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捉鬼记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可怕的一幕

第二百七十二章 可怕的一幕

        蒋兆对于这些血鬼,根本就不在乎。

        完全就是用完了之后,顺手都可以扔的货色。

        郑帅,这一次算是真的把自己害死了。他一意孤行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他不该跟着蒋兆来这里的。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该动其他的脑筋。蒋兆这个人太冷漠了,心太硬了,明明知道郑帅会死在那里,可依旧还是没有阻止。

        要说不惋惜郑帅的话,那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啊。

        蒋兆继续说:“我们现在想要过去的话,必须要找到一个点,打破这些大刀的平衡,让它们没有办法继续这么规律的晃动下去。而且,这些大刀的重量,只要碰到我们一下,都可以让我们腿断胳膊折的,所以,不能够大意。”

        有了郑帅的前车之鉴,孙子才敢拿命去赌。

        蒋兆拿出了一叠蓝色的符纸,手中的拐杖一勾一引,所以符纸都飞了起来,仿佛是天女散花一般,所有符纸都冲向了四周,冲向了每一把锯刀上。那些符纸用的非常巧妙,完全都是贴上去的,在蒋兆把拐杖放下的那一刻,所有大刀都是一震,可却没有出现偏离的情况。

        “果然很难缠。”

        蒋兆笑了笑,四周的血鬼和那些恶鬼还在厮杀,他却显的漫不经心。

        也许,这就是前辈高人和我这样人的区别吧。

        蒋兆这一次直接拿出了一摞紫符,看的我都想骂人了,这老东西到底准备了多少?

        这一次,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蒋兆的脸色终于变了,叹了口气,“怎么会这么厉害。”

        我就问他是什么意思,蒋兆告诉我说:“这里的法力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多几十倍以上,如果想耗尽的话,那么等个一年半载都未必可以。毕竟这是法力,而且以特殊的办法在这里保存了下来,不是水可以蒸发掉。”

        我心底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是白鬼缠身的命,我的血可以说是阴血。

        但是我有朱雀丹笔在,朱雀丹笔又是至阳之物。这两者,本身是互相排斥的,但是因为掌门玉印也在,所以就形成了一种平衡。这个平衡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却可以让我的力量出现了一种极致的状态,画出的符威力也非常的大。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我就把我自己的想法和蒋兆说了。

        蒋兆虽然人老成精,但是这个时候,他也拿不出什么别人的主意。当下也认为我的方法可行,这样的话,那就是我来画符,蒋兆来施展。

        画符不可能全部都要用我的血,所以这是按照一定的比例和朱砂混在一起的。

        蒋兆告诉我说,这里总共有七十二把刀,暗含七十二地煞的寓意。也就是说,我要画出七十二道符来,我这一次画的是炙阳符,是属于阳性比较剧烈的符。

        自从进了这里开始,我的血和画符就没有停过。我真的是很疲累,可是这个时候,精神又高度紧张,容不得我休息哪怕一分钟。

        我盘腿坐在地上,对于四周发生的事情完全都抛之脑后。

        我身边有蒋兆、王一虎他们,如果有恶鬼冲过来的话,他们也会帮我解决掉的。

        因为这一次不能够出差错,所以这些符我画起来也都非常的仔细、认真,比任何时候都要规矩。一个半小时后,我只感觉到头昏眼花,但是好歹也画完了。我连忙喝了半瓶水,这才感觉少了点。

        我把所有符纸递给蒋兆,接下来的事情,那就是他来做了,而我只需要看就行了。

        这一宮过去了,一切才能够完美解决。

        我们距离中宫也越来越近了。

        随着蒋兆把所有符纸施展开来,四周火红一片,原本这里透着阴森冰冷的气息,可经过炙阳符这么一驱散,顿时那种感觉减弱了好多。

        我连忙向四周看去,可在我眼中的情况,这些大刀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在这么多炙阳符爆发的情况下,有许多恶鬼和血鬼都飞灰湮灭了。对于血鬼的被波及,蒋兆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丝毫没有反应。

        就在我以为又失败的时候,蒋兆突然指着北侧的一把刀,“那就是薄弱处,吕翠,交给你了。”

        吕翠点头,郑帅了,那么身手最敏捷的也就是她了。我甚至都怀疑她也是杂技团出来的了,她的动作真的是太快了,而且身手也太敏捷了,竟然能够在刀上不断跳跃,然后攀爬。要知道,那些刀锋可是非常锋利的啊,稍微碰一下都可能切到骨头。

        吕翠不需要去多问,只要把薄弱处碰到了,那怕只是推的偏离一点位置的话,那么就会引起连锁反应,直接毁掉这里的一切。

        但是那样以来的话,吕翠……

        我很难想象一会吕翠该怎么活着回来,我只是默默的把朱雀丹笔收好。四周的小鬼也越来越少了,那些恶鬼的数目也是在不断减少。如果没有这些血鬼的话,我们这一宮还真的很难办。

        毕竟,这里的地方太狭窄了,对于我们非常不利。

        我看着吕翠到了指定地方的时候,刚刚跳上去,就有一把刀斜地里切了过去,饶是吕翠动作够快,依旧有碎花飘到了空中。

        只要慢上半秒,她的头就会被切开!

        我看的心底发寒,可是没有办法,是的,我们都没有办法。

        吕翠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同时猛力的一把推开那把刀,她推的时候,刚好是那把刀停顿的时候。把刀推开之后,吕翠就赶紧冲了回来。同一时间,蒋兆看向上方,然后开口说:“一会都不要慌,记住,千万不要慌,不管情况到底会怎么样,都不要移动!统统站在原地。”

        就在这个时候吕翠跑了回来,身上已经变的破破烂烂,有好多血印子都出现了。她一眼不发的站在蒋兆身后,我们几个人几乎是围成一圈的。

        “咔咔咔!”

        “咔!”

        “碰碰碰碰……”

        四周响起了密密麻麻的碰撞声,那种声音非常的大,可以说震耳欲聋都不带虚夸的。

        一把刀出了问题,所有的都要出问题,因为这本身就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性才动的。所以,我看到了这辈子最绝望的一幕。

        所有的大刀开始乱飞,乱撞,开始从天而降,简直是劈头盖脸的。我的腿都一阵发抖,实在是太可怕了,因为你不知道那一道会砍在你的身上,如果砍到了,在这种地方,直接砍死还好,要是砍个半残废,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砰砰砰!

        有大刀落在了我们的面前,距离我甚至都不到一尺的距离,地面的震动,让我们都是心头一跳。在这个时候,我想如果我还有心情照镜子的话,我的脸色肯定非常的白,苍白。

        砰砰砰……

        大刀掉下来的势头还在,刀碰刀,火星四溅。

        这个过程并不久,只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但是这五分钟却让我们感觉比过五天,五个月,五年都要艰难。刀已经落完了,但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动,因为大脑都空白了,不知道该怎么动。

        好一会,我终于松了口气,腿一软差点就坐在了地上。

        我扭头去看他们,蒋兆拄着拐杖的手还在发抖,也就王一虎看起来比较平静一些,毕竟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

        我看到有一把刀就砍在吕翠的脚后跟不到两寸的地方,两寸,这个距离可以说很近了。

        我们每一个人看到对方的脸色,其实都可以想象成那就是自己的脸色。

        当下,我们爬了过去,爬过去之后我才发现,所有恶鬼和血鬼,全部都消失了,这些刀不是一般的刀,是可以诛杀一切的刀,上边肯定也附有法力。

        我再也无法坚持,直接靠着墙坐了下来,坐下来之后,我浑身都在发抖。

        完全不可抑制,这不仅仅是恐惧那么简单了。

        我们都没有说话,都是静静的坐在这里。

        这一次我们休息的时间都很长,蒋兆说:“这是最笨的办法,也是最好的办法。因为我们对这里都不熟悉,如果时间拖的久了,那么我们会更危险。”

        我相信他这些话,因为在那个时候,他是和我们站一起的。

        我叹了口气,忍不住说:“这简直就是拿命在赌。”

        蒋兆扫了我一眼,冷笑一声,“从进来的那一刻,我就说了,到了这里,就是把命栓在裤腰带上了。赌,那也是一种手段。”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381/158200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