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85章

第85章

        孙问渠一夜都没睡好。

        平时要想的事儿也挺多的,他躺床上得再琢磨半天才会有睡意,但只要不被打扰,他一觉睡到天亮没什么问题。

        今天这一夜他却迷迷糊糊始终没睡踏实,一晚上醒了不知道多少次。

        早上对着镜子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脸都有些苍白,他啧了一声,黑眼圈儿都能看见了。

        洗漱完,他靠在窗边刮胡子,看着楼下来来往往早起的人。

        “孙总!”胡媛媛从对面工作室二楼的窗户探出脑袋来叫了他一声,“过来吃打卤面!”

        “好。”孙问渠点点头应了一声。

        换好衣服,拿了手机准备出门的时候,孙问渠又看了看手机,虽然提示灯并没有闪,但他还是把手机解锁了又看了一眼,的确是没有任何信息。

        手机很安静,昨天晚上方驰挂了电话之后就没有再发过消息打过电话,虽然方驰说是发烧了病了,吃了药要睡觉,听声音也的确是像是病了……但孙问渠还是能感觉到这是出事了。

        方驰的身体有多好,别人不知道,他……是非常清楚的,这小子一年到头连感冒都没有过一次,回趟家一夜之间就发烧烧成这样?

        而且以他对方驰的了解,就算吃了安眠药,他都能按点醒过来早晚电话不会不打。

        蒙傻子呢。

        还有那句“我爱你”。

        虽然在听到的那一瞬间,孙问渠的心里顿时就化成了一团绒毛,温暖而安心,但也就是这句“我爱你”把方驰给暴露了。

        这小子虽然见了他就恨不得大街上把裤子给扒了,就差在脑门上写上我想操|你四个大字,但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他不会说出这三个字。

        他会不好意思。

        能让一个说完我想你了都要嘿嘿傻笑两声的人这么突然地说出“我爱你”,只能是出事了。

        但如果是出事了……

        会是什么事?

        孙问渠出了门才发现没戴围巾,北风一兜,他感觉下边儿都快冻僵了,不得不下了很大决心回头重新上了楼拿围巾。

        围巾还是方驰那会儿给他的那条,款式很普通,不过挺暖和。

        他把围巾在脖子上缠好,低头往工作室大门那边走过去。

        方驰的嗓子哑成那样,这不会是装出来的,他没这个演技,昨天的演技对于方驰来说就已经算是爆表了。

        出了什么事能让他一天之内嗓子哑成那样?

        又打了李博文?

        然后李博文反击了?

        接下去就是村民和投资商之间的械斗?

        那也不能把嗓子给斗哑了啊。

        这种一般就是急的。

        孙问渠停下了,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方驰出柜了。

        “你确,定?”马亮吃了一口面,有些吃惊。

        “你真什么也没听他说过?”孙问渠把自己面条里的黄瓜丝挑出来扔到马亮碗里。

        “真没,他就说不,不能告诉我,因为我知,知道了肯,肯定会跟,你说,”马亮想了想,“他为,什么啊?”

        “为了抢在李博文跟他爷爷奶奶胡说八道之前跟家里说。”孙问渠没什么胃口,胡媛媛的打卤面做得不错,他吃着却没吃出味儿来。

        “李,李博文会不会说也,也没准儿啊!”马亮皱着眉。

        “万一说了呢,”孙问渠放下碗,“他那么在意老头儿老太太,要是李博文去找他爸妈他估计都没这么担心,就这俩老人,他舍不得。”

        “那怎,怎么办?”马亮问。

        孙问渠没说话。

        方驰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坐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睡着了,而且睡得还挺沉,愧疚的感觉让他愣了很久都没有动。

        小子在天台上,趴着窗户看他,爪子在玻璃上敲得叮叮响的。

        方驰下了床,趿着鞋过去开了门,让小子进了屋。

        关上门之后他没动,原地撑着墙站了好半天。

        从床到门一共也就迈个四五步的,他居然差点儿因为身上的疼痛而叫出声来。

        脑袋疼,眼眶疼,肩膀疼,腰疼,大腿小腿脚后跟儿全都疼。

        酸涨,酸麻,酸痛。

        他慢慢挪回床边坐下,摸着小子的头。

        轻轻叹了口气,把腿架到旁边的凳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平时起了床,他会跑下楼去,一边洗漱一边看奶奶在厨房里忙活,顺便再耍个赖指定自己想吃的早点。

        现在他却连打开门走到走廊上的勇气都没有。

        爷爷奶奶这一夜不知道是怎么过的,睡着了没有,有没有哭,有没有叹气……他很想知道,但他不敢走出这个门,他不敢看到爷爷奶奶的眼神。

        小子的脑门儿暖暖的,他把手心贴过去,在小子头上搓揉着。

        虽然不敢,但他还是要出去的。

        出门,下楼,找到爷爷。

        爷爷是骂也好,打也好,他都得跟他再谈谈。

        如果就这么愣在这里了,那他昨天开的这个头就没意义了。

        他拿过手机,习惯性地点出了孙问渠的号码,盯着看了很长时间。

        昨天晚上挂了电话他就觉得鼻子酸得厉害,要不是实在觉得自己这时候不能哭,他估计能把眼睛哭肿。

        我爱你。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说出了这句话。

        就像是要给自己勇气,也希望从孙问渠的回应里找到支撑。

        孙问渠没有犹豫的那句“我也爱你”让他稳了很多。

        他站了起来,换了衣服,咬着牙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儿,深吸了一口气,又在屋里蹦了两下。

        正想开门出去的时候,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

        熟悉的听第一个音符就会让他心里一阵兴奋的孙问渠的专属铃声。

        他拿起手机,要不要接电话他却有些犹豫。

        除了第一次见面他无奈地跟方影合伙骗过孙问渠,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在孙问渠面前说过瞎话,一直到昨天晚上。

        他的本事也就那几分钟了,再说下去他估计就得露馅儿。

        现在孙问渠的这个电话,他有些不敢接。

        他怕说多了孙问渠会听出不对劲来,那人是只老狐狸,自己这点儿道行在他跟前儿根本没用。

        但电话还是得接,不接的话孙问渠更会起疑。

        “喂?”方驰接起电话,开口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嗓子还是哑的,比昨更哑了,听着跟被砂轮锉过似的。

        “好点儿没?”那边孙问渠一听他声音就啧了一声,“这烟嗓。”

        “不烧了,”方驰小心地回答,“好多了,就是嗓子还哑。”

        “你吃的什么药?是不是不对症?”孙问渠问。

        “就……那些药呗,”方驰说,“你别担心了,睡两天就好了。”

        “你告诉我医院开的什么药,我对你们镇医院县医院的真不太放心。”孙问渠说。

        方驰掐了自己一把,感觉自己太不周密了,要装发烧,也没查查都会吃什么药。

        但谁又能想到孙问渠会突然盯着药不放呢!

        或者……方驰心里突然惊了一下,或者是孙问渠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我躺床上呢,”方驰迅速地躺回床上,还拉过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药都在楼下,我不想动……”

        “我去看看你吧,”孙问渠说,“我认识你这么久,你还没病过,我看看韭菜精病了还韭菜么。”

        “别啊,”方驰吓了一跳,“不用,你不用来看我,我挺好的,今天已经没什么事儿了,就是嗓子还有点儿哑。”

        方驰一着急,说话的时候声音连跑调带开岔的他自己听着都觉得这人病得不轻。

        “真的?”孙问渠笑了,“你居然不让我去看你,太意外了。”

        “意外一回吧,”方驰放低声音,“我真没事儿,这几天家里又该回来亲戚了,乱七八糟的。”

        “好吧,不去了,”孙问渠说,“那你按时吃药,多睡会儿吧,少说话。”

        “嗯。”方驰应了一声,松了口气。

        “过年我回家,”孙问渠声音很轻缓,听着让人舒服,“你要能出来了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

        “……好,”方驰回答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鼻子酸得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泪水瞬间溢满,他按了按眼睛,“那我再睡会儿。”

        “嗯。”孙问渠凑到手机上亲了一下。

        方驰也对着手机用力亲了一口。

        挂掉电话之后他翻了个身,抱着被子,把脸埋了进去。

        快中午的时候方驰才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走出屋子下了楼。

        一楼客厅里没有人,厨房里有声音,估计是奶奶在忙着。

        他想过去看看,但走了两步又停下了,犹豫了一下,他转身往后院走了过去。

        跟在他身后的小子叫了一声,步子很轻快地跑到了前面,看这样子就知道,爷爷在后院。

        “爷爷。”方驰站在门边,看着站在后院生炉子的爷爷。

        爷爷的背影他每次看到都会觉得安心,那种从小趴在爷爷背上晃着腿听他说话的感觉,就是刻在记忆里的乡愁。

        现在的爷爷,背还是挺直的,但明显已经没有记忆中那种力量了。

        爷爷老了。

        这样的感慨方驰经常会有,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刻地感受过。

        “起了啊。”爷爷没有回头。

        “嗯,起来挺久了,就是……”方驰往爷爷那边走了几步,“没敢下来。”

        “脑袋疼吗?”爷爷问。

        “不疼,”方驰摸了摸后脑勺,“哪儿都不疼。”

        “哦,”爷爷回过头看着他,“那看来是打轻了。”

        “爷爷,”方驰咬了咬嘴唇,“我想跟你……谈谈,我们聊一会儿,聊完了你再打我,行吗?”

        “你想聊什么。”爷爷继续看着炉子。

        方驰拉了拉衣领,蹭到爷爷身边蹲下了,又把旁边一张小凳子推到了爷爷腿后边儿:“爷爷你坐着。”

        “说吧。”爷爷叹了口气,坐下了。

        “我奶奶还好吗?”方驰小心地问。

        “不怎么好,”爷爷看了他一眼,“你也知道她一直想等着看你找个好姑娘结婚,她抱抱孙子孙女,然后好闭眼,你这突然说……说喜欢孙问渠,她怎么受得了。”

        “爷爷,我也不想这样,”方驰低下头,扯过小子,捏着它的耳朵,“我……真不想这样,但是这个事儿……我真的没办法。”

        “改不了吗?”爷爷问,“爷爷真的想不通,这个不能变吗?怎么就非要喜欢男人呢?”

        “这要能那么容易改变得了,就不会有那么多我这样的人了,”方驰拧着眉,“太难了,爷爷,你知道我一向不惹你们生气,如果能改变,我根本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爷爷沉默了,从地上拿起一个新的烟斗,点上猛抽了两口。

        方驰盯着炉子里跳动的火苗出神。

        “那孙问渠,他也喜欢男人吗?”爷爷问,“你是不是喜欢他?那他也喜欢你吗?”

        方驰没出声,点了点头。

        爷爷重重地叹了口气。

        “奶奶是不是生他的气了,”方驰轻声说,“这事儿不怪他,我认识他以前就……我一直都……都这样,就是正好认识他了。”

        “奶奶也没真的生他气,你说出了这样的事儿,”爷爷拿着烟斗的手微微颤抖着,“她总要有个人骂骂出出气,她宝贝孙子她舍不得怪罪,只能怪别人。”

        方驰抹了抹眼睛。

        好容易平静的情绪顿时又有些翻腾。

        “我看你这样子,”爷爷转过头看了看他,“怕是我们就这么死在你面前,你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了。”

        “爷爷,”方驰看到了爷爷眼里的泪光,他很快地低着头,伸手一把抓住了爷爷的胳膊,很用力地抓着,“你别这么说,别这么说。”

        “我其实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了,”爷爷抽了口烟,“爷爷真的是不懂,那么多人都找个姑娘好好过了,为什么我孙子就不行了,爷爷真的一时半会儿想不通,多好的孩子,怎么就……”

        方驰不知道该怎么给爷爷解释,就是老爸老妈,甚至他的一些同学,也许都一样,理解不了,想不通。

        何况是爷爷奶奶这样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

        “爷爷,”方驰沉默了很久,抬起头,“你愿意接个电话吗?我认识一个阿姨,是我同学的妈妈,我这个同学……跟我一样,你愿意听听他妈妈说的吗?”

        “你同学也跟你一样?”爷爷有些吃惊。

        “是的,”方驰咬咬嘴唇,“我这个同学宿舍里的舍友,也是,两个。”

        “这么多?”爷爷问。

        “嗯,”方驰点点头,“也不能说很多,但真的不少,爷爷,我不是变态,也不是学坏了,我就是……”

        “爷爷没说你变态,也没说你学坏了,爷爷奶奶就是……”爷爷停下了,叹了口气,“那我听听这个同学的妈妈怎么说吧。”

        方驰有些忐忑地拿出手机,找到程漠妈妈的号码,轻轻地点了一下拨号。

        电话那边只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来了,一个很温柔的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喂?”

        “请问是程漠的妈妈吗?”方驰问。

        “是,你是方驰吧?”程漠的妈妈马上也问了一句。

        “嗯,阿姨好,我是方驰,”方驰有些紧张,“就是……”

        “我听程漠说了,你是跟爷爷奶奶出柜了?他本来说要过几天的,没想到这么快,”程漠妈妈的声音很柔和,“爷爷奶奶很伤心吧?”

        “是的,”方驰看了爷爷一眼,“我有些东西不知道该怎么跟我爷爷解释……”

        “没关系,爷爷在旁边吗?”程漠妈妈说,“我跟爷爷聊几句吧,你放心,阿姨会把握分寸的。”

        “好,谢谢阿姨,我把电话给我爷爷,”方驰想开免提,但又怕爷爷不舒服,于是只是把听筒的声音开到了最大,然后把手机递了过去,“我同学程漠的妈妈,爷爷你跟她聊聊。”

        爷爷接过了电话:“喂?”

        方驰竖起耳朵想听清程漠妈妈说了什么,但只隐约听到了一句“爷爷好,我是小驰同学的妈妈”就听不清了。

        爷爷对手机这东西一直有些玩不明白,每次接电话都会把听筒紧紧贴在耳朵上,怕听不见对方的声音。

        “我就总觉得这两个人离得那么远呢,不贴紧了怕听不见了。”爷爷以前笑着解释过。

        “那你怎么不把手机塞你耳朵里呢!”奶奶马上就说。

        方驰现在还能想起来当时爷爷奶奶的样子,想笑,又觉得很想哭。

        这样的爷爷奶奶,现在因为他,经历着从未想像过的震惊,茫然,失望和担忧……

        “不带,带点儿礼物?”马亮问,“我那儿有几,几瓶好酒。”

        “你当我是去提亲呢。”孙问渠说。

        “当然不,不是,”马亮啧了一声,“提,提亲得是我大,侄子,过来,我当初就,就是去你嫂,嫂子家提,的亲。”

        “往事不要再提,”胡媛媛在旁边摆了摆手,“这事儿你也知道吧?他怎么提的亲你知道吧?我提前都已经跟我爸说了,这姑爷口条不利索,我爸说没事儿,结果丫端着个手写板上我家去的,全程写字儿!完了我爸说这人倒底是结巴还是哑巴!差点儿不让嫁!”

        “他一紧张说话还没写字快呢,”孙问渠乐了,“行了,我走了,晚上回来。”

        “晚上回来?”胡媛媛愣了愣,“赶得及吗?”

        “赶不及就在镇上住,或者……”孙问渠啧了一声,“上李博文的农家乐,他肯定笑容满面给我送上好吃好喝的。”

        “这完蛋玩意儿早晚阳痿的货。”胡媛媛一提李博文就一脸鄙视。

        “哎!哎!”马亮看着她,“素,素质。”

        “没有,咱俩哪儿来的素质,也就是开着个做陶的工作室,要把咱俩搁废品收购站去,也一样无缝衔接。”胡媛媛撇撇嘴。

        “我要离,离婚。”马亮绷着脸说。

        “去啊,协议在抽屉里呢,赶紧的,”胡媛媛拍了他一巴掌,又从柜子里拿了两盒西洋参,“问渠,酒别拿了,的确像提亲,拿这个吧,怎么说也是过年,老人要生气不收是一回事,你不拿又是另一回事了,礼数还是要有的。”

        “好吧,”孙问渠接过来,拍拍马亮的肩,“看到了没,素质。”

        马亮出门转了一圈,不知道从哪儿把那辆卡宴又开了过来,说如果要开夜车小虫子不安全,大车稳点儿。

        “你老实说这车是不是你偷摸买的。”孙问渠上了车。

        “真,不是,”马亮笑了,“前面工,工业园,一个老,老板的,混熟了。”

        “行吧,我走了。”孙问渠关上车门。

        “有事儿打,电话。”马亮拍了拍车窗。

        事儿不会有什么大事儿。

        孙问渠知道两个老人对方驰有多心疼,这也是方驰首先选择跟他俩出柜的原因,奶奶可能激烈点儿,爷爷会比较冷静。

        只是他们会有多伤心,孙问渠没太敢细想。

        而方驰会有多难受……他一夜之间哑成那样的嗓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是孙问渠开车最快的一次,差不多全程都在超车,就这速度,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年纪越大,开车越慢。

        但今天他的确是着急,方驰呛老爸的时候倒是挺利索的,但面对着爷爷奶奶能把话说成什么样,他还真是没底。

        感觉没多长时间,就到了平时小子总蹲着等方驰的那个路口。

        孙问渠没有把车开到村口,而是离着村口还有一大截路的时候就停了。

        下了车他也没往村口走,顺着河滩踩着已经结了冰的碎石头十分费劲地往村子外面往方驰他家后院的方向绕过去。

        方驰不希望他来,从一开始方驰就不希望他知道,一直到早上打电话的时候,都还没有松动。

        既然这样,孙问渠也不愿意让方驰知道他过来了。

        前面就是方驰家的那个小菜园,孙问渠停下了,缩着脖子顶着老北风站在河边盯着那边看着。

        帽子和围巾都戴了,还捂了个口罩,衣服也穿的是最厚的那件羽绒服,但还是能感觉到冷。

        他原地跺着脚,时不时还蹦两下。

        他想在这儿等着爷爷出来。

        但一直到戴着手套的手都开始冻得发僵了,也没看到任何人出来。

        站了能有快半小时,他终于看到了从后院儿跑出来的小子。

        小子?

        小子也行!

        “小子!”他喊了一声,没敢太大声,他不知道方驰现在在什么位置。

        小子低着头没往这边瞅。

        “小子!你这个聋子!”孙问渠又压着声音喊了一声。

        小子总算是抬起了头,往这边看了过来,但是并没有往这边走。

        “过来!小子乖!我是你孙大大,”孙问渠蹲下,从冰茬子里抠出了一块石头,往地上的另一块石头上敲着,“看,石头!你喜欢的!过来!”

        石头敲击的声音终于让小子兴奋起来了,一甩尾巴往这边小步跑着,跑近了之后,小子认出了他,叫了两声,撒丫子开始狂奔。

        “哎!别扑!”孙问渠赶紧想躲开,但小子已经扑了上来,爪子对着他裤裆就拍了过来,他赶紧用手里的洋参盒子挡了一下,“疯了你!”

        小子见了他很兴奋,围着他来回绕着圈,不停地用鼻尖在他手上顶着,最后还咬着他的裤子往方驰家那边拉。

        “小子,小子你听话,我不能过去,”孙问渠蹲了下来,在小子脑袋和脖子上抓着,“我不能让你哥知道我来了,他会没面子,还会担心,你帮我个忙。”

        小子兴奋了一阵之后慢慢平静下来了,看着他。

        “这个,”孙问渠想了想,从脖子上摘下了方驰送他的那根小骨头,“你拿这个给爷爷,把爷爷叫出来,我看爷爷这天儿不会跑外边儿来了,我快冻死了,你去帮我叫他出来。”

        小子看着他没动。

        “拿着这个,”孙问渠把皮绳递到小子嘴边,小子张嘴咬住了,“哎真乖,这不能吃啊,拿给爷爷,爷爷。”

        小子还是看着他。

        “爷爷,”孙问渠重复了一遍,“爷爷。”

        小子歪了歪头。

        “不是叫你,”孙问渠感觉自己真是要疯,“拿给爷爷,懂了吗?拿去给爷爷,爷爷,别给你哥啊!”

        小子在他连续不断地重复“爷爷”之后,转身往回跑了。

        孙问渠看着它小小的身影,把帽子又往下拉了拉。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为了一个没到20岁的小孩儿做到这个地步。

        幼稚而神经,孙问渠你真是要升仙了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