他的心思,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怒怒的道:“我行医一生,为的就是助人救人,你们不信我的话,那便自己去试试吧,看你们能不能走出这太平村,哼!”

        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为我们好,但是对方毕竟是鬼,我们总不可能听鬼的吧?

        当下,我就带着大家转身出了药铺,一出药铺,徐小琳就急着问我这是怎么回事,那老头在说什么呀?

        我告诉她们,那老头是鬼,想要留我们,说我们今晚会走不出这个太平村。

        徐小琳一听,满脸惊慌,问我:“啊?那他说的会是真的吗?”

        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真假。

        这时,老汤就说:“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一个鬼哪会这般好心,我还不信了,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子还能出不去了。”

        其实我也觉得那老鬼是故意想吓唬我们,目的就是想留住我们在他店里。老汤说:“咱们还要继续寻过一家打听么,还是这就出村?”

        徐小琳没有了主动,望向了我,显然一进村寻到的第一家就遇上了鬼,她已经吓得不轻。

        我想了想,我们之所以进村来就是为了打听一下这村里的情况,不可能遇上一个鬼就吓得落荒而逃吧?要知道我可是茅山派第一百零八代传人呀,就这样被吓跑传出去岂不让同行笑掉大牙。

        想到此处,于是我就对他们说:“继续转转,我倒要看看这个村子到底是座鬼村,还是一座住人的村子。”

        就这样,我们暂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继续往村子里走。

        村子里是一条青石路,两旁全是百年前的房子,顺着青石路往前又走了一段距离,眼前又出现了一栋亮着灯火的人家,于是我们就打算过去探探情况。

        来到屋前,我们先是听了听动静,里面十分的安静,静的就像没人似的,但是我们还是敲了敲门,问道:“有人在家吗?”

        屋内依旧寂静,并无人应答,我又问了一句:“有人在家吗?”

        连番喊了三次,屋内自始自终都没有传出任何回应,我们不由疑惑,难道屋里也没人?

        这时,老汤就上前又去拍门,这次他拍的力气比我大多了,“嘭嘭嘭”的连拍了三下,出乎我们意料的是,门竟然没有锁,直接就被老汤给拍开了,打开了一扇小缝。

        我们一愣,老汤说:“要不要推开看看?”

        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就将虚掩着的门慢慢给推了开来,往里一看,屋内摆设十分的陈旧,果真是空荡荡的毫无人影,在一张小方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这种感觉就如同之前那家药铺一样,透着诡异。

        看到这里,我们没敢进去,悄悄关上房门,然后就离开了。

        又往前行了几十步,又有一栋房舍的大门缝隙中透着光亮,我们继续上前敲门。这一次,里面总算是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应答声,问道:“谁呀?”

        听到有人答话,我们都有些高兴,或许这回是遇上人了。于是我答道:“老乡你好,我们是山外边的,晚上天太黑迷了路,能否开门借问个路呀?”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走了出来,请我们进屋。

        我首先就打开天眼看了一下这个妇人,发现之竟然也是一个鬼。当下我就对她说了一声“打扰了”,然后就带着大家赶紧退了出去,转身离开。

        徐小琳问:“怎么了,那个女人也是鬼吗?”

        我点点头,然后说:“看来这个村子真的是鬼村了,到处亮着灯火,却要么屋内没人,要么就住着鬼。”

        徐小琳打了个冷颤,道:“那怎么办,我看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反正我们已经知道这里是太平村了,大不了明天白天再来。”

        我点点头,觉得她这个建议也不错,如今正是夜里,阴气本来就重,在这个村子里久留肯定是会出事的,不如暂且离开再说。

        说完这话,我们正准备转身往回走的时候,这时却被老汤给拉住了,我问他:“怎么了?”

        老汤指着前方的一家亮着灯火的店说:“这个店……”

        我说:“不再打听了,徐小姐说的对,我们先掉头出村,天亮再来。”

        老汤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个店很眼熟!你看像不像咱们进村时进去的那个药铺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81/11576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