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美女杀手老婆 > 第53章 咏春拳法

第53章 咏春拳法

        “咏春?”沈鹰眼睛微微一眯,刚才这美女使用的拳法正是咏春,而且是得到了真传的咏春。

        “两个高手对付一个人,不符合道义。”美女的声音脆生生的,带着些寒霜。萧辰听到这声音耳熟,朝着美女望去。

        “是你?”他有些意外。这突然冒出的使咏春的美女竟然是当天在开往H市的列车上认识的那个女警。

        桑海对于在这里碰到萧辰也感觉到有些惊讶。她刚才在警局和H市的刑警们布置完任务,准备驱车出城到郊区自己的老宅过夜。桑海小时候和全家人在H市郊区住,后来家里移民,父母都去了美利坚。这也是公安部指派桑海来H市的原因之一,因为她对H市熟。

        没想到桑海开车到了这儿,看到有人在交手。桑海师从著名的咏春大师,也是咏春拳的行家里手,看到交手的双方之一竟然是当初在列车上见义勇为制服爆炸案的男子,忍不住上前帮了他一下。

        沈鹰回头看到金刚已经开着车过了收费站,他也不和萧辰再纠缠,像是灵猿似的,几个纵身来到了收费站前,金刚早打开车门让他进去。

        萧辰大怒,要去追赶,但是身上伤势太重,跑了几步,就感觉头晕目眩。金刚和沈鹰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萧辰一人对付他俩,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已经耗费了大量体力和精神,被压制已久的九阳绝脉忽然发作。

        他一下子变得浑身滚烫,倒在地上,脑子嗡嗡乱响,就好像岩浆爆发一样。

        林雅的声音从远去的奔驰车厘远远传来,“萧辰哥哥,萧辰哥哥……”

        “小雅……”萧辰费力的抬起头,看到林雅乘坐的汽车行驶上了高速公路,林雅的声音也在渐渐远去。

        萧辰的脑袋一阵晕眩,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萧辰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只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好像有人把他带回家,放在了床上。躺在床上,他的脑袋就像裂开了一样,纷乱的思绪就像走马灯,接踵而来。

        他眼前一会儿是林雅俏生生的面容,一会儿是金刚神鹰凶神恶煞般狰狞的面容,过了一会儿又出现苏玉婉的脸,叶心的脸,甚至还浮现出了姚娜儿勾人心魄的身体。

        萧辰的脑袋就像个火车站,这件事过去了,马上又有一件事呼啸而来,让他不得清净。

        他的身体烫的厉害,像是被火烧过。和金刚神鹰的一战,他伤势也十分严重。沈鹰的鹰爪功起初是在细沙子中练,后来是在铁砂,到最后是在炒得通红的铜豌豆中练习爪功。

        不仅如此,练习鹰爪功还要服用各种烈性药材,天长日久,沈鹰的爪子上,也携带了浓厚的火毒。萧辰的身体挨了他好几下抓,不仅失掉了很多血,而且火毒侵体,和他体内的九阳绝脉的阳气一冲,就好像在烈火上又浇了一些油,哪能不出事。

        萧辰全身上下就像被放在火炉中蒸,难受无比。他的喉咙干渴的厉害,像是茫茫的沙漠,嘴唇都干裂开了。

        迷迷糊糊中,萧辰鼻子里闻到了中药的苦味,他似乎被人扶着坐了起来,咕嘟咕嘟灌了好多苦苦的药汁,然后重新躺下。每隔一天,还会有人拿湿毛巾给他擦擦身子。

        这样过了几天后,兴许是药力发挥了作用,萧辰开始感觉没有那么难受,心里也静了很多,脑袋不再是乱糟糟的一团。不知道过了几天,到了最后,萧辰脑海里所有的景象都模糊不清,唯独林雅清丽的面容在萧辰面前挥之不去。

        “萧辰,救我!萧辰哥哥,救我!”

        林雅大声喊。

        “小雅,小雅!”

        萧辰忽的从床上坐起来,一摸,后背都是冷汗。

        几天没睁眼了,忽然睁开眼萧辰还有点不太适应,不过幸好房间里的光线也不强烈。萧辰的床正对着一个小飘窗,夕阳正将最后一点余辉洒向大地。暖暖的阳光照射在萧辰床前,并不刺眼。

        房间里飘荡着淡淡的香味。萧辰微微一惊,举目望去,这房间里的地板、布置、家具,大部分是粉红色的,非常可爱,显然易见这是个女生的闺房。

        萧辰身上盖的被子香喷喷的,轻轻一闻就感觉神清气爽。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我这是在哪儿?”

        正在这时,“吱呀”一声,门开了。桑海提着一个饭盒走了进来。

        萧辰看到桑海,“呼”的从床上坐起身来,“是你?”他也记得这个在高速列车上邂逅的美女警察。

        桑海穿着便装,手里拎着饭盒,倒不像是平日里那种冰山似的气质,反而有些像是小家碧玉。她看到萧辰醒了过来,略微吃惊,接着恢复了淡漠的语气,“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这么快就醒了?恢复力果然惊人。”

        说完,她把饭盒放在了桌上。“这么多天都只吃稀粥度日,饿的狠了吧?快来吃饭。”她打开饭盒,里面的饭菜倒真是丰盛,有香酥鸡、口水鸭、香菇肉片,还有一份汤,当真是香气扑鼻。

        可是萧辰闻到这些饭菜的香味,却丝毫无动于衷,好像完全没有反应。他重新躺了下去。“为什么救我?”

        “你是个好人。”桑海见萧辰不吃饭,也不说什么,“我本来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不过正巧和你有点缘分,就救了你。那老头子下手狠辣,你身上的伤本来很重,我这几天给你上疗伤药本来也没指望这么快好,是你自己的身体恢复力精人,这才几天身上的伤势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真是个怪物。”

        桑海的目光在萧辰身上打量着,像是在看一个钢铁怪物。

        萧辰体内的阳气旺盛至极,生机强大,就这么几天的时间,身上的伤痕已经结疤,脱落,内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这在寻常人身上至少要休养一个多月才能好的伤势搁到萧辰身上也就五六天就好了,难怪桑海这么惊讶。

        “谢了。以后报答你。”萧辰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丝毫情绪的波动。忽然,他像是想起来什么,问道,“那辆车上的人,你知道他们往哪儿开去了?”

        “不知道。”桑海摇摇头,“人家上了高速,我怎么知道他们去了哪儿。还有,你也别指望通过车牌去打听他们的来历,那车是套牌车。”桑海凝视着萧辰,“你的小女友看来是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你知道她是哪个家族的?”

        萧辰缓缓摇摇头,“不知道。”林雅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除了那次吃饭的时候略微提了下自己的身世,其他时候再也没提过,萧辰也没问。林雅没告诉他,自己是哪个大家族的。

        “那就不知道了。你伤势还没好彻底,好好修养吧。”桑海转身出了房间,拉上了房门。

        等晚上桑海来收拾碗筷的时候,发现那些饭菜萧辰一口都没动,不由得一愣。不过她又是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仍旧是如此。

        等到第三天晚上,桑海进来后看到新给萧辰端的饭菜他仍旧是一口也没动的时候,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怒火。

        她大踏步走到萧辰床前,喝道,“起来!”

        萧辰没搭理她。桑海双拳一错,咏春拳带动呼呼风声打向萧辰。

        “砰!”四拳相交,身体的本能反应让萧辰接过了桑海的攻击并马上反击。桑海的手腕在萧辰手腕上一搅,把萧辰从床上拉到了地上。

        “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桑海举起了拳头。萧辰本来要反击,忽然神情一黯。“我自诩功夫不错,却在眼皮子底下让别人把我的女人给劫持走了。我修炼的功夫又有什么用!”

        说到这里,他竟然松开了缠着桑海的手,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砰!”桑海一拳重重砸在了萧辰的眼角。他竟然不闪不避,硬接了这一拳。看到他这副样子,桑海更是生气。左一拳,右一拳,雨点一般的拳头落在了萧辰身上。

        萧辰不闪不避,脸色木然的接受着拳头的洗礼。

        等到桑海打累了,看到萧辰仍旧是木然的毫无表情,也不还手,也不闪避,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儿,不由得啐了一口,“蠢货!”

        她转身就走。“你就这么消沉下去吧,这样你的小女友永远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萧辰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看到她把门重重的摔上。

        夜幕渐渐笼罩了H市。夜晚的H市,灯红酒绿,分外妖娆。这里可比滨海城热闹繁华多了,七彩的霓虹灯把流经H市的滔滔江水都映照的五颜六色。

        H市最大的酒吧中,萧辰正在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

        他喝酒的速度十分快,一杯调好的鸡尾酒,他一仰脖子就喝了个底朝天,像是喝水一样。几个调酒师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这个牛饮的男人。反正萧辰掏钱爽快,他们也乐得为他服务。

        有几个在  招揽生意的夜莺袅袅娜娜的走到萧辰身边和他搭讪,萧辰却像完全没有看到一样,让那几个夜莺闹了个没趣,坐了一会儿后悻悻的离开。

        酒吧的音响开得十分刺耳,低音炮轰鸣着,巨大的歌声中,一个个嗑药嗑嗨了的男男***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萧辰想借酒浇愁,却越喝越是清醒。他端着酒杯,一动不动的盯着舞池。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22/11956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