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位游戏:总裁霸爱小娇妻 > 第二十三章 病发

第二十三章 病发

        众人朝门口看去,却见一位女服务生带着惊慌的表情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被打散,刘磊不由得把气全撒在了服务生身上:“谁让你随便进来的!你们经理没有教过你基本礼貌吗?!”

        小姑娘原本就被凌若霜吓了一跳,匆匆忙忙进来又被刘磊大声责骂,眼泪忍不住喷了出来:“对……对不起……我是新来的,门口有位客人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她问我要水,我一急之下……真是对不起!”

        刘磊偷偷瞥了左骁一眼,见他的脸冷若冰霜,甚至比刚才还要差,心里知道今天这份合约是谈不下来了,火蹭蹭地窜了上来:“我倒要看看哪个兔崽子敢坏我好事!”刘磊低咒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望着他的背影,左骁冷哼一声,黑亮的眼里满是不屑。

        他早就知道这刘磊是靠关系才能有这次和左式谈合同的机会,合约内容他只瞥了一眼就明白了一切,表面看起来好像很正常,可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刘磊简直是在狮子大开口。

        凌若霜望着那扇门,眉头越皱越紧,那小姑娘已经进去一会儿了,怎么还不出来。

        绞痛越来越严重,凌若霜捂着腹部的手好像要镶进皮肤里一样,紧紧地抓着衣服,额头的冷汗不停地渗出来,不一会儿就浸湿了额前的刘海。

        实在忍不住了,凌若霜挣扎着从包里翻出一个药瓶,打开拿出一颗药片。凌若霜最讨厌吃这个药了,比平常的药苦十倍有余,她看了它一眼,刚准备生吞药片时,包厢门被猛地打开。

        然后,凌若霜眼睁睁地望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抢走她手上的药片,随手往远处一扔,白色的药片滴溜溜滚了两圈,躲进了走廊的角落里。

        “你……!”凌若霜瞪大眼睛想要骂他,一张口却痛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什么!你害得老子损失了将近一个亿的生意你知不知道!”刘磊满脸愤怒地吼道。

        凌若霜没有理他,紧咬着下唇,吃力地打开药瓶想要再拿一颗出来。

        看着她咬唇倔强的样子和冷漠的态度,不知怎么的,刘磊突然想到了坐在里面的左骁。

        一想到左骁,刘磊心里的火燃得更旺,他走前一步,一把扯起凌若霜的头发,硬逼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老子和你说话呢,你居然敢无视我!”

        原本从左骁的角度看门外,那女孩被刘磊的身体完全挡住,而现在刘磊往前走的那一步,却使女孩露出了相貌。

        看到那张熟悉的惨白的小脸,左骁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仅仅几秒,他就冲到了门外。

        刘磊只感觉到一阵疾风,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摔在了地上。

        他刚想破口大骂,却在看见那张让人畏惧的侧脸之后,吓得连屁都不敢放。

        左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头发被冷汗浸湿贴在脸上,下嘴唇也被她咬得出了血。他不曾想过,早上还和他斗嘴的人,此时却奄奄一息地缩在角落不停颤抖着。

        左骁毫不犹豫地伸手一揽,把她捞进了怀里,直朝大门口奔走而去。

        凌若霜痛得已经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个怀抱给她一种无比的信任感。

        “去利晶医院找白羽。”丢下这句话,凌若霜便昏了过去。

        左骁一路飙车开到利晶医院,抱起她就冲进了大门。

        “谁是白羽!”左骁怒吼一声,吓得原本在门口犯花痴的护士急忙冲进去找人。

        过了不一会儿,一位长相俊秀的男子急忙冲了出来,接过左骁怀中的凌若霜,把她轻轻放到了护士推来的担架车上,匆忙推向急诊室。

        从始至终,左骁冰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在看见凌若霜被推进那扇大门的那一刻,左骁忽然有了一种感觉,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害怕!他害怕凌若霜出事!

        仅仅见过几次面,这小女人居然让他体会到了那么多不同的第一次出现的感觉。

        凌若霜,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打开,白羽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走到左骁面前,拿下口罩责问道:“她都已经痛成那样了,为什么不喂她吃药?!这一次要不是赶来的及时,她恐怕就没命了!”

        “她得了什么病?”左骁靠在墙边,阴沉着脸低低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普通的胃病。”白羽被他的态度惹火了,不冷不热地问答道。

        左骁抬起头看向白羽,望着眼前这张的俊脸,他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白羽长得很帅,不过说他漂亮更贴切,他似乎是混血,白皙的肌肤高挺的鼻梁,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明亮而深邃,仿佛一颗耀眼的星星掉进了他的眼里。白色的大褂披在他身上,更显出他修长的身材。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左骁率先收回视线,抬脚朝病房走去。

        “靠!难道我是透明的吗?!”白羽很讨厌被人无视的赶脚,白了他一眼,愤愤地低咒了一声。

        望着病床上的小女人那张依旧惨白憔悴的脸,左骁铁青着脸,怒意渐渐升起。

        这蠢女人,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

        转念一想,刚才她好像挣扎着想要吃药,然后……然后那个男人狠狠扯住了她的头发。

        “刘磊……”左骁紧咬着牙,毫无温度地吐出这两个字,宣示着姓名的主人即将面临的厄运。

        凌若霜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白羽那张放大的毛细孔都看不见的俊脸。

        “啊啊啊!!”凌若霜很不淑女地大叫起来。

        “啊啊啊!你想吓死我啊!”白羽被她吓了一大跳,急忙往后窜了一步,拍着胸说道。

        “我还没说你想吓死我呢!离我那么近干嘛!”凌若霜慢慢反应过来,望着白羽一脸惊恐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白羽重新恢复了稳重的帅哥形象,整了整白大褂,瞪着她骂道:“痛不知道吃药啊!一定要忍到被人家送到医院来,是不是想死啊!!长着个脑子不知道怎么用是吧!”

        凌若霜也不解释,只是嘿嘿一笑,她知道白羽是为她好,顿时大为感动。

        “对了,是谁把我送过来的啊?”凌若霜突然想起了昏迷前那个温暖安心的怀抱。

        是他吗?应该是他吧……

        提到那个人,白羽就一包气,语气自然也就有些不好地说:“你说那个男人啊,冷着一张脸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进来看了看你不一会儿就走了。”

        真的是他!凌若霜一听,嘴角不自觉微微勾起。

        即使他对她态度冷淡甚至恶劣,但是关键时刻,不知道为什么,凌若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她的丈夫,左骁。

        看到那个小女人脸上挂着的一脸幸福,白羽已经可以猜到那个男人对她的重要性了。

        凌若霜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看向白羽问道:“对了白羽,你有没有和他说我得了什么病?”

        白羽白了她一眼,不情愿地开口道:“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这茬儿了,放心吧,我和他说你只是普通的胃病,吃点药就好了。”

        “谢谢你白羽。”凌若霜松了口气,感激地朝他一笑。

        白羽急忙遮住眼睛,夸张地叫道:“别别别,别这样看着我,我怕我无法自拔地爱上你!”

        “别闹了,我想休息会,你先出去吧。”凌若霜微笑着说。

        “嗯,你男人帮你入院手续都办好了,你就在我这休息几天再回去吧。”白羽点了点头,嘱咐了几句就转身走了出去,顺手轻轻带上了门。

        病房忽然变得十分安静,凌若霜缓缓转过头看向窗外。

        不知何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个病房她不是第一次来,原本在窗口可以看见顶的梧桐树,现在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只能看到粗大的树干了。

        凌若霜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来找白羽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白羽开给她的药也越吃越快。

        她经常想,自己会不会哪一天一点预兆也没有,突然病发而死。

        几天之前,凌若霜每次病发,牵挂的总是林玉蝶。

        可是仅仅几天时间,她的心里,多了个左骁。

        凌若霜缓缓闭上了眼,她清楚地知道,她爱上了左骁,她爱上了那个说她爱慕虚荣、说自己永远不可能爱上她的男人。

        让自己不受伤的唯一办法,就是就此打住,她要克制住自己的心,把这个秘密永远埋在心底。

        想着想着,就在她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陈浩。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830/110921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