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美女杀手老婆 > 第116章 夜,如期降临

第116章 夜,如期降临

        “萧辰还挺喜欢你的,今天就不杀你了,萧辰我带走,你……自生自灭吧。”黑衣夹克女子把秋瑞绑住,随后为萧辰穿上了一副,随后这酷似艾薇儿的女子很霸气的将萧辰扛在肩上,从门口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夜如期降临。

        黑色皮衣女子的代号是血色玫瑰,熟悉的人也只是叫她玫瑰,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她的真名,萧辰就是其中一个。

        血色玫瑰在外边遇到了苏橙等人并没有发生冲突,很有默契的合作将整个监狱的供电系统破坏,借助于黑暗,玫瑰很轻松的带走了萧辰。

        林雅与刘克儒等人也终于来到了监狱却是见到一座黑暗中的狰狞城堡,然而当刘克儒上去问相关工作人员的时候却得到了萧辰已经被人接走的答案。

        “老大被人接走了!”刘克儒回到车上对林雅说道。

        林雅皱了皱眉头,她并不知道萧辰在美国还有什么熟人,而在她主观臆测,萧辰应该是有自己的理由才会直接离开,到时候他自然会联系他们。

        “萧辰应该是去报仇了,我觉得那位将军应该没好日子过。”瑟庄妮笑了笑道,事情似乎就是这么简单。

        “哈哈,看来大哥果然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那我们也就不瞎操心了,嫂子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就能见到大哥的。”刘克儒笑着就启动了车子,后座的林雅微微一笑,只是这近两个月的离别有诸多辛酸,她真的好是想念,这个冤家……

        血色玫瑰把萧辰带到了他在洛杉矶的一处私人别墅,那儿有她专门的卧室,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到了这个房间!

        房间的布置十分浓墨重彩,整个地毯上都铺满了红色玫瑰,四周的墙壁也都挂满了名画,没有开灯,整个空间出现了一种暗红色。

        玫瑰将萧辰放在那铺满了红色玫瑰花瓣的床上,细长的手指滑过他阳刚的脸庞,脸色一红道:“你这冤家尽是让人担心,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似乎对着个昏迷的人说这些还不解气,玫瑰又狠狠把自己的红唇印在了萧辰的嘴上。

        “嗯嗯……秋瑞……我怎么头有点晕……”萧辰渐渐清醒过来,感到有人在亲自己,不由自主就说出了这句话,他还以为身边的佳人是秋瑞金呢。

        “笨蛋,差点被人家整死都不知道!”玫瑰一边骂着,一边把萧辰的衣服都脱了。

        “我……我这是在……”萧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猛然惊醒,一看周边的环境再一闻这熟悉的气味,他立马知道是谁了,四只眼睛瞪在了一起,他惊呼道:“爱丽丝,怎么是你!”

        “不是我还能有谁,不是我你就被那小妖精给杀了。”玫瑰没好气道,随后将萧辰昏迷时候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萧辰抱着头有点懊恼,还是有些不能置信:“怎么会这样,将军,可恶啊,我一定要杀了他!”

        十分愤慨的骂了一句,萧辰却是注意到爱丽丝饶有兴趣的眼神,还有自己现在的处境。

        “臭男人,你当初不是要保持元阳身练功的么,眼光倒是不错,的确是个尤物,你就不知道在这里我一直等着你呢,你这个冤家。”爱丽丝原本凌厉的眼神却是变得温柔似水,她也早就换下了身上的黑色夹克变成一袭嵌着无数玫瑰花瓣的长裙,整个人艳光照人,别有一番风情。

        萧辰猛的感受到自己窜起一团火,倒不是欲火焚身什么的,而是似乎……走火入魔!不知道秋瑞用的是什么药剂竟然在自己的体内跟九阳绝脉起了冲突,难道是那将军专门针对自己下的药么……

        “不行……这个时候只有阴阳  调和才能激发九阳绝脉潜力来抗衡这药力!只是眼前……”萧辰抬头看过去,他知道爱丽丝一直对他有意思,而且这般情景下。

        爱丽丝已经闭上眼将唇递了过来,其实她并没有奢望萧辰能和她发生关系,因为从前萧辰就说过宁愿得到一个一生红颜知己也不想做一夜情人,只是她就是那么一厢情愿,死心塌地,但哪怕是说就做那么一次,萧辰当时都没有肯。

        可是令爱丽丝意想不到的是,萧辰的唇已经吻了上来。

        也就是正在爱丽丝和萧辰在那甜言蜜语的时候窗口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夜色如墨,无法看清,他就在窗边如同雕塑,萧辰皱起了眉头……

        “是谁?”爱丽丝同样敏锐,即便是正在女人最大快乐之时,依然有着强烈的关于危险的直觉,压抑住那来自灵魂的悸动,悄声问了一句。

        这光线暗淡,飘扬着花香的古堡房间,暗红色的花瓣随风飞舞,而那窗口的人影似乎如同一张纸摇摇欲坠,却偏偏就在那里,如同***中的孤舟,无论如何都不会倒下。

        萧辰只用了五秒穿好衣服,一身简单的运动装,是爱丽丝准备好的,布满花瓣的床单上有一抹暗红,有丝丝血腥气混杂着一些异香。

        “你在这边等我,我去看看。”萧辰在爱丽丝唇上轻轻一吻,柔声道,窗外的黑影一闪而逝,动作奇快无比,一个轻功绝顶的高手,绝不在苏玉影之下。

        萧辰忽然很是荒诞的想到:“该不会就是苏玉影吧,难不成还跟踪监视我?”

        不对,当即他又推翻了心中的猜测,因为两者的身形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个身影显然要高得多。

        运转真力,萧辰几个纵跃破窗而出,窗外月色皎白,星辰如萤火,大地苍茫连缀着重重树影,而那高瘦的人影出现在远处一片树林某棵树的尖端,迎风而动的衣袖,背对着圆月,有种身在武侠小说中的意境,只不过这里是美国。

        “咻。”一道破空之声,萧辰在空地上疾跑,眯起眼看着那飞速极快的小物体朝着自己飞来,萧辰双指一夹便将之接住。

        月光下,萧辰停下步伐,举着手中的那小小物体,摩挲起来。

        这是一块玉,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块残缺了一般的玉,色泽上乘有极少的杂质,质地很纯,这样一块玉价值连城,玉上原本应该是有一条五爪神龙的雕刻,但是却断了一般,端口很光滑似乎是刀剑切开一般。

        萧辰对于这块玉很熟悉,或者说对于这块玉的另外一般很熟悉,那伴随了他的一生。

        仔细观察,萧辰细细对比,这玉绝对就是自己已经藏在专属保险柜的玉的另外一半,这个黑影究竟是谁,怎么会有这关乎自己身世的东西!

        师傅旷古曾经在萧辰小时候就告诉他,这玉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为北极之底采集到的极寒玄玉精所制,整块玉合起来的时候对于他的九阳绝脉有着很不错的克制缓解作用,只是一般的话,不知为何却失去了原本所拥有的功效。

        萧辰看了看那依然在树顶随风不动的身影,他似乎认定这个人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这另一块玉原本应该在自己的父母手中的吧!?

        握住了手中的半块玉,萧辰心神大震,一生是孤儿,么有人能体会他童年的灰暗,看着别人家孩子有父母相伴的幸福,自己却只得孤独修炼,他也渴望着幸福的家,知道现在依然期盼。

        追着那道黑影,果然,这黑影人看到萧辰跟上来便继续朝前,似乎是要带着萧辰去往某个地方。

        大概经过了一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以萧辰的轻功足足跨越了大半个加州这样的距离,总算在一个小湖边的木屋这里,黑影停了下来,他站在湖边,背对着萧辰,似乎并不想让他见到自己的真容。

        “前辈!”萧辰一步步靠近,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哎,一入江湖岁月催,眨眼又是二十载,不想故地重游竟未有太多变化。”那黑影人的语气听上去大概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有些微沙哑,语气中有道不尽的沧桑意味。

        萧辰看了看四周环境,这应该是一片早已荒废的小湖,周边杂草丛生,木屋有一半是在湖上,有一层甲板正是中年男人的立足之地,只是萧辰接近看了一眼,只是发现满满的都是灰尘。

        “前辈,您引我到这里来,想必是要告诉我些什么吧,这玉佩应该是我父母的,前辈您是否认识我的父母,能否告知晚辈一二。”萧辰态度很好,只是声音有些激动。

        “萧辰……我本以为我这个半死之人这辈子也就会老死在那座监狱里,可是上天不愿,还是安排了我们的相遇,你和你父亲当年真的很像,像极了,而且小伙子这样有魅力,不愧是九阳绝脉……乱古见到你了却心愿已经破碎虚空,倒是逍遥自在,留着我们这些老伙计依然在这人间饱受煎熬啊……”黑影絮絮叨叨,扯到的东西却都是萧辰知道的。

        很显然,眼前的中年人应该也是自己父母的旧识,甚至是跟乱古一起进的国家第一监狱了此残生的,虽然萧辰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些武林高手非要找监狱了却残生,难道是为了救赎?

        “这块玉……前辈,你是否知道我父母下落!如果您知道,请一定要告诉我……晚辈感激不尽。”萧辰内心激荡,眼前的中年人会有自己想要的线索么?

        中年人始终没有转过头来,似乎并不想让萧辰看到,而萧辰出狱尊重也并没有强自站到中年人对面,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沉默了很久,自萧辰的话音消散后。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22/120075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