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65章

第65章

        方驰喜欢孙问渠的手。

        手指瘦而修长,指节分明却并不突兀,有力而不失柔和。

        这双手,无论是写字,画画,还是做陶,或者只是撑在孙问渠的额角,都会让方驰觉得充满美感。

        如果是像现在这样,滑过他的胸口,小腹,探进裤腰里……那更会让方驰整个人都沉浸在兴奋当中,呼吸和心跳都随心所欲地自由发挥了。

        小车也有小车的好处,方驰本来觉得甲壳虫太小,坐不开,但现在如果忽略顶在他屁股上的排挡杆,他只要侧过身,就可以跟孙问渠挤成一团。

        “真要在停车场吗?”他的手伸到孙问渠的衣服里摸着,抓着他的裤腰往下一扯,摸了进去。

        “你想干嘛?”孙问渠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还想全套?”

        “嗯?”方驰看着他。

        “嗯什么?”孙问渠在他嘴角边亲了亲,“就这点儿地方你想怎么着啊?”

        “我……”方驰愣了愣,反应过来了,笑了笑,把脸埋到他肩窝里,“我靠我想得太多了。”

        “那现在是不是撸个蘑菇都不能满足你了啊?”孙问渠的手绕到他背后,在他腰上搓了搓。

        “能满足,”方驰往他脖子上咬了过去,含糊不清地喘息着说,“只要是你,怎么样都能满足。”

        孙问渠笑笑,手轻轻握了上去。

        “嗯……”方驰在他耳边哼了一声。

        这是个室外停车场,虽然车是停在边儿上,但四周车都停满了,随时会有从超市出来的人经过。

        方驰有些紧张,怕被人看到,但也有种从未体验过的刺激感觉,朗朗乾坤,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地就在车里干着臭不要脸的事儿。

        很刺激。

        孙问渠手上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被紧张刺激的情绪放大了,一勾一划,一抚一弄,全都带着平时几倍的清晰触感。

        方驰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

        ……

        跟他们的车隔着一排的一辆车突然叫了一声,灯闪了两下。

        “操!”方驰在兴奋的紧张和刺激中压着声音低喊了一声,搂着孙问渠低头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吓射了啊?”孙问渠舔了舔他耳垂,停下了动作。

        “……太突然了,”方驰喘了几声之后转过头往那辆车那边看了一眼,半天才看到一个人推着手推车慢吞吞地走了过来,“离着十万八千里就按遥控了,有病!”

        孙问渠笑着推了推他:“后座有湿巾。”

        “嗯,”方驰伸手拿了湿巾,抽了几张给了孙问渠,一边收拾一边小声叹了口气,“哎……”

        “不爽?”孙问渠偏着头看着他。

        “嗯?不是,”方驰笑笑,“是爽得直叹气。”

        孙问渠啧了一声:“我记得以前你挺害羞的啊。”

        “是啊,”方驰收拾完,拿了钱包,“那也得看我跟谁待一块儿啊,都这么长时间了,早学坏了。”

        孙问渠笑着打了呵欠:“行了你去买菜吧,我睡会儿。”

        “哦,”方驰下了车,整了整裤子又探进车里问了一句,“想吃什么啊?”

        “随便。”孙问渠闭上眼睛。

        “我跟你说,要换了个人这么说,我能跟他打起来你信么?”方驰看着他。

        孙问渠闭着眼睛笑了起来,乐了一会儿才说:“茄子煲,青椒酿肉,鱼丸子。”

        “……你觉得我能做出来吗?”方驰说。

        “那就只好跟我打起来了。”孙问渠说。

        “行吧。”方驰啧啧两声,关上了车门。

        一下午都坐在那儿玩手机,然后又开一路的车,方驰本来觉得自己都无聊得累了,但这会儿却又莫名其妙地脚步挺轻快。

        他自己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什么人呐,干这种事儿还能强身健体提神醒脑……

        超市人挺多的,他转了好半天才把孙问渠点的菜给买齐了。

        鱼丸子好说,弄点儿蘑菇什么的煮个鱼丸蘑菇汤就行,这个茄子煲和青椒酿肉他完全两眼一抹黑,买的时候就问了人才知道该买什么材料,但该怎么做实在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排队的时候人挺多,方驰看了看前后排的都是大妈大姐,犹豫了一下之后转身跟身后的大妈说了一句:“阿姨,您会做茄子煲吗?”

        “会啊。”大妈看着他。

        “……您能给我说说大概怎么个步骤吗?”方驰又问。

        “哎,你要做菜啊,”大妈笑了,“这个不难的……”

        也许是因为排除太无聊,也可能是因为看着方驰这样的人要做菜觉得好玩,前后几个大妈大姐一听,全都加入了美食讲解,七嘴八舌连讨论带争论地跟他说着该怎么做。

        方驰赶紧趁热把青椒酿肉也一块儿问了,不过大家说得各不相同,方驰听得晕乎乎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记下来。

        拎着菜走出超市的时候,一个大妈还追过来又说了一句:“小伙子,茄子煲别放水,要放水的时候搁啤酒!保证你做出来的菜把你媳妇儿给收服了!”

        “谢谢阿姨。”方驰乐了。

        一路小跑着回到车边,孙问渠还在睡,方驰一拉车门,冲他喊了一嗓子:“媳妇儿!”

        “哎,”孙问渠睁开了眼睛,“吓死爹了,菜买好了?”

        “买好了,”方驰上了车,把袋扔到后座,“媳妇儿!”

        孙问渠没出声,看着他。

        “怎么了?”方驰发动车子。

        “没。”孙问渠笑着说。

        方驰也没说话,车开出停车场之后,他想想又乐了:“刚我在超市问一帮大妈怎么做菜,都以为我要给媳妇儿做菜呢。”

        “就这你就乐成这样了啊?”孙问渠瞅了他一眼。

        “是啊,”方驰嘿嘿笑着,“你是我媳妇儿。”

        孙问渠歪着头看他,不出声。

        “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么说啊?”方驰突然有点儿紧张,“你要介意我就不说了。”

        “没,一个称呼而已,你还是我儿子呢,”孙问渠勾勾嘴角,“哪天让媳妇儿给上了你介意吗?”

        “不介意,”方驰看了他一眼,孙问渠嘴角的笑容让他一阵燥热,“哎你别撩我。”

        孙问渠愣了愣,有些无奈地转过头看着窗外,笑着说:“方驰我真服了你了。”

        “你没有过这样的阶段吗!”方驰斜他一眼,“裤子蹭一下就硬了,走着路就硬了……其实我主要是一想着你就……我又不是故意的。”

        孙问渠不说话,只是乐。

        方驰开着车,他喜欢孙问渠这样,挺开心的样子,而且是因为他。

        想想就觉得挺美好的,他手指敲了敲方向盘,唱了一句:“你是我的药——带我领略流氓的春|药——”

        “我的天。”孙问渠脑门在车窗上磕了磕。

        沉默了两秒之后,俩人同时乐出了声。

        “哎哟,”孙问渠笑了一会儿,把车座往后放了放,叹了口气,“你要去上学了怎么办,会不会憋不住了跟人约炮。”

        “不会。”方驰很干脆地回答。

        “你这一天八回比吃饭还勤快,”孙问渠侧过头看了看他,“憋得了吗?”

        “小看我,”方驰很严肃地说,“我跟你说,我今天还算了一下车程,如果是去体育大学,动车就不到两小时,算上去车站的时间,四小时顶天儿了,我要真憋不住,我就回来看你。”

        “你还去查时间了?”孙问渠问。

        “嗯,查了,”方驰笑笑,“我还查了从学校到车站的公交车,一共17站,我要想你了,就回来。”

        “我可以去看你的,”孙问渠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我也会想你的啊。”

        方驰没说话,脚下的油门松了松,冲着前面笑了半天,一路笑着把车开到了楼下。

        笑了这一路,方驰感觉自己大概是把脑子都笑空了,把菜拿进厨房的时候,他对之前大妈们的菜谱的记忆已经七零八落了,而且谁说的都记不清,全揉一块儿了。

        孙问渠对他倒是很放心,回来洗了个澡之后就靠沙发里抱着黄总看电视了,对于即将到来的晚饭完全没有担忧。

        方驰自打开始复习之后就一直没有再正经做过饭,都是煮个面什么的,别说是做这些不会的菜,就以前自己会的那些菜,也都手生了。

        在厨房里折腾了快两个小时,他才终于把菜给端出来放在了桌上。

        “知道吗,”孙问渠洗了手坐到桌子旁边看了看菜,“你做菜有个特别强的地方。”

        “什么?”方驰拿过碗给他盛了碗汤,只有这个最简单的汤他能保证味道了。

        “就是看上去都能吃,”孙问渠夹了一块茄子放进嘴里,品了一会儿之后咽了,“还可以。”

        方驰松了口气,夹了个青椒酿肉自己先咬了一口:“这个好像也还行?”

        “我尝尝。”孙问渠又夹了一个青椒。

        经过一轮品尝,孙问渠给他打了个六十分。

        “都能吃吧?”方驰笑了笑。

        “嗯,虽然都谈不上好吃。”孙问渠笑着点点头,吃了一会儿又停下筷子,“你去上学了的话,没人给我做饭了。”

        “我去学校了你就住工作室那边了吧?”方驰说,“跟他们一块儿吃?”

        “那不如叫外卖呢,胡媛媛那手艺也是面条型的。”孙问渠啧了一声。

        “少吃外卖吧,没营养还容易胖。”方驰皱皱眉。

        “我吃了那么多年外卖,我胖么?”孙问渠说。

        “你以前吃的是什么档次的外卖啊,现在不一样了啊,”方驰犹豫了一下,“你都不挣钱,也没人给你钱花了,你还想一个外卖吃出上百来?”

        孙问渠看着他乐了:“怎么,我现在只能吃20块的外卖了?”

        “20块?15块就有肉了好吗,”方驰给他夹了点儿菜,“大肥肉,全是骨头的鸡丁,地沟油……”

        “差不多得了啊,”孙问渠啧了一声,“还能不能聊天儿了。”

        “你就跟亮子叔叔一块儿吃,”方驰说,“我看他们的员工也一块儿做饭的,你交个伙食费就成,总比外卖便宜,还卫生,你又不抽烟,除了吃饭房租,花销也不大。”

        “你想得真多啊,”孙问渠笑了笑,看着他,“我看你平时穿的用的也不差啊。”

        “就因为想得多才能有钱用啊,你从来不想么?”方驰边吃边说,“我平时自己一个人,每个月钱怎么花,都花在哪儿,全得有数有计划,要不还得管家里要。”

        孙问渠没说话,只是微笑着一直看着他。

        “怎么了?”方驰有些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

        “要不你帮我管钱吧,每月给我发生活费?”孙问渠从兜里拿了钱包,抽了张卡出来,放到他面前,“怎么样?”

        “嗯?”方驰愣了,“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孙问渠说,“觉得好玩。”

        方驰拿起卡看了看,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抬起头看着他:“有多少?”

        “挺多的,”孙问渠撑着额角,“够我在亮子那儿入股的了。”

        方驰犹豫了一下,把卡很认真地塞进了自己的钱包里:“你要跟亮子叔叔合作了?”

        “还没想好,看这套东西做出来以后我的心情吧,”孙问渠盛了碗汤慢慢喝着,“这事儿要合作的话,很多事要处理的。”

        “你爸……”方驰顿了顿,“是不是想你回去帮他?”

        “他不需要我帮他,他有我大姐就够了,”孙问渠看着汤,“他只是想要我按他的想法活着而已。”

        “你喜欢……做陶吗?”方驰问。

        孙问渠盯着汤没说话。

        “再吃碗饭吗?今天你没吃多少。”方驰换了话题。

        “没想过。”孙问渠说。

        “啊?”方驰愣了愣。

        “我喜不喜欢做陶,”孙问渠说,“我没想过,只想过讨不讨厌做陶。”

        “讨厌吗?”方驰问。

        “……挺讨厌的,”孙问渠喝掉碗里的汤,把碗放到他手边,“盛饭。”

        “我吧,我挺喜欢……看你做陶的,”方驰一边给他盛饭一边说,“你做陶的时候很……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特别……性感。”

        孙问渠看着他。

        方驰想想又笑了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性感不是我想做的那个性感。”

        “方驰你没救了。”孙问渠说。

        “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方驰有点儿着急。

        “你要不说你没那个意思我也根本不会往那儿想。”孙问渠说。

        “……吃饭吧,”方驰把碗放到他面前,“快吃,别说话了。”

        因为做饭时间太长,吃完饭随便聊了一会儿,就十点多了,孙问渠今天估计是累了,直接进了卧室去睡觉。

        方驰洗完澡进屋的时候他正裹着被子给黄总撸毛。

        “边儿去。”方驰上了床,把团在俩人之间的黄总拎起来放到了孙问渠枕头的那边。

        黄总很不满地挣扎着想回到原地,方驰非常迅速地把地盘给占了,然后搂紧了孙问渠。

        黄总踩着他脑袋转了两圈,最后团在了他俩头顶。

        “睡吧。”方驰有种打了胜仗着的愉快感觉,腿夹着孙问渠的腿蹭了蹭。

        “明天你是要去俱乐部吗?”孙问渠摸着他的腿。

        “嗯,去一趟,”方驰点点头,“我想问问俱乐部我去上学以后训练什么的,他们在那边有分部,看能不能直接去。”

        “我明天把你志愿填一下吧,”孙问渠说,“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方驰回答得很干脆。

        “……全让我填?”孙问渠转过脸看着他。

        “嗯。”方驰笑笑。

        “你还挺信得我过。”孙问渠说。

        “信得过,你不也信得过我么,卡都给我了,”方驰想了想,“今天我跟着李博文出去的时候你也没拦我。”

        “这也算信得过?”孙问渠笑笑。

        “算,你都不怕我把他打废了么。”方驰说。

        “你做事儿有谱,这个我的确是信得过,”孙问渠说,“他还手了没?”

        “他哪来的还手的机会,”方驰很不屑地说,“我看这人平时也老玩个户外什么的,还以为他有两下子呢,我估计他连你都打不过。”

        “什么叫连我也打不过。”孙问渠笑了。

        “用词不当,你体力……挺好的,咱俩做的时候你……”方驰说完又莫名其妙地有点儿兴奋,贴着孙问渠的某个部分又有些蠢蠢欲动,他叹了口气,“哎我操,我感觉我这辈子算是完了。”

        孙问渠没出声,笑得身上都抖了。

        方驰啧了一声,捂了捂他的嘴,抱着他半天没再动弹,过了一会儿才反话题换了回去:“哎,我今天这样真的没事儿吗?我觉得你爸该把我划到街头混混那拨里了。”

        “他把你划到刚刑满释放那拨里也没什么,”孙问渠打了个呵欠,“跟咱们没什么关系。”

        “孙问渠。”方驰在他耳边轻声叫了一声。

        “嗯。”孙问渠应着。

        “我真的,特别特别非常非常喜欢你,”方驰说,“你能感觉到吗?”

        “能,”孙问渠转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我感觉你就差拿个麻袋把我装上每天背着了。”

        方驰闭上眼睛笑了。

        本来这个暑假方驰是计划尽量多给孙问渠在家做点饭,虽然他的厨艺不怎么样。

        不过这个计划没能怎么实施,他没想到孙问渠会那么忙。

        孙问渠帮他填完志愿之后,就开始弄他那套陶。

        这东西一开始做,孙问渠就忙得不太能见着人影了,早上出门,晚上回来,每天都是一脸疲惫。

        方驰也挺忙,除了训练,就是向导的活儿,要过夜的只要不是回村里,他一般不接,只接当天回的。

        他每天都要去接孙问渠,虽然孙问渠没累到不能开车的地步,但他还是尽量每天都去接。

        不光是因为心疼孙问渠,也还有享受这个过程的原因。

        是的很享受。

        每天把孙问渠送过去,再接回来。

        很有意思,很……幸福。

        很过瘾。

        方驰没谈过恋爱,也没想像过谈恋爱是什么感觉,但现在这样的状态,就是谈恋爱。

        一有时间就会想起那个人,一有超过两分钟的空闲就想打电话。

        这感觉能把人填得满满当当。

        肖一鸣到俱乐部来找他玩的时候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容光焕发的,不知道的以为你打美白针了……”

        “行么?”马亮看着刚烧出来的几个瓶子。

        “颜色不行,”孙问渠盯着瓶子,“温度不对。”

        “低了?”马亮问。

        “嗯,”孙问渠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明天重新烧。”

        “今天居,居然这会儿还,还没电,话?”马亮笑着问。

        “他早上说跟同学去玩。”孙问渠说。

        “就那个喜,喜欢他的?”马亮马上问。

        “是,”孙问渠乐了,“干嘛强调这个?”

        “我跟你说,方驰挺,挺招人喜欢的,帅,阳,阳光,运动款,”马亮说,“别太不上,上心了。”

        “我挺上心的,”孙问渠拍了拍裤子上的土,“他现在是除了我看谁都不是人的阶段,过了这劲儿我再紧张也行。”

        时间差不多了,孙问渠正想给方驰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过来,手机响了,方驰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接起电话:“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方驰在电话那边吼着喊了一句:“爸爸!”

        “怎么了这是?”孙问渠有点儿想笑。

        “我刚从学校出来!”方驰喊着,“你猜我去学校干嘛了!”

        “拿通知书了?”孙问渠挑了挑眉。

        “是的!”方驰笑了起来,“是的!我收到通知书了!收到了!你等我啊!我马上过去接你!”

        “好。”孙问渠笑着应了一声。

        “还有个事儿,”方驰喊完这句之后突然又放轻了声音,很小声地说,“我今儿晚上不管你累不累了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