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67章

第67章

        新生活从宿舍开始。

        方驰拖着箱子找到了自己的宿舍,门上贴几个名字,他确认了自己名字之后推门进了宿舍。

        这两栋宿舍听说是今年新盖的,房间很大,床什么的都是新的。

        “我还以为上下铺,”方驰在几张床跟前儿来回走了几趟,床都在上铺,下面是桌子和小书架,“这条件比我租房那儿还强呢。”

        “东西先放好。”孙问渠打开厕所门看了看。

        看柜子使用的情况,在方驰来之前已经有三个人到了,方驰挑了个柜子,把自己的箱子塞了进去。

        “吃饭去吧,”孙问渠看了看时间,“你同学估计都吃饭去了。”

        “外面还是食堂?”方驰问。

        “外面呗,顺便熟悉一下环境,”孙问渠又走到窗口往外看了看,新生宿舍都在四楼五楼,对着一片小树林,景色还不错,“食堂你得吃好几年,不着急。”

        学校门口的街很热闹,全是小店,吃的穿的用的加网吧一应俱全,小饭店最多,然后是各种奶茶店和服装店,眼镜店居然都有四五个。

        “还是老校区好,”孙问渠说,“你们那个新校区在郊外,估计挺荒凉。”

        “吃什么呢?”方驰看着路边的一溜小饭店,“你这种一出门就只认高档馆子的人想在这儿吃一顿不容易啊。”

        “你们小区外面黑得跟遭了火灾一样的面馆我都吃了,”孙问渠啧了一声,“还有什么不能吃的。”

        “他家面条还是很好吃的,”方驰嘿嘿笑着,“就是不爱收拾。”

        最后他俩找了个看上去还算挺干净的石锅拌饭把晚饭给解决了。

        “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方驰抹抹嘴,拿出了手机,“他们都不知道我今天过来报到。”

        “心真大。”孙问渠看了看四周,店里人挺多,能看出来不少都是父母陪着孩子在吃饭。

        如果他没跟方驰认识,那方驰这次过来就是一个人,顶多路上跟肖一鸣搭伴儿坐个动车。

        “我到学校了,”方驰打通了电话,“嗯,下午到的……挺好的,宿舍大,我感觉跟我们家后院儿一样大了……嗯,知道……不用了,我有钱……哦……”

        说了几句之后方驰挂了电话,又低头在手机上按着:“我爸给我汇钱了,我查查。”

        “你还跟他说不用啊?”孙问渠说。

        “是不用啊,我有钱,”方驰说,“军训完了我就上这边儿的俱乐部看看,陈响帮我联系了,可以兼职教练。”

        “不做向导了?”孙问渠笑笑。

        “往哪儿导啊,这边儿我不熟,把人导沟里去了还得赔钱,”方驰把手机放回兜里,“我爸给我汇了一万。”

        “那明天我要吃点儿好的,”孙问渠马上说,“不吃20块的拌饭了。”

        “哎,今天不是不熟悉地方么,”方驰乐了,“晚上我打听一下,明天咱俩上市中心转转去……你明天要走?”

        “嗯,”孙问渠点点头,“下午走。”

        “……哦。”方驰的情绪一下就有点儿低落了。

        吃完东西他俩围着学校外面开始转圈,方驰是想熟悉一下四周,但低估了学校的面积,转到一半的时候孙问渠打死也不动了。

        “我要坐车,”他站在一棵树下面说,“刚就应该开车出来的。”

        “刚也没想到啊,”方驰抓抓头,“前面有个公车站,正好看看……”

        “打车,你平时自己去哪儿都打车,”孙问渠说,“现在刚拿了一万块,居然要我坐公车。”

        “行行行,”方驰笑着站到路边,“打车。”

        等了二十分钟,居然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方驰叹了口气,又往两边看了看,看到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停着辆摩托车。

        “要不叫个摩的吧?”方驰说。

        “就一辆怎么坐。”孙问渠也看了一眼摩托车。

        “前后挤着坐就行了啊,”摩的司机耳朵非常尖,立马就喊了一声,“一样的价钱,多划算啊。”

        “我俩,”方驰指指自己,又指指孙问渠,“加上你,挤一辆摩托车?”

        “是啊,这有什么啊,”司机说,“你体大的吧,你们学校学生只要不进市中心,摩的都俩人打一辆,划算呢。”

        又等了五分钟,还是没出租车出现,方驰和孙问渠走到了摩的旁边。

        司机带着一种打了胜仗的表情往前蹭了蹭尽量让后座面积大一些,然后冲后座一指:“上来吧!去哪儿?”

        “我们学校大门口。”方驰看着后座,开始纠结是让孙问渠坐中间还是坐后头。

        坐中间会贴着司机,司机看上去长得不怎么干净,坐后头又怕他摔下去了。

        “从这儿到大门口啊?”司机看了看他俩,“你们是不怎么锻炼吧,五块,起步价。”

        “摩的还有起步价呢?”孙问渠挑了挑眉,抬腿跨上了后座。

        正想往司机那边挪一下给方驰腾点儿地方的时候,方驰拉了他一把,让他别动了。

        “你坐得下?”孙问渠往身后看了看。

        “嗯,”方驰跨上车,贴着孙问渠身后,半个屁股坐到了后面的铁架子上,“行了,师傅开吧。”

        车开了出去,方驰一手在身后撑着铁架子,一手扶在孙问渠腰上,没敢搂着,倒不是怕有人看见,他是怕万一自己摔下去了会把孙问渠一块儿带下去。

        孙问渠的手没地儿放,于是随手摸在了他腿上撑着。

        方驰觉得这感觉挺新鲜的,俩人紧贴着,他能看到孙问渠耳后的那个黑色小锚,很性感地在他眼前晃着。

        开了两条街之后,孙问渠突然转过头看着他。

        “坐好。”方驰清了清嗓子小声说。

        “怎么坐好?”孙问渠也小声说,“您这都快把我挑旗杆儿顶上去了。”

        “小点儿声!”方驰挺不好意思地啧了一声。

        “再小点儿声就只有口型了。”孙问渠说。

        “那我也没办法啊,”方驰下巴在他肩上磕了磕,“老天爷非得在我身上装个不受脑子控制的玩意儿……”

        “你们军训没枪吧?”孙问渠笑笑,“我真怕你两杆枪扛着太招眼。”

        “边儿去,”方驰嘿嘿乐了,笑了几声又叹了口气,“明天你一走,我也就消停了。”

        方驰不想回宿舍,本来想拉着孙问渠在校园里再转转,但孙问渠表示浑身疼一步路都不想走了,于是他在对面的酒店要了个房间。

        “我洗个澡,”孙问渠从运动裤的兜里拿了条内裤出来,“你……”

        “你还真就是带条内裤就出门啊?”方驰往床上一躺,乐了好一会儿。

        “不然呢,”孙问渠说,“要不是懒得到地方了再买,我连这条内裤都不想带……我洗澡了啊,你有什么想法没?”

        “……没!”方驰拍了拍床,“真的没,我不折腾你。”

        说实话在车上那会儿他也没想什么不要脸的事儿,感觉完全是条件反射,这会儿一想到明天孙问渠就走了,他就没什么心情了,只想搂着孙问渠。

        孙问渠从浴室一出来,他就过去把孙问渠拉到了床上,然后一把抱住了。

        “我这澡白洗了啊?”孙问渠叹了口气。

        方驰没出声,抱着他下了很长时间的决心才一松手跳下了床:“行吧,我也去洗个澡。”

        方驰洗澡比较随意,做了一套广播操基本就洗完了,浴巾一裹跑出了浴室。

        孙问渠开了电视,停在一个综艺节目上,挺可乐的,方驰边擦头发边跟着电视里的观众笑了几声。

        发现孙问渠没有动静,他转过了头。

        孙问渠眯缝着眼靠在床头,这样子也看不出来是睡着了还是没睡还是快睡着了。

        方驰凑过去看了看,孙问渠的眼皮抬了抬:“嗯?”

        “这么逗你都没笑,我以为你睡着了呢。”方驰说。

        “傻逼成这样了也就你们小孩儿才笑得出来,”孙问渠说,“我们这些成年人可以一脸麻木地看完。”

        “你算了吧。”方驰把毛巾和浴巾都扔到旁边床上,光着身子往孙问渠旁边一躺,又侧身搂紧了他。

        孙问渠的胳膊绕到他身后,在他背上轻轻摸着:“你这换了个新环境,都是不认识的人了,会不会不适应?”

        “不会,”方驰说,“我当向导的时候每次带的都是不认识的人。”

        “也是,不过你当向导的时候也不爱说话,”孙问渠笑笑,“刚认识你那会儿我还觉得你挺闷的。”

        “我就特别熟的人话多点儿,”方驰嘿嘿笑了两声,“我跟我爸妈都没多少话。”

        “我爸是管得太多,”孙问渠摸摸他头顶,“你家好像是不管。”

        “嗯,我跟你不同呗,我多省心一孩子,”方驰想了想叹了口气,“我就希望他们真不管就不管到底,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们也不管就好了。”

        “说不定真的不管呢。”孙问渠说。

        “哎,”方驰把孙问渠的胳膊拉到嘴边咬了一口,“就算他们不管,我爷爷奶奶也不可能不管……愁死我了。”

        “先把这个学上好吧,”孙问渠在他脸上弹了弹,“现在先别想这些了。”

        “嗯。”方驰闭上眼睛。

        刚报到这两天宿舍没有门禁,方驰就没回宿舍。

        当然,不是他不想回,他还没来及得考虑要不要回宿舍这件事,就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本来想着趁孙问渠回去之前再去市中心逛逛,但早上把学校的这个卡那个卡的办完,要领的东西领完,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吃个饭我就走了。”孙问渠拍拍他的肩。

        “开车去吃吧,找个好点儿的馆子。”方驰说。

        学校这边没有什么特别牛的馆子,不过找到一个装修还不错的西餐厅,他俩进去吃了一顿。

        “开车小心点儿,”方驰说,“别开太快。”

        “嗯。”孙问渠点点头。

        “到了休息站就休息,”方驰又说,“休息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嗯。”孙问渠点头。

        “我租的那个房子我已经弄好了,房租水电什么都结清了,你到时拿了东西直接过亮子叔叔那边就行,不用管别的。”方驰喝了口水。

        “嗯。”孙问渠继续点头。

        “吃饭别叫外卖了,”方驰顿了顿又接着说,“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

        “……嗯。”孙问渠也喝了口水。

        “我……”方驰想了想,“好像没什么了?我再想想。”

        “方奶奶,”孙问渠看了他一眼,“我就是懒点儿,你不用这么操心。”

        “你懒的不是一点儿,是好多点儿,”方驰笑了,“行吧不说了。”

        孙问渠关上车门的时候,方驰有种马上跟着跳上副驾的冲动。

        “行了,”孙问渠发动了车子,看着他,“有什么事儿就打电话,钱不够了用我那张卡。”

        方驰扒车窗上笑了笑。

        “别忘了给我发生活费。”孙问渠说。

        “嗯。”方驰点头。

        “十一你们放假了我过来接你。”孙问渠说。

        “真的?”方驰一挑眉毛,“你开车过来?”

        “嗯,”孙问渠看着他,“顺便玩玩,这儿那个什么什么山,不是说景色很好么,能看枫叶和银杏什么的。”

        “好,那我得先去踩踩点。”方驰笑得很开心。

        一直看着孙问渠的车开出了路口拐了弯,他才原地蹦了蹦,转身往校门那边走过去。

        宿舍的人应该已经差不多到齐了,方驰打算先回宿舍,跟舍友们见个面。

        刚走到宿舍楼下,就看到楼边扔着几张散了架的破椅子,还有不少玻璃渣,乱七八糟的一堆,看着跟建筑垃圾似的。

        方驰抬头看了看宿舍楼,已经盖好了,怎么还能有这些东西。

        他往楼上走,楼下几层都是大二大三的宿舍,路过大二那层的时候他看到了靠楼梯口这边有个宿舍的门坏了,掉了半扇,就那么斜着挂着,坚强地守护着什么都遮不住了的宿舍。

        方驰觉得有些吃惊,烂到这程度,得是用脚来个连环踹才能有的效果,真是体现了体育大学的特点啊……

        方驰回到自己宿舍,门没有关,屋里五个人全都在,正聊着天儿。

        “你是方驰吧?”看到他进来,靠门边坐着的男生问了一句。

        “是。”方驰点点头。

        “我是李铮。”男生介绍了自己。

        “你好。”方驰说。

        屋里几个人都自我介绍了一下,方驰大致认了个脸,名字轮了一圈最后只记得一个李铮了。

        他坐到自己桌子前,几个人的话题又回到了之前的聊天内容上。

        方驰听了两耳朵,发现他们是在说什么打架的事儿,他回过头问了一句:“打架?”

        “对啊,你昨天晚上没在宿舍,错过大戏了,”李铮马上很热心地开始给他讲前情要提,“昨天大二年级和三年级的打起来了,叮哐一通砸啊。”

        “啊。”方驰应了一声,想起了楼下的那堆建筑垃圾和下面被踹烂了门的宿舍。

        “你怎么这么平静。”李铮看着他。

        “嗯?”方驰愣了愣。

        “这么激情的事儿你就啊一声啊?”李铮说,“我连说下去的*都没了!”

        “啊!”方驰一瞪眼睛,“真的啊?我就说上来的时候看到有个门被砸了呢,是昨天晚上砸的吧!快说说……你是要这反应吗?”

        这回轮到李铮愣了,过了一会儿几个人才一块乐了,李铮笑着说:“哎你还挺逗呢。”

        “学校不管么,打成这样?”方驰又问了一句。

        “怎么管啊,这刚开学,都乱着呢,而且二年级那帮人速站速决,砸完就跑了,也没伤人,”李铮搓了搓手,“保卫科过来的时候都到打扫卫生阶段了。”

        “你刚说那个带头的,”旁边一个男生问了一句,“是咱们系的吧?”

        方驰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个男生叫张君毅。

        “嗯,不过我也是听我表哥说的,他说是我们系的。”李铮说。

        “你表哥?”张君毅问。

        “哦我没说吧,我表哥大四了,学体育新闻呢,”李铮挺骄傲地说,说完又皱着眉想了想,“那人叫什么来着……哦,好像叫程漠?”

        方驰挑了挑眉毛,程漠?

        “不管叫什么,反正咱们老实点儿别惹事儿就行,”张君毅趴到桌上,“我妈就老担心,说都是搞体育的啊,脾气急力气大啊,怕我一不留神就让人揍了……天天说,就好像我一进校门就肯定得让人抬出去了。”

        “亲妈。”方驰没忍住乐了。

        宿舍里几个人都还成,有两个话少,刘宇和陈晋,算上方驰这种话也不太多的,另外三个性格都挺开朗,李铮是个话痨,有他在就不用担心冷场,方驰感觉他一个人能撑起一场晚会。

        大家商量晚上一起去食堂体验生活还是去外面小街上感受花花世界的时候,方驰给孙问渠发了条消息。

        -宿舍几人还不错,昨天晚上大二大三打架了。

        本来还想说挑头好像就是昨天碰上的程漠,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提。

        孙问渠过了一会儿给他回过来一条。

        -挺好,有帅哥吗?

        -都挺顺眼的,没有特别难看的,不过能赶得上你的没有。

        -越来越会说话了。

        -我说事实,也没有比我帅的。

        -脸真大,我现在在休息站,给你汇报一声。

        -嗯,晚饭能赶得上吗?

        -差不多吧,亮子说等我吃。

        -我想你了,特别想。

        -我刚去上厕所,出来以后在厕所门口等了半天才想起来你没跟我一块儿。

        方驰对着手机嘿嘿嘿地悄悄笑了好一会儿。

        跟孙问渠聊完之后他又给肖一鸣发了消息问他那边的情况,昨天肖一鸣说他们今天就要开始军训了。

        肖一鸣回过消息来说又热又累,要不是看教官身材不错,他都想假装晕倒了。

        方驰笑着跟他聊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商量好军训完了就见个面一起在市里转转。

        晚饭的时候他们宿舍几个人决定还是去感受一下大学门外的花花世界,一块儿出了校门,打算在附近的小饭店里挑一家顺眼的吃吃。

        方驰对吃什么都无所谓,有得吃就行,就听着他们几个一路走一路争着,最后李铮一拍手:“从现在往前走,第八家我们就进去,不管是什么。”

        “行!”大家都表示同意。

        数了八家,到了第八家的时候他们停下了,这是个看上去还挺干净的小饭店,招牌上写着三个字,老西儿。

        “就这儿了!”李铮一挥手,走了进去。

        这个饭店面积不大,看上去也挺普通的,不过人却不少,有他们学校的学生,还有不少看样子是附近居民的。

        “运气不错,这家味道肯定好。”张君毅说。

        “嗯,”李铮点点头,“就是没座了。”

        “等等呗。”一直没说过话的刘宇说了一句。

        “那就等等吧。”方驰说着往四周看了看,想看有没有快吃完的。

        脑袋还没转完半圈,就听到左后方有人叫了他的名字:“方驰!”

        几个人一块儿回了头,方驰看到了坐在后面一张挺大的桌子旁边坐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程漠,他愣了愣:“程漠?”

        “几个人啊。”程漠看着他们问了一句。

        “六个。”方驰说。

        “坐这儿吧,”程漠指了指他们的桌子,“这桌就我们仨。”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