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52章

第52章

        吃自助按说应该是方驰的强项,一个顶仨没问题,不过今天这顿他却吃得不多,怕吃太油了拉肚子,倒是孙问渠吃得比平时多点儿。

        吃完走出餐厅的时候他感觉有点儿撑了,马亮两口子开车先走了,孙问渠把车钥匙给了方驰:“你开吧,我吃顶着了。”

        “哦。”方驰点点头,拉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

        “今天回去别看书了,”孙问渠上了车,“听会儿音乐,跟黄总玩会儿,十点就可以睡了。”

        “嗯,”方驰应着,“黄总现在不跟我玩,看都不看我了,以前还瞅两眼,现在基本当我是空气。”

        孙问渠笑了起来:“记仇呢。”

        “考完了我带它出来让你看看,”方驰说,“现在胖得跟猪似的,我已经开始给它减餐了。”

        “你也快了,爷爷奶奶就等着你回去了好喂猪。”孙问渠说。

        “我怎么觉得……”方驰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了他一眼,“你也瘦了啊?”

        “夏天了嘛,掉毛了就显瘦了,”孙问渠笑笑,“我这阵儿也累,你亮子叔叔要拿那套东西去参展,时间紧任务重要求还很高。”

        “你说一次性进笔大的,说的就是这个吧?”方驰问。

        “嗯,”孙问渠想想又笑着说,“谢谢你的红包啊。”

        方驰嘿嘿笑了两声,过了一会儿问了一句:“你晚上住哪儿?”

        “住亮子那儿呗,”孙问渠转头看了看后座,“我做的东西都带来了,晚上得跟他讨论。”

        “通宵啊?”方驰皱皱眉。

        “看吧,通宵也没什么,明天接了你送去考场,我就去酒店补觉,”孙问渠说,“中午你休息,下午我还能接着睡。”

        “对了,”方驰看了他一眼,“就,能……明天能顺路再接个人吗?我同学。”

        “你那个好朋友?”孙问渠问。

        “嗯,”方驰点点头,“他……跟家里闹矛盾挺长时间了,一直住他姨家,明天考试他自己坐公车去,我想着要不顺路捎上他?”

        “行,没问题,”孙问渠伸了个懒腰,“这个时候跟家里闹矛盾也真行,也不怕考砸了啊?”

        方驰没说话,沉默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意外。”

        车开到了楼下,方驰下了车,看着孙问渠从车那边绕过来。

        “上去吧,”孙问渠拍拍他后背,“早点儿休息。”

        “哦。”方驰站着没动。

        “怎么了?”孙问渠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没怎么。”方驰看着他。

        “我脸上有牛肉干?”孙问渠摸摸脸。

        “没,”方驰笑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我就是好像……挺久没看见你了。”

        “那要再看一会儿么?”孙问渠靠着车门,拿出手机把电筒按亮了对着自己的脸,“高清无|码。”

        “……够了,”方驰看着他,“吓我一跳。”

        “那我走了,”孙问渠上了车,放下车窗,“明天过来接你,早点给你带过来。”

        “好,”方驰慢慢往楼道里退着走,“晚安,到了马亮那儿告诉我一声。”

        “嗯,晚安。”孙问渠挥挥手,开着车走了。

        方驰回到屋里,把明天要用的东西收拾到文具袋里塞进书包放到门边,然后洗澡,给肖一鸣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在路口等着,再把大胖黄总从沙发上抓到床上揉了一会儿。

        说起来居然不太紧张了,也许是因为孙问渠来了,他像是有了底似的。

        孙问渠发消息过来说已经到了马亮那儿之后,他就感觉到了困意。

        于是躺下就睡了,直接一觉睡到了闹钟响起来。

        起床的一瞬间,紧张感才又突然回来了。

        就是今天,两个小时之后,就要进考场了,带着自己对自己的期待,还有……孙问渠的期待,嗯,孙问渠对他是有期待的。

        方驰洗漱完又检查了一遍要带的东西,孙问渠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马上下去。”方驰看到了楼下停着的车。

        孙问渠给他带的早餐还不错,豆腐脑和小笼包,都热气腾腾的。

        “你同学家往哪儿走?”孙问渠问他。

        “就拐去我们学校那个路口不转弯,直走就行,过两个路口就到,我跟他说了在路口等着,”方驰打开了放着早点的盒子,“两份?你没吃啊?”

        “我吃了,”孙问渠说,“那份多买的,怕你同学没吃早点。”

        “哦,”方驰看着他,“你还挺细心的。”

        “我儿子的同学兼好朋友,”孙问渠笑着说,“得细心点儿才行。”

        他们的车开到路口时,肖一鸣已经在等着了,方驰下车让他先爬进后座再上了车:“这是肖一鸣,我好朋友,这是我朋友,孙问渠。”

        “谢谢孙大哥。”肖一鸣在后面说了一句。

        “叫叔呗,”方驰说,把早点递给他,“吃了没?没吃就吃这个。”

        “没吃,”肖一鸣接过去,犹豫了一下又问了一句,“叔?”

        “嗯。”方驰点头。

        “谢谢叔。”肖一鸣挺干脆又改口叫了一声。

        “不客气。”孙问渠笑着回答,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肖一鸣,小孩儿长得还不错,挺端正的,不过能看得出情绪没有方驰那么饱满,心里有事儿的样子。

        看来跟家里的这个“矛盾”不是小矛盾。

        考点附近不让停车,孙问渠在考点门口把他俩放了下来,然后去旁边的停车场。

        “时间还够,”方驰趴在车窗上说,“你停好车过来吧。”

        “嗯?”孙问渠愣了愣,“你不进去啊?”

        “你过来了我再进去,”方驰扒着车窗蹦了蹦,“我……有点儿紧张,不知道怎么了。”

        “那你等我。”孙问渠笑了笑。

        “嗯。”方驰应了一声。

        送考的车不少,来了就都不走了,等着中午直接接人,停车场里没什么空位了,好在孙问渠的车小,可以挤在一个只有一半的车位上。

        停了车他看了看时间,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考场门口。

        方驰还站在那儿,一看到他就蹦着过来了:“怎么办,我紧张。”

        “紧张正常啊,”孙问渠抓着他胳膊搓了搓,“高考啊,是个人都会紧张的,下定决心交白卷的都紧张,何况你是要考个好成绩的。”

        “你说,我能考好吗?”方驰捏着领口的四叶草,“天灵灵,地灵灵……”

        “你正常写你的,就按你平时的节奏,”孙问渠拍拍他的脸,“肯定没问题。”

        “嗯,行,”方驰点点头,又蹦了两下,“好了,我不紧张了,你是要去酒店补瞌睡吗?”

        “不补了,”孙问渠说,“我也紧张了,睡不着,一会儿亮子过来找我,我们找个地儿聊事儿,你进去吧。”

        方驰吸了一口气,转身走了两步停下了,顿了顿又走回了孙问渠跟前儿,抓过他的手,用力捏了两下,这才重新转身跑进了考场大门。

        孙问渠等着看不到他人影了才呲牙甩了甩手,紧张过度的方驰这一抓差点儿没把他手给抓骨折了。

        考试开始的铃声响过之后,孙问渠接到了马亮的电话,他俩在停车场会合,在旁边找了个咖啡馆坐下,继续昨天没聊完的那个设计。

        这次的“等待”,马亮打算拿去参加年底一个跨年的设计展,参展的都是一些比较现代和有新意的作品。

        就是老爸最看不上的那种,他认为这些东西没有根基,浮于表面。

        孙问渠觉得不可否认是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但他不会是这样,他要在同样的根儿上,发出不一样的芽。

        马亮对他的想法和第一组设计是赞同的,他俩现在就是讨论这些东西是更注重实用性,还是视觉效果。

        “成长这东西,就是从别扭,到顺溜,从不实用,到实用,”孙问渠喝了口咖啡,“我用三组来表现这个过程。”

        “也别太,太别扭。”马亮说。

        “我知道你的意思,”孙问渠笑了笑,“我不会弄得太另类的,现在这个瓶子你单看是别扭,但它不是难看的那种别扭。”

        马亮点头。

        “加上另外两个一块儿,就能看出意思了,”孙问渠说,“我这个月差不多能做出来。”

        “你这月有,有时间?”马亮笑着看着他。

        “想有就能有。”孙问渠也笑笑。

        俩人在咖啡馆里聊了一通,看时间已经11点了,孙问渠打算去考场外面等着。

        “钥匙给你,”马亮说,“我先回,回去了。”

        “你不接你大侄子?”孙问渠问。

        “不接了,他看,看到我,对你澎湃的感,感情该表达,不,出来了。”马亮说。

        考场外面已经有不少家长顶着太阳在等着了,孙问渠不想晒太阳,但转了两圈,所有树荫都站满了人,他只得进了对面的超市,买了两瓶饮料,一边喝一边看着。

        结束的铃声响起一会儿之后,考生们开始往外走。

        孙问渠从超市里一出来就看到了人堆里正东张西望的方驰,他招了招手,方驰往他这边一瞅立马就把眼睛给笑没了。

        “我感觉还不错!”方驰还没跑到他跟前儿就喊了起来,“还成!”

        “是么?”孙问渠笑了,“对答案了?”

        “没对,考完就不管了,”方驰嘿嘿乐着,“反正我感觉挺好,作文我们之前写过类似的,改改往上一套就强行写了。”

        “那就行,”孙问渠往他脸上弹了一下,“吃东西去?”

        “等等,”方驰一边从书包里掏手机一边说,“我……”

        “你那个同学一块儿吗?”孙问渠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我问问他吧,”方驰低头拨了号,“你在哪儿?啊?你妈……真的?一块儿来的?”

        说了几句之后方驰挂了电话,看上去很轻松,往考场大门那边瞅着:“他爸妈来接他了,估计还是心疼儿子了。”

        肖一鸣爸妈还是来接肖一鸣了,这让方驰心里一直压着的某一个点稍稍松动了一些,感觉呼吸都舒畅了不少。

        中午他想吃肉,孙问渠带他去吃了顿牛排,还挺不错的。

        马亮给订了房的酒店离考场也不算太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居然还是个挺高级的套房。

        “亮子叔叔也太夸张了吧,”方驰里里外外看了看,“这么好的房就睡俩午觉,真亏啊。”

        “你想得真多,”孙问渠笑了,“又不让你出钱。”

        “我怕我睡不着。”方驰抓抓头。

        “睡一下试试,”孙问渠把屋里的空调打开了,坐到客厅的桌子前,“你睡吧,我就在这儿。”

        “干活儿啊?”方驰问。

        “嗯,上午聊了一会儿,有些地方要改,”孙问渠看了看时间,“到点儿我叫你,放心睡。”

        孙问渠带了个文件夹,里面全是画了图的纸,跟过年的时候他看过的那种一样,都按日期编了号,有些还在旁边写了字。

        方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

        现在天热了,孙问渠穿了件白色的t恤,黑色的运动裤,看上去休闲而随意,让人觉得很舒服,看着他都觉不出热来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屋里有空调……

        方驰进浴室去冲了个澡,其实他倒不是太热,考场有空调,吃饭的时候也有空调,只是觉得这么贵的房,不洗个澡尿个尿的有点儿划不来。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有些吃惊地发现孙问渠趴在了桌上。

        “你……”方驰走过去看了看,本来想推他的手停住了,孙问渠好像睡着了,他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你去床上睡吧?”

        “睡你的,”孙问渠睁开了一只眼睛,“我不是在睡觉。”

        “那你是干嘛呢?”方驰愣了愣。

        “构思,”孙问渠又闭上了眼睛,“赶紧去休息,下午还考试呢。”

        “哦。”方驰应了一声进了里屋。

        床还挺舒服,他躺下没多大会儿就睡着了。

        下午孙问渠提前了一会儿把他叫了起来,然后送他去了考场。

        经过上午的鏖战之后,方驰那种紧张感已经消失,下午这两个小时他非常投入,趴桌上唰唰算着,草稿纸都写满了,卷子写完还有时间,他又飞快地来回检查了两遍。

        走出考场的时候莫名就觉得脚步很轻。

        孙问渠咬着根冰棍站在人行道边的树下嗞溜着,一看他出来就递了一根过来:“快吃,刚买的。”

        “我觉得我有一种错觉,”方驰一边撕着冰棍包装袋一边说,“我要考出个状元了。”

        “有这个远大的理想还是好的。”孙问渠点点头。

        “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啊?”方驰乐了,“鼓励一下我。”

        孙问渠举起手里的冰棍挥了挥:“欧巴你好棒棒哦,你一定是状元,怀停怀停!”

        “哎!”方驰赶紧往四周看了看,低头就往前走。

        虽说考个状元是远大理想,此次高考估计无法实现,也没人想着以后再考个几个来实现,但方驰这次的状态的确不错。

        两天的考试除了第一天上午他比较紧张还差点儿捏碎了孙问渠的手,之后就放松下来了,理综考完的时候嘴都咧着,最后英语考完,出来的时候脚底下跟装了弹簧似的,要不是旁边人多耽误他起飞了,他估计能直接窜上天去。

        “解放了!”方驰往车座上一靠,挺大声地喊了一嗓子,“解放了!”

        “还要回学校吗?”孙问渠笑着问他。

        “不用了,出分了才回,还有什么散伙饭之类的,”方驰偏过头看着他,嘿嘿嘿嘿地一阵乐,“我怎么这么高兴啊,停不下来。”

        “有哭的呢,”孙问渠往车窗外看了一眼,一个女生边哭边走,她父母一直跟在旁边安慰,“你这次发挥不错才没哭吧。”

        “发挥错了我也不会哭,”方驰啧了一声,“又没人怪我。”

        孙问渠笑着没说话,他想了想又啧啧两声:“我这不会是错觉吧,要真是错觉我可能不会哭,直接嘎嘣晕过去得了。”

        “不会的,”孙问渠拍拍他肩膀,“你之前发过来跟我得瑟的那些题,能做出那些来了,你这不会是错觉。”

        “不是安慰我?”方驰看着他。

        “不是,”孙问渠很肯定地回答,然后又补了一句,“你要相信学霸。”

        “嗯!”方驰拍拍腿。

        本来马亮还想请方驰吃一顿,算是庆祝一下,结果方驰狗不停爪地说要回家,回乡下看爷爷奶奶。

        孙问渠只得陪着他回去收拾了一下,拎上黄总,在楼下吃了碗拉面,就开着车直接往回走了。

        “你要累的话,就我开,”方驰说,“我现在很亢奋,能一路飚到天亮不带打盹儿的。”

        “我昨天睡得挺好的,没事儿,”孙问渠看看他,“你放松一下吧,眯一会儿。”

        “不用!我很兴奋,”方驰靠在车座上往窗外看着,声音又低了一些,轻声说了一句,“多亏……有你,要没有你跟我说那些话,帮着我复习,我今天肯定不能这么高兴。”

        方驰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就看着外边儿,都没往孙问渠这边儿瞅,孙问渠笑了笑,估计他是不好意思了。

        “奶奶说我瘦了,要不这几天你给弄宵夜吧,算跪谢我了。”孙问渠开了音乐,这些歌他还没换,都是挺舒缓的曲子。

        “好,你可以点,不过能点的也就是巧克力和芝麻糊,别的我不会。”方驰说。

        “这些就够了。”孙问渠说。

        回方驰爷爷奶奶家这条路还算好走,有一段路年后还修过,跑起来挺舒服。

        车开了也就三分之一路程的时候,一直在副驾看风景时不时哼两句的方驰没了声音。

        孙问渠看了他一眼,睡着了。

        拧着个眉睡得还挺沉,车经过一个坑的时候孙问渠没避开颠了一下,就这样他都一动没动。

        孙问渠把车里的冷气调低了一些。

        估计是真累了,方驰一直也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过,看他以前的状态,也就是半玩半学地维持个中不溜的成绩。

        这大半年咬牙切齿的挺不容易,孙问渠一开始帮着他复习的时候还真没想过他最后能坚持下来。

        还挺有决心。

        方驰的手机响了,在他后座的书包里。

        不过方驰睡得很沉,完全没听见,孙问渠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叫他,想想又怕是方驰爸妈打来问情况的,于是推了他一把:“哎。”

        方驰没动,孙问渠松了松油门,把车停在了路边,回手拿过他的书包往他身上一放:“儿子!电话!”

        “嗯?”方驰这才揉了揉眼睛应了一声。

        “你手机在响,”孙问渠说,“是不是你爸妈?”

        “哦,应该不是,”方驰迷迷糊糊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肖一鸣。”

        孙问渠继续把车往前开,方驰接起了电话:“喂?”

        “你那个屋子的钥匙,还放在门框上吗?”肖一鸣的声音传了出来。

        “在,”方驰坐直了,“怎么了?”

        “我上你那儿过一夜,行吗?”肖一鸣声音不高,“我……在我姨那儿也待不住了。”

        “不是,”方驰愣了,“你爸妈不都去接送你考试了吗?不是缓和了吗?怎么还这样?”

        “没去接送我,”肖一鸣低声说,“我骗你的,怕影响你心情。”

        方驰挂了电话之后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孙问渠不知道肖一鸣跟他聊了什么,估计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他也没多问,只是把音乐声音调大了一些。

        车拐上了小路,大概还有半小时就到村子的时候,方驰转过头看着他:“咱俩晚上……聊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319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