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鬼记 > 第一百零五章 借道

第一百零五章 借道

        符没了……

        门口上方,空空荡荡的,啥也没了。

        这一刻,我只能够感觉到浑身发冷。那可是紫色的符啊,绝非儿戏。

        要么是里边的厉害东西出来了,要么就是有人在暗中跟随我们,而且非常擅长隐藏自己。

        老汤之前就已经被鬼上身了,此刻见状也顿时吓了一跳,徐小琳自然不用说了。

        徐小琳声音都在打颤,“怎、怎、怎么办?”

        我双拳也因为太过紧张而狠狠的握成了拳头,我的大脑是空白的,我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理清思路。

        老汤也低声问我,“你拿个主意啊,要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们现在恐怕……”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如果说的太多的话,那么徐小琳将会第一个被吓惨。

        我当机立断,“出是出不去了,不管是这里边的东西也好,还是要对付我们的人也好,肯定不会让我们简单出去的。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宝藏所在的地方,而且……既然曾经有我茅山派的掌门在的话,那么我们活的唯一的希望也就是他了。”

        同时我又告诉两人,必须要加快速度了,现在我们在明,敌在暗,只要稍微有点不对劲,我们就会死的非常的惨。唯一的希望就是茅山派的掌门,只要找到他所在的地方,并同时了解到这里的情况的话,那么我们就又机会出去了。

        我是真没有想到会来这么一出,本身就是很简单的寻宝,到了这一刻,虽然还没有碰到真正的麻烦。但是我却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阴影已经将我们完全笼罩住了,大危机,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这将比我那一次捡钱来的麻烦还要大。

        那一次我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那一次人家可不是直接来动手杀我啊。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是摆明了死路一条。

        老汤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的严重性,唯独徐小琳只是害怕,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当下,我不再怠慢,直接冲了过去,石室内没有任何动静,反而这样的情况却越发的让我心情压抑起来。有些东西,你还不如直接面对呢,即便会害怕,可起码也不会像现在提心吊胆不是吗?

        按照我们之前的办法,结果把所有通道都试验了。

        结果是很悲催的,压根就没有发现有什么机关存在。

        老汤都觉的我这是不是有点想的太简单了些,徐小琳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可以看出来,她也有点怀疑了。

        我这就觉的不对劲了,这不对啊。

        没有道理不是吗?

        谁会把一个藏宝的地方弄的和大街似的?

        忽然,徐小琳叫了我一声,手电筒对着其中一条通道的一侧照了过去,上边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符咒,是刻在上边的,并不是一道灵符。

        这一看,我就知道有问题了,连忙走了过去,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下。

        我感觉到有点熟悉,但是一时半刻又想不起来。茅山秘术我可没有带在身上,那玩意对于我来说就是孤本啊,要是丢了我找谁说理去?

        老汤低声问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点头,同时笑着告诉他们,“真的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啊。”

        徐小琳忍不住啐了一声,“你可够了啊,赶紧说正事啊。”

        我这才为两人解释,“我们明明知道这里是正一道藏宝的地方,但是却又没有想那么多,只觉的外边的八卦会和这下边有联系,可实际上却不仅仅如此。简单的来说,想要找到真正的宝藏,那就需要一点……”

        “熟悉一些灵符!”

        其实在以前的时候,这世间是有很多修道门派的。而且在那个时候,很多灵符都是大同小异的。

        徐小琳眼睛一亮,“那你是说,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我点头,指着那道符告诉两人,“这符我虽然不会用,但是巧的是,我刚好看过,而且还有那么一点记忆。这符叫搬山符,是很特殊的一种符。”

        搬山符并不是说的真能够搬山,要是那样的话,还不要了命了吗?

        搬山符,在神话传说中,那是牛比哄哄的。可现世的话,却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么这种符,现在到底有什么用呢?

        搬之隐之,藏之屏之。

        说白了,就是在建造这样的地方的时候,真正的高人,几道搬山符就可以让任何人都寻不到宝藏的所在地。这就是搬山符,这可不是说谁想用就用的,不是那么回事。

        寻常正儿八经的画符,沐浴更衣,焚香拜祖师爷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画的时候还需要最起码的符纸和朱砂笔,朱砂不是?

        要说刻在这上边的话,那可就需要道行了。

        我?我是没那能耐,我和人家一比,连提鞋都不配。

        老汤和徐小琳就纳闷了,你都这样说了,那咱们还能够干嘛?

        我就告诉他们,在茅山秘术中提到过这样的做法,也提到过怎么破的。而且,就冲现在这种情况来说,肯定是那个正一道的教徒,也就是后来的茅山派掌门在最后的时候又弄的,不然的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至于破法嘛,那也是有的。

        当下,我拿出了符纸和朱砂笔,先拜了祖师爷,因地制宜,也不用讲究那么多,反正祖师爷宽宏大量,也不会太过在意的。随后我就正襟危坐,开始运转朱砂笔,我要画几道符,这几道符只有茅山派的人才明白。

        这种符叫求道符,不是求大道,而是求路。

        要知道,在曾经的时候,门派是有很多的。茅山派也非常的鼎盛,人也很多。有的时候会利用一些灵符设置一些障碍,如果你是同门的话,那么只需要了解这一点的话,那就可以用求道符‘借道’。

        修道之人,最讲究的就是,万事留一线,即便是一些恶鬼,那也会尽量给对方一个机会的。

        画了几张符之后,我对着搬山符的位置再度下跪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在口中念了一些咒语。

        “先辈在上,同门在前。末辈此来,只为借道……”

        说是咒语,倒不如说是说给冥冥中的‘天意’听的。

        说完之后,我就将求道符贴在了搬山符上边,却是没有什么动静。对于这一点,我也完全在意料之中,然后又将剩下的路口搬山符也都贴上了,礼数是一点都不能够少的。在我贴最后一道的时候,所有的通道顿时起了变化,响起了一阵阵机关发出的难听的声音。

        我和老汤还有徐小琳向后靠了一靠,静静的注视这一切。

        通道内不断有新的墙壁出现,在进行缓慢的移动,甚至是在重组。

        我心底大喜,果然还是有戏的,先辈的这些想法真的是太妙了。同时,我也非常非常的佩服这位前辈高人,搬山符竟然可以用到这个地步。如果不知道的话,就算在这里边耗死的话,那你也找不到路。

        “这么神?”

        徐小琳惊奇叫了起来,“我听过阴兵借道,不会也是这个意思吧?”

        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这压根就是两码事。阴兵借道……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通道重组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并不是直接就完成了。而且那么久的机关,还能够使用也算是奇迹了。

        我按捺住心底的焦急,这个地方,我是真的不想多待啊,那个石室的紫符消失了,一直都让我很不安。我现在只想赶紧搞清楚这里,然后赶紧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来了。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有半个时辰左右吧,终于一切都停了下来。

        前方,总共就有两个通道,不是并排在一起的,而是近乎对立的。

        “麻痹滴,都这个时候了,还给个选择题?”

        老汤又忍不住骂了起来,很是恼火。

        我也很纳闷啊,这个事情倒是没有听过,茅山秘术里那里可能写那么多事情。即便只是一把菜刀,有的人用来做饭,有的人就用来杀人,你哪里能够拿捏的准去?

        徐小琳问我,咱们走左边还是右边啊?

        我没有先回答她,而是从旁边的地上捡起了一些东西分别扔了进去,这投石问路今天算是坑爹了,就是没动静。

        我想了想,笑着问徐小琳,“你接吻喜欢左边还是右边?”

        徐小琳一怔,皱眉瞪了我一眼,“你这个时候问这个干嘛?”

        我哈哈一笑,“别多想了,我就是问问,说说吧。”

        徐小琳迟疑,“右边吧。”

        “行,我记住了。”

        我点头,好笑的看向徐小琳。

        徐小琳顿时恼了,“二狗,你神经了吧?”

        我笑了笑,“那就走右边吧。”

        瞎猫碰死耗子吧,还能够怎么样?

        老汤连忙跟上我,“这就决定了,是不是太草率了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81/12419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