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位游戏:总裁霸爱小娇妻 > 第二十九章 凌迟之刑

第二十九章 凌迟之刑

        柏浩宇没有听清,停下脚步低下头问道:“大嫂你说什么?”

        凌若霜紧抓着柏浩宇的衣服,咬着牙说道:“不……不要去医院,送我回家。”

        “大嫂,老大让我送你去医院,要是被他知道了,我可惨了!”

        “我……我会和他说的,求求你,不要送我去医院。”她睁着雾蒙蒙的眼睛,吃力地请求着。

        拗不过她,柏浩宇只能答应,他从后门绕到停车场,把她小心翼翼地放进驾驶座,绕到另一边,倒车离去。

        包厢内,其他人已经被赶到门外,空调开得很是温暖,可是刘氏夫妇却冷汗直冒,一脸恐惧地望着眼前这三个有着倾城容貌心却如撒旦的冷峻男人。

        过了一会儿,刘胜不见他们有什么动作,急忙弯下腰,颤着嗓子求饶道:“左少,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这次吧!”

        旁边的胖女人一听到左少两个字,眼睛瞬间瞪大好几倍,她扯了扯刘胜的衣角小声问道:“老公,你说他就是左氏企业的左少?”

        刘胜余光瞄了一眼左骁铁青的脸,咬了咬牙,直起身猛地把他老婆拉到身前,一巴掌打了上去:“好你个臭女人,居然敢打左少的朋友!还不赶紧道歉!”

        刘太太被打傻了,不敢置信地瞪着平时一点反驳也不敢有的丈夫,见他不停地朝她使眼色,她只能低下头哭着求饶道:“我错了,我该死,求左少饶命!”

        “饶命?哧……”祁佑嗤笑一声,冷冷地说,“你是在说笑话吗?可是我怎么觉得一点也不好笑呢?”

        刘胜刚想开口,却听见门被打开,他回过头,双眼蓦地瞪大。

        川野走到左骁面前,淡淡开口道:“老大,一切准备就绪,车子在后门接应。”

        “打包带走。”左骁低声吐出这几个字,率先走出了包厢,肖天煜和祁佑紧随其后。

        川野冷眼看着被吓坏不停求饶的刘氏夫妇,对着身后一群黑衣人说道:“打晕拖到车上去。”

        坐在川野开来的面包车上,祁佑嘟着嘴,妖孽的脸上满是抱怨地说道:“老大,不是我说,你刚才也太过分了吧,大嫂都被打成那样了,你居然无动于衷!就算你再不喜欢大嫂,她也是你老婆啊!”

        左骁闭着眼坐在后座,对祁佑的话毫无反应。

        倒是祁佑身边的肖天煜翘着二郎腿开口道:“褐影,你这就不懂了,老大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夜魅,你不要总是帮老大说话!”祁佑气呼呼地瞪了肖天煜一眼,不甘心地嘟囔着,“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什么理由可以让老大这么无情。”

        左骁听着祁佑的喃喃自语,烦躁地皱了皱眉。

        凌若霜,这个女人对于他,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

        数辆面包车在一个荒废的仓库前停下,黑衣人拖着刘胜和他老婆进了仓库,一把扔在地上。左骁等人随后走了进去。

        “用水泼醒。”左骁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两个人,冷声说。

        不一会儿,一个黑衣人从门外拎进来一桶水,水的表面漂浮着各种灰尘和小垃圾,显得十分恶心。

        他右手提起水桶,只听见哗啦啦一声,脏水尽数泼到那两人的身上。

        刘胜感觉浑身一阵冰凉,顿时睁开眼来,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帝皇饭店,而是处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

        他抬起头,在看到左骁的那一瞬间,不争气地抖了抖。

        此刻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他跌跌撞撞地爬到左骁面前,抓住他的裤脚不停地求饶:“左少,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求求你了!我太太也是因为受到刺激才不小心伤了您的朋友的,求求您大人大量,放了我们吧!”

        左骁抬起脚,一脚把刘胜踹了个四脚朝天,他厌恶地看了眼被刘胜抓过的裤脚,蹙着眉说道:“川野,把他左手砍了。”

        刘胜瞬间瞪大眼睛看着他,不停地挣扎嚎叫着:“不要!左少求求你了!不要啊!不……啊!!!!!”

        响彻天际的惨叫声回荡在阴森的仓库里,刘太太原本还有些晕,却被丈夫的声音吓得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只血淋淋的手,无名指上还套着他们的结婚戒指。

        “啊!!!”她尖叫一声,疯狂地扭着身子往后退,紧紧地捂住嘴巴恐惧地看着眼前这些如撒旦般的男人们。

        刘胜捂着鲜血直流的断手,躺在地上不停地痉挛着,身下的裤子早已湿透。

        左骁不屑地冷哼一声,转眼看向缩在墙角的女人说道:“刘太太,刚才不是还气势汹汹地打人吗,现在怎么了?恩?”

        一听左骁叫她,她浑身剧烈一抖,哭着辩解道:“对……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要找的原来在3603!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我可以出医药费!只要您放过我!我愿意出医药费!真的!”她天真的以为,只要出钱,就能让他饶自己不死。

        左骁突然怒目圆睁,大步走上前,一把扣住她肥厚的下巴,恨不得捏碎了。

        他咬着牙阴狠地瞪着她说道:“钱?你打了我左骁的女人,还想用钱解决?!”

        那女人倏地瞪大眼睛,她没想到,她打的竟然是左少的女人!一瞬间,浓浓的恐惧席卷她全身。她不敢再解释,只有不停地求饶,眼泪鼻涕全糊在脸上,丑到极点。

        左骁放开她,接过手帕擦了擦手,然后猛地把手帕扔在了那女人的脸上。

        他走到刘胜身前,蹲下身看着他痛得扭曲的脸,突然笑了,笑得阴冷:“刘胜,你儿子失踪了吧?不过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刘磊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谁?”

        听到刘磊两个字,刘胜原本痛得模糊的意识突然清醒,他睁开眼看向左骁,焦急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儿子失踪了?是、是谁?!”话却说不清楚。

        “是他。”左骁抬手指向站在一旁的川野,然后再次盯着刘胜的脸说道:“现在知道了吧。你能想象你儿子被一刀一刀凌迟而死的痛楚吗?别这样看着我,你放心,我会让你和你儿子死在一样的地方,用同样的方式。”

        左骁的表情顿时变得阴狠,他站起身,狠狠踢了刘胜一脚,对着川野说道:“毒哑了再做事,伪装成车祸,别留痕迹。”说完,大步走出了仓库。

        祁佑望着左骁高大挺拔的背影,突然觉得好陌生。

        他心里的老大,不管多生气,也不会用凌迟这种连他都觉得残忍的方法对付别人。四个人中,老大永远是最冷静最果断的。

        可是今天的他,好像被愤怒冲昏了头,浑身上下散发着旁人勿进的恐怖气息。

        坐在车里,祁佑烦躁地抓了抓暗金色的头发,不解地问肖天煜:“夜魅,我实在不理解,刚才那老女人打大嫂的时候,老大无情地动也不动,可是刚才,他却那么愤怒,居然用凌迟这种极刑对他们俩,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对了那个刘磊也是被老大杀了的?!”

        肖天煜坐在副驾驶座上,淡淡说道:“褐影,等你有真正在乎的女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有时候远离她冷落她,反而是在保护她。”

        他深深地吸了口烟,缓缓吐出,弥漫的烟气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什么跟什么嘛!老大像疯了一样,现在连你说话也那么奇怪,真是的!”祁佑不满地撇了撇嘴,转过头继续开车。

        肖天煜嘴角挂着一丝苦笑,头靠在椅背上,视线望向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浑身是伤的凌若霜,张嫂着实被吓得不轻。她坐立不安地看着柏浩宇把凌若霜轻轻放在床上,为她盖上被子,才敢开口道:“这位先生,夫人怎么了?怎么、怎么会伤成这样?!”

        柏浩宇转过头看向张嫂,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事,等会你帮你家夫人洗个澡,然后去拿医药箱来帮她擦点药,记住,全身都检查一遍。”

        张嫂应了一声,柏浩宇刚转身走到门口,却听见身后传来虚弱的声音:“柏浩宇,谢谢你。”

        柏浩宇笑着回过头朝凌若霜抛了个媚眼,说了声‘好好休息’,便走了出去。

        凌若霜躺在床上,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冰冷的心里涌入一丝暖意。

        将近凌晨,左骁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他换下鞋子,第一时间上楼走到了卧室门口。

        轻轻推开门,张嫂正坐在床边帮凌若霜擦药。

        她一见左骁,刚要出声,左骁立即把食指放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走上前,拿过张嫂手里的棉花棒,轻声说道:“我来,张嫂你回去吧。”

        张嫂揉了揉有些酸的眼睛,点了点头,担忧地看了一眼在床上已经熟睡的凌若霜,她的伤势比她想象中的严重,手臂上背上全是淤青,最严重的还是高高肿起的脸颊和破裂的嘴角。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830/110921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