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63章

第63章

        孙问渠的眼睛还没适应屋里的光线,地灯那点儿光在他俩身后,映出一片黑糊糊晃动着的黑影。

        莫名其妙地就让人有些兴奋。

        方驰身上滚烫的,要不知道的得以为他这会儿是发高烧了,起码40度。

        孙问渠想要翻个身,但方驰紧贴在他背后,压得很实,手甚至还牢牢按在了他肩上,掌心里也是同样灼热的温度。

        有些久违了的感受正一点点地弥漫开来。

        方驰没有说话,耳边能听到他有些粗重的喘息。

        孙问渠看不到他的样子,但能感觉得到,从他腰上绕到身前的手,在他脖侧和肩后啃咬的牙。

        方驰一口咬在他肩上的时候,孙问渠皱了皱眉,有点儿疼。

        真是野狗。

        但这种细小的疼痛却很快在敏感的神经上转换成了挑逗。

        孙问渠的呼吸跟着他有些急促,回手在方驰的腰上抓了一把。

        方驰的动作顿了顿,抓着他的手低头吻在了他嘴角上。

        孙问渠的侧脸很漂亮,虽然现在的光线并不好,但他根本不需要看清,孙问渠的每一个角度,他的唇和手经过的每一寸,都在他脑子里。

        他在孙问渠的肩窝里狠狠地喘息着,搂着他的腰,搓揉,抚弄,想要把两人的身体贴紧,更紧。

        片子不是教科书,方驰看的时候就觉得昏头昏脑的,现在更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做点儿什么。

        只知道有些感觉已经不能再忍。

        他的手往枕头那边摸了一下,自己还能记得住的大概也就是这玩意儿在哪儿了吧。

        “拿……什么了?”孙问渠低声问了一句。

        方驰没说话。

        孙问渠今天嗓子本来有点儿哑,这会儿再压着声音喘息着,听上去带着让人无法思考的性感。

        方驰的呼吸跟平时有些不同。

        孙问渠能听得出来。

        他急促粗重的呼吸里有着明显地不加掩饰的*,带着不管不顾也许连思考都快停顿了的急切。

        孙问渠喜欢这样的感觉,生疏的动作夹杂着原始的渴望,能很准确地击中他身体里敏感的每一个触点。

        方驰的胳膊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扳住他的腿时,孙问渠感觉到了他手上带着凉意的湿滑。

        没等他反应过来,方驰的手指已经一下探了进去。

        “我……操……”孙问渠猛地抬了一下头,喘息着低声喊了一声。

        “嗯?”方驰动作顿了顿,声音有些不稳。

        “没,”孙问渠闭了闭眼睛,方驰的呼吸很乱,贴紧他的每一寸皮肤都是滚烫的,烧得人有些恍惚,“你这样……还不如直接进了得了……”

        “哦。”方驰在他耳后应了一声,本来就已经混乱了的呼吸顿时乱得完全没了节奏。

        在方驰就那么直接地冲进去的同时,孙问渠一下绷紧了身体,哑着嗓子哼了一声。

        他觉得自己真的高估了一个纯情小处男开闸时的智商。

        ……

        ……

        房间里挺静的,空调嗡嗡地响着,不过楼道里不知道是楼上谁家来了客人,纷乱的脚步声连续响了好几分钟才慢慢散去了。

        “我要去洗个澡,”孙问渠侧躺着闭着眼睛,“一身汗了。”

        “一会儿。”方驰从身后搂着他不松手。

        “你这个一会儿已经一会儿了半个小时了。”孙问渠声音有些发懒。

        “我还没缓过劲儿来呢。”方驰闷着声音,嘴唇在他肩上轻轻蹭着,时不时用舌尖舔一下。

        “你要缓什么劲儿啊?”孙问渠回手摸摸他的脸,“怎么感觉是我把你干晕了呢。”

        方驰鼻尖顶在他脖子后面嘿嘿乐了几声,没有说话。

        卧室的门没有关严,一直在客厅睡觉的黄总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然后直接跳到了床上,在两人身边来回迈着步子转圈。

        “别吵。”方驰用脚扒拉它一下。

        “我要洗澡。”孙问渠说。

        “一会儿的。”方驰搂着他。

        “再不撒手我打人了啊。”孙问渠扭头看着他。

        方驰笑了笑,凑过去亲了他一下:“我一块儿洗行吗?”

        “洗呗,”孙问渠推开他坐了起来,又摸了摸床单,摸了一手湿滑,“你是不是把一瓶润滑剂都挤我身上了?”

        “……没吧,”方驰摸过瓶子看了看,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瓶子扔到了一边,“我也不知道用多少……怕你疼。”

        “你还顾得上我疼不疼呢?”孙问渠懒洋洋地下了床,在黄总脑袋上揉了揉,走出了卧室。

        方驰看着他的背影,在床上又愣了一会儿才跳下床跟着跑进了浴室。

        “哎,”方驰一边试着热水器的水温,一边扭头看了看靠墙站着的孙问渠,“我是不是弄疼你了啊?”

        “还行,”孙问渠说,“你没把我拆了我已经很意外了。”

        “……你要不舒服就……跟我说,”方驰打开了热水往他身上淋着,说话的时候有点儿想脸红,“就,我没经验嘛,你跟我说了,我就……知道了。”

        孙问渠转了个身手撑着墙。

        方驰往他背上冲着水,等了一会儿看他不说话,凑过去小声说:“你怎么不说话了,你……笑什么啊!”

        “我还不能笑了啊?”孙问渠笑着扭过脸来看着他。

        “我很严肃地跟你说的,”方驰瞪着他,“那这事儿你不告诉我,我弄得你不舒服了……”

        “弄得我不舒服了你就换我,”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我肯定能弄得你很舒服。”

        “我……”方驰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伸手在他背上搓了搓。

        “怎么,”孙问渠说,“不愿意啊?”

        “没,”方驰贴过去在他背后蹭了蹭,“你想怎么都行,我现在是说我这部分。”

        方驰严肃的语气让孙问渠对着墙又笑上了:“这种学术问题以后我们再慢慢讨论。”

        “……哦。”方驰应了一声。

        “哎,”孙问渠低头让他给冲了一会儿水之后又啧了一声,“你还可以啊,我以为你五分钟就得撤了呢。”

        方驰没说话,过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我又不傻,你回来之前我自己撸一回了。”

        “哎呦儿子,”孙问渠转过了身,笑了起来,“你还想得挺周全。”

        方驰看着他,想想又乐了:“我就记着这一件事儿了。”

        洗完澡出来,方驰觉得有点儿累,正想着赶紧睡觉的时候,纨绔子弟大少爷孙问渠往沙发上一倒,表示饿了,要吃东西。

        “想吃什么?现在就只有面条和巧克力。”方驰问。

        “面条吧,”孙问渠从抽屉里拿出吹风筒,“香肠鸡蛋面。”

        “……大半夜的,你是真不怕胖啊。”方驰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厨房。

        “你不怕累就行,”孙问渠开始吹头发,吹了一会儿又把吹风筒往旁边一扔,“明天去买个吹风筒,这个破玩意儿受不了了,放个屁都比它热吧。”

        方驰本来不饿,只觉得今天体力消耗有点儿大,想睡觉,但煮面的时候一闻到香味……他顿时就感觉自己饿得能吞一下个孙问渠。

        于是直接煮了一大锅,端出来放到了桌上。

        “你是要出去送温暖么?”孙问渠看到这一锅面条吃惊地挑了挑眉毛。

        “你吃你那碗,”方驰把面条给他盛了出来,“剩下的我能吃完。”

        “年轻人就是牛逼。”孙问渠坐在椅子上看着他。

        吃完面,收拾完床,再帮着孙问渠把头发吹干了,躺到床上的时候都已经一点了,方驰搂着孙问渠,有些疲惫又很心满意足地拉长声音舒出一口气。

        “明天我去亮子叔叔那儿,”孙问渠摸着他胳膊,“你要在家无聊,就一块儿去。”

        “待一天吗?”方驰问。

        “就上午,技术员把图弄好就行,过两天就得忙了,要弄土什么的,”孙问渠说,“就很烦了,你就得一边儿待着别烦我了。”

        “嗯,”方驰笑了笑,“我过两天也该去俱乐部了。”

        这一夜方驰睡得特别实,就感觉自己一直在睡,睡得简直心满意足无比美妙。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看着孙问渠的脸,这种睡得太愉快了的美好心情一下涨到了最顶点。

        他本来以为自己这一夜起码得梦个几回,来点儿回放,在梦里反复再体会一下昨晚上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甚至回忆都回忆不清了的感受。

        但没想到居然一觉睡到了醒。

        他没动也没起床,就那么侧躺着盯着孙问渠的脸。

        一直到现在,他再看着孙问渠时,昨晚经历的那些兴奋和*才一点点又重新清晰起来,像细小的绒毛,在他身体上缓缓蹭过。

        舒服而……兴奋。

        他轻轻靠过去,在孙问渠脸上脖子上胸口上吻着,手顺着他小腹慢慢往下摸了过去。

        “两个选择。”孙问渠突然带着还没完全清醒的鼻音开了口。

        “哎?”方驰吓了一跳,偷摸耍流氓被当场抓了个现行。

        “要不你就起床,”孙问渠睁开了眼睛,抬手在他鼻子上弹了一下,“要不你就趴好。”

        方驰抓抓脑袋,笑了笑:“你说真的啊?”

        “假的,”孙问渠打了个呵欠,“大清早我还没睡够呢哪有精力上你。”

        方驰让他这句话说得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只能是继续看着他。

        “你要这么好的兴致,”孙问渠手绕到他脑后轻轻往自己身下按了按,笑着说,“要不你……”

        “嗯。”方驰把他身上的被子一掀,抓着他内裤就往下扯。

        “哎哎哎,”孙问渠弯了弯腿,“我逗你的,你还真来啊?”

        方驰停了手,撑着床看着他:“这事儿你也逗我,我跟你说,这事儿你只要逗,我肯定马上就当真。”

        “你何止是韭菜精啊!”孙问渠叹了口气,坐了起来,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穿上了衣服,“整天端着枪满屋子追着人扫射。”

        “枪王。”方驰说。

        孙问渠忍着笑回头看了他一眼。

        方驰自己没忍住乐了,坐床上笑了好一会儿。

        吃过早饭,方驰跟孙问渠一块儿下了楼。

        “我开车吧?”方驰拿着钥匙。

        “嗯?”孙问渠看着他。

        “我开车,你休息吧,”方驰揉揉鼻子,“我老觉得我昨天弄疼你了,你歇着吧,我开车得了。”

        “那你开。”孙问渠笑着说。

        马亮的工作室在近郊,但跟方驰这儿是两个方向,所以离得还真挺远的,方驰一路都在计算着距离,开车估计都得一个多小时。

        孙问渠之前还说可以两头跑,方驰却有点儿舍不得了,累一天再开一个多小时车?

        “有一半路了吧?”方驰看了看车上的导航。

        “一多半了,”孙问渠说,正想伸手去开音乐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你亮子叔叔想我了。”

        方驰笑了笑。

        孙问渠接起了电话:“喂?”

        “问渠?”电话那边传来的是胡媛媛的声音。

        “怎么你给我打电话啊?”孙问渠笑着说。

        “哎,你是不是过来了?”胡媛媛的声音压得挺低,听起来有些急。

        “在路上了,怎么了?”孙问渠问。

        “我跟你说,要不你今儿别过来了,”胡媛媛语速很快地说,“你家老爷子来了,在这儿坐半小时了,我看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啊!”

        “我爸?”孙问渠愣了,老爸在马亮那儿?

        老爸怎么会跑到马亮那儿去的?他坐直了身体:“他怎么去的,他不知道地方啊。”

        方驰踩着油门的脚松了松,孙问渠他爸?

        “他是不知道啊,李博文知道啊,”胡媛媛的声音里透着的全是不爽,“他陪着老爷子过来的!这傻逼!”

        孙问渠拧着眉沉默了。

        “亮子还陪着聊呢,”胡媛媛又放轻声音,“刚老爷子到处转了转,应该也没看出来你在这儿做东西,要不等他走了你再过来。”

        “不了,”孙问渠捏了捏眉心,“我还能天天不去么,他要没听到点儿什么,他也不可能来。”

        “那……行吧,”胡媛媛犹豫了一下,“那一会儿你控制着点儿。”

        孙问渠挂了电话,盯着窗外。

        “出什么事儿了?”方驰有些紧张地看了他一眼。

        “我爸在亮子那儿。”孙问渠说。

        “哦,”方驰愣了愣,“那他是……那我……”

        孙问渠没出声,方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孙问渠跟他爸关系不好,这个他知道,但不好到什么程度,又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他全都不知道,只能跟着沉默。

        心里全是忐忑不安。

        那边估计是马亮或者马亮媳妇儿,应该是在劝孙问渠今天不要过去。

        但孙问渠还是要过去。

        那自己呢?

        自己要不要跟过去?

        会不会影响到孙问渠?

        如果他爸问起来,会不会让孙问渠为难?

        但孙问渠并没有让他回去。

        是没顾得上想他这茬儿,还是就是要让他跟着过去?

        方驰觉得自己突然手心就开始冒汗了,抓着方向盘,心里紧张得跟查分似的,还很不踏实。

        “没事儿,”孙问渠终于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把手搭到了他肩上轻轻捏了一下,又用手指在他脸上勾了勾,“你一块儿去。”

        “哦,”方驰很迅速地把脸往他手上蹭了一下,“那我要怎么说啊?”

        “说什么?”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就……你爸啊,”方驰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他万一问我是谁,或者说了什么……”

        “你随便说,”孙问渠勾勾嘴角,“随便,想说什么说什么,如果什么都不想说,那就什么都不说,没事儿。”

        方驰没说话,盯着前方。

        马亮的工作室挺漂亮的,装修的很现代,一看就是搞艺术的地儿。

        不过方驰没有心情欣赏,停车的时候他看到了一辆黑色的suv停在工作室的院子外面。

        这肯定是孙问渠他爸的车,方驰紧张得连这是辆什么车都没顾得上看,就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地下了车。

        孙问渠也下了车,在他腰后轻轻拍了两下,走到了他前面,进了院子。

        院子里平时马亮只用来装逼的那个“后现代与传统结合”“古典与时尚相依”估计能让老爸一看就皱眉的茶桌上摆上了一套同样“后现代与传统结合”“古典与时尚相依”的茶具。

        桌边坐着三个人。

        老爸,马亮,和李博文。

        听到他进来的脚步声,李博文第一个转过了头,看清是他时,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又很快地转成了灿烂的笑容。

        “问渠!真是你!没想到啊,你还真过来了!”他站了起来,快步迎了上来,又回过头冲还坐着的老爸说了一句,“孙叔,你看看,真是问渠。”

        孙问渠一抬胳膊挡开了李博文伸过来要往他肩上拍过去的手,径直走到了老爸身边:“爸,您怎么在这儿?”

        老爸放下手里的杯子,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很意外么?”

        “是。”孙问渠说。

        “是觉得自己躲得挺好?”老爸冷笑了一声。

        “没,我也没躲。”孙问渠也笑笑。

        老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把脸转向了他身后:“这是谁。”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