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位游戏:总裁霸爱小娇妻 > 第三十二章 怀孕了?

第三十二章 怀孕了?

        凌若霜冲进厕所,掀开马桶盖就吐了起来。

        半分钟后,她按下冲水键,然后拧开一旁的水龙头漱了漱口,捂着胃部瘫软地靠在墙上。

        胃部还在隐隐抽痛,刚才吃的东西全被她吐了出来,连肠子都快吐出来了。

        她翻开包拿出药瓶,却发现身边没有水,只好重新把药瓶放进包里,扶着墙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左骁一出书房,就看到凌若霜捂着肚子挨着墙一步一步走着,一副虚弱的样子。

        他三两步走上前,一把扶住她的肩膀,沉声问道:“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还不是被他害的!凌若霜抬起头刚想埋怨他,一抹殷红却忽然撞入她的视线。

        眼里的埋怨瞬间转换成了着急,她急忙瞪大眼睛问道:“怎么受伤了?”

        “没事。”左骁擦掉了额前流下的血,冷声回道,低头看见她捂着胃部的手,突然就想起了她上次昏倒在他怀里的情景。

        一定是刚才吃了那么多辣,胃病又犯了。

        “药吃了没?”他问道。

        凌若霜低下头不敢看他,声音变得像蚊子一样轻:“没白开水。”

        “你是白痴吗!没水不会叫佣人帮你倒吗!”左骁不禁提高嗓音怒斥道,说完,却又牵起她的手,拉着她走下了楼。

        “刘妈,给她倒杯温水。”

        “哎!来了!”不一会儿,刘妈拿着水递给了凌若霜。

        她打开瓶盖倒出两粒药,刚要往嘴里送,却被严妍制止。

        “若霜啊,你现在可不能随便吃药!”她拿过凌若霜手里的药,放回药瓶,急急忙忙地说道。

        “为什么?”凌若霜一脸迷茫地望着严妍着急的神色。

        严妍笑眯了眼,看着她的肚子说道:“你不是怀孕了嘛。”

        “怀孕?”

        “怀孕?”

        “怀孕是什么?”

        顿时,三个声音同时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左骁脸上微微有些惊讶,而凌若霜却是一脸惊异地看着严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们旁边的左慕寒则是一脸的迷惑和不解。

        “你刚才不是……呕……了吗?”

        呕……?

        凌若霜眨巴眨巴眼,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妈,那是因为我胃不舒服,不是怀孕了。”

        话语一出,严妍脸上顿时掩不住的失望,她叹了口气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骁儿,你也赶紧努力努力,生个大胖小子给妈抱抱嘛。”

        凌若霜怔了怔,却在听到左骁下一句话的时候,硬生生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左骁淡淡的笑着回道:“知道了妈,我们会努力的。”

        严妍还沉浸在失望之中,她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却猛地一震:“骁儿,你额头怎么了?难道爸他……”

        未等她的话说完,左骁就截过她的话说道:“妈,我们还有事,先走了。”随即搂过还在发呆中的凌若霜,转身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身后,左慕寒嫩嫩的声音传来:“姐姐,等慕寒长大以后,一定会来娶你的!”

        左骁身子顿了顿,手上的力道蓦地收紧,扯过想要回头的凌若霜快步离去。

        出了门,他立刻放开了搂着她的手,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老赵,把我的车开出来,顺便带瓶矿泉水来。”

        不一会儿,他的车从车库开了出来,稳稳的停在了两人的面前。

        左骁上前打开车门,凌若霜看了他一眼,弯腰钻了进去,他紧跟着坐了进来。

        等他一上车,驾驶座上的老赵就拿过一瓶矿泉水转身递给他:“二少爷,您要的水。”

        左骁接过,拧开瓶盖,伸到凌若霜面前,语气依旧冷淡的说道:“把药吃了。”

        凌若霜乖乖接过打开的水瓶,喝了一口,紧皱眉头,和着药吞了下去。

        冷眼看着她做完这一切,左骁才吩咐道:“老赵,开车。”

        凌若霜安静地坐在他身边,中间隔着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一道距离,她双手紧握着矿泉水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的他,好像和平时不一样了。

        飞奔过来为她挡球,在亲戚面前温柔的举动,还有看似冷酷却默默关心她让她吃药的模样,让凌若霜的心再次陷入了混乱。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怎么可以控制住她的心,随着他的举动不停改变。

        回到家已经三点多了,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气氛压抑的要死。

        一踏进门,凌若霜就脱了高跟鞋直奔卧室。

        脸上感觉有些痒,她快速地把脸上的妆卸掉,照着镜子愁眉苦脸地看了半天。

        可能是一直不透气的关系,脸好像又肿了一些,额头的淤青一点也没有要消失的迹象。

        她跑下楼从客厅柜子的抽屉里翻出医药箱,又哒哒哒跑回卧室。

        进门前她转头看了眼一旁紧闭的门,左骁不知什么时候又把自己关进了书房。

        凌若霜照着镜子,小心翼翼地在红肿的脸上涂上了药膏。

        收拾干净以后,她感觉有些乏了,忍着睡意冲了个澡,换上睡衣睡裤就钻进了柔软的被窝里。

        眼皮忍不住一耸一耸,很快,凌若霜便进入了梦乡。

        左骁看完最后一份文件,抬起手扭了扭脖子,他望了眼窗外,天不知何时已经黑了。

        家里安静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楚,那小女人在干什么,他突然很好奇。

        轻轻推开卧室门,却看见她早已熟睡,身上的被子被她踢到了一旁。

        左骁走进一旁的卫生间冲了个澡,他吹干头发,躺到床上把被子拉起,盖住了两人。

        身旁的小女人似乎感觉到了温暖,她翻了个身,小脑袋蹭了蹭,钻进了他温暖的怀抱里,梦呓了两声,又沉沉睡去。

        左骁怔了怔,凝视着她粉嘟嘟的唇瓣,他低头偷了个吻,随即伸手抱紧了她。

        清晨,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中的凌若霜,她缓缓睁开眼,铃声却停了,刚想起身,却突然整个人僵在那里。

        感受到温热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的喷在她的脖颈处,痒痒的,她紧闭着眼,僵着脖子一动也不敢动。

        身旁的人好像也被电话铃声吵醒了,他动了动,随即翻身下床。

        腰上的重量瞬间消失,凌若霜提到嗓子眼的心脏也落了下去。

        感觉他出了卧室后,凌若霜才重新睁开眼。

        昨晚她记得她明明是一个人睡的呀,怎么早上醒来,自己却在他怀里。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他怎么会搂着她睡?

        一连串的问题涌进凌若霜的脑子里,未等她想到答案,床头柜上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她拿过手机,接起了电话。

        “阿浩哥,有事吗?”凌若霜揉了揉朦胧的眼睛问道。

        “若霜,你不会忘了我上次和你说的,今天要去左氏企业谈合约了吧?上一次因为你住院所以推迟了,这次可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对哦!”凌若霜一拍脑门,顿时疼得倒吸一口气,她揉了揉额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点半了,她急忙说道,“那这样吧,阿浩哥你直接到左氏门口等我,我一定准时赶到!”

        说完便挂断电话,窜进了浴室。

        急匆匆地准备好跑下楼,见客厅里只有张嫂,却不见他的身影。

        “张嫂,左骁呢?”

        张嫂看到她,露出了笑脸说道:“夫人早,先生刚刚才出去。”

        凌若霜哦了一声,转身准备出门。

        “夫人,早饭……”

        张嫂话未说完,凌若霜就换好鞋奔了出去,带着朝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不吃了,张嫂拜拜!”

        看着她十万火急地样子,张嫂笑着摇了摇头,前几天还伤成那样,像只折了翅的小鸟,今天却又是活力充沛的样子,真是个让人又惊又喜的小姑娘。

        坐在出租车上,司机正听着广播,凌若霜原本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可是广播里的一则报道吸引了她的注意。

        司机刚想转台,凌若霜急忙道:“哎师傅,能不能别转台?!”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神色异常的凌若霜,皱了皱鼻子,放下了想要转频道的手。

        清脆的女声从喇叭里传来:“昨日凌晨十分,延安高架公路上一辆私家车发生爆炸,车上三人均被炸得粉碎,经初步判断,死者是刘兰集团的董事长和他的妻儿。”

        听到这里,凌若霜缓缓地靠回椅子上,低着头紧抿着唇。

        刘兰集团的董事长,不就是昨天那个刘胜吗?

        刘胜她还是认识的,刚进黑风的第一天,葵朵就把S市大企业大集团的所有资料给她看了一遍让她记熟。

        昨晚她斜躺在沙发上意识模糊,之后的事完全不记得了,她只知道她被柏浩宇送回了家。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窜进她的脑海,难道是他做的?

        只是一瞬,她便兀自摇了摇头,不可能,这可是犯法的!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她冒险杀人呢!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她一会儿表情严肃一会儿摇头,一脸的莫名,心想这小姑娘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830/110921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