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总裁的宝贝情人 > 2、做梦

2、做梦

        带头的壮汉厌恶地向王月如啐了一口唾沫:“呸,真是穷鬼!白白浪费老子这么大功夫!”壮汉一边说着一边用不怀好意地眼神在王月如身上上下打转,“兄弟们,咱们也别白来一趟啊,这娘们还有点姿色,咱一起快活快活吧!”

        那几个手下混混听到老大这么一说,连忙停止了继续翻腾床铺的动作,像饿狼一样直直地望着王月如,露出了罪恶的淫笑。

        王月如知道自己今天是难逃厄运了,她心中最牵挂的是女儿林小青。在和这些恶徒们抗争的时候,王月如也在心中暗暗喊道:“小青,千万不要出声,千万不要出声啊!”

        罪恶的行径就这样发生了,王月如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样被这些恶徒蹂躏不止,不但头上的伤口因挣扎和恶徒们的鞭打鲜血直流,下体也因这罪恶的蹂躏而流血不止,但是恶徒们仍旧不放过她,将她最后一丝生存的气息也掐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恶徒们还沉浸在施暴的快感中时,一个壮汉注意到王月如没有了动静,感觉到事情不妙,小声地在带头壮汉的耳边说道:“老大,这女人好像没气了……”

        带头壮汉听手下这么一说,立刻停止了施暴的行为,他仔细观察着王月如苍白的脸,小心地用手指去王月如的鼻间探测着,忽然间,壮汉脸色猛然大变,对自己的手下说道:“不好,搞出人命了,我们快走!”

        说着,那几个还打算排队施暴的壮汉立刻吓得浑身发颤,他们只是要财要色,不想要命啊,这下事情搞大了。这几个人连裤子都没有系好,就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这几个恶人走了之后,王月如的家里顿时陷入了一片可怕的寂静,似乎没有一点生机。七岁的林小青被母亲藏在了床底下,一直没有发出声音,她眼睁睁地看着母亲遭受到如此惨状,却无法去救助自己的母亲。她连眼泪都没有落下来,只是一直在用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一点声音发出。

        林小青清晰地记得,母亲在最后一刻对她说过的话,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林小青很害怕,很难过,很想哭,也很想叫醒自己的母亲,想问她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说话,但是她的母亲王月如却一直在冰冷的地上躺着,一动不动,没有把她从床底下抱出来,没有告诉她什么时候可以说话……

        ……

        倏地,林小青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浑身冷汗的的她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起来,她的思绪似乎还是在梦境与现实中交错着。她的喉咙仿佛被一块大石卡住一样,想呼喊却丝毫发不出一点声音,这样的感觉让她很难过,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失声的日子。

        林小青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的可怕。她的心在颤抖着,忍不住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似在哭泣又似乎在平静自己的心,直到那微弱的黄色灯光渐渐在她的眼前扩大,林小青才找回现实的感觉。

        现在是凌晨5点,天还未全亮,林小青房间里的黄色灯光还能够起到让她安心的照明作用。这是林小青十八年来从来没有改变的习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开着一盏小灯。自从十八年前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她就无法忍受一点黑暗。黑暗让她恐惧,让她总也忘不掉当初母亲临死前的挣扎……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八年,但是每当夜晚降临的时候,林小青还是会时不时地在梦中重现当时的一幕。她是真得怕啊,又是真得恨啊。她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当初自己能够勇敢一点走出去的话,那么她的母亲是不是就不会惨死了?

        每当她这样想的时候,他就会很不赞同。他说,幸好当初她没有走出去,不然的话,今日他们就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林小青心中不由地升起无限的苦涩。她已经告诉自己一万遍不要再想起他了,可是偏偏还是会在无意间想起他的一言一行,甚至连他嘴角上扬的微笑她都仿佛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心真得好痛。林小青甩了甩头,命令自己不要再回忆过去了。已经5点,再也睡不着。林小青只好起床,到客厅接了一杯水,刚喝了没几口,就听到门被咚咚地敲响了。

        瞬间,林小青的神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以往的经验告诉她,在这个时间来敲她家门的人,肯定是来者不善。

        没办法,自从她离开安家跟随父亲来到T市之后,她就仿佛又回到了七岁前心惊胆战的生活。她七岁时,父亲林业因躲债消失了十年。她十七岁时,他又毫无预期地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将她从美丽的梦幻生活中拉回了现实。

        现在,她二十五岁了,她和父亲生活了八年。这八年来,她经历了被人追债的日子,也经历过吃不上饭的生活。甚至,有一次她为了还债差点失足当了酒店小姐。

        好在,她命中有贵人相助,一个叫姚伟的男人将她从失足的边缘拉了回来。所以,她为了感谢他,接受了他对她的示爱。

        这八年来,她已经经历了自己十七岁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任何事情。所以,她现在对一切都很敏感,同时也练就了一种临危不乱的本领。面对着这忽然而至的敲门声,林小青心中虽然恐惧,可是她也有自己的解决方法。

        想到这,林小青顺抄起门后的一根长长的木棍,紧紧地攥在手心里,她走到门前,小心地问道:“谁?”

        “我们找林业!”门外响起了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

        林小青心一沉,果然,这真得是林业惹上的麻烦。也许经历的太多了,林小青也不像一开始那样畏畏缩缩,而是轻轻地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她看到站在门外的果真是几个胳膊有纹身的壮汉。因为紧张,林小青将手中的木棍又紧了紧,眼神变得有些冷漠。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林小青回答,在林小青还没来得及再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带头的那个壮汉忽然一推,于是,林小青暴露在了这些人的面前。

        这些人环视了里面小小的空间,果然没有发现林业的踪迹。然后又看向林小青,带头的壮汉眼睛一眯,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气息:“我希望你没有骗我!林业欠我们赌场的钱,找不到他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如果伤害到了你,可别我没提醒你!”壮汉说着,眯着眼睛就往林小青身上扫去,最后落到了她手中的木棍。

        只听到“咣当”一声,只一瞬间,在林小青想要抬起木棍有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壮汉忽然出手,将林小青的木棍打落到了地上,林小青也被强大的力量给推到在了地上。

        壮汉盯着林小青,让林小青感到无限的恐惧,十八年前的那一幕此刻清晰地浮现在林小青心头。她手无缚鸡之力,却不想任人宰割。

        只是,事实并没有朝林小青所想的方向发展。那个带头的壮汉盯着她看了一会,似乎在审视什么,然后说道:“告诉林业,这个星期是最后期限,如果他再不还钱的话,别怪我断他一条胳膊!”说完,壮汉一挥手,带领着手下一起来的几个人转身离去。

        林小青则是坐在地上久久动弹不得,仿佛经历了一场世纪劫难一般。她以为自己这次要完蛋了,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都会有如此的心情。那些仿佛恶魔一样的人是她这辈子最害怕、也是最恨的人。

        可是,每次她又似乎很幸运。那些人似乎针对的只是她的父亲林业,对她从来都是口头警告,没有伤害的举动。这能说她遇到的都是些好人么?想到这,连林小青自己都觉得可笑。她从来不是一个幸运的人,其实她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这其中可能会有其他的原因,只是她不愿意去深想。

        现在,她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自从八年前那一天他逃走之后,她便已经有一种彷如隔世的感觉。她离开安家,为的就是告别过去,不再和过去的人和事有任何牵连。所以,凡是和他有关的人和事,她都不愿意再触及。

        今天,又是一个有惊无险的早上。只是她真得没有在家里看到父亲林业,她在心中叹息,果然,林业又跑路了。好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早已经不那么大惊小怪了。就算林业不在家,她也要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的生活。因为她要生活,要为父亲还债。林小青几乎可以预见,这便是她的一生了吧。

        清晨7点,林小青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像每天一样,姚伟准时出现在了林小青家门前,只不过今天和往常不同,他骑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朝林小青招手。

        “小青,来试试我新买的摩托车!以后我们就不用每天坐公交车去上班了!”姚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样的笑容很阳光,让林小青感觉在姚伟眼里,这个世界似乎满是一片美好。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刻意将那些满是伤痛的记忆暂时搁在脑后。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538/110299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