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19章 再见

第19章 再见

        慢慢的端详着,一旁的清儿插嘴说道:“其实洛美人以前真的很漂亮,是这个宫里最漂亮的主子,而且,主子来了之后,她们还说,洛美人长得和主子您有三分的想象,还说,可能是因为洛美人长得像主子,所以才得宠的。”

        清儿的话音越来越低,抬眸偷偷打量了一下云蕾的脸色,见没有什么不悦,才放下心来,头微微抬了起来,继续说道:“洛美人是脾气坏了些,而且争强好胜,可是她这个人直爽,藏不住事儿,这样的人,在宫里,很容易遭到别人的陷害和挑唆。这次,这次……”

        她支吾着,不肯再说下去。

        云蕾始终脸色如一,既不过于热情,也不冷淡,只是静静的听着,看她如此顾忌,就凉凉的说道:“清儿,难道,到现在,你还怀疑我有别的打算?”

        清儿赶紧低头认错,连声说道:“主子,主子,奴婢不敢,只是主子您身份高贵,清儿怕这些鸡毛蒜皮子的事儿,会污了您的耳朵,所以,就不敢再说了,如果主子想听,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再有丝毫的隐瞒。”

        云蕾冷冷一笑,站起身来,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看了看那些结成了大大的网的蜘蛛残破的躯壳,说道:“你觉得有必要说的,你就说,你觉得没必要说的,就不勉强。”

        清儿赶紧过来俯身低声说道:“这次,主子也是受了德妃娘娘的挑唆,才去的。”言语之间,眉眼闪着恨意。

        云蕾不动声色的瞧了她一眼,心里暗自嘀咕着,这个清儿和欣儿想比,还是少了些稳重和忠实。

        转脸不看她,漠然问道:“清儿啊,说话可是要有依据的,你这么说,让德妃听到了,不但你的小命不保,你家主子的命也危在旦夕啊。”

        清儿一听,心里惊骇,赶紧跪下来,“主子,正是因为在主子面前,清儿才无所顾忌的,其实在美人去太子宫的那天早上,是德妃娘娘过来找的洛美人,前一晚上,洛美人还在想着要不要跟着她们过去?”

        “哦,你的意思是说,在前一晚上,她们就商量好了,要到太子宫里去找茬儿?”云蕾猛然回头,咄咄注视着清儿,问道。

        “主子您说的正是,前一晚上,所有的妃嫔都在皇后的凤仪宫里用完膳,而席间,席间,皇后说了一些话,而妃嫔们就,就说第二日要一起去找主子您论理。”清儿低着头,微弱的声音说道。

        云蕾的神色严肃起来,清眸里闪射着寒芒,姐姐,还是你么?究竟,你想逼我到什么程度?她窝在暖袖里的一双手交叠,紧紧的握着,姐姐,曾经对娘的承诺,我不能违背,可是,你也不要欺人太甚,逼得云蕾没活路,云蕾也不得不反击。

        看云蕾脸上瞬息万变,清儿微微定下心来,低着头,等着云蕾的决定。

        “你起来吧,以后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了这件事儿,可是,洛美人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失去了礼仪,这些处罚也是皇上做出的公正的判决,所以,你就不要有什么怨言了,好好伺候好她,等她好了之后,告诉她,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要再被别人给利用了,到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害了她。”

        云蕾脸色凝重,有些嘶哑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

        清儿赶紧起来吗,一边回道:“是,主子教训的是,清儿一定注意。伺候好美人。”

        说话间,欣儿已经将太医给找了来,凝儿也抱着被子返回来。

        太医伸手搭脉,仔细的瞧了瞧,回身施了一礼,躬身说道:“美人是因为饥饿所致,才会晕倒在地的,如果给她吃些东西,就会慢慢的好起来,因为她的病是饿的。”

        “饿得?”云蕾一阵的惊奇,怎么会饿得,即使是待在冷宫里,也应该有合理的足够的膳食吧,怎么在皇宫这样富足的地方,会有饿死的人呢?

        “是。”太医微微点了点头,“给她煮些小米粥,或者大米粥也行,慢慢的喝上一天,到明日再进些许的饭菜。一会儿就能够醒过来。”

        “那,多谢太医了,欣儿,送太医。”

        太医离去。云蕾看着床上不省人事的洛水儿,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一个陪伴在龙床上那么久的女子,竟然被饿得晕了过去,偌大的宫中,有这样的事儿发生,不是太滑稽了么?

        “清儿,你说怎么回事儿?”欣儿送走了太医,进来就一把拉住清儿,死死的盯着她,问道。

        “姐姐,主子。”清儿俯身要跪下,云蕾摆了摆手,“站着说罢,到底怎么回事儿?”

        “主子,是,是,洛水殿早已经没了粮食了,也没人给送饭,都是我一点一点的出去,到御膳房偷些来,可是美人,美人她,她不吃,说要等着皇上来,她才肯吃,所以,所以今日一大早,就,就倒在地上了。”

        清儿边说,边哭了起来,伸出手来,将袖子往上捋了捋,露出一块儿拇指大的伤疤来,云蕾一看,很明显,是烧伤的疤痕,眉头紧紧蹙在一起,惊问道:“清儿,这伤疤,哪儿来的?”

        欣儿也一把握住她的胳膊,垂下泪来。啜泣着死死抱着清儿:“死丫头,你怎么不早说,你怎么不去告诉姐姐?”

        清儿眸中含泪,可坦然的笑了笑,苦涩的笑了笑,“姐姐,我不能去找你,美人知道了该打我了,还有,你说过主子是好人,我不想让主子受到牵连。”推了推欣儿,清儿转脸对云蕾说道:“主子,让您担心了,这个疤痕是在厨房偷东西的时候,被大厨发现,用火棍戳的,没事儿,已经不疼了。”

        云蕾看着她,小小的年纪,述说自己的痛苦的时候,好像是在说别人的灾难,想起自己,经历过多少,才有了多少的容忍和度量,不禁暗暗的心疼起她来。“欣儿,你赶紧去御膳房熬些粥来,顺便也带些饭菜给清儿。还有清儿,以后你就到太子宫领些食物来,别告诉洛美人是从我那儿拿的,就说是皇上特意准许的。”

        “多谢主子。”清儿感激涕零,又要跪下,云蕾一把拉住她,“清儿,你姐姐在我那儿,惦记着你,你好了,她也就放心了。只是你一个人照顾着洛美人,麻烦事儿还很多。”

        说完,回头唤了一声:“凝儿,时辰也不早了,咱们赶紧去慈宁宫。”

        走出殿门,迎面而来的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顿感到一阵光明拥进胸怀,云蕾眯了眯有些缭乱的眸子,抬头,深深呼吸了一下,能够在阳光下,原来也是一种幸福。

        踩着碎碎的脚步,两人快速的走出了洛水殿,出了宫门,刚刚转了个弯,迎面就走来了德妃娘娘。

        云蕾微微冷笑一下,真是冤家路窄啊,不由的笑了笑,掩去了脸上的神色,紧走几步,过去微微一礼道:“蕾儿,见过德妃娘娘。给德妃娘娘请安。”

        德妃紧绷着的脸,闻听此言,赶紧扯开一朵灿烂如花的笑来,伸手扶起云蕾道:“哎哟,本宫以为是谁呢?大老远的就瞧着似是仙女似的翩翩而来,晃花了本宫的老眼了,原来是妹妹你啊!快起来,快起来。”

        说着,就拉着云蕾的手一块儿往前走去,“妹妹怎么从那儿出来了?难不成去了洛水殿了?”

        德妃淡然的眸子斜斜的睨了一眼洛水殿的方向,随口问道。

        云蕾看了看她的脸色,轻轻应道:“是,德妃娘娘距离洛水殿那么近,难道就不知道那儿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说完,质问的眸子灼灼看着她,想要看看她作何反应。

        德妃脸色一怔,但转而就恢复如常,“这几日,本宫的身子也感到不适,所以,就,就很少出宫,为少是非,反省自己,宫里紧闭宫门,谁都不见。所以更不知道洛水殿发生了什么事儿?何况,如今整个后宫,除了太子宫之外,所有的宫里,都人人自危,就连皇后都心惊胆战,何况,是我这个没人待见的妃子呢?”

        云蕾和着她的脚步,听着她话里有话的说着,似是没听懂一般,慢慢往前走去,过了半晌才说道:“是我多心了,德妃姐姐。”

        德妃轻轻颔首,身子有些僵直的行走着,看着前方迎面而来的淑妃,心里有了计较,云蕾,不是德妃我不饶你,这个宫里,你有丝毫的差池,就会万劫不复,不知道这个道理,那,就用你死的经历来得到吧。

        “淑妃娘娘,姐姐今日见到你,真是高兴啊,前几日身子不爽,一直都没有出来走动。”德妃走近之后,先笑着问候道。

        “德妃姐姐,哦,姐姐身子不爽了么?怪不得不见姐姐呢,只是妹妹也没怎么出宫?宫里少了皇上,怎么着也觉得不自在。”说着话,淑妃桃花的眸子轻轻撩了一下云蕾,意有所指。

        “蕾儿,见过淑妃娘娘,给淑妃娘娘请安。”云蕾松开挽着的德妃的胳膊,微微俯身,施礼。

        “起吧。德妃姐姐,你说,皇上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啊。”苦恼的蹙起了眉眼,犹如峰峦的眉峰此时拧作一团,撅着小嘴抱怨道,不住的瞟着云蕾这个方向。

        “淑妃,平日里,你是最不争宠的,今日怎么耐不住性子了,皇上不想你,是因为心里没地方想,你也要按捺得住啊,毛头小伙子似的,好像几辈子没见过男人是不是,霸占着一个男人到底,你就乐呵了?”

        德妃淡淡的责备道,可云蕾听着,怎么听怎么是在指戳着自己的背脊说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凝儿也听出来了,刚要上前,可一想,就是因为自己的鲁莽,才使得小姐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困境,想想忍住了,可一张脸气得通红,不停的那眼睛剜着这两个一唱一和的女人。

        都说市井的女人尖酸刻薄,凝儿看这宫里的女人更是狡诈奸猾,有什么事儿不明着说,暗地里使绊子,冷言风语的嘲弄人,真是可恨可恶!

        云蕾微微一笑,这些人,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想到此,低首说道:“二位姐姐,蕾儿还要去给太后问安,就不陪着二位姐姐闲聊了,先走一步,蕾儿告退。”说罢,转身就要走。

        德妃却一把拉住她道:“慢着,妹妹,我们姐妹俩也正好到太后那儿去,既然走到了一起,就一块儿去吧,也好让太后看看外面姐妹和睦,心里也高兴些。”说着回身看着淑妃:“淑妃妹妹,你说是不是?”

        淑芬神色一愣,转眼就眯起了笑容,点头答应着:“是啊,德妃姐姐说的是,蕾儿,你就和我们姐妹一块儿吧。你初次来到宫里,对宫里的一切还不熟悉,跟着,也好有个照应。”说罢,回头狠狠看了德妃一眼,让整个狐狸精跟着我们,要干什么?看着心里就郁闷。

        德妃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稍安勿躁。

        眼神交流间,往前走去。

        德妃看看周围的景色,轻轻问道:“蕾儿,这些天真是没有见到皇上了,他还好吗?”淑妃一听,也紧走几步,焦急的问道:“是啊,是啊,蕾儿,只有你见到皇上,他怎么样了?有没有想我们啊?”

        云蕾一阵尴尬,微微红了脸,呐呐的说道:“德妃姐姐,淑妃姐姐,皇上挺好的,至于他想不想姐姐们,蕾儿不知道啊。”无辜的看着两个一脸期盼的女人,云蕾感到这个宫里的女人真的很可怜,围着一个皇上团团转,勾心斗角,小时候总觉得父皇对母后挺好的,每日和母后相敬如宾,见到比母后年轻的那些娘娘,也不觉得怎么别扭,可如今,当自己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才知道真的很艰难。

        “唉……”两个女人脑袋有些耷拉,淑妃嘟囔道:“这不是等于没问么?谁也不想说皇上想我们了?”

        云蕾咧了咧嘴角,没说话。

        德妃则明朗一笑,调笑着说道:“淑妃妹妹,当初你霸占着皇上的时候不是也如此么?自己的风光时刻过去了,就斤斤计较起别人来了,你也得斗得过人家蕾儿啊,你看看,论长相,论身材,论气质,你哪儿比得过人家啊,再说了,这男人啊,看到新人就扑到,何况是皇上,这么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呢?当初你不也是被他折腾的鬼哭狼嚎么?”

        德妃毫无顾忌的说笑着,心里却是恨意丛生,你们两个都是得过皇上的宠爱的,可是自己呢,却是因为家世,因为自由的聪慧达理而被皇上给留下的,从来没有专宠过她,每月来过一两次都是喜事。

        “姐姐,你可真会说笑。”淑妃扯了扯嘴角,随之冷了下来。

        “对了,蕾儿妹妹,你去洛水殿的事儿,和皇上说了么?”德妃很是关心的问道,脸上有着些许的担忧。

        “洛水殿?云蕾你去洛水殿了?”淑妃反问道,疑惑不解的看了一眼德妃,见看不出什么,就走上前一步,问道。

        “嗯,刚刚走过的时候,看到里面的丫头在哭,所以就进去看了看。”云蕾平静的说道,心里不明白,为什么她们的神色那么紧张。难道自己无意中又犯了什么错误了?

        “原来这样啊。”淑妃自语着反问道,紧接着就问道:“云蕾,难道你不知道皇上已经下令吗,任何人不许去探望洛水儿吗?”

        “淑妃,你住嘴。”德妃一声冷喝,神色狠狠的看了眼淑妃,阻止她再说下去,“淑妃,皇上做什么说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么?在这儿无聊的品头论足,成何体统?”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6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