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17章 倒在地上

第17章 倒在地上

        白色的人影渐渐近了,近了,更近了……

        云蕾的手也渐渐的紧绷起来,握着抚着自己腰部的冰若寒的大手,不自觉间用了力。她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不明白,为何?在这儿竟然有他的影子?

        注视着她的反应,冰若寒的眸子里浮现着点点的快慰……

        轻轻敲了几声,吱呀一声,厅堂内的门开了,走出一个人来,云蕾登时就惊得差点儿叫出来,冰若寒捂着她的嘴巴,提醒着:“不要惊动了任何人。”

        她看到了什么?她竟然看到早已经失踪的金侧妃居然,居然在这儿出现,没错,就是她!真的是她!

        可,接下来……

        只见金侧妃走到他的身边,抬手将他胸前的披风的带子解开,接过去往里走去,而他,他竟然转身关上了门。

        紧接着,没过多长时间,之间厅堂内的灯渐渐的移动到了侧房离去,猜都不用猜,也知道那儿是卧房,这个时候,一男一女……

        云蕾觉得自己彻底的冰凉了,虚脱的靠在冰若寒的身上,无泪,只觉得心像是突然间跌入了谷底一般的无望。

        呆呆的看着前面,任凭冰若寒带着她回了太子宫。

        背叛,赤裸裸的背叛……

        怪不得,在泰王府时,他就开始冷淡了自己,怪不得,他迟迟不提要离开京城的事情……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心里,早已没有了她。

        迷迷糊糊间,云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太子宫,只是觉得浑身颤抖的厉害,曾经掉进冰窟里的寒冷重新抓住了她,她紧紧的靠着冰若寒,恨不得溶进他温暖的身体里。

        抱着怀里的仿佛没了生命的女子,冰若寒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残忍?当沁阳告诉自己这个事儿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更不想让她知道,可是他还是违背了自己的想法。只是让她清醒而已。

        将她全数裹进自己的长长的衣服里,回了太子宫。

        坐在炭炉旁,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她苍白如纸的小脸,空洞的黑色的眸子,此时显得更加的迷茫而哀伤,也更加的黑若晨雾。

        恨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恨不得将她给一把扔到床榻上去,可怎么就舍不得?看到她如此,心里酸酸瑟瑟,似是下了蒙蒙细雨,湿润了,再也无法晴朗。

        抬手,将她狠狠的揽进自己的臂弯里,嵌入骨子里似的,让她痛,痛得忘记了所有,眼里只有他一个……

        低头,攫取住她不见一丝血色的唇,狠狠的噬咬着。要吞尽她一样,深深吻着……

        云蕾无知无觉的承受着,荼蘼的花早已经败谢,自己的灵魂,是早已经溜走了吧。

        一切皆已散去……

        冰若寒抚摸着身下冰冷的毫无反应的身子,沮丧失落的狠狠朝着她的屁股打了一巴掌。

        蓦然被疼痛惊醒,云蕾嗷的一声,狠狠的抽了回去。

        “你。还以为你丢了魂魄,小命都没了呢?还会打人,好,还会打人说明还有救。”冰若寒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戏谑道。

        “呸,谁丢了魂魄?”云蕾心里又黯然下来,可一听他的话,怎么听着就那么的不舒服。争辩着,强词夺理。

        “没丢就好,那就好好伺候朕。”说着,翻身将云蕾抱在了自己的腿上。邪笑着,大手往她的背上轻轻摩挲着。

        “你……”顿觉一阵酸痛,云蕾忍不住惊呼出声,狠狠的咬着牙,紧接着被他颠得上气不接下气,疯狂中,汗如雨下,而刹那的片刻。她竟然没有想起他。

        忘记他,忘记他,她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伸手抓住冰若寒的耳垂,疯狂的迎合着他的所有。

        感觉到她的反应,冰若寒彻底的癫痫了,征服的欲望,战胜的渴望都迸发而出,与身下女子的纠缠,似乎早已生生世世……

        从这晚起,云蕾变了……

        她开始每日一大早就起来,去太后的宫里请安,到皇后的凤仪宫走动。皇宫里,突然多了一道红色的身影。

        凝儿不解,常常盯着一脸快乐,不需要自己刻意就能够笑得合不拢嘴的小姐,哪儿不对劲儿了。

        欣儿明白,主子的心失落了……

        冰若寒比之前更加留恋在太子宫,常常看着笑得开怀的云蕾,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看她一颦一笑,看她蹙眉皱鼻,竟然道道都是风景。其乐无穷。

        这日下了早朝,冰若寒兴冲冲到了太子宫,进门就叫道:“蕾儿,蕾儿,朕今日带着你微服私访如何?”

        “微服私访?”正和手里的一个荷包奋斗的蕾儿一听,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继续将纠缠不清的线给一根根的抽出来。

        “对,微服私访,你怎么还坐着不动啊,放下放下,这个让她们弄就得了。”一把将她手里的荷包放下,拉起她就要走,可看着那个荷包,目光定定的,被吸引住,再也无法移开。

        “唔……”云蕾赶紧将荷包藏在自己的背后,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是我学的。”

        “拿来。”冰若寒大手一伸,命令道。

        “不给。”云蕾小脸一扬,不理他,不屑于理他。

        “真不给?”冰若寒往前进了一步,身体直接就贴上了她的胸口,起伏之间有着微微的碰触。

        “你。无赖,流氓。”云蕾低头一瞧,脸色微红,小嘴一怒,话溜了出来。

        “你说的。那我就流氓一次。”冰若寒没怒,手霸道的捧起她扭得拨浪鼓一样的脸,狠狠啄了一下。

        “你……”云蕾满脸通红,看了看低头不住的窃笑的凝儿,还有脸色僵硬,忍不住不断抽动着的欣儿。尴尬让她忍不住低低吼道:“臭流氓,我踹你。”话语未落,抬脚狠狠的踢向他。

        一把抓住她的脚腕,用力一拉,“哎哟”一声惊呼,云蕾摔倒了下去,冰若寒长臂一勾,云蕾被拦腰抱住,伸手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惊魂未定,不觉往他的怀里靠了靠。气息不稳的拍着咚咚跳出来的小心脏、

        “蕾儿,你这算不算是投怀送抱。或者朕可以认为就是投怀送抱?”冰若寒的情话在她的耳边喃喃说道,似是一阵温润而熏暖的风,拂过,痒痒的,却很惬意。

        “切,臭美!”云蕾挣脱他,气恼的往寝殿内走去。冰若寒哈哈一笑,尾随而去。到了寝殿门口,突然转身,看着正无声的笑得前俯后仰的凝儿欣儿狠狠的瞪了一眼,霸道的命令道:“不许笑!”

        欣儿呆了呆,愣愣的回头看着也一脸古怪的凝儿,胳膊撞了她一下,问道:“凝儿,你说这个是皇上么?”

        凝儿颇为郑重的研究了一番,摇了摇头,“欣儿,我看玄乎!”

        “唉。凝儿,其实我挺喜欢主子这样的。”欣儿叹口气坐下来,继续着手中的针线。

        “是,欣儿,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小姐她,她,嗨,不知道心里有多苦。欣儿,只要看到皇上不在,就会看到小姐在垂泪,欣儿,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啊?”

        “凝儿哇,我怎么能够知道呢?我也正想要问问你呢?总觉得主子现在没了精神气了。我只盼望着皇上能够多来些时日,这样主子也高兴多一些。”

        殿内,冰若寒看着小脸染满绯色的云蕾,心里溢满了幸福,虽然他知道,她的快乐有多么的虚伪,但是只是和自己如此,就分外的愉悦,他有一个愿望,就是和她一起,体谅平民的生活。

        “好了,蕾儿。快,将披风披上,咱们马上就走。”

        冰若寒打开衣柜,拿出一件大红色的上面绣着各色丝绣花边的披风来,自从云蕾说喜欢尚衣局的刺绣之后,几乎她所有的衣服上都带有或多或少的绣品。轻轻的打开,从后绕过去,围拢起来,又将手里的长长的丝带,笨拙的打了一个大大的结。

        冰若寒做着这一切,丝毫不做作,自然而随意。云蕾站立着,感受着他一点一点的温柔的包围着自己,心里竟然刹那间涌出感动来。目光随着他而动。

        冰若寒低头看了看云蕾的鞋子,宫里的鞋子总是不方便走路的,转身找出一双平底的绣花棉鞋来,拉着云蕾坐到了软榻上。

        然后蹲下身子,温柔的将云蕾脚上的鞋子给脱去,重新套好布袜之后,刚要穿上,大手一握,自语着:“怎么这么冰凉?”

        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胸前的衣扣解开,将她一双冰凉的小脚,揣进了怀里。

        云蕾一点一点的看着,泪珠儿一颗一颗的落下,呆呆的看着他束着玉冠的发,顺着往下看去,这个男人,何曾这么温柔的待过自己?可这几日,她是有感觉的。而且也感动,怎么能不敢动?

        轻轻啜泣一下,他惊然抬头,寒眸早已是柔情万种,看她落下泪来。忙忙问道:“是哪儿不舒服么?”说着,伸手探向她的额头。

        她没有躲开,冰若寒一怔,没有躲开,喜悦席卷着他,探了探,不烫。大手顺着她的脸颊而落,擦去点点泪痕,声音嘶哑:“丫头,有什么难过的事儿告诉我,我是你的男人。”

        男人?云蕾重复着,迷茫的抬头。眸中掺杂着复杂与神伤。

        “是男人!”冰若寒捧住她的小脸,哂笑道:“除非你还有别的男人。如果是那样的话,蕾儿,蕾儿,我,我……”他没有说下去,低低喃语忽略过去,他想说,如果那样,唯有能做的,就是杀了你。

        低头,眸中掠过淡淡的感动,羞涩之态渐渐潮红了小脸。

        冰若寒果断站起,再这么耳鬓厮磨下去,他今日什么都不做了,只要她。

        穿上鞋子,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去。凝儿和欣儿一看,赶紧就要跟上来,冰若寒出手止住他们,警告的看他们一眼,凝儿住了嘴巴,撅着嘴慢吞吞的走回来,“这么好的事儿,怎么不让她跟着?真是可恨。”

        欣儿不解的看她一眼,嘟囔道:“凝儿,皇上不让你去,是因为担心,担心你跟着又会发生什么事儿,因为你的命运真的很衰。”上次曾经遇到强盗的事儿,凝儿早已当做自己的英雄事迹讲给了欣儿,没想到今日竟然被欣儿拿来堵了自己的嘴,恨恨不已的瞪了欣儿一眼,将欣儿绣好的荷包一把抢在手里。

        “你。你还给我,凝儿。”欣儿一看,急得站起来,赶过来夺。

        “你拿不到,拿不到……”凝儿站在凳子上,举得高高的,挤眉弄眼的看着一脸焦急的欣儿,恶作剧道。

        “欣儿,你绣得这么漂亮,是不是要送给某一个情郎啊?快说,说了我就还给你。”凝儿邪恶的说道。

        欣儿脸一红,嗔怪道:“我哪有什么男人?这个荷包是送给,送给我同胞妹妹的。”欣儿一跺脚,转身不在要了,坐在凳子上生着闷气。

        凝儿一听,从凳子上跳下来,凑到她的面前,问道:“什么,欣儿,你,你还有妹妹?在哪儿?多大了?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欣儿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去,说道:“其实你是见过的,只是没有注意到。就是,就是洛美人身边的主事宫女,那天,跟着洛美人一块儿来的。”

        “什么?”凝儿惊叫一声,嚷嚷道:“你的妹妹也在宫里,而且还跟着洛水儿。哎哎。欣儿啊,你是不是太能编排了啊。谁信呢?”说着,将手中的荷包高高抛弃,然后又接住。

        “你不相信就算了,可是荷包你一定要还给我,这个我真是要送给妹妹的,从小我们就失去了父母,不得已进宫做宫女,每年我都要送妹妹荷包的,希望她一年都平平安安的,如今,她跟着洛美人在冷宫里,不知道如何的惨状呢。”欣儿黯然的低下头来。

        凝儿一听,过来将荷包递给她,弱弱的说道:“给你,我不该夺了你的荷包的,给你妹妹送去吧。”

        欣儿接过来,抬头看着云蕾,似是在犹豫着什么,半晌才说道:“凝儿,这件事儿,你可不可以不告诉主子?”

        凝儿眉头一皱,疑惑问道:“为什么不告诉小姐?”

        “我不想让主子对我有任何的想法,毕竟,毕竟她是洛美人的奴婢,而洛美人,所以,所以……”欣儿脸红红的,看着凝儿,目光中看着乞求。

        “好吧,其实你多想了,小姐才不是那样的人呢!算了算了,我不说就是了,哎,欣儿啊,你说这时候小姐在干什么啊!”凝儿抬头,眨巴着眼睛,两眼冒着星星。

        城中,冰若寒带着云蕾,往最近的茶楼走去。

        红衣白色的狐狸围领,艳丽的让整个街道都似是一团燃烧的火焰,身旁的冰若寒则一身黑色的锦袍,两人在一起,宛若金童玉女,惹来不少注视的目光。

        冰若寒微微笑了笑,多少时候,都想着能够和她这样走在阳光下,如今,终于牵着她的手,一起漫步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云蕾偷偷的往四周看了看,心里忐忑不安,瞄了瞄四周的一切,心里不断的在嘀咕着,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茶楼中,窃窃私语,大厅里,人声鼎沸。

        冰若寒拉着云蕾就往二楼走去。到了楼梯口处,一把剑突然就斜斜的飞了过来,云蕾只感到一阵凉气直扑而来,被冰若寒一拉进怀里,接着一个旋转,险险避开了过去。

        伸手将剑拔了出来,抬眸,他的寒眸中已是杀气腾腾,斜斜的睨了一眼周围此时静寂一片的人,众人皆战战兢兢,呆呆的看着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朝着剑的来源处,一个年轻的书生模样的人站了起来,方口阔鼻,英武不凡,此时抱拳当胸,一揖倒地,“刚刚拔剑之时,不小心用错了力气,还望二位不要怪罪在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