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48章

第48章

        这个吻跟之前那个吻并没有太大不同,方驰有些粗重的呼吸,有些急切的探入,笨拙而霸道的纠缠……

        但也有着根本的区别,这次方驰没有喝酒。

        就喝了点儿高嘌呤的火锅汤。

        不会吻到一半就睡着了。

        也不会半真半假的断篇儿。

        他跟孙问渠紧贴着的唇,与孙问渠纠缠着的舌尖,扶在孙问渠腰上的手,都是清醒的。

        孙问渠有些被动,尽管方驰现在的每个动作,每一次呼吸,都让他身体里的火不断窜起,只要口子一开,立马就能烧成一片,但他还是偏开了头。

        对于一个憋了好几年的正常男人来说,孙问渠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成佛了,头上都冒着金光,能照亮一条街。

        但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就在方驰的手伸进他衣服里时,他听到了外面有人问了一句:“服务员,洗手间在哪儿?”

        帘子动了一下又停一了,服务员的声音就在帘子外面响起:“直走左转,右手边。”

        方驰似乎也听到了这声音,但他顿了顿却并没有动,唇还留在孙问渠耳垂上。

        孙问渠按着他的肩狠狠推了一下,顺带又用膝盖顶了顶,方驰是跪在那个小平台上的,重心不稳,直接往后一晃,撞开餐板被他掀得仰面摔进了身后满是厚绒垫子的坑里。

        “您好,给您上餐后水果。”服务员在外面说了一句,接着一掀帘子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个拖盘。

        “谢谢。”孙问渠说,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

        服务看着被撞开的餐板和仰面朝天躺坑里抱着一个垫子的方驰愣了愣:“我帮您把餐板收起来吧,水果放在旁边?”

        “好。”孙问渠说,还好方驰把杯子都拿到他那边的餐板上了,被撞开的这块餐板是空的。

        服务员把餐板收好,茶水和水果放到坑边之后出去了。

        方驰全程保持着怀抱一个垫子半躺着的姿势一动不动,孙问渠拿了一小片橙子慢慢吃着,他都没看到方驰什么时候拿的垫子。

        吃完两片橙子,他看了一眼方驰:“想什么呢?”

        “没。”方驰声音有些哑,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尴尬的。

        “没事儿吧?。”孙问渠看了一眼他抱在裤裆位置的垫子,有点儿想笑,但强忍着没有笑出来。

        “没事儿,”方驰稍微坐直了一些,皱着眉,“就是……吓一跳。”

        “跟我不用不好意思。”孙问渠递了一片菠萝给他。

        “我没有。”方驰接过菠萝塞进嘴里嚼着。

        孙问渠没有说话,慢条斯理地吃着水果,方驰在坑里愣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爬起来靠回了他身边。

        继续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方驰像是回过神来,侧身背对着孙问渠缩了缩腿,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操吓死我了。”

        到这时孙问渠才终于绷不住乐了,拿着块木瓜笑得差点儿倒不过气儿来。

        “别笑了。”方驰闷着声音。

        孙问渠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别瞎想了,服务员什么也没看到。”

        “就是觉得丢人。”方驰的声音还是闷着。

        “这有什么丢人的,”孙问渠把木瓜放进嘴里,又把果盘递到他面前,“这年纪谁没被火燎过几回啊,吃点儿水果吧。”

        方驰似乎是放松了一些,从果盘里拿了块菠萝,搁嘴里嚼了嚼,想想又扭头看着他,有些犹豫:“我就是挺……尴尬的,你……没事儿?”

        “我有什么事儿?”孙问渠看了看他,停了一下又往自己裤裆那儿扫了一眼,“哦,流氓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太突然了我还没来得及起立呢。”

        “……我不是指这个,”方驰呛了一口菠萝,迅速转回身背对着他,“哎操,算了不说了。”

        孙问渠往后枕着靠垫笑了好一会儿。

        吃完水果又歇了一会儿,孙问渠看了看手机,九点多了,他叫了服务员来结账。

        方驰这时才终于坐正了,身上弥漫着的尴尬气息慢慢消退了。

        “我送你回去吧,”孙问渠说,“到家该十点多了。”

        “嗯,”方驰站了起来,拿过外套穿上了,“你……”

        “什么?”孙问渠一边穿外套一边看着他应了一声。

        “没什么。”方驰揉揉鼻子,低头走出了卡座。

        他是想问问孙问渠晚上住哪儿,但临到开口了又没有问出来。

        有点儿不好意思。

        是非常不好意思。

        其实这问题挺正常的,非常正常,但眼下这情形他要是问了,又觉得会让人浮想连篇,尽管他想的并没有那么连篇。

        服务员领着他们往外走,方驰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孙问渠笑了笑,加快步子过来跟他并排走着。

        方驰这会儿才注意到孙问渠脖子上的围巾是他的那条。

        “这是我那条吗?”他问了一句。

        “嗯,”孙问渠整了整围巾,“挺暖和的,也好配衣服,你要吗?”

        “你戴着吧,我还有。”方驰赶紧说。

        “奶奶给了我一双毛线拖鞋,她做的,”孙问渠在他耳边小声问,“是你告诉她我鞋码的吗?”

        “是,你跟我鞋码一样,”方驰笑了笑,“穿着舒服吗?”

        “舒服,”孙问渠点点头,“我拍了几下奶奶的马屁,她说再给我织条围巾。”

        方驰轻轻啧了一声:“……老太太真是叛变了啊。”

        上车之后孙问渠开了音乐,声音调得比较低,若隐若现的轻柔曲调,方驰靠着车窗看着外面的街景。

        挺舒服的。

        之前的疯狂劲给他带来的尴尬和紧张终于没了踪迹。

        “你现在不听十大酷刑了?”他问了一句。

        “嗯?”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就,你原来总听的那些歌,一开口就感觉活不下去了的那些。”方驰说。

        孙问渠笑了:“听啊,这不是你在车上嘛,备考人员听点儿舒缓的吧,我给你存的那些歌怎么样?”

        “挺好的,”方驰笑笑,“就是你也不怕我听着那个复习会睡着了。”

        “睡着了没?”孙问渠问。

        “没。”方驰说。

        这会儿街上车少了,不怎么堵,孙问渠也没迷路,挺顺利地就在方驰指点下把车开到了小区门口。

        “能开进去吧?”孙问渠看了看门卫室。

        “能,”方驰说,“又不是什么牛逼小区,没人管。”

        孙问渠把车一直开到了楼下。

        车停了之后方驰没有动,孙问渠也没说话,俩人就那么坐着。

        过了一会儿方驰才开口:“你晚上住哪儿?”

        “酒店或者马亮那儿。”孙问渠盯着他看了一眼,感觉得出方驰在犹豫,这倒让他挺意外的,他以为在留宿他这件事上方驰不会犹豫。

        “那……”方驰想了想,“要不……你把车开出去再兜两圈吧。”

        “行。”孙问渠笑了笑,重新发动了车子。

        小区旁边有条已快干了的河和一座快拆了的破桥,孙问渠把车开到桥上靠边停下了。

        这片白天没什么可看的,灰扑扑的,还挺脏的,但晚上从车窗里看出去,一片漆黑里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又会有种飘浮在夜空中的感觉。

        孙问渠把车座往后调了调靠着。

        挺美的。

        跟孙问渠沉默着看了一会儿灯景之后,方驰清了清嗓子,低声说:“本来吧,本来是……我本来是想,要不你就……住我那儿。”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方驰抓抓头,偏过脸看着他,“我不是不想让你住我那儿,我是……”

        “不敢。”孙问渠笑了笑。

        “……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方驰说得很吃力,他本来就不太会表达,这会儿更是费劲了。

        “这事儿开了头就会总想着,”孙问渠勾勾嘴角,“盒子里装满了东西,本来没事儿,打开搅和一次再想关上就难了,小处男开了荤再想憋着可不容易……你定力还挺好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方驰瞪着他,半天才喊了一嗓子,“我不是这意思!”

        孙问渠乐得停不下来:“那你什么意思啊?”

        “我就……你肯定懂我意思。”方驰有点儿无奈。

        孙问渠笑着没说话。

        方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啧了一声:“你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我又不是15岁。”孙问渠笑着说。

        “那你……”方驰也不知道自己胆子怎么就突然忽闪一下大了起来,“谈过男……朋友吧?”

        “哎哟这话问的,”孙问渠看着他,“我都30的人了我要还没谈过得去看病了吧。”

        “你还没到30呢。”方驰笑了起来。

        “谢谢啊。”孙问渠说。

        “你什么时候生日?”方驰问。

        “你来认爹的时候我刚过完生日,”孙问渠说,“你高考完了可以给我过生日。”

        “好,”方驰点点头,想想又问,“你生日是要跟朋友一块儿过吗?”

        孙问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要想跟我俩人过也行的。”

        “嗯。”方驰应了一声。

        “那就咱俩过。”孙问渠说。

        他对生日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以往也就是跟朋友聚聚,他们这帮人,生日只是一个聚会的理由而已,现在跟李博文闹成这样,其他人也断了联系,还不如就跟方驰俩人过了。

        车里暖气打得挺足,暖烘烘的,方驰觉得自己脸上身上都有毛绒绒的暖意,但当他注意到这些不仅仅是来自于暖气的时候,全身一层燥热猛地炸起来,带得他呼吸有些不稳。

        这车空间挺小的,要换了马亮那辆破面包,他肯定不会是这样的感觉。

        现在他侧过身跟孙问渠基本就是面对面,孙问渠还是偏着头靠在车座上,一小时前自己的嘴唇停留过的地方就在眼前,孙问渠的嘴角,耳垂。

        他有些费劲地偏开头,盯着车前面。

        可惜前面没什么东西可看。

        盯了两秒钟之后他重新转回了头,像是借着扭头的惯性往孙问渠面前凑了凑,但又停下了。

        孙问渠看着他,笑了笑,过来在他嘴角亲了亲。

        方驰定了定,在孙问渠靠回椅背上的同时跟了过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这个吻温和而轻柔,像是试探,又像是品味。

        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方驰暴风骤雨野狗抢食一般吻技的孙问渠愣了愣,猛地有些反应不过来。

        方驰在他唇上轻轻地蹭着,舌尖在唇上点着,就像是忘记了接吻是怎么回事,也忘记了自己之前是怎么接吻的。

        “哎,”孙问渠往后靠了靠,“好吃吗?”

        “你闭嘴别说话。”方驰看着他,俩眼珠子都在鼻梁边儿上。

        孙问渠一看他这样子没忍住笑了。

        “我对眼儿了是吧。”方驰眨了眨眼睛。

        “……是。”孙问渠点点头。

        “我知道为什么接吻都得闭着眼睛了,容易对眼儿,”方驰往旁边看了一眼,把眼睛的焦点调整好,“你能不说话吗?”

        “能,”孙问渠说,“您继续。”

        方驰的呼吸再次靠近,带着暖意,在孙问渠的鼻尖上扫过,接着是有些湿润的唇贴了上来。

        再次细细地轻蹭,摩擦,舌尖滑过。

        孙问渠唇上的每一处他都没有错过,不像是在接吻,而更像是在享受或者……记忆,记下轮廓,记下触感,记下所过的每一处。

        最后他慢慢停了下来,没有再动,也没有离开。

        孙问渠没接过这样的吻,他还是个青葱小处男的时候也没接出过这样的吻,但不知道为什么,方驰这个有些莫名其妙却又极其认真的吻,让他的心跳有些失控。

        欲望之火似乎并没有燃起,但却心跳失速,呼吸紧促,有种初次经历的兴奋和不安,这种感觉让他突然有点儿想要脸红。

        作为一条厚脸皮蛇,他已经很多年没脸红过了。

        现在居然陷在一个小男生笨拙而又有些不知所谓的吻里。

        时间就在这个定格了呼吸的唇间滑过去。

        一直到桥上对向开来了一辆车,大灯开着,明亮的灯光从两人身上掠过时,他俩之间这个人面红耳赤的吻才被打断了。

        方驰靠回了副驾,抹了抹嘴,瞪着前方发愣。

        孙问渠靠在椅背上也没说话。

        “暖气开开吧,”方驰愣了半天转过头,“有点儿冷了。”

        “嗯。”孙问渠发动了车子,把暖气调大。

        “真是污染空气啊。”方驰叹了口气。

        “那你下去跑两圈呗。”孙问渠啧了一声。

        方驰笑了:“我从这儿跑回去不用十分钟,比你开车快。”

        “那你跑。”孙问渠说。

        “不。”方驰回答得挺干脆。

        暖气很快在车里不大的空间内漫开来,包裹住了一块儿看着前方发愣的两个人。

        方驰不想回去,孙问渠很清楚。

        不过他还是看了一眼时间,不早了,他轻轻清了清嗓子:“我送你回去吧?”

        方驰沉默了两秒钟才点了点头:“嗯。”

        孙问渠开车掉头下了桥,往回开的时候俩人一直没说话,方驰就那么靠在车门上偏过头看着他。

        “明天上午我就直接回去了,”孙问渠说,“这阵儿看我手头活儿的进度,如果要找亮子,我就再顺路过来看你。”

        “嗯,”方驰应了一声,想想又说,“这回你过来,我奶奶居然没让你带吃的给我吗?”

        “带了的,”孙问渠看了他一眼,“一饭盒牛肉干,说是你挺喜欢吃的。”

        “啊,”方驰也看着他,“牛肉干呢?”

        “我……吃了,”孙问渠说完突然就乐了,“不好意思,我坐班车出来路上就吃没了……”

        方驰愣了愣也乐了:“那你挺能吃啊。”

        “也不多,就那个小圆饭盒一盒,我没吃早饭出门儿,刚上车就饿了,”孙问渠笑着说,“也不知道怎么就吃没了。”

        “那你赔我一盒吧,”方驰啧了一声,“我过生日我们家人一般都不专门送礼物,这回就带一盒牛肉干还被你抢了……”

        “想吃什么说。”孙问渠笑笑。

        “现在饱的什么也不想吃,”方驰在腿上拍了拍,“饿的时候告诉你。”

        “行。”孙问渠点头。

        没多大一会儿车就开到了楼下,方驰坐着没动。

        孙问渠瞟了一眼时间,不过也没催他。

        “那我就……”方驰抓抓头,“上楼了。”

        “嗯,”孙问渠说,“复习这事儿吧要拼,也不能太拼了。”

        “嗯?”方驰看着他。

        “你还是瘦了,虽然精神还算矍铄,”孙问渠伸手在他下巴上弹了一下,“不过下巴尖了。”

        方驰没说话,抓住了他的手,低头看着。

        “你对我手这么有兴趣呢?”孙问渠说。

        “嗯,”方驰应了一声,“一直都觉得你手好看,我是先觉得你手好看,后来才觉得人也不错的。”

        孙问渠笑了起来。

        方驰在他手上一下下捏着:“没人夸过你的手吗?”

        “没有,”孙问渠摇头,“你是头一个。”

        “头一个啊。”方驰笑了。

        “是啊,头一个,”孙问渠啧了一声,“也是头一个我大老远专程跑过来给他过生日的人。”

        “你不是专程,你是顺路。”方驰纠正他。

        “重点是这个么?”孙问渠叹了口气。

        方驰嘿嘿笑了两声,突然打开了车门,一条腿都伸出去了,又转过身勾着他脖子往自己那边一拉,在孙问渠嘴上碰了一下。

        “我走了,你开车注意安全,明天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上课的时候也能接的,”方驰在推开车门下车再关上车门这点时间里说了一串,然后拍了拍车窗,“晚安!”

        “晚安!”孙问渠笑着喊了一嗓子。

        方驰转身跑进了楼道里。

        孙问渠看着楼上的灯亮了才开着车走了。

        手机上有马亮发来的信息。

        -住哪?

        他插上耳机给马亮打了个电话过去:“你睡了没?”

        “你居,居然没蹭到,床?”马亮笑了起来。

        “把持住了,”孙问渠笑笑,“我现在过去。”

        “来,”马亮说,“媛媛给你都收,收拾好了,说你肯定得过,过来睡。”

        “嗯。”孙问渠挂了电话。

        街上已经没有行人了,车也没几辆了,孙问渠车开得挺快的,看着这空落落的只有路灯光亮的路,他觉得有点儿没着没落。

        方驰再一次让他意外了,虽然他并没打算在方驰那儿过夜,理由很简单,这事儿开了头就肯定静不下心了,但对于他的到来惊喜得话都快说不利索了的方驰一开始就没想着留他过夜的确是他没想到的。

        他轻轻啧了一声,看不出来这小孩儿还挺有自制力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