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宠到底世子妃 > 【008】大结局

【008】大结局

        【008】

        红衣女子那双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冷魅光芒。

        首领眼眸闪动着火一般的*,突然起身,刚要去扯她身上的红纱,却见她忽然手中红纱一飞,将落在茶女面前的白纱撩了起来,只听众人一声哇。

        沉欢已经款款而立。

        全身雪白的衣裙,在灯红酒绿间,仿若落尘精灵一般。

        首领被红衣女子吸引的眼睛果断移到白衣茶女身上。

        他忽然上前一步,指着沉欢,“你,我要了!”

        “本爷要了!”马贼为首的也倏然站起来,“大人就莫要和我抢了,否则,大人颜面可不好看。”

        首领脸色微变,“放肆!”

        “对其他的,我们都不和大人抢,唯有女人,尤其是这等正和爷口味的女人,爷自然不能放的。”

        沉欢平静的看着他们。

        果然,马贼不是受命于守城官,而是比守城官更大的人物在他上面。

        “你们都休想!”红衣女子倏然落在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

        首领笑着看她,“放心,小美人,你,爷也要了。莫要急着吃醋。”

        赤冰冷笑,“恐你消受不起!”

        沉欢徐徐上前,轻罗翻飞,勾着全部的目光,只见她淡淡浅笑,“二位客官,我还没表演完,下面的宾客恐怕不答应吧。”

        马贼首领浓密的剑眉齐挑,好个傲慢淡定的女子,见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慌张,突然爆发狂笑:“哈哈哈,你问问下面的人,谁敢要爷看中的女人。”

        下面立刻哗然,议论纷纷,虽有不甘,也不敢再说。

        沉欢依旧淡淡地,“就算这位爷看中,也要问大人吧,不管如何,大人颜面总是要护着的,否则,让大人如何管理边城,大人,您说对吗?”

        沉欢的话正中护城官心窝,本来就恼怒这帮马贼竟然敢骑到他头上,被美人挑明更是让他颜面挂不住。

        “这位爷想必是马贼,在堂堂大人面前,马贼都可以登堂入室,这让小女子大开眼界啊。看来大人是不敢管马贼了,小女子只不过是个弱女子,也只好听从强权,但,小女子也只能委身于强者,不知二位爷是银子多,还是谁武功高呢?”沉欢笑魇如花。

        边城其实不太受大沥控制,马贼首领受命于凌傲,尤其是这次夺了大沥粮草,凌傲答应他成功后,将边城首领的位置给他,他还用得着给他颜面吗?

        首领闻言越发恼怒。

        “来人,将马贼拿下!”一声令下,大厅里穿着便装的守城军呼啦就围了上来。

        赤冰立刻将沉欢护在身后。

        马贼猛然跳起来,双方顿时剑拔弩张。

        老鸨吓死了,“哎呀哎呀,爷们,可不要在花阁里打啊,各位爷都是来消遣的,打烂了花阁,下次爷还到哪里找乐子去啊。”

        沉欢轻轻一笑,“不如这样,二位爷都是今天的贵客,二位抽签,看小女子陪谁,另外一位爷就由我这位姐妹陪可好?”

        两人看了一眼赤冰,冷美人也是他们稀罕的。

        毕竟现在撕破脸也不是好事。

        “好好,还是姑娘聪明,我看就这样。”老鸨乐了,赶紧取了两根竹筷子,掰断了一根,握在拳头,“来来,两位爷抽一下,抽到长的就是白衣美人陪着。抽到短的就是红衣美人陪。”

        老鸨偷看一眼沉欢,她刚才开口提议时,她别提多高兴了,还以为要强留人,没想到人家自己提出来了。不过开多少银子呢?既然事情挑明了,就得问姑娘了。

        鸨母赶忙走过来,“姑娘头夜多少银两?”这群女子不是一般人,敢面对面与马贼和边城最大的官也敢较量的人,自己还敢出价吗?

        护城首领一步上前,一把抽了支竹筷,长的。

        笑意顿时深了,“姑娘,看来我们得好好坐下来谈谈价钱。”

        沉欢竟然灿烂地笑了,侧身让出楼梯的位置,做了个请的手势。

        鸨母和众宾客就呆呆地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

        赤冰上前,瞪着马贼为首的,“看什么看!跟我走!”

        众人顿时石化了,这样彪悍的胭脂女还真没见过呢。

        马贼首领本来闷闷不乐,可见到火辣冷美人这般,反而乐了。

        “好好好好,让爷好好的和你乐乐。”

        沉欢刚进门,就被护城官一把拽了过来,满是胡子的面部扯起了一抹冷笑,“你是什么人?功夫不深,但气势不错。”

        沉欢妖媚的眸子一闪,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指对着他胸膛一戳,“你该睡了。”

        护城官一愣,顿时觉得双眼皮重得抬不起来,眼前一黑,噗通一下,跌倒在地。

        “甘珠进来。”

        甘珠闻声推门进来,麻利的将人捆上。

        “大厅里的一刻就倒了,我们要速度快点。”沉欢一边帮忙一边说。

        “没事,这两个家伙的量是三倍,其他人至少等我们走了才会倒。”

        沉欢果断地点头,迅速换了身黑色夜行,窗外就响起一阵各种敲打和喧哗的声音,她们俩相视一笑。

        “东门起火了,大家快救火啊!”突然街上响起一片叫喊声。

        街坊民众都拿起锅碗瓢盆奋力敲打着,叫喊着,东边的城门顿时浓烟滚滚,全城顿时混乱起来。

        沉欢和甘珠将人吊下楼,下面多了两个接应的人。隔壁的赤冰已经将人丢下楼,对沉欢低声说,“是暗卫。”

        沉欢心里一暖,凌凤在她身边安排了那么多暗卫。

        几人扛着一个大包袱,悄悄地向西门靠近。

        换了护城军服的赵熏跑到大门,“军爷,不好了,皇上的羽林军到了城门了,说是要让守城官出门迎接,。”

        守在大门的士兵一愣,忙冲进大厅,校尉们都倒在地上不知出了什么事情。

        赵熏进来一看,“这怎么好啊?”

        “快关城门。”士兵急叫。

        “为什么啊?羽林卫可是皇家兵啊。”

        “你傻啊,我们得了那么多军粮哪里来的啊,不都是大沥皇帝派来的,羽林军来我们还有命吗?”

        赵熏冷哼一声,“原来你们是叛军。”

        士兵一愣。

        赵熏伸手在他脖子上一砍,人闷哼一声倒地。

        赵熏立刻出门,对着外面慌乱不知如何是好的士兵叫着,“大人有令,马贼已诛,迎接羽林军入城。”

        换乱的士兵似乎有了主心骨,反正大人正欢乐中,不便打扰。

        几个马贼已经被扒得只剩下一条亵裤,一排五花大绑地绑好,吊在城门上。

        宁逸宏带领的羽林军赶到,进了城,听了沉欢的话,不由又惊又喜。

        惊的是她们太大胆,喜的是果断解决了边城,就算出事,他们替凌凤解围后,有了安全的退路。

        他立刻命令羽林校尉接管边城,一边命人去上一座城调兵。

        接下来,他们就要进山接应凌凤他们。

        准备了足够的干粮,沉欢和宁逸宏他们快马加鞭,奔驰在旷野中,远处的山峦依稀可见,她心中一喜,赶紧再加一鞭,白马懂得主人的心思,四蹄加里,飞也似地窜了出去。

        很快众人进了山区,沉欢命令大家停下来,注意观察各方向的动静,她拿出地图和宁逸宏,看了看,确定目标地应该距离这里不远了,突然听到一阵响声,抬头看见天空有信号飞箭。

        “快躲起来。”宁逸宏低声叫着。

        众人立刻隐藏起来。

        不出他们所料,不久就见一群马贼装束的一队人马从山谷中飞奔出来向边塞城的方向而去。

        “不是马贼!”宁逸宏沉声道。

        沉欢点头,“刚才城里那伙也不是。”她略微沉思,环视一下周围,见面前的山顶应该可以看到山谷的状况,便对赤冰说,“速去打探下前方的消息,我们上山,在山顶汇合。”

        赤冰点头上马顺着山路往山谷中飞驰。

        沉欢他们继续骑马登山,到了半山腰,山峦陡峭,不能再骑马了,边下马爬往山上迅速攀登。

        等到了山顶,隐约听到厮杀打斗的声音,沉欢心底一沉,“跟上。”

        宁逸宏看了她一眼,握住她的手腕,沉欢没说什么,借他的轻功,两人飞也似地向声音发出的方向飞奔过去。

        除了负责牵马的人,其余的也都使出轻功,迅速跟上。

        一处地势险要的山坳中,凌凤的队伍被蒙面部队团团围住,打得难舍难分。

        只见他一把闪着寒光的冷剑,飞舞出万道冷光,瞬间围在周围的蒙面人都惨叫着倒了一片。

        他定住环视四周,发现似乎是事先埋伏好的,而且都是蒙面人,按照身形手法看,非常熟悉,不禁蹙眉,暗想,果然是凌傲派来的人,迅速扫了一眼周围的状况。

        “看来我们猜测的对,都是凌傲搞的鬼。”宁逸飞冷笑。

        “必须逮住他!”凌凤一笑。

        凌凤和宁逸飞早就预料到,所以,一路都顺着凌傲的设计,深入到山里,对粮草也没有接应,这一切就是为了麻痹凌傲,逼他现形。

        凌凤迅速大喝一声,“摆阵!向东方!”

        瞬间所有军将每十人一组,六人摆成品字型负责防守,围住剩下四人在中间,他们负责攻击。

        两组向背,相互照应,点点向东面逼去。

        蒙面人见他们非常有章法的强势攻击,呆了一会,迅围拢过来企图破阵,没想到看似每个阵是独立的,去功时方发现,他们相互之间衔接照应,立刻把他们打得无还手之力。

        凌凤再次大喝一声:“换!冲!”

        各阵迅速打开,变成一个大三角,西面呈平面,东面三角,立刻如同破竹,快速地向东方杀了出去。

        眼看他们就要冲破东面的包围,山顶上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凌凤忙抬头望去,只见大石混着烟尘从山坡上滚落,心里暗叫不好,迅速挥手大吼:“西方!撤!”顶着滚石的危险,众人立刻变阵,掉转箭头,迅速向西方攻了回去。

        队伍刚迅速地向前移动,几块巨大的石头就“轰隆隆”地落下,瞬间,挡住了东面的山口。

        石头巨大,后面有追兵,要攀岩而过,确实困难,凌凤当机立断,先向西方逼退进攻,再争取时间思考对策。

        沉欢她们也听到巨石滚落的声音,顿时感到地动山摇,心里一惊,再奋力提速,向着山谷飞奔过去。

        赤冰也赶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姑娘,主子就在这座山的山脚下,主子原本带着2千人,留了一千人马驻扎在山里,自己带着五百人进山,他们在这里被困了两个时辰了。”

        沉欢眼神一暗,他胆子太大了。

        他们立刻继续攀爬,当她们来到山顶,往下望去,正好看见他们激战的山谷。

        远远望去,凌凤他们大概只剩下几百人,被蒙面人队伍紧紧地围在中间,但他们的阵固若金汤,蒙面人也耐他们不何。

        山谷中,夜来的比较早,天色已暗了下来。

        凌凤看看渐晚天色,嘴角扬起傲然的冷笑,他蹲下,揭开躺在地上一具尸体的蒙面布,看到长期带盔帽在额头留下的印痕,笑意更深,更冷。

        他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光滑陡峭的山壁,心略寒,暗想,凌傲,你该露面了!

        欢儿,我会回来的!

        站在山顶正在四处观察的沉欢,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呼唤自己,忙停下来,眯上眼睛,静静去感觉,她面上微微扬起笑意,是的,她听到了,听到凌凤的话,睁开眼,向山谷望去,只见到点点黑影,心里默默地说,“我也在!”

        凌凤突然也感觉到了她的存在,忙四下张望,但没有看见什么,面色阴沉,含着阴霾。

        突然,一跃跳上一个大石,略微运气,对着西边大喝一声:“边城已经被我拿下!援兵即可到达,你们以为跑得了吗?凌傲的命令是逼你们犯上!是谋反!聪明的停止你们愚蠢的行为。”

        深厚的内力把声音清晰地推向蒙面人群,一位领头人摸样的人微微一怔,打了两个时辰都无法攻破凌凤的防守,他的中气居然还是如此十足。

        他刚才说是凌傲的命令,猛然,浑身飚出冷汗,如果真的失败了,自己肯定会被连株九族,怎么办?慌忙抬头看了看天色,暗想还是自保要紧。

        赶紧挥手,命令众人退出山谷,在山谷外安营扎寨,以攻变守,反正东面已被巨石封路,他们是出不去了,要走只能走这边,先困住龙皓炫,如果有援军,自己就跑,没有就攻。

        凌凤见恐吓奏效了,便命令众军即刻休整,准备夜间突围。

        “凌傲回来吗?”宁逸飞坐在他身边。

        凌凤丢了一支树枝进火里,“如果他的人失去了斗志,他肯定回来。还有哪里比这里让我葬身更好呢?下一次,他不可能再有机会的。所以,他一定回来。”

        沉欢他们听不见打斗声了,再看下凌凤扎营的地方,似乎也平静了。

        再看了眼西面,发现峡谷非常狭长,他们每隔半里地一个防守,而且兵力雄厚,一时很难冲出去。

        她再向外望去,发现另一个山谷中人员比较集中,中间有个比较大的营帐,估计是叛军的总部。

        她忽然对赤冰指着总部,“你速速去找凌凤总部调兵,估计凌凤他们被围,没有办法出去报信。你告诉他们今晚准备突围,等我们信号,配合突围。”

        “我们走!”沉欢和宁逸宏带着十几个武功最高的人,悄无声息地来到离蒙面人总部的营帐附近,潜伏下来。

        夜已暗沉,周围山里只听到点点蟋蟀的声音,蒙面人的总营就在她们眼皮子底下,远处,各关卡的人陆续撤了些人回来,估计他们不打算夜攻,而是打算死守了。

        沉欢轻声但很坚决地说了声,“各自准备。”宁逸宏、甘珠他们暗中点头,分头行动。

        “你不要去!”宁逸宏一把抓住她。

        沉欢笑道,“放心,我和赤冰他们练了几年了,正愁没有机会一展身手呢。”

        宁逸宏见劝不住她,只好作罢。

        甘珠和赵熏首当其冲,手里拿着一支像钢棍一样的东西,手猛然一抖,“唰”的一声,棍变成一把非常大的扇子,足有半人高,只见两人,站在崖山,向悬崖边猛然跑了起来,瞬间,张着大扇,像鸟儿一样飞过夜空,悄然地飞向对面山峰。

        营地里的黑衣人,都已经除下蒙面布,换下盔甲,准备歇息。

        沉欢她们对面的山崖上,夜空中突然飘下来无数雪花般的荧光片片,片片飘洒,在月光下格外醒目,立刻就吸引了营地里的人,都跑了出来,惊异地议论着。

        荧光雪片缓缓地向西面移动,飘飘洒洒,非常漂亮也非常诡异。

        沉欢见时机已到,挥手,第二组两人同样展开手中的大扇,向营地的马圈飞去,第三组两人也同时飞向营地粮草帐飞去。

        剩下沉欢和宁逸宏及另外几名暗卫,直接悄然向营地深处飞去。

        几个人在没有人的地方悄然落下,沉欢和宁逸宏直扑主将营帐,另外两名则跟着她们在后面掩护。

        她们脚上都套着毛皮鞋,是专用于夜行的装备,在四人如猫一般敏捷,穿行在营帐中间。

        到了目的地,在大帐门口,两名负责掩护的暗卫迅如雪豹,直接就扑向两名守卫的黑衣人,悄无声息地把两人轻松搞定,拖走。沉欢和宁逸宏则立刻飞快进入帐内。

        帐内真在准备休息的主将,猛然见两位黑衣人进来,吓了一跳,本以为是自己人,定眼一看,是女子,顿时要张口大喊。宁逸宏瞬间如飞箭一般,伸出手指准确地点上哑穴,那人只能张开口,发不出一点声音。

        沉欢眸子闪着狡黠,抬手揭掉自己的面纱,首领立刻呆着了,口型在动,似乎在说宁逸宏、秦……

        沉欢嘴角勾起一抹不冷不热的酷笑,半眯着眼眸,狐狸般的眼睛盯着那发抖的将领,“原来是韩大人啊,您的女儿可是睿亲王侧妃,你这样做,睿亲王可会绕过你们父女呢?”

        她给甘珠使了个眼色,甘珠拔出明晃晃的短剑,贴着他的脖子,手轻轻一拍,顿时解了他的哑穴。

        “咳、咳,怎么是你们?”韩中清结结巴巴,宁逸宏和秦沉欢像魂魄一般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真是吓得够呛。

        “韩大人,还要委屈您,请您下令撤兵!”沉欢逼近一步,既然是他,如果能说服他撤兵,不用动武不是更好吗?

        “可是,可是,这是怎么回事?”韩中清渐渐镇定下来。

        “我也想问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大人不知道您堵截的是谁吗?”他的举动和变化,沉欢看在眼里,知道不太可能说服了,但还是尽力而为,身子已经开始他慢慢靠拢,准备行动。

        韩中清虽然不是武官,但也算是指挥官,听见沉欢的话,和她的眼神,也猜到他们是有备而来。

        “你们误会了吧?我是接到朝廷命令特来浇灭马贼的。”

        “是吗?有我在,大人认为可以再隐瞒吗?如果您下令撤兵,我还能在皇上面前为大人求情,如果不是,休怪我无情!”沉欢语气一变,冰冷而威严。

        韩中清心猛一颤,这秦四姑娘果然名不虚传,确实厉害。

        “下令吗?可以啊。”韩中清想用缓兵之计。

        刚抬手要摸出短匕,就被甘珠一个箭步扭住手腕,听得“哐当”一声,发着寒光的匕首掉在地上。

        沉欢脸色更冷“想必大人不知道我的厉害吧?来人,绑了!”门外的两人听命迅速进来,与甘珠一起把他五花大绑,打开一个箱子,把他抬了进去,关上箱门。

        甘珠迅速扫了三人一眼,“我们要开始行动了,给大家发信号吧。”

        甘珠飞快的,“是。”

        几人迅速出账。

        沉欢突然想起什么,返回帐内,甘珠一见,赶紧守住帐门,警惕地四处张望。

        甘珠入帐是想找出他们这次围剿刺杀的证据,至少可以要挟他们不要再继续这样的行动,她正在翻看各种文件时,帐外传来了厮杀声,心里一紧,知道全部开始动手了,加速了手里的动作,把有价值的东西,往怀里一揣,迅速冲了出去。

        帐外已经乱作一团,粮草帐燃起熊熊大火,所有粮草军备都坠入火焰中。

        凌凤见到火光,一怔,很快,果断立刻下令,全力向着蒙面人的包围圈冲了过来。

        他越杀越猛,是谁?谁来接应他们?

        他心里莫名焦急,必须赶快和接应人会和!

        韩中清的营帐中忽然有人尖叫,“不好了!马都倒了!”顿时人更加慌张起来,他们也不知道这些武功高强的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沉欢和宁逸宏、甘珠他们敏捷地挥舞着手中泛着寒光的软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惨叫地倒地。

        沉欢心中尚存有怜悯,毕竟都是些无辜士兵,手下便放软了些,只捡不是要害的地方攻击。

        甘珠口中喊着“杀!给我滚!”在沉欢周边穿行,极力保护着。

        其他人很快都边杀边向沉欢这边靠拢,大家聚集在一起后。

        沉欢关切地望了他们一眼,见有些人身上挂彩,担心地看了一眼。

        她立刻吩咐:“都是大沥士兵,手下留情。”大家点头,随即又飞杀了出去。

        沉欢身后突然有人恶狠狠地猛喝一声:“杀了他们,不要留下活口!”

        沉欢扭头正看见韩中清气势汹汹地站在营房门口,叫嚣着,她立刻蹙眉,真的要大开杀戒吗?

        擒贼先擒王!

        “甘珠,我们去拿下那家伙。”她迅速对甘珠说。

        甘珠应道“姑娘,跟在我后面。”说完飞跃向前,挡在沉欢的前面。

        她娇小的身躯,灵活穿行,如风挥舞着软剑,甘珠也配合地抵挡、搏杀着。

        韩中清见两人迅猛地朝自己方向冲了过来,害怕地抖着身子,大叫:“她们过来了,快保护本官。”他也在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秦沉欢、宁逸宏!

        话音刚落,人已经被擒住,称呼那上前,提刀架在他脖子上,冷冷地说:“快下令,都停下。”他全身颤抖,无力地向下坠。

        甘珠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举剑就要刺过去,甘珠一把挡住,“不要杀戮!”她希望能和平解决。

        赖在地上的韩中清,趁着两人分神的时候,突然站起来举起泛着寒光的匕首就向沉欢胸膛刺去,说时迟那时快,甘珠和另一个身影同时一把推开沉欢。

        匕首顿时深深地没入那忽然而来的身躯,血花四溅,冷艳的脸一寒,咬着牙,忍着痛,迅速举剑一把刺进韩中清的胸膛,“啊!”的一声,韩中清顿时倒地。

        沉欢已经呆住了,赶紧抱着赤冰下坠的身子,急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用手想堵住那血如泉涌的伤口,可是怎么都堵不住,鲜血瞬间染满了两人的衣襟。

        甘珠一跺脚,“混蛋!”拔剑狠狠的在韩中清的身上戳了几剑。

        “赤冰,赤冰!”

        以赤冰的伸手,那会一剑倒地起不来,可想是中了要害,沉欢急得不得了。

        宁逸宏很快赶了过来,见赤冰受伤,都焦急起来,手上的动作加速,剑花飞舞,地上倒下一层又一层的人。

        沉欢抱着赤冰,深深自责,都怪自己妇人之仁害了她。坚强的赤冰,脸已经痛得煞白,失去了血色,但还是坚强地扯出一丝微笑,虚弱地说:“属下没事。”

        “不用担心,你们都会死,迟早的问题。”

        冷冽的声音传来,沉欢抬头。

        凌傲!

        宁逸宏冷哼,站起来,握剑护在沉欢身前。

        “你终于出现了!”

        凌傲冷笑,“收拾你们一群人,我自然需要出现。”

        “痴心妄想!”沉欢耳边传来熟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柳眉齐飞,万般欣喜,迅速抬眸,对上凌凤那双俊逸含着关切的剪眸,玄色的身影迅速地飞到自己的身边。

        “你怎么样?没事吧?”急切满溢着关怀盯着满脸是泪水的沉欢。

        她摇着头,看到凌凤的一霎那,满肚子的委屈顿时涌了上来,眼泪顿时止不住哗哗地往下流。

        凌凤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关切地看着她怀里的赤冰,伸出一只手搭在赤冰的脉搏上,眉头紧蹙,感觉到脉搏极其微弱。

        “不行,快把她放到营帐中。”宁逸宏立刻过来抱过赤冰已经无力的身子,赶紧转身进了营帐。

        凌凤凝视着沉欢,“你进去。”

        沉欢点头。

        凌凤转身,看着凌傲。

        “凌傲,我们来个男子汉般的对决吧。”

        凌傲枢纽的脸拧出骇人的冷笑,咬牙道:“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赤冰脸色已经苍白无血,血顺着伤口汩汩流出,估计是伤了动脉了,刚沉欢因为心里的恐慌,慌了手脚。

        这时方定下心来,沉欢和宁逸宏定神一看,猛然心惊,流出来的血水变成了黑色。

        “有毒?”这里没有任何救治条件,宁逸宏咬了咬牙,“不能拔出匕首,否则血流更多,毒散的更快。”

        沉欢突然想起,赶快拿出身边的锦囊,取出一颗解毒丹,塞进赤冰的嘴里,“这是神医给的,说是最好的解毒丹。”

        “大姑爷带人攻上来了。”甘珠高兴地掀帘进来。

        两人相视皆喜。

        门口就进来一抹白色飘逸的身影。

        宁逸飞看了一眼床上的赤冰,见沉欢拿着锦袋,微微一笑,“你还真舍得。”

        沉欢急忙说,“逸飞,赶紧救救她,她是因为我伤的。”

        宁逸飞探了探赤冰的体温和脉搏,然后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这里交给我。”

        沉欢担心凌凤,可又担心赤冰,不过宁逸飞在,自己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帮助。

        帐外基本被控制住局势,还在逃窜的蒙面人都纷纷丢下武器。

        沉欢正伸长脖子找凌凤的身影,忽觉一股熟悉的味道袭来,还没等回头,人已经落入一个暖暖的怀抱。

        “你这个坏家伙,怎么忽然出现在我眼前……”凌凤带着湿润的呼吸轻轻的在她脸颊轻轻一吻,“看到你,我好喜欢。”

        沉欢眼泪顿时落了下来,抱着他交叉在自己胸前的手臂,尽管血迹斑斑,可她不想放手。

        “我不来会疯的。”

        “谢谢你,欢儿。”凌凤将她转过身来,定定地凝视着她,一身黑衣在火光中显得格外清瘦,心痛地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轻轻一拽,紧紧地拥在怀里。

        “你这个小傻瓜!”带着溺爱,含着深情,在她头发上轻轻的吻下。

        凌凤心痛而欣喜,她能不顾危险,冒着生命危险来救自己,说明她心里深爱自己。

        沉欢被他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

        凌凤微微放松,双眸盯着清透的瞳仁,刚刚流过眼泪的眸子含着委屈,带着晶莹,动人魅惑,心里猛然驿动,忍不住,低头覆上那两瓣发红润泽的薄唇,只感觉到怀里的人儿猛然颤抖,手更紧地箍着她,不让她动弹。

        沉欢感受着唇上温暖柔溺的感觉,她多需要一个宽广的胸怀,温暖自己孤独坚强的心扉,渐渐地让自己也融入到吸允的甘甜感受中。

        身后是昏暗的战场,到处火光冲天,喊杀声还会时而响起,暗夜中的两个激情的人儿,深深陷入冷风中,燃烧着彼此的热烈。

        **

        四个月后,余杭茶庄小庄。

        自从上次事情后,沉欢再次到处巡视她的生意,前几天被告知凌凤到了余杭,要和她小聚。

        沉欢叉着腰看着炉灶前围着围裙的英俊男人,他正手脚麻利的切菜。

        在台面上一列摆着荷叶茶香鸡、春笋爆炒肉、野菌山鸡汤,酸笋鸡杂、大烩野菜、清蒸小鱼、菊花鱼。

        凌凤扭头嘿嘿笑笑,“马上就好。”

        沉欢冷眉倒竖,看着他脸上一道道做菊花鱼的面粉,又忍不住想笑,可一口气憋在心里,笑不出来。

        “主子。”赤焰在门口咳了两声。

        凌凤头也不回,“好了,最后一道菜。”他潇洒的一抛菜锅,往盘里倒出一份百合鲜莲子芹菜。

        “八菜一汤,汤在锅里,赤焰帮我端上锅。”

        凌凤说着脱掉围裙就往外走。

        “站住!”沉欢气得吼了一声,“你给我说清楚!”

        他会做菜!

        凌凤脚底抹油一溜烟跑没影了。

        赤焰嘿嘿笑着,“姑娘先正厅候着,宴席马上上了。”

        沉欢瞪着眼睛,干生气。

        “生什么气啊。”一声柔美的声音传来。

        “姐姐!”沉欢惊喜的看着秦婉笑盈盈的站在花门下,背后是宁逸飞,还有奶娘抱着小宝宝。

        秦婉走过来,抹了一把她额头的汗珠,“傻丫头。”

        “姐姐,你怎么来了啊?”沉欢拉着她的手。

        “你这个臭丫头,一走就是几个月,逍遥自顾自,也不想见姐姐了啊。”秦婉喃怪的点了点她的脑门。

        “哪有。”沉欢笑嘻嘻的抱着秦婉的手臂。

        “你怎么越长越发小了啊。”看到不时撒娇的沉欢不由莞尔。

        “嘿嘿,现在什么都不用操心了,自然就小了啊。”

        这倒是真话,一切都平静了,她的心反而不再沉重。

        “请姑娘到大门接圣旨。”赤冰微笑着站在前面。

        “圣旨?”沉欢奇怪的看着赤冰,自从她受重伤后,性情大变,常爱笑了。

        秦婉微微一笑,“走吧,我陪你去。”

        “那你们两个去,我进去看看。”宁逸飞神秘兮兮的道。

        秦婉温柔的点头,“我带欢儿去。”

        沉欢奇怪的看着他们,个个脸上都带着诡异的笑意。

        两人相扶着一起走出门口。

        沉欢一愣。

        大门口,齐刷刷的站着不下百名神策军。

        而正中间骑在黑色骏马上的不是凌凤吗?可他脱下了常服袍子,换上一品王爷服,黑缎金蟒,外加威武大将军金色短甲,头戴一品王爷盔,威风凛凛。

        沉欢正目瞪口呆时,凌凤飞身下马,手捧一品诰命盛妆,走到她面前。

        亮眸深清的凝视她,“我说过,有一天,我会带着一品诰命大壮,迎霞光,驰战驹,率神策军三十万上门迎亲。”

        “迎亲?”沉欢拉高音调。

        “是啊,今天是你及笄之日。所以,凌凤可以迎亲了啊。”

        “我怎么不知道过完礼了!”沉欢瞪眼。

        “姐姐已经帮你过完了。”秦婉笑得见牙不见眼。

        沉欢瞪着秦婉,忽然觉得姐姐什么的都靠不住啊。

        凌凤走近她,抓着她的手,将放着的盘子放在她手上,“为夫已经是一品亲王,特带着皇上的诰命前来迎娶王妃,王妃请入内更衣,享受家宴吧。”

        沉欢堵着一口气上不来。

        憋了好半响,皱着眉头,咬牙切齿的扫了一眼威武大军,“你,骗我!”

        凌凤勾柳腰,挑下巴,偷香一个,宠溺道,“爷就喜欢骗你,骗你色,骗你婚,骗宠你一生,可欢喜?”

        沉欢伸出指头戳着他的盔甲,“凭什么欢喜?我不认识你!”

        凌才不管她,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就凭爷喜欢。”他冲着秦婉眨眼睛。

        秦婉笑着说,“婚宴都布置好了,赶紧吧,要不误了吉时不好。”

        两人不由分说,将沉欢带进去。

        沉欢刚迈入二门就目瞪口呆。

        小院子忽然变成了张灯结彩的喜庆状。

        就连换了妇人妆的云裳和烟翠不知何时冒出来,和一干人等站成一排,想必是从后门进来的。

        **

        沉欢稀里糊涂的拜了天地,喝了交杯酒。

        橘灯摇曳下,娇儿入怀,刚毅铮铮铁汉顿化一汪春雨,柔情万千。

        卸了甲,退了衣,被人温柔剥光的她气得双眼冒火,咬牙切齿道,“你,骗了又骗我!”

        “骗你是因为爱你。”

        “你……何时对我起的贼意?”沉欢一直在脑海里搜索着初见这条大尾巴狼的情景。

        唇齿相溶,宠溺沉声,“从你8岁起。”

        “……”

        相思如斯,缠绵久长。

        沉欢醒来,天已大亮。

        昨晚实在睡得太晚,浑身酸疼。

        她刚一动,立刻就有人走到面前。

        “醒了?”凌凤笑眯眯的看她。

        沉欢顿时脸色羞红。

        莫名其妙就成了他人妇,心里还憋着一口气呢。

        “为夫扶你起来洗漱。”凌凤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走开。”沉欢立刻抓着被子,被子里的她什么都没穿啊!

        感觉到沉欢的羞涩,凌凤脸色挂着一抹红云。

        他赶紧退回去一步,“那我叫云裳她们进来。”

        等云裳和烟翠她们服侍沉欢换好装,坐到饭厅时,秦婉和宁逸飞笑盈盈的看她。

        沉欢不由深吸口气,无奈的坐下。

        哪有这样逼人结婚的?

        凌凤一身常服,忙进忙出,一桌子早饭就布好了。

        沉欢看着桌上她喜欢吃的清淡的小菜,瞥了一眼一脸模范夫君的凌凤,凉凉的道,“手艺不错,不知王爷何时学了一手好厨艺啊?”

        凌凤装作不明白,殷勤的给她装了一碗白粥,“你最喜欢喝新米白粥了。”

        秦婉忍不住扑哧笑了,“好了,新婚夫妇,哪有板着脸的,难不成嫌我们碍眼呢?”

        沉欢白了她一眼,“姐姐,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呢。”

        “我胳膊肘自然往内拐,凌凤是我妹夫啊。”秦婉掩嘴微笑。

        宁逸飞也帮她装了一碗粥,“托小妹的福气,我们居然能喝上王爷熬的粥啊。”

        沉欢憋着气,等着他们,忽然长叹一声,端起碗吃了起来。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在小庄玩了两天,秦婉一家便回去了。

        凌凤拉着她的手回到房里,“终于就剩我们两个了。”

        沉欢笑脸顿时收了,甩开手,坐在椅子上,扯着嗓门喊,“甘珠,拿搓衣板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795/18932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