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16章 欣慰

第16章 欣慰

        “唔……”云蕾微微顿住,深锁眉头,慢慢转身,“欣儿,你的意思是皇上对我有了看法了?所以,就想给我脸色看了是不是?”云蕾眸子微微聚拢,声音有着淡淡的冷意。

        欣儿低着头,没吱声。

        “欣儿,你先下去吧,告诉凝儿,不要过来打扰我,我想静一静。”云蕾挥了挥手,往寝殿走去。心里是百感交集,难道这就是帝王之爱么?浅薄的只是一句话,一个想法,就有可能让你从云头跌落下来。哼,冰若寒,你不过来烦我,更落得个清静。

        歪在软榻上,闭目,一串泪珠落下,如果是寒哥哥,是不会如此的,不会的!

        隔了一个多时辰。凝儿在外面焦急的小声催促道:“欣儿,你说小姐是不是伤心了啊?怎么就没有一点儿动静了呢?不行,我要进去瞧瞧。难道就为了皇上没来,就不用晚膳了?”凝儿说着就要挣脱欣儿的胳膊,闯进来。

        “凝儿,你忘了,我刚刚说过,主子交代了,不让任何人打搅她,她自己要静一静,你这么着进去,会惹主子不高兴的,我看主子听烦心的,你就不要再添乱了。”

        欣儿将左手的食盒换到右手,拧紧了眉头,低头看了看,自语道:“只是这食盒里的饭菜,恐怕早就凉了。”

        凝儿一瞧,一屁股在殿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埋怨道:“欣儿,如果小姐饿坏了身子,我拿你出气。”

        欣儿也随地坐在她的身边,闷闷的说道:“看到主子不高兴,我的心情就低落。皇上,皇上怎么还不来啊?”

        “甭更我提那个皇上,刚刚夸了他几句,就癫狂了,就阳光灿烂了。就想着要给小姐一个坎儿了,我说欣儿啊,以后你找什么男人的时候,千万不要选择这种冷清的只会折磨人的狐狸男人,狡猾的你根本就摸不透他的脾气,还整天层出不穷,想出来一些整人的招数。”

        凝儿闭着眸子靠在欣儿的身上唾沫星子飞溅地老高,郁郁的泻着私愤。

        欣儿的身子动了动,她一把捞起欣儿的胳膊,发着牢骚:“欣儿,你别乱动,让我歇歇,今日只想着逗小姐开心了,累死了,哎,我说真的,欣儿,向皇上那样的男人是活该没有女人喜欢的,喜欢上那样的男人,简直是给自己套上一个枷锁,哪有仁德王的风度啊。你看看人家仁德王……”

        忽听欣儿恭敬叫道:“奴婢给皇上请安。”

        凝儿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嘴巴,恨不得再次抽碎了自己的嘴巴,丫的,刚刚出完丑,现在又真相,而且还是这个心狠手辣的皇上的,额滴天啊,算了,我自觉找阎王报到去吧。

        冰若寒寒了几寒的俊脸抽动着,凌乱的心却是急切的想要进去看看她。

        晚膳之时早早的去了慈宁宫,前几天的事儿,想必太后想的差不多了,这后宫的事儿不能太僵持了。

        到了慈宁宫,太后云淡风轻,仿佛从来没有过什么不愉快似的,他的心里才稍稍安慰了下来,也就自然的留下来用了晚膳。

        席间,太后不断的注视着他的脸色,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又没说,冰若寒看在眼里,心里有些嘀咕,也仍旧不动声色的用完了膳,才坐下聊起来。

        “母后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朕说?”开门见山,冰若寒直入正题。

        正在端着杯茶轻轻的抿着的太后,闻听手顿了顿,低头思索了片刻,又轻轻啜了一口,才将茶碗递给明心,抬头,和蔼的看着冰若寒。“皇上,哀家说句不该说的话,皇上听了不要生气。”

        冰若寒唇角勾了勾,语调稍稍缓和了许多:“母后有话尽管说。”

        “是有关云蕾的,这两天哀家仔细想了想,其实蕾儿是个挺好的孩子,只要她愿意入宫的话,哀家也不过多的阻拦。”顿了顿,看着冰若寒淡淡一笑。

        冰若寒一阵感动,喉头动了动,终是只憋出了一句话,“过些母后成全。”

        “只是,”太后话锋一转,脸上带着些许的担忧,“只是,哀家仔细回想了她曾经和哀家说过的话,就不由的替皇上您担心了。”天后轻轻的将皇上的一只手拉过来,握在手心里,慢慢的摩挲着,“你是哀家的儿子,哀家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你对那个蕾儿的心,哀家心里明白,可是她的心里没有你,最终受伤的是你啊,皇上。”

        冰若寒轻轻的抽出手,脸色很是难看,的确,蕾儿是自己强制留下的,是以皇兄的生命威胁着才留下来的,说起来有些不光彩,可是她究竟对母后说了什么?

        “她对我说,宁愿离开你避世到荒芜的地方,也不愿在这个宫里头半日,更不想每日面对着你……”太后微微眯着眸子,看着冰若寒的脸色渐渐的变为青色,心里暗暗的舒畅。

        冰若寒猛然站立起来,凝结的森寒渐渐的弥漫,厉声说道:“母后,不要在说了。朕还有奏折要批阅,告退。”

        说完,卷起一阵凉风,衣袂翻飞着离开了慈宁宫。

        太后站起来,看着他气急败坏的离开,哼的一声冷笑,云蕾,他喜欢你,可以成为你的保护伞,也可以成为一把利剑,将你置于死地。

        冰若寒出了慈宁宫,头也不回的往御书房走去,想起那个女人对待自己的态度,心里就气愤难当,几日来,他都在尽力的弥补着自己对她的亏欠,可是,她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自己无论如何做,都改变不了她对皇兄的心?

        狂怒紧紧攫取了他,他疯狂的在御书房前的空地上来回的踱着,小欢子几次欲要上前,说些什么,可看着他雷霆万钧的气势,又缩回了脑袋。

        “小欢子。去太子宫,告诉那个丫头,就说朕今日不过去了,让她好自为之。”冰若寒冷着脸,回忆着她听到这句话后的神情,报复的感觉,可是为什么更加感到郁闷?

        小欢子一哆嗦,如果这么说了,不知道闹到什么地步呢?算了,自己就擅作主张一次吧。

        冰若寒看小欢子离开,就进了御书房,翻开奏折,看到的就是弹劾自己的奏折,狠狠的摔在一侧,朕纳一个妃子都这么多事儿,该死。

        再次翻开,一本一本都是排斥那个丫头的,焦躁在心里碎裂着,发芽,冰若寒大手一挥,整个奏折全数拂落在地上,气哼哼的走出御书房,下了台阶,才发现自己又要不自觉的往太子宫里走去。

        狠狠的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怎么这么没出息了?又转身往回走?

        可是不成,到底那个丫头听了自己的话后,是高兴,还是失望?

        翻身,急切的想要去看看。哪怕是知道一点点,心里也不这么凌乱了啊。索性趴在墙头看看吧。

        不行,一定会失望的,终于逃脱了自己的魔掌,还不开怀大笑吗?想起在泰王府,她和冰若星冰若水在一起时的开心,就犹如打翻了醋坛子,气得暴跳。进宫以来,自己也只见过她一次笑,而且还是在笑料自己的时候。

        说实话,那个笑……

        冰若寒的唇角不由的也勾起了一抹弧度,那个笑脸,恐怕永远都会沉淀在自己的记忆里,抹不去了,那么美,颤动了人的灵魂……

        伸手又给自己一记爆栗,怎么又想起她,不想她,为什么要想她?她想要急切的离开自己?而自己还在这儿想着她的一颦一笑,真是该死该死……

        小欢子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皇上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来回回踱着步子,折腾着。

        唉声叹气一声,小欢子将双手往袖子里一揣,往角落里一缩,等着皇上什么时候原地画圈圈了,自己再起来吧。

        去?还是不去?

        去?不去?

        冰若寒一下一下的纠结着,眉头深锁,最终抑制不住,狠狠的大喝了几声,怎么就那么难以决断啊?决定这个事儿的时间,早已经不知道批阅了多少奏折了!真是该死的难!

        不觉,已是月上树梢,周围静静的,冬夜里听着风的声音,小欢子渐渐的迷糊起来、

        最终一拍额头,跺脚决定,还是去看看,她不是晚上睡的时候做噩梦么?朕毕竟是皇上,她睡不安稳怎么能够行?毕竟她是自己给带到宫里来的,必须让她睡踏实。”

        下定了决心,高声叫道:“小欢子,走,到太子宫。”

        迷迷糊糊中的小欢子闻听,噌的一声就跳了起来,“是,皇上。摆驾。”

        睁开眼睛,一看周围的天色,捂住嘴,“天黑了啊,皇上,请皇上移驾。”

        看着前面早已迫不及待的走得即将没影儿的皇上,苦笑一声,嘿嘿,皇上啊,哪儿有不等奴才自己急吼吼先走掉的?不敢多想,一溜烟的往太子宫而去。

        走近太子宫,正听到欣儿嘟嘟囔囔的说着。

        怎么?蕾儿心情烦躁?没用晚膳?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话?

        冰若寒心里激动的难以抑制,恨不能一步踏进去,抱起她,亲口问一问,是不是因为他,她才没用晚膳的?

        可,他要保持皇上的尊严……

        迈着步子走到殿门前。欣儿见礼,凝儿噗通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流汗,今个儿真是悲催,先是一个小欢子,接着又是皇上。汗,湿了前额,更湿了衣衫。

        冰若寒低头看了看她,心情格外的好。“凝儿,朕真的折磨到你家小姐了?”

        凝儿一听,赶紧附和着回答道:“皇上,凝儿一时胡言乱语,皇上不要怪罪,只是确实啊,您不来用晚膳,小姐,小姐没用膳,一直一个人在寝殿里,也不让我们打扰。”

        冰若寒心里慢慢的疼了起来,心疼的感觉竟然如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蛇,噬咬着他所有的恼怒,一丝丝的歉意袭来。

        微微顿了顿道:“这儿,没你们俩什么事儿了,下去吧。”接过欣儿手里的食盒,打开来,还热着,提着就进了殿里。

        大殿里没有点烛火,黑漆漆的一团,微弱的炭炉的光线朦朦胧胧的照亮着一点点的空间,绕过屏风,进入寝殿,一眼,就看到了榻上已经进入了浅浅的睡眠的女子。

        轻轻的放下手里的食盒,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在她的面前蹲下来,注视着她。

        犹如小猫一般的安详,浅浅的呼吸之间,闪射着诱人的气息,伸手轻轻的拂过,心里一惊,竟然是满脸的泪痕。

        忍不住的心疼,难以割舍的疼霎时席卷了他,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她给抱在了坏里,低低的喃喃轻唤着:“蕾儿,蕾儿,你的泪水是为我流的?对么?”怀里的女子似是要醒过来一般,微微动了动,手臂拦住他,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嘟囔了几句,又沉沉睡去。

        他心里一阵的感动,她心里是有自己的,不是么?

        深深吸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脸埋进她的青丝里,迷醉着沉沦着。

        “寒哥哥,唔,寒哥哥,你,带着蕾儿……走,不……寒哥哥……”

        喃喃梦语,断断续续而出……

        犹如一颗炸雷在冰若寒的心里炸裂开,禁不住一把将她推开,伸手抓起她胸前的衣襟,原来,原来,她的伤神,她的痛苦,她的绝食,她的梦呓,全是因为他……

        云蕾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逼醒过来。睁开惺忪的眸子,入目的就是冰若寒暴怒的脸。不解的看着他。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了这座瘟神了?

        “你放开我,神经病,没事儿就发脾气!”伸手欲要拍掉他的手,可拍了几下,如蜉蝣撼大树,就只好作罢,想起他让小欢子传的话,没好气的指责道:“不是说不过来了么?还来干什么?”

        冰若寒微微往上一提,云蕾就脚尖就离开了地面,脸正对着冰若寒的脸。眸光微微躲闪着。

        “不让朕过来,你好和他在梦中相会是不是?”一把,将她给扔在地上,走到衣架前,拿下一件披风,粗鲁的给她披上,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被他的行为弄得糊里糊涂的云蕾,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挣扎道:“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你放开我。”

        站住,冰若寒冷冷的看着她,已经恢复了平静,“你不是要见冰若水么?今晚,朕就让你看看,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到底怎样的男人?”云蕾脸色一白,怔忡了一下,担心又是他的试探,回头就走。

        “今晚,你不去也要跟着朕去!”冰若寒不由分说,懒腰一把抱起她,纵身上房,几个纵落,在重重殿宇的瓦片上飞行,周围,几道暗影如影随形,紧紧跟随着。

        云蕾闭上眸子,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紧紧的抓着冰若寒的衣服,吓得不敢乱动一下。

        直到耳边风声止住,她才赶紧挣脱了出来,刚要往后撤出一步,“当心。”冰若寒低低一吼,懒腰抱住她,吓出一身冷汗的云蕾这才发现,此刻他们站在一棵高高的树上。

        而自己面对的,是一户平常人家。

        犹豫狐疑的看了看身旁的男人,云蕾的目光投向院子内,简单的院落,却也是干净利落。

        关着门的厅堂内亮着灯光。

        带自己来这儿干什么?云蕾微微侧了侧身子,不解的望了他一眼,看他只是专注的看着小院子,也就不敢多问,随着他盯着院内。

        渐渐的,云蕾觉得自己的脚已经麻了,可什么动静也没有,小院子里好似没有人声一般,无人出入。

        动了动,冰若寒的手揽紧了她。感到呼吸困难,刚要出声诅咒,就听耳边低低一声:“来了。”赶紧闭上嘴巴,紧张的往通往大门的小路上看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6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