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9章 静静

第9章 静静

        欣喜之余的同时,也更加的明白,自己跟着这个主子,恐怕是自己的一个机遇,所以就更加的用心。

        云蕾看着她手里的衣物,有些惊诧,怎么做的如此之快。尚衣局还未测量过自己的腰身,怎么就?满腹疑惑的在欣儿的鼓捣下,很快就穿戴完毕。

        “主子,真是好漂亮啊,尤其是这狐狸的围领,压住了这张扬的红色,真个衣服简直就是天作之合,相得益彰,主子,您瞧瞧,真是好漂亮,不过,奴婢也得出一句话的结论。”欣儿拉着蕾儿到了大大的圆形的铜镜前,观望着,唠叨着说道。

        “什么结论?”对这一切本毫不关心的云蕾随口问道。

        “奴婢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其实不是衣服漂亮,而是穿衣服的主子美丽,所以才使得衣服看起来华贵而妖娆。”欣儿忍不住赞叹道,出口之后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拍马屁之嫌啊,顿时面如红霞。

        云蕾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围领,也只有他才能够有如此密实的材质吧,不由的想起寒哥哥曾为自己送来的狐狸披风,同样的毛色,同样的华丽。不觉有些出神。

        “主子,皇上走时说下了早朝就过来,和主子一同用午膳,早膳就请主子自己单独一个人用了,奴婢这就为主子准备去。”说完欣儿就往外走去。

        云蕾静静的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白皙地有些惨淡的脸色,抬手轻轻的抚了上去。

        “将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我揪出来,身为泰王府的王妃,寡居在府,还未满全丧,竟然就不要脸的住进太子宫里。这样的主子,简直是侮辱我皇家的威严,如今好好的给我整治一番而这个女人,应该立刻送入大理寺,遭到审判。”

        突然听到如此清晰而粗鲁的暴喝声,云蕾微微愣了愣,真是自己还未找别人的麻烦,而就有人开始挑衅自己了,想了想,还是暂且不管了,有丫鬟拦着,相信是不会吵道自己的面前的,毕竟都是皇上的女人。

        想到此,云蕾依然不动声色的坐着。

        这样的辱骂。自己早就料到的,即使是没人辱骂自己,她也已经将自己给贬低辱骂了千百遍了。

        “赶紧去通告那个贱女人,就说后宫的四妃驾到,还有不少的美人等,让她赶紧出来接驾,否则的话,我们就直接进入,可别怪我们不客气啊。”

        几个宫人一看这个气势,立刻就慌了心神,赶紧进入寝殿,将外面发生的一切事情,禀告主子,对于主子之间的事儿,自己还是少搀和为好,否则有朝一日,自己什么时候被杀而失踪了,悲伤的只是自己的亲人而已。

        云蕾站起身子,踱着方步想外面走去,刚刚她已经仔细想过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不可能永远躲在太子宫里不出去,毕竟以后也许自己也要讨好众人,

        于是缓步走出了寝殿,到了太子宫的外面,外面的众人都瞪大了眸子看着款款走来的云蕾,细小的身材,身着大红的锦袄长衫,尤其是大大的狐狸毛领,更衬托出高傲而聛睨一切的气势,站定在她们的面前时,才发觉自己的衣物适合当的寒酸。

        心里更家的不平与愤恨,这个围拢一定是皇上去年狩猎是的来的,当时皇上宫得了两件的,可是一件送给了冰若水,而另一间就留在了宫里,如今看着她脖子下的围领,还有,嫉妒地有些抓狂。

        “众位姐姐是叫我的吗?”云蕾凉凉的开口,倚在一旁的木做的栏杆上。闲散的开口。

        “呸……”清心殿的林婉心和洛水儿顿时就喷了出来,抬起眸子,怪怪的看着面,前得了皇上的便宜饿丝毫不承认的女人,心里不由的惊叹此女的绝色。此女年方十五吗,就出落的如此的。看来以后的荣宠定然是必由之路了。

        云蕾也不气恼,直接就往后一撤身,“既然来了,那么蕾儿就请各位姐姐进宫一叙,不知可否赏脸。”

        “好啊,好啊。”林婉心刚要答应,洛水儿就一把拉住她,附在她的耳侧说道:“娘娘,不要中了她的奸计了,这样的女子,没有独特的手段,皇上如何能够如此的痴迷?”

        林婉心愣了愣,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生怕云蕾拉她进去似的。

        云蕾一看,既然这么防备着自己,那还来干什么?懒得和你们多耗费时间,你们爱进不进吧,冷笑一声,也许这些人都是被阴谋给吓出魂魄来了,转身不在看她们,往殿里走去。

        “你这个无礼的丫头。给我站住!”洛水儿直接一声怒喝,惊得云蕾一抖,不觉停住了脚步。茫然转身。看着她。

        冷笑着,洛水儿微微眯着眸子走了过来,到了云蕾面前,嘿嘿一笑,猛然间小脸一绷,牙一咬,抬手“啪”的一声,一掌聒在云蕾的脸上,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云蕾条件反射似的捂住霍霍发烧的脸,往后倒退一步,质问道:“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打你?”洛水儿上前一步,抬手又要打下去,被赶过来的林婉心给一把拉住。劝解道:“水儿,有什么话你好好说,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就打人呢?”

        “姐姐,你放开我,今天我就要好好教教这个高傲狂妄目中无人的丫头,在后宫该如何处世。”洛水儿更是越说越来劲儿,撕扯着往云蕾的身边挣脱过去。

        云蕾听了就是一个激灵,自己有什么失礼之处?突然想到什么,已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可此时洛水儿已经到了她的跟前,一长身形,就揪住了她的头发,往地上一拖,恶狠狠的说道:“给我跪下,你一个无品无阶的丫头,见到后宫的各个主子,竟然不见礼,不跪拜。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

        说罢,狠狠的踢了云蕾一脚。

        这一脚,正好踹在云蕾的肚子上,顿时感到腹部一痛,不由的佝偻下身子,跪伏在了地上。小脸上冷汗直流。

        “主子,主子。”欣儿一看,就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跪在云蕾的面前,担忧的哭叫着。

        “你这个丫头,你叫谁主子呢?你看看,在这儿站着的有两个主子,你倒是看不到,偏偏叫这个泰王府的寡妃主子,没长眼睛是不是?”说话间,过来咚的一声,踹了欣儿一脚,欣儿一下子被踹倒在地。不敢有丝毫的不满,爬起来赶紧过来给洛水儿和林婉心见礼。

        林婉心见状,差不多就得了,过分了等会儿皇上来了没法交差,就赶紧拉住洛水儿,“水儿,想必她也是刚刚到宫里,对于宫中的诸多礼节是不懂的,你也就不用再和她计较那么多了。好了好了。”

        洛水儿更生气了,想之前自己一直是皇上眼中的红人,夜夜和自己共枕缠绵,可自从这个云蕾出现之后,自己那儿就彻底成了冷宫了。真是恨不得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

        林婉心将洛水儿拉到自己的身后,自己走到云蕾的面前,一低头,软声说道:“蕾儿妹妹是吧,水儿脾气暴躁些,之前皇上对她宠爱有加,如今皇上一心疼惜都在你这儿,所以她气不过,撒撒气也是正常的,所以……”

        云蕾低头不语,今天来这不善,善者不来,能够来到这儿找茬的,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低着头,不语。

        “哎哟,水儿妹妹,你过来看看,本宫,刚刚发现,这个蕾儿妹妹到是和水儿有几分相像呢,怪不得本宫瞅着眼熟呢?”林婉心眉间闪耀着道不明的情状,回身招手让洛水儿过去。

        洛水儿更是气愤不过,这不就是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之前受宠,完全是因为和地上跪着的那个贱人长得相似,走过去,拉住林婉心,姐姐,这个贱人怎么和嫔妾长得像?

        说着,另一只手猛然一把扣住云蕾的下巴,手上用力,云蕾就不由的抬起头来,正对上她仇恨的目光。

        “你还别说,姐姐,妹妹我看着也有几分相似,是这儿么?”她拉着林婉心的手松开,抚在云蕾的侧脸上,长长的修剪得无比锋利而漂亮的指甲,缓缓的滑过,云蕾不禁起了几个寒战,感觉到脸上传来的尖利的刺激。

        “怕了。原来你也只不过是靠着自己漂亮的脸蛋来吸引皇上而已。也是,好好的一张小脸,做了那个入土的王爷的寡妃,也太可惜了,我记得仁德王也曾经因为这张脸,气死了先皇呢?真是祸国殃民啊!姐姐。”

        她缓声说着,仿佛在谈论着今天的天气多么好一样,可美眸中狠戾的光却是让云蕾不自觉间抖了抖。

        林婉心上前一步,走了过来,“水儿,还很别说,你这么一说,本宫倒真是看出来了,蕾儿的美貌是你我都无法企及的,本宫算是服输了。”说着,叹了口气。

        “姐姐,如果这张脸毁了,你说,皇上会不会就一脚踹了她啊。”猛然,一股刺痛窜入云蕾的脸上,林婉心一声惊叫,赶紧捂住了嘴巴,大瞪着两眼不相信的看着云蕾的脸。

        “哼。”洛水儿猛然一撤手,云蕾头垂落下去。低头,抬手一摸,血在手心处。

        咬了咬牙,忍住没吭声。

        “妹妹,本宫看,今日蕾儿心情不太好,不如我们回自己宫里吧,明日再来拜访蕾儿。”林婉心一看,惹出祸端了,如果只是打几掌,这在宫里是常事儿,一般挨打的人是不会到处告状的,可这脸上带着血痕了,万一皇上一会儿瞧见,怪罪下来,自己是牵扯不清的。

        “哟,本宫刚来,你们就要走了啊。”

        凉凉的一声,另一名身着淡紫色的锦缎长袄的女子走了过来,和她一起的还有两名稍稍矮些的女子,三人娉娉婷婷一路走过来。看到地上跪着的云蕾,均是一惊,赶紧问起事情的缘由。

        其中一个女子走到蕾儿的身边,嘲讽着说道:“德妃娘娘,您给瞧瞧,这蕾儿的衣服装束到底是怎么个品阶啊,您看看这个白色的狐狸的大围领,嫔妾真是好眼馋啊,想皇后娘娘怀胎在身,还有德妃娘娘您,淑妃等等,都没有福分用到这么华丽的围领,难道,蕾儿,你的品阶在皇后娘娘之上么?”

        她的话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她的衣装上,顿时围拢了过来,你扯一下,我掐一下,接着看衣服的当儿,故意的偷偷下手。

        云蕾被她们给推搡着,知道今日是逃不过她们的攻击了,就干脆来个一言不发,任凭你们发泄。

        蓦然,一声怒吼。

        “你们这群疯子,住手。”

        众人一惊,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云蕾一听,心里一凉,凝儿啊,你怎么就沉不住气啊。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鼻青脸肿,双眼黑紫的小丫头从侧殿里走了出来,踉踉跄跄到了她们的面前,一把推开她们,使劲儿的拉扯着地上的云蕾,“我们小姐是皇上喜欢的女人,不是让你们这么蹂躏折磨的,所有的衣服也是皇上让做的,你们在这儿嫉妒恨,算什么本事?如果还是一个女人的话,就去找皇上去。”

        凝儿拼劲了力气朝着众人吼叫道。

        所有人看着她好似遭受了不少拳头蹂躏的脸,有些胆战心惊了,不由的往后倒退了一步,可洛水儿不干了,你一个丫头,竟然敢朝着所有人吼,这不是明摆着的教训人的机会么?

        过来猛地撕扯过凝儿拉着云蕾的手臂,只是一脚就将凝儿给踹到在地,然后过来狠狠的踢了凝儿几脚,一边狠狠地说道:“一个小丫头竟然分不清谁是主子,狂妄到这个地步,今天不教训你,改日你还会爬到所有人的头上撒尿不成,今天你的主子不教训你,我洛水儿就好好的让你明白,什么叫懂礼仪。”

        狠狠的踢着,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愤恨都发泄在凝儿的身上,云蕾一看,心里痛了,凝儿为了自己,本就受了那么多大汉的踢打,早已是遍体鳞伤,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小命,再这么着打下去,还不要了她的命了啊。

        “洛水儿,你给我住手。”

        再也忍无可忍,就不再忍了,云蕾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走过来拉过洛水儿,“噼啪”就是几掌,这几掌,打得洛水儿立刻就眼冒金星,云蕾是真生气了,也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看着洛水儿晕头转向,扶住自己的脑袋,她弯腰扶住凝儿。颤颤巍巍的将凝儿给扶了起来,冷厉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呆愣着的众位嫔妃,客气说道:“今日蕾儿心情不好,就不招待各位姐姐了,你们各自随意。”然后转身扶着凝儿往侧殿走去。

        转身的刹那,狠声对正战战兢兢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那些个宫女太监们吩咐道:“你们是太子宫的奴才,今日不属于太子宫的任何找茬的人,如若在进入太子宫半步,给我狠狠的打,打残了打废了,我云蕾担着。”

        奴才们一听,顿时来了劲儿了,刚刚的一切他们都瞧着眼里了,恨不能抓着这些欺负人的女人们一顿狠揍,可主子没发话,他们也是干着急,如今主子发话了,将藏在角落里的扫帚木棍等都给拿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站在太子宫的门口,怒目看着那些找茬儿的妃子美人。

        洛水儿此刻也渐渐的清醒过来,一摸自己的脸,不用瞧,就就知道,肯定已经花了。顿时气得暴跳如雷,一向骄纵的她,哪儿将宫里的女人们放在眼里过,前些日子,敢在皇后的面前挑衅,如今竟然被一个丫头给顶撞,还打了她,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