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15章

第15章

        孙问渠一句天天来,让方驰非常不爽。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自己不能天天回家,想想孙问渠一个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每天懒得跟蛇似的人都能说出每天来的话,自己想爷爷奶奶想得耳朵都疼了也只能憋着,他挺不平衡的。

        不过再抬眼看到爷爷奶奶笑得挺开心的样子,他暂时把不平衡扔到了一边,一边吃饭一边把骨头什么的扔给小子吃。

        小子一顿饭有一半时间就蹲在他身后,孙问渠每吃几口就得回头瞅瞅,判定一下是不是需要躲开。

        吃完饭,孙问渠的手机响了,马亮打来的:“在你儿子家吃,吃完了没?”

        “这都被你发现了。”孙问渠笑了起来。

        “不良大,大叔尾随祖国花,花骨嘟全程我都看,看见了,”马亮嘿嘿笑了两声,“要去坐船了。”

        “嗯,我就来,”孙问渠挂了电话看着方驰,“你要过去向导吗?”

        “不用,那就一个小瀑布,”方驰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你们过去再上来也就一个小时差不多了,进山才需要向导。”

        “你这钱挣得挺轻松啊。”孙问渠说。

        “那你跟你们领队问问,我要不进山,他敢不敢带你们这帮人进去。”方驰不急不慢地说。

        孙问渠回了农家乐,一帮人已经收拾好了,正准备上船。

        “跑哪儿去了你!”李博文一看他就迎了上来,一脸担心,“说什么辟谷,辟这么长时间。”

        “怎么不得辟到你们吃完啊。”孙问渠笑笑,接过了马亮递过来的包。

        这包他把带来的换洗衣服塞进去之后都不想背,里面东西挺全,全是李博文买好的,睡袋什么的都有,但他就觉得挺烦。

        李博文从小就这样,所有人都觉得他俩关系挺好的,李博文对他也好得很,但就只有他感觉不到,永远都觉得这些好像是在表演。

        “上船吧!”领队在河边喊,三条村民的铁船已经停在了河岸边,几个姑娘已经边喊边笑地跳上去了。

        李博文想拉他一块儿坐前面的那条,孙问渠装没看到,转身跟罗鹏上了最后那条。

        大家都坐好之后,船家就往上游开了出去,船是柴油马达的,轰轰响,孙问渠正好坐船尾,感觉轰得他后脖子都麻了。

        到了小瀑布下游的支流,三条船排着停在了岸边,大家开始挨着往岸上蹦。

        船沿有些高,水也深,就算是在岸边,有人往下蹦的时候船也晃得挺厉害的,船家用撑船的长铁篙在水里戳着尽量稳定船身。

        人跳得差不多了,孙问渠跟在马亮身后准备下去,就在他一条腿已经踩到船沿上另一条腿也离开了船面的时候,有人从旁边的那条船上跳了过来,而且还没站稳,往孙问渠站的这一侧蹬了一脚才停下。

        因为突然的重力,船身猛地一斜,孙问渠就觉得身体重心往外一倾。

        “我操!”他喊了一声,赶紧往下一蹲,狠狠扳着船沿才没一头从船上翻进河里。

        “不要跳来跳去啊!”船家也喊了起来,“直接下船去就行,不要来回跳!”

        “博文你兔子啊!”罗鹏在岸上也喊了一句,“赶紧下来,瞎蹦什么呢……”

        孙问渠一身冷汗地转过头,看到了一脸歉意正往他这边走过来的李博文,他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他妈是不是吃了耗子药?”

        “那边下得慢,”李博文很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我就想从这边下呢,没事儿吧?”

        “有事儿能怎么样。”孙问渠说,蹬着船沿跳了下去。

        “你要摔下去了,”李博文跟他身后跳了下来,“我肯定也立马跳下去啊。”

        孙问渠没说话,整了整衣服。

        “你干嘛啊,吓死我了!”赵荷跑过来往李博文身边一靠,“船那么不稳你还跳,又不是夏天,摔下去多冷啊。”

        “没事儿,还好没把问渠晃下去,我刚就是……”李博文拿着手机追到了孙问渠身边,“还想让你看看你这张照片呢。”

        孙问渠往手机上瞟了一眼,是张他坐在船看风景的侧脸照片:“你拍的啊?”

        “嗯,”李博文笑着拍拍身上的相机包,“是不是拍得挺有意境的?”

        “比你以前的水平高。”孙问渠点点头,李博文一直喜欢拍照片,不过也没见他下功夫认真学过,相机倒是一年一个地换着,一个比一个高级。

        “还有呢,几张我都传手机上了,你看看,”李博文在手机上翻了几下,拍的都是孙问渠,有几张马亮的,的确拍得还挺不错的,马亮的烦躁脸都拍出了酷感,他又往后划拉了几下,“没了。”

        “等等,”孙问渠在李博文要收回手机的时候一把拿了过去,“刚那张是什么?”

        “哪张?”李博文问。

        “亮子擤鼻涕那张后面。”孙问渠往后翻着。

        “我什么时候擤,擤鼻涕了?”马亮啧了一声。

        “是他摸鼻子那张吧,”李博文说,“在后面。”

        孙问渠往后翻到了那张,飞快地又扒拉了一下,指着后面的那张照片:“这是什么?”

        “蘑菇啊,”李博文有些迷茫地看着他,照片是一张微距拍的小蘑菇,枯叶堆下的一朵白杆红顶的小蘑菇,“怎么了?”

        “这是不是你爸说的那种?”孙问渠看着照片,“就我们小时候,他说找到就能实现愿望什么的那种?”

        “……是啊,”李博文笑了起来,“你怎么还记得这事儿啊,也不一定就是这种,我爸那是逗咱俩呢,这就是凑巧了。”

        “真有啊……”孙问渠拿着手机递到马亮眼前,“看,我给你说过的那个红蘑菇。”

        “挺漂,漂亮,”马亮看了看,又小声说,“你小时候总,总找的那个?念念念念念……哎!不忘的那个?”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把手机还给李博文,想想又问了一句,“博文,这个在哪儿拍的啊?”

        “就这儿啊,”李博文说,“我前两个月来的时候拍的,不过不是咱们今天走的这条路,是大妈徒步的路线,那会儿来的时候没向导就没走这边。”

        “哦。”孙问渠没再说话。

        童年的某些记忆会一辈子都清晰地留存在脑海里,时间越久,就越像是昨天。

        孙问渠对这种一直只存在于想像中的小红蘑菇有很深的印象,不仅仅是李叔说这蘑菇能实现人的愿望,还因为他曾经有两三年的时间都像着了魔一样地想找到这种蘑菇。

        那时他迫切地想要实现的愿望很多,不想练字,不想画画,不想做陶,还有……希望老爸老妈不要再吵架。

        但一直也没找到。

        所以老爸老妈现在也还经常吵架,不吵架的时候也没话可说,不到逢年过节,老爸也不会回家。

        还真有呢,这种小红蘑菇。

        虽然跟他想像里的不太一样。

        可惜现在他没有什么还需要实现的愿望了。

        有的只是对这玩意儿寻而不得的执念了。

        瀑布离岸边不远,顺着支流的小溪往上走了不到一公里就到了,水很清,瀑布还挺美的。

        就是有点儿小。

        不过一帮人见了还是很兴奋地踩着水就过去了。

        孙问渠蹲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看了一会儿又起身往旁边的小树林边走了几个来回。

        “找蘑菇呢?”马亮跟了过来。

        “没。”孙问渠说着又蹲回了之前的那块石头上。

        “装得真,不像。”马亮笑了。

        孙问渠也笑了笑:“要这边也有,我给你摘一个,你有什么愿望没?”

        “你有没有?要不我给,给……你找一个得,得了。”马亮说。

        “我啊,”孙问渠眼睛盯着瀑布想了老半天,跳下了石头,“不知道,就想要不让我重新活一次得了。”

        马亮拍了拍他的肩膀,没说话。

        在瀑布玩了半小时,领队带着大家往外走,准备开始这一次行程的重头部分。

        “一会儿还是开车上山,走老路,没修过的,路比较烂,岔路也多,”领队边走边说,“跟好头车,要停车什么的跟头车联系一下再停。”

        “刘哥好罗嗦呀。”有个姑娘说了一句。

        “没办法,你们要出点儿什么事,我要负责的,”领队说,“所以我说没当地向导我肯定不带你们进山。”

        “那个向导看着是个小孩儿,行不行啊?”有人问。

        “放心,这小子小学初中那会儿就开始玩攀岩了,户外也是老手,”领队笑着说,“而且他在这儿长大的,这片哪儿他都翻过了。”

        走出瀑布那条支流回到河边的时候,孙问渠有些吃惊地看到方驰正站在船边跟船家聊着天。

        “来多久了?”领队一看到他,就喊着问了一句。

        “一会儿。”方驰回答。

        “你们进去没多久就来了,”船家说,“我们本地人走这些路都不用坐船。”

        “看到没,”领队一听就笑了,有些得意地回过头说,“咱们坐船坐老半天过来的路,人这用腿随便就过来了。”

        孙问渠的确是有些吃惊,坐船过来的时候他都没看出岸上哪儿有路可以走,方驰这每天也不骑车就跑来走去的都练的是独门秘笈呢吧。

        坐船回村里,拿了车就奔赴山木深处了。

        方驰坐在后排给开车的马亮指路,还能把拐弯过去注意右边有个坑,上了这个坡左边有块突出的石头都提示到了。

        “你这熟的,”马亮感叹了一句,“赶上赛车导,导航了。”

        “小时候天天走。”方驰说。

        孙问渠坐在副驾一直没说话,这会儿回过了头:“哎,我问你。”

        “嗯?”方驰看着他。

        “你们这山里有蘑菇吧?”孙问渠问。

        “有,不多,”方驰说,“这会儿都快没了,你要吃蘑菇?”

        “见没见过一种……红顶小蘑菇?”孙问渠比划了一下,“早知道应该把博文那张照片拿过来。”

        “别瞎吃,有毒。”方驰说。

        “我没说要吃,问你见没见过?”孙问渠皱皱眉。

        “没,常见的都是很丑的那些,灰不秃噜的。”方驰回答。

        孙问渠没再说话。

        上山的老路很颠簸,而且不少地方还有塌方,路很窄,马亮开了没多久就换了孙问渠开。

        “他开车放,放心,”马亮说,“无证驾驶十,十年,有证驾驶,十年。”

        “我真是神童。”孙问渠点点头。

        他没无证驾驶十年那么久,三四年是有的,主要是二十左右那几年喜欢车,成天就开着车到处转悠,开车比马亮是经验多些。

        车最后停在一个上坡的土房子旁边,这房子看着应该是村民进山歇脚的地方。

        “车就停这儿,开不进去了,”方驰跳下车,“东西带齐,检查好装备。”

        孙问渠没下车,扯着自己的那个包看着,刚他背着包去瀑布的时候老觉得这包死沉的,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用不上的东西扔车上。

        “干嘛呢?”方驰过来问了一句。

        “减负。”孙问渠说。

        方驰没说话,伸手拎了拎包,又翻了翻包里的东西,然后把包里的几瓶水给拿了出来扔在了车上。

        “有山泉可以喝是吧?”孙问渠拎拎包,觉得轻了不少。

        “你敢喝么?上游有村子呢。”方驰说。

        “那你把我水拿出来什么意思啊?”孙问渠瞪着他。

        “喝我的呗,”方驰扫了他一眼,“这么轻的包都背不动只能这样了……”

        “那你喝什么?”孙问渠追问。

        “我喝山里的水,”方驰叹了口气,“我喝了十来年习惯了。”

        孙问渠没说话,大家一块儿往山里走的时候,他追到方驰身后,拎了拎他的包,小声说了一句:“我靠14岁的少年你背炸药包呢?”

        “低头看路少说话,”方驰说,“到露营地只走不看得两个小时,边看边拍照边赞美得三个多小时,还得是你们没人出状况。”

        “我靠,”孙问渠一听就觉得现在已经累得不行了,“我能回车上去待着吗……”

        “还每天健身房俩小时呢,”方驰往前走着,声音里带着鄙视,“是去喝咖啡的吧。”

        “错了,是去看光膀子的老爷们儿。”孙问渠笑着回答。

        方驰猛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扭头往前大步迈着走了。

        孙问渠没再跟上去,心情愉快地跟一帮人边聊边走。

        现在天凉了,山里气温这会儿还成,晚上估计挺凉,还好李博文买的睡袋好像是挺暖的那种。

        不过虽然担心气温,这儿的风景的确很不错,刚一进山,还没走多久,景色就已经全变了。

        这个乌鸦岭说是个岭,其实有点儿谦虚了,一个山头连着一个山头,一边是高山密林,一边时不时就能看到开阔的山谷,山谷里的田地和星星点点的房子。

        “哎好美啊!”张琳在后面喊,“明天看日出应该很漂亮吧,小帅哥,是不是啊。”

        “是啊!”罗鹏马上回应。

        “要不要脸啊!”张琳笑着骂了一句,“我问小向导呢。”

        “看你们能不能起得来,”方驰说,“前面有个大点儿的平台可以看景,拍照也不错,有些玩摄影的就来这儿拍。”

        孙问渠没带相机,觉得就是山里转转,自己之前也在山里窝了三年,差不多也就那样。

        到了方驰说的看景的地方,他就有点儿后悔了,这不是每天看到的那些土能比的。

        站到平台上的那一瞬间,眼前就像展开了一幅画卷,午后的阳光洒在山谷里,带着朵朵白云的影子,转过来之后才看到还有一条一直没有露出来的小河闪着光穿过。

        “还真,真挺美的。”马亮站在他身边说。

        “嗯。”孙问渠点点头,拿手机对着按了两张。

        带了相机的人轮番上阵,对着山谷咔咔一通按,拍完景之后就是轮流站到平台中间拍人。

        孙问渠在一旁边看边乐:“居然没人带丝巾啊。”

        “哎,问渠一提醒!我想起来了!”张琳立马拉开了自己的包,扯出了一条披肩来,“虽然没有丝巾……但是我有披肩!”

        “有银镯没?”孙问渠笑着问,“带铃铛的那种。”

        “你闭嘴!”张琳把披肩一围,“博文!给我来一张,要特抒情文艺范儿的那种。”

        “行。”李博文端着相机过来了。

        孙问渠乐了一会儿,往四周看了看,他们的人都散开了正到处看着,有爬石头上去的,有往林子边上的老树上爬的,他扔下包也转了转。

        转了两圈还差点儿踩到石头摔一跤,也没看到方驰。

        “得亏是买了登山鞋,”孙问渠回头看到马亮也正转悠着,“要不得摔死我。”

        “没这鞋你根,根本到不了,这儿。”马亮啧了一声,点了根烟原地蹲下了。

        “注意环保,”孙问渠指指四周,“多难得的老林子。”

        马亮没说话,从兜里掏了个小铁盒出来往里弹了弹烟灰。

        “我儿子怎么没影儿了?”孙问渠也蹲下了。

        “往那……那边儿去了,”马亮指了指前面,“估计探,探路。”

        孙问渠站了起来,往前面走过去:“我看看去。”

        “看,看什么,看,”马亮笑着说,“祸害花骨,骨嘟呢吧。”

        脚底下没有平整的路面,孙问渠没功夫跟马亮贫嘴,只是回手冲他竖了竖中指。

        往前走了没多远,小山道就转进了林子里,地上都是湿滑的石头,石缝里还能看到细细的水流。

        孙问渠正琢磨着方驰能钻到哪儿去,一抬头看到了前面的树下有烟冒出来。

        躲这儿抽烟呢?

        “方驰?”孙问渠喊了一声,往那边走了过去。

        “干嘛。”前面传来方驰的声音。

        “你躲这儿干嘛呢?”孙问渠看到了方驰,站在一棵大树边上,侧过脸的时候能看到他嘴里叼着烟。

        “尿尿。”方驰皱着眉。

        “快得了吧,”孙问渠一听就乐了,方驰这姿势看着也不太像尿尿,好歹也冲着树啊,再想起来方驰上回在他家院子墙边站着的时候,也是一句尿尿,“你是不是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说尿尿。”

        方驰还没开口回答,孙问渠已经走到了他身边,伸手就把他嘴上的烟拿掉了:“多大点儿啊就抽烟。”

        方驰瞪着他没说话。

        “你……”孙问渠看他表情有点儿不太对劲,于是偏头往前瞅了瞅,“还真……”

        话没说完,方驰一胳膊肘顶在了他下巴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