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鬼记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水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水

        耐心?

        我去你娘的耐心!

        我在心底大骂不断,这蒋兆都这个时候了,还给我瞎扯什么大道理。这四周黑乎乎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是近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的。而且在黑暗的环境中,除非是睡觉,否则的话,人的体力、精神会大幅度削弱。

        这也就是为什么矿难的时候很容易死很多人,有很多人只是因为被困住,所以就失去了理智,没有了一点能够思考的能力。而这,就是黑暗的可怕之处。如果我们一直在这里待着的话,那么很明显的,我们第一个就会失去耐心,变的暴躁起来。

        毕竟,我们都知道,我们是被困住了,而不是说只是处于一片漆黑的环境中。手电筒,支撑不了多久的,就算质量再好也没用,因为在这底部,我们需要一直看到光才会稍微舒服点。

        蒋兆已经在旁边闭目养神了,王一虎也不急,也就在一旁站着,吕翠嘴角有一丝淡淡的笑意,可是在这灯光下,我忽地觉的,这个吕翠应该很危险。

        因为从她的笑容中,我感觉到了冰冷的寒意。

        唯独那郑帅不停的走来走去,“妈的,随便有一个洞口也行啊,这算个什么鸟事啊。赶紧想办法啊老爷子,我最烦这种情况了。”

        我知道这些从小练缩骨功的人都非常的奇特,平时看起来和正常人也的确没有区别。但是他们就是可以从一些你根本就不可能钻进去的洞口里出去,只要他们的头能进去,一切都可以做的到。

        我也没有那个耐心,因为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就再次的问蒋兆,“这卦象是穷困,意思是不是说我们就会一直困在这里出不去?而且,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去相信你?难不成,就这么一味的耗着?而且你也别忘了,咱们带的干粮和水有限,如果体力大幅度透支的话,前边我们根本就去不到。”

        这他娘的才第二宫啊,我们就这么被困住了,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更想知道这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了。

        蒋兆睁开眼看了我一下,“这卦的确是不吉的,但是却也不是大凶不是吗?只要不是十死无生,一切都有希望。”

        我感觉自己有点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这其中还会有一些变故?而这个变故是可以让我们活着出去的是吗?”

        蒋兆点头,“这是当然,没有绝对的事情,你要记住,我们只是被困,不是被杀。事在人为,现在就把事情往最坏处想的话,那还怎么去做这一行?又如何去当一个掌门人?”

        我暗骂这老东西竟然没事就给我说教,弄的和我师父是的。可是我很清楚啊,他这态度虽然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可真要是玩狠的,他弄死我绝对不会犹豫的。

        可我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地上。

        等,我现在只能够去等,等蒋兆说的变故,说的时机。

        我们把其中几把手电筒都关了,就剩郑帅手里的一把,顿时四周的黑暗越发的浓郁了,我一阵不自在,我不喜欢这个感觉,甚至是有点讨厌这个感觉。

        可那又能够怎么办呢?

        我时刻注意着他们每一个人,就算有人去挠头我也要看一眼,虽然只能够看的很模糊,但是我不希望有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没有看到的。

        时间过的很慢,特别的慢。

        我感觉心底越来越不舒服,我虽然没有去想我们会困死在这里的场景。但是潜意识却让忘不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办法,真的是没有办法。

        安静,太过安静的环境,也同样会让人更加压抑。

        如果有交心的朋友聊聊天的话,这种感觉会缓和。但是我没有这个条件,我只知道,如果,如果我的心彻底乱了的话,那么我的情况就会是最危险的一个。

        在这里,因为没有手机,所以我连时间都看不到。

        是过了一分钟,还是过了十分钟?

        这都没有办法知道,这种煎熬简直就是被关进了小黑屋里,会让人疯,让人发狂。

        借助微弱的灯光,我看到郑帅的脸色都变了,开始发白,之后开始发红,呈现黑红色。他有点暴躁了,心底太压抑了。我摸了摸我的脸,有点发冷,我的手也有点发麻。

        压抑!

        太压抑了。

        之后我听到了粗重的呼吸声,是郑帅,他的呼吸都开始变的急促起来。我想我的情况也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其实不是缺氧,只是心底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的变化。

        这么大的地方,我们就算会饿死在这里,也不会因为缺氧窒息。

        “操,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郑帅暴怒,大骂起来,“真要让老子死在这里吗?”

        蒋兆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那里。

        王一虎扫了郑帅一眼,“你要是想死,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如果你不想死,就老实的待着。”

        郑帅咬牙,恶狠狠的瞪了王一虎一眼,最终还是选择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王一虎说话的时候,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是杀气。

        我听老汤说过,有那么一些人因为真正杀过人,会逐渐的蕴养出一种气场,这种气场就叫杀气,特别是在一些铁血军人的身上最为明显,只要眼睛一瞪,立即就让胆量不足的人怯场了。

        郑帅很怕他,这也就说明,王一虎这话,不是说着玩那么简单,是真的会那么做。我暗地里吸了口冷气,突然有点后悔这个决定。

        现在的我,其实就和一只羊跑到了狼群里没有什么区别。

        等,是我唯一的选择。

        我只能够赌,赌这姓蒋的老东西也不想死在这里,并且做足了完全的准备。

        不知道等了多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半天的时间。我的腿都麻了几次,在附近都不知道走了多少步的时候。蒋兆终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我一看他睁眼了,心底顿时一喜,可能是有办法了。

        蒋兆被王一虎扶了起来,带着我们走到了最中心的地方,我心底有着很多疑惑,不知道他要干嘛。

        我们站在中心的地方,蒋兆蹲了下去,用手按着下边,然后说:“都不要说话,呼吸也都给我放缓点。”

        我们只能够点头,就这么看着他。

        又等了几分钟这个样子,蒋兆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了,走吧。”

        走?

        这就行了?

        我连忙问他怎么回事,到底发现了什么。

        蒋兆笑说:“说你们年轻人性子燥,你们还不愿意承认。这个地方是钓鱼岛,钓鱼岛在哪里?很明显是在海里。而海里又有什么呢?”

        我恍然大悟,“水,你的意思是说,这里的机关控制是水,对吗?不,应该说是水的动能产生了能够带动这里一切的能量,是这个意思吧?”

        蒋兆点头,“你还不算笨,没错,就是这样。古代并不像现代,可以利用到石油。可实际上,我们水力发电,风力发电等等,也都是利用自然的力量,而在古代,其实更擅长利用自然的力量。”

        蒋兆又继续说:“这里既然是利用水,那么也不可能随便让机关就动来动去的,我们进来后,这里就有了变化,那么这就代表着机关被启动了,海水也开始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正所谓万事留一线,这不仅仅是对别人,也同样是对自己,如果一个人把自己困死在里边的话,岂不是成了大笑话了吗?”

        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蒋兆的动作了,在我们看来,时间过的很煎熬,但是在他看来,实际上在利用那些煎熬的时间在计算时间,然后感受这里的微妙变化。

        这大概也就是人老成精的意思了吧。

        这一点,我自愧不如,如果是我在这里的话,注定会被困死在这里。

        蒋兆的心情颇为不错,否则也不会和我们说这么多了。

        我们重新打开了手电筒,多股光束暂时的驱散掉了部分的黑暗。我们到了其中一角,哪里的墙壁还是老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蒋兆摸索了一会,然后让王一虎用力按了一下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

        “咔咔!”

        机括的声音再度响起,我们面前的墙壁也逐渐向里边凹了进去。

        这就是建造的人给自己留下的一丝生机吧。

        我问蒋兆,刚才到底过去了多久。

        蒋兆告诉我说,只有半小时!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81/151147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