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87章

第87章

        “起,起来!”马亮进了卧室,把孙问渠扔了一地的衣服裤子都扔到了他床上。

        “不,”孙问渠团在被子里,脑袋也埋了进去,“说了不去医院。”

        “发,烧呢!”马亮搓了搓手,往他脑门儿上摸了一把,“冬,冬天里的一,把火了都!起来!”

        孙问渠不动,也不出声,揪着被子不松手。

        “熊玩意儿!我打,打人了啊!”马亮吼了起来。

        孙问渠不想动,也不想说话,全身发冷,半夜还打了一阵儿摆子,嗓子也是又干又疼的,要说难受吧,也没难受到不能忍的地步,但要挺一挺吧,又感觉挺不过去。

        去医院要起床,穿衣服,穿裤子,洗漱……太麻烦了。

        一想到这些,他又觉得应该勇于挑战,挑战一下自我,看自己到底能扛多久。

        不过马亮没给他挑战的机会,拽着他胳膊把他从被子里揪了出来,在他一拧眉毛准备发火的时候说了一句:“你信,不信我告诉方,方驰。”

        “告诉呗,同病相怜不挺好的么,”孙问渠有气无力地说,但还是把胳膊伸进了马亮给他撑好的衣服里,“我跟你说亮子,你以后要有个孩子肯定能被你烦死,早晚要上父母皆祸害里扒你。”

        “闭嘴。”马亮没好气儿地说。

        孙问渠被马亮弄到医院,还找了个熟人,一通检查完了以后又被拽到输液室躺小病房里挂水。

        “不知道的以为我这儿正进行最后的抢救,”孙问渠躺在病床上,“这床也没个枕头,躺着跟脑充血了似的还不如坐着呢。”

        “少,废话,”马亮皱皱眉,“我去尿,个尿,你想吃,吃点什么吗?”

        孙问渠啧了一声:“这俩能不搁一块儿说么?”

        “吃点儿,什么。”马亮又问。

        “热巧克力加核桃碎最好再搁点儿花生碎……”孙问渠打了个呵欠。

        话还没说完马亮已经转身出去了:“饿着吧你。”

        方驰起了个大早,倒不是多么良好的生物钟,他是这一夜就没怎么睡。

        虽然爷爷的态度已经缓和下来,奶奶也没再怎么怪他,但两个老人带着伤心的妥协还是让他心里跟塞了一团刺似的。

        他想了一夜,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相比有家不能回的肖一鸣,他这算得上是顺风顺水了。

        孙问渠的屋子被奶奶砸得七零八落的,台灯碎了,床垫被柴刀砍出了几个窟窿,桌子上也有刀痕,抽屉也掉在了地上,倒是那张坐上去就起不来的椅子躲过一劫,只是被掀翻了。

        方驰一边轻手轻脚地收拾着,一边感慨奶奶的爆发力,但想想又觉得挺心疼,奶奶这力量纯粹是被自己给激出来的。

        他蹲在地上,捡起起孙问渠没全带走的那些设计图,号都已经乱了。

        他对着编号把图一张张按顺序放好,虽然这些都是废稿,但却还是能看到那套“等待”从最初的样子一点点接近最后参展时大家看到的模样。

        随着这一张张的图,方驰还能想起孙问渠坐在这张桌子前,投入地画着图的场景,看一眼就会让他觉得温暖而踏实的侧脸。

        他把图纸都拿到了自己屋里,放进了抽屉里。

        等哪天孙问渠成了孙正志那样的大师,他就可以把这些图拿出来拍卖了。

        方驰不知道是自己想孙问渠想得太入迷还是想着拍卖这些图想得太入迷,总之爷爷把一叠钱递到他眼前的时候他吓得差点儿蹦起来。

        “爷爷?”他看着钱,“这干嘛啊?”

        “见到水渠了给他,”爷爷看了看屋里,“我看你奶奶这一通砸坏不少,也不知道该怎么估价……”

        “爷爷,没事儿,”方驰站了起来,“我看了一下,也没怎么坏,我奶奶能有多大劲儿啊,你这钱他肯定不可能收啊。”

        “那就买点儿什么东西给他,或者你按这屋里坏了的东西给他重新换一换,”爷爷想了想说,“一码归一码嘛。”

        “那也不用你的钱,”方驰把拿过来塞回了爷爷兜里,“爷爷我跟你说,我兼职赚不少呢,学费我都不用我爸妈拿钱了。”

        “你爸妈……”爷爷一提起老爸老妈就叹了口气,“这次你这事儿如果他俩有什么意见,我还真想说说他俩了,养个儿子比种棵树都省心。”

        “他俩说了什么时候回吗?”方驰有些担心。

        “后天,现在也没什么生意了,收拾收拾就回来了,”爷爷拍了拍他的肩,“你别想太多。”

        孙问渠虽然不像方驰那样从来不生病,但病的次数也挺少的,像挂水这种,几年也碰不上一次。

        他挺怕挂水的,针头一扎进去,他就立马觉得自己这条胳膊废掉了,不敢动,连手换个角度都不敢,总有一种他一动,针头就会破皮而出满地滋血的错觉。

        今天扎的是左手,所以当放在左裤兜里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保持着左胳膊90度不敢有变化,右手无论如何也没法把手机掏出来。

        “干,干嘛呢?”在一边儿玩手机的马亮看着他。

        “你干嘛呢,看戏看够了没啊,”孙问渠啧了一声,“你第一天认识我啊!”

        “哎,”马亮乐了,伸手过去把手机帮他掏了出来,顺便看了一眼,“你亲,儿子。”

        孙问渠拿过电话接了:“喂。”

        “是不是在忙啊?”方驰在电话那头问,“这么久才接电话。”

        “没忙,就手机塞兜里半天没拿出来,”孙问渠笑笑,“你今天嗓子能听出来好点儿了。”

        “嗯,舒服多了,”方驰嘿嘿笑了两声,“我就说过个一两天就好了的不用担心。”

        “那也别得意,再养养。”孙问渠感觉就听方驰这嗓子,就能差不多判断出爷爷奶奶的态度了。

        这会儿要是再出点儿什么问题,方驰这嗓子立马又得哑。

        “你在哪儿呢?”方驰突然问,“医院吗?我怎么听到有人喊什么皮试?”

        “嗯,在医院呢,”孙问渠看了马亮一眼,“你亮子叔叔昨天喝多了在车上睡了一夜,今儿一早发烧了。”

        马亮啧了一声,凑到电话旁边咳了两声:“大,大侄子,你亲,爱的爹,在医院陪,陪我,一点儿也不,不周到。”

        “亮子叔叔注意身体,”方驰笑着说,“不还说你千杯不醉吗?”

        “说你千杯不醉的怎么醉了。”孙问渠看着马亮。

        马亮做了个口型,你问我?

        “啊,问你呢。”孙问渠点点头。

        马亮啧了一声:“伏,伏,伏尔加,喝,不惯。”

        方驰在那边乐了:“伏尔加啊?”

        “他能说出来就不错了,”孙问渠听到方驰的笑声,心里一直提着的那一点落了地,起码有心情笑了,“工作室这边过两天就休息了,我打算回趟家。”

        “别跟你爸吵啊,”方驰马上说,“好好说,要大过的年加家吵一架,你还真去马亮家么,人两口子也得老人那儿吧。”

        “知道了,不吵,”孙问渠笑笑,方驰这瞬间就开始担心他的状态和方驰目前的处境,让他感觉心疼,又很不爽,“我知道,别操心我了。”

        跟方驰又聊了几句,感觉这小子心情恢复了一些。

        孙问渠挂掉电话,看着前面的地板出神。

        马亮在旁边玩了一会儿手机之后问了一句:“想什,什么呢?”

        “你猜。”孙问渠说。

        “儿,儿子?刚打完电,话就,想了?”马亮笑笑,“不过也正,正常,我以前也这,样。”

        “没想他,”孙问渠说,“想李博文呢。”

        “嗯?”马亮转过头,“脑子烧,化了吧?”

        “我这儿,”孙问渠指了指胸口,“一口气堵了好些天了。”

        “你不是不,乐意跟他扯,扯不清么。”马亮说。

        “把我儿子逼到这份儿上了,”孙问渠说,“我就乐意了。”

        “打算,怎,怎么弄?”马亮笑了笑。

        “你看我现在是不是挺憔悴的?”孙问渠转脸冲着他。

        马亮点点头,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小可怜儿。”

        “一会儿送我去李叔那儿,”孙问渠勾勾嘴角,“他让方驰过不好年,他也别想过好这个年了。”

        李博文挺孝顺,而且有点儿怕李叔,孙问渠觉得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李博文一直跟他装铁子的原因。

        李叔并不是不疼这个儿子,但跟自己老爸一样,多少有些嫌弃李博文作为一个书画家的儿子居然写字画画没一样拿得出手的。

        所以对琴棋书画样样能装一把的孙问渠有些偏爱。

        某种程度上说,李博文跟他一样郁闷,只是他不需要跟老爸维持关系,而李博文一直在争取,一边争取还得一边跟孙问渠“好兄弟”情谊深。

        “怎么不,不上他家去?”马亮把车停在了李叔画廊门口,按了按孙问渠脑门儿,“还烧着呢。”

        “他家人太多了,这事儿我得找李叔单独聊。”孙问渠对着后视镜抓了抓头发,让自己头发稍微乱了一些。

        “注,注意分寸,这是李,叔,不是李,博文。”马亮提醒他。

        “知道。”孙问渠打开车门下了车。

        画廊很清静,孙问渠去进去的,正好碰上了李叔的助理出来,助理姓梁,孙问渠一直管她叫梁姐。

        梁姐一抬头看到孙问渠的时候愣了愣:“问渠?你这是……怎么了?”

        “嗯?”孙问渠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事儿,李叔在吗?”

        “在画室呢,”梁姐笑了笑说,“在喝茶,可以打扰。”

        “那就好,”孙问渠往里走,“我找李叔聊天儿。”

        “我去买点心,李老要豆沙馅儿的,你想吃点儿什么?”梁姐问。

        “一样就行。”孙问渠说。

        李叔平时都在画廊,这里有他一个专门的画室,一片竹木假山之间的小屋,不过现在是冬天,景致有些萧瑟。

        孙问渠敲了敲门,李叔在里面应了一声:“谁?”

        “李叔,我。”孙问渠回答。

        “问渠?快进来!”李叔声音一下扬了起来。

        孙问渠推开门进了画室,李叔正在泡茶,一屋子茶香弥漫。

        “正山小种,”孙问渠笑笑,“李叔最近喝红茶了?”

        李叔笑着指了指他:“这小子,就是对我胃口,来坐着,一块儿尝尝。”

        孙问渠坐到椅子上,李叔泡好茶之后看了他好几眼:“问渠,你这……脸色怎么这么差?”

        “是么?”孙问渠抬手抓了抓头发,笑了笑,“没事儿。”

        “不舒服?”李叔放了一杯茶到他面前,“是不是病了啊?”

        “发烧了,刚在医院挂完水,”孙问渠拿起杯子,先看了看茶汤,又闻了一下之后才喝了一口,“好茶。”

        “发烧了?”李叔探过身来往他额头上摸了摸,“哎哟,还烫手呢,你怎么不回去休息,跑我这儿来干嘛!”

        “坐坐,”孙问渠靠到椅子里,“好久没跟您聊聊了。”

        “你小子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发着烧还出门找我聊天?”李叔皱了皱眉,“你没病都懒得动呢,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找我?”

        “先喝茶,”孙问渠又喝了口茶,站了起来在屋里转着,“博文过年忙吧,什么时候回?”

        “不知道在弄点儿什么事儿,老往乡下跑,”李叔皱着眉,“明天回了,也不知道瞎折腾什么。”

        “明天回啊,”孙问渠走到旁边的大桌旁边看了看,上面有李叔刚画完的一张画,“冬趣,叔,这张我喜欢。”

        “这张不能给你,这张我要送人的,”李叔笑了起来,“不过我想让你帮我裱呢,多久没帮我的忙了。”

        “一句话的事儿,”孙问渠笑着说,“什么时候要?”

        “你病好了再说,”李叔指指椅子,“坐着,跟我说说有什么事儿。”

        “那行吧,”孙问渠坐回椅子上,拿过茶杯看了半天,“叔,你知道我有男朋友的事儿吧。”

        “知道,都知道多少年了,”李叔说,“你爸听不得这个,在叔这儿没事儿,我理解你。”

        “所以这事儿我才敢跟您说,也只能跟您说,”孙问渠喝了口茶,握着杯子,“我交了个男朋友,有一年了,挺认真的。”

        “挺好的,”李叔点点头,“该收收心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好容易碰上个能让我想一块儿过下去的,”孙问渠轻轻叹了口气,“不过,博文他……”

        “博文?”李叔愣了愣,“他怎么了?”

        “我说不清,”孙问渠拧着眉,按了按额角,“叔,以前他对我那几个男朋友有什么意见,不爽的我都忍了,发个脾气捣个乱的,实在让他弄分了也就分了,我都不在乎,毕竟我跟他从小一块儿长大,跟亲兄弟似的……”

        “他干什么了?”李叔坐直了身体,“他为什么这样?”

        “博文在我爸跟前儿说我男朋友去gay吧,但那几天他都没在市里……之前还找茬儿打了一架,亮子都没拉住,最近又去我男朋友老家那儿弄农家乐,”孙问渠叹了口气,“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他……算了,李叔,这事儿我本来不想跟你说……博文对我是真很好,有什么事儿都护着我帮着我……但他这样我真的想不通……”

        “你这发烧是不是让他给气的?”李叔站了起来,“他这什么意思?”

        孙问渠张了张嘴没说话。

        “他是不是……是不是……”李叔皱着眉沉默了很长时间,转身拿了手机,“我要给他打个电话!”

        “别啊叔!”孙问渠赶紧跳了起来,抓住了李叔的胳膊,“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找你了。”

        “你说他这什么意思?”李叔很生气,“他这成天给你找麻烦挑事儿的是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孙问渠还是拧着眉。

        “你说他会不会也……”李叔看着他。

        “李叔,这话不能随便说,”孙问渠赶紧打断李叔的话,“我不知道,也没那么想过,博文女朋友没断过呢。”

        “没一个认真的!三天两头换!”李叔一提李博文的女朋友们就挺火大,“欲盖弥彰!”

        “叔,”孙问渠看着他,“你要这么瞎猜,我以后什么也不敢跟你说了。”

        “问渠,这事儿我会处理,”李叔看着他,“你从小到大虽然总跟你爸拧着劲儿,但没说过谁一句不好,今天你这样也得是被逼急了,你放心,博文要再敢干什么,他出不了这个家门!”

        孙问渠回到车上,车门一关,把椅子放平了躺下闭上了眼睛:“哎,头都疼了。”

        “你干,什么了?”马亮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

        “什么也没干,就告了一状,”孙问渠说,“我感觉我演技还成,比我儿子应该强点儿。”

        马亮看了他一眼没多问:“那回了?”

        “嗯,回,我得睡一觉。”孙问渠说。

        挂水得挂个几天的,孙问渠虽然还是不想出门,但马亮每天一早都按时过来把他从床上拽起来拉到医院去。

        “你媳妇儿要吃醋了。”孙问渠打了个呵欠。

        “那明天让,让她送,你。”马亮说。

        “别啊,”孙问渠笑了,“你……”

        正说着话,手机响了,水还没挂上,所以孙问渠很轻松地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一看就啧了一声:“李博文,他上哪儿弄的我号码?”

        “李,李叔呗。”马亮皱着眉。

        “问渠,”李博文的声音听上去很不悦耳,夹着压不住的怒气,“你什么意思?”

        “嗯?”孙问渠很茫然地应了一声。

        “你跟我爸说什么了?”李博文说,“你是不是跟我爸瞎说什么了?”

        “真逗,”孙问渠笑了,“我跟李叔聊了没三十年也有二十五年了,哪句是正经的?不都是瞎聊天儿呢么。”

        “我意思是你是不是找我爸说了我什么!”李博文的怒火从声音里往外窜出来一小撮,又很快被压了回去,“问渠,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博文,”孙问渠啧了一声,“你睡没睡醒,没睡醒再睡一觉去,我病了一星期了天天在医院蹲点儿,我有功夫说你?你谁啊?”

        “你没说?那天方驰还……你没说什么我爸能怀疑是我是同性恋?现在还不让我出门儿!”李博文压着嗓子吼了一声,“你以为装个病就能糊弄我了?”

        孙问渠愣了愣乐了,方驰碰上李博文的事儿没跟他细说,不过听李博文这意思,他俩灵犀了?

        笑了好一会儿才他收住了,声音一下冷了下去:“李博文,你认识我多少年,我对你什么态度你最清楚,你干了什么你最清楚,我人前人后有没有说过你一句,你自己也清楚,我现在在人民医院输液室,你要想陪我挂水你就过来。”

        那边李博文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有些生硬地说了一句:“好好休息。”

        孙问渠挂掉了电话,啧了两声:“气成这样了都没忘了装。”

        “你把他怎,怎么着了?”马亮问。

        孙问渠刚要说话的时候马亮的手机响了,他笑着说:“打给你了,耳机接,我要听。”

        马亮插上耳机接了电话,很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干嘛?”

        马亮接李博文的电话一直都是这个态度,孙问渠每次听了都想笑。

        “亮子,”李博文对着马亮的时候语气明显没有跟孙问渠说话时那么收着了,“你丫干了什么?”

        “什,什么屁?”马亮看了孙问渠一眼。

        “你找我爸了吧!操!”李博文说。

        “书,书画圈儿跟我们做,陶的,没交集,”马亮说,“找,不着。”

        “你他妈别装了,你是不是跟我爸说了我什么!让我被我爸误会了!还让问渠误会我了!”李博文提高了声音半吼着说。

        马亮冷笑了一声:“你给,给我二,百万……”

        “我凭什么给你二百万!”李博文这回声音都没收,直接吼了。

        “吗?”马亮把话说完了。

        孙问渠偏开头咬着牙才没乐出声来。

        那边李博文也愣了愣:“你他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不给,我凭什,什么理你,”马亮说,“我这儿手头二,百万的单,单子正忙,着呢,我有功夫说,说你?真当自,自己能上封,面了啊?”

        “你他妈甭跟我绕!一句话,是不是说我什么了!”李博文说。

        “你不配。”马亮说完挂掉了电话。

        孙问渠冲他竖了竖拇指:“还是那句话,得亏你是个结巴。”

        “滚蛋,”马亮笑了,“你把人怎,怎么了?”

        “真没怎么他,”孙问渠靠到椅子上往后仰了仰头,“能把他怎么着的是李叔……我想吃椰蓉面包,皮儿有点儿酥的那种。”

        “你上,上辈子是我,儿子吧?”马亮站起来转身出去了。

        孙问渠笑着拿出手机,给方驰拨了个电话。

        那边响了挺长时间方驰才接了起来:“你在打针了?”

        “嗯,”孙问渠看了看手上的针头,很小心地把手放到腿上,“刚戳上,你好点儿没?”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方驰说,“听,我嗓子不哑了,发烧什么的早好了。”

        孙问渠笑了笑:“在干嘛呢?”

        “我爸妈昨天不是回来了嘛,”方驰说,“今天我叔他们也回来,我一会儿去接,这几天人都开始陆续回来了,比去年人多呢。”

        说到亲戚都回来的时候,孙问渠能听得出方驰声音里明显的不安,他笑了笑:“要陪他们打麻将吗?”

        “不陪吧,不想。”方驰说。

        “那跟我聊天儿吧,”孙问渠说,“你一想我了,马上回屋打电话,咱俩聊。”

        “你不陪你爸说说话吗?”方驰问。

        “说,跟他说话半小时顶天儿了,说长得打起来,”孙问渠说,“我们还可以视频。”

        “……怎么视?”方驰顿了顿。

        孙问渠没出声,笑了起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方驰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哎行吧,我就是那个意思。”

        “随你啊。”孙问渠笑了好一会儿都停不下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