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20章 见面

第20章 见面

        淑妃撇了撇嘴角,低下头,不耐烦的应道:“是,谨遵德妃娘娘的旨意,妹妹我不说了。”

        云蕾看着她俩一唱一和,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真的犯错了。

        说话间,三人就到了太后的慈宁宫外,一同进去,见到太后之后,问安然后坐下来,云蕾垂眸低首,看着自己交握着的双手,默然不语。只是静静的听她们说话。

        “太后,您身体近日感觉怎样啊?要不,臣妾再给您揉揉?”德妃笑脸迎人,走到太后的身边,站在她的后面,手开始从后脑勺的位置,一点一点的往下揉捏着。

        “太后,皇上最近,最近也没见过臣妾,臣妾心里十分难过,太后,您就开开恩吗,让皇上进后宫来吧。话说我们这些人简直都快要疯了。”淑妃也慢慢的蹭到太后的面前,轻轻碰了碰太后的胳膊,撒娇问道。

        “德妃啊,这些个妃子里,也就你最懂得哀家的心了。还有淑妃你,贤德淑女,只是这皇上总是与哀家对着干,哀家也劝不住他,所以就觉得格外的愧疚,想来想去啊,你们俩求哀家,还不如你们求求云蕾,让她少陪皇上一晚,你们不就见到了么?”

        说着,抬起头,慈祥的看着云蕾,云蕾简直不相信,这些话是从太后的嘴里说出来的。赶紧避开她的目光吗,生怕她瞧出自己心里对她的腹诽。

        “唔,多谢太后给臣妾指出一条明道儿来,淑妃,来,我们就按照太后说的,好好的拜拜云蕾,请她把皇上给咱让出来,不就得了?”德妃说着就要行礼,云蕾赶紧起身让开,一边叫着说道:“姐姐,你们,你们俩这不是折断我的翅膀么?我怎么能够霸占着皇上呢。只不过我也曾经多次劝说过皇上了,可皇上不为所动,所以蕾儿也是没有办法。”说完,一脸歉意的看看两个人,往一侧慢慢躲了躲、

        “妹妹,你都能够帮助洛水儿那个贱人,难道你就不愿意帮助德妃娘娘和本宫么?”淑妃直起身子,站到云蕾的面前,她整整比云蕾高了一个头。可却无法拿这个招致了嫉妒的女人怎么办。

        “哦,怎么会这么说?难道蕾儿你见过洛水儿了?”太后神色一厉,淡淡的问道,言语间的威严和严肃不怒而威。

        “太后,是云蕾刚刚路过的时候就进去瞧上了一眼,去给她送些吃的,毕竟她一个人住在那儿,挺可怜的。”云蕾微弱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失落,这宫里,怎么觉得都有些怪怪的。

        “送些吃的?”太后紧追问了一句,之后就僵硬的说道:“也好,这样更显得我宫廷里面的和睦相处。”

        三人神色各异,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云蕾一时感到有些头晕难耐,不由的就要栽倒在地。

        “蕾儿,你怎么脸色不好,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啊,让姐姐瞧瞧。”德妃一步走到云蕾的面前,伸手愈要揉揉,可刚要伸手,云蕾就躲开了她,低头说道:“多谢姐姐,妹妹不需要了。”

        “哦。”太后的脸色有些生涩,看着云蕾,安慰道:“蕾儿,你别见怪,这两个丫头,都是皇上平日里尊重的人儿,所以,你多与她们交好,一定会有你的好处的。”

        云蕾低头应了声:“是,多谢太后提点,蕾儿,蕾儿有些晕晕的,能不能先告退?”说着,就要向着一边倒去。

        凝儿赶紧过来扶了一把,惊叫了一声:“小姐。”

        云蕾狠狠的掐了凝儿一把,怒了努嘴,凝儿不由的朝着上面端坐着的太后瞥了一眼,只见太后的脸色黑得似乎要拧出水来,吐了吐舌头,改口道:“主子,凝儿扶着您。”

        “既然不舒服,就就先回去吧,只是,要皇上也注意点儿身子骨,不要被迷了眼。”太后冷冷的说道,话说完,就看也不看她一眼,和德妃淑妃两人说话唠嗑去了。

        云蕾听着她刺耳的话,脸上更是无地自容,扶着凝儿快步走出了慈宁宫,出的宫来,云蕾就松开了凝儿,垂头丧气的往前走去。

        “小姐,小姐,你没事儿了啊?”凝儿一看,小姐什么事儿也没了,一定是刚刚忍受不了里面的压抑的空气,所以才想着方法离开的,自己也不喜欢,总感觉到那个老太婆话里有话,意有所指似的,想到这儿,就惊喜的跑了过来,大呼小叫道。

        “凝儿,我告诉你什么了?怎么你总记不住,这个称呼的问题,需要我告诉你多少次?”云蕾沮丧的转身,双眸瞪得大大的,看着凝儿惊诧且惊喜的眼神,不由的摇了摇头,唉声叹气的往前走去。

        “唔,好吧,我改。”凝儿狠狠的抽了自己的嘴巴一下,然后追上云蕾,一把扶着她的胳膊,嘟嘟囔囔的抱怨道:“还说凝儿,你不是也没注意到细节么?还常常说,细节决定成败,你自己一个人气势汹汹的往前走,让太后的那个明心看到了,还不以为是你故意的做戏啊?”

        云蕾看着她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受样,气闷的说道:“凝儿,你的这张嘴真是太快了,以后给我好好的缝起来,否则话,我就让欣儿给你来个永远哑巴,免得你整天叽叽喳喳,有多少话都让别人给听去了,你们看到人家欣儿,说话的时候多小心,隔墙有耳,隔路就有听者,你不知道吗?”

        凝儿连连点头,“咳咳,小……哦,不,主子,你说欣儿回去了么?”

        云蕾听她说起欣儿,就赶紧对她说道:“以后告诉欣儿,送食物的时候也要悄悄的送,不要张扬,今儿个淑妃和德妃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提醒欣儿,小心着她们。”

        凝儿答应一声,绕过洛水殿,二人往太子宫而去。

        小欢子大老远的就看到云蕾一身红装,迤逦而来,一溜小跑着就到了云蕾的跟前,深施一礼,道:“主子,您可回来了。皇上焦急的不行了,如果您再不回来的话,恐怕小欢子的脑袋都不保了。”

        凝儿看到他夸张的咧着嘴,一副愁容满面杞人忧天的样子,忍不住就想要戏弄他一番,想起他让自己吃瘪的样子,就来气,装作突然想起什么的神情,“哎哟”一声,拉住云蕾道:“哎哟,小姐,真是不妙啊。我怎么突然想到,太后让小姐在慈宁宫外稍稍喘口气就回去,要让小姐在慈宁宫用午膳呢?不行不行,小姐,您必须得回去,如果惹恼了太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说罢,一脸着急,拉着云蕾就往回走去,小欢子赶紧过来拦着,“哎哟,凝儿姑娘啊,您就可怜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吧,如果再回到慈宁宫用了午膳回来,那皇上还不把我给生吞活剥了啊。”眼睛嘴巴都挤到一块儿去的小欢子,求告道。

        “皇上真会生吞活剥了你啊?”凝儿也拧紧了眉头关切的问道,两个小梨涡这个时候一闪一闪的,看着小欢子有些眼花缭乱,姐姐巴巴的说道:“当然了,不然奴才怎么这么着急着让主子回去呢?”

        凝儿直起身子,重重的叹了口气,无辜的摊摊手道:“那就让皇上生吞活剥了吧,我看看一个没了命根的人,他能生吞活剥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来?”

        “噗……”云蕾当时就喷了,咳咳,呛着了,“咳咳,那个,咳咳,凝儿,你,你,你还是个,咳咳,那个人家都叫你,咳咳,叫你姑娘了啊。”憋得满脸红霞的云蕾笑得弯了腰。浑身瘫软,指着凝儿,真想,真想过去狠狠的抽她一下。

        可这个丫头在干吗?右手手指抠着自己的鼻孔,若无其事的看着小欢子抽动的变形的脸,不住的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小欢子,你脸上的肉肉怎么一抖一抖的?”

        “噗……”刚刚走出太子宫的冰若寒,一下没控制住,艾玛,彻底毁了形象,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立时就震住了几个人,只见云蕾渐渐的直起腰来,小脸上笑得僵硬酸疼的肌肉此时慢慢的收拢着,笑容也一点一点的抽去,继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亮亮的眸子闪闪烁烁,光芒不定。霎时神秘。

        凝儿也渐渐的尴尬的将指着小欢子的手收回来,放到自己的身后,嘿嘿的笑着,看着皇上的模样,蓦然瞪大了眸子,歪着脑袋自言自语道:“哎哟,怎么比哭着还恐怖呢?”

        小欢子抖动的肌肉刚刚不再激动,而是震惊的看着皇上,多少年了,皇上愣是没有这么开怀的笑过。愣怔之中,突然听到凝儿爆料出来的新的惨不忍睹的语言,唔……一声,转身跑到了墙角处蹲下来,捂着嘴巴,嗷嗷笑了起来。

        云蕾看着一个个神奇百态的神情,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叹口气道:“不行了,天气变化太快,人都承受不了,疯了!”

        说罢,看也不看冰若寒一眼,绕过他,大踏步往太子宫走去。

        冰若寒笑了一半的面部给生生的扯了回来,差点儿下巴骨给僵断了。硬硬的将嘴巴合上,刚要转身跟着云蕾走,看到凝儿还一副惊见天人的神情,走过去,狠狠的弹了她一个爆栗,“说你疯,你还狂了你,欠抽。”

        感到脑袋上一痛,摇了摇脑袋,清醒过来,凝儿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疯了么?还是狂了?”

        墙角处,强忍住笑的一声阴冷飘来:“你没疯,也没狂,是癫了。”

        “啊呸……”凝儿狠狠的啐了他一口,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刚刚走到太子宫的门口,迎面突然冲过来一个太监,狠狠的撞了她一下,不等她反应过来,那个太监就匆匆而去,凝儿只觉得身子一晃,手中就突然多了一张纸条,赶紧转身喊道:“哎……”可话未出口,那个太监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所有的声音都给瞪得鸦雀无声了。

        紧紧捏着手中的纸条,想了想,边若无其事的回了太子宫,闪身进入了自己的偏殿。

        看看四下没人,匆忙打开纸条,上面写着:蕾儿:傍晚到御花园的假山处见面。

        往门外看看确实没人瞧见,就悄然将纸条藏了起来,待会儿遇到合适的机会再给小姐吧。

        云蕾抑制着笑走进太子宫,冰若寒随后就跟了上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俊脸微微靠近她,在耳边低低呢喃着:“晚晚。”

        “噗……”云蕾差点喷出来,怎么从他嘴里说出这么温柔的话就觉得肉麻的想要喷水呢?

        冰若寒一阵沮丧,放开她,绕过云蕾走近太子宫,一下子坐在椅子上,朝着云蕾张开胳膊。命令着:“过来。”

        “切,”云蕾不屑的微微扬了扬眉,暗自嘀咕着:“威胁谁呢你。”旁若无人的往软榻的方向走去,哼,你不是让我过去么?我偏偏离你最远,怎么着?呼来换去的,你是皇帝不假,可是我云蕾不是你的奴隶。

        冰若寒眉头微微拧紧,抿了抿唇,眸光沉了沉,再次反问着:“怎么?真的不过来?”

        已经坐回到软榻的云蕾,抬头研究似的看着他,耸了耸肩膀,花样的唇扁了扁,鼻子哼了一声,转脸,不理你。

        冰若寒紧绷的脸微微舒展,嘴角勾起邪气的笑来,起身往前走了一步,声音缓和了些,道:“你确定,你不过来?”

        云蕾心里有些不踏实了,他的手段,她不是没有领略过,狠命的将自己的衣服给……

        身上莫名的升起一股股的寒意来,期期艾艾的站起来,弱弱的说道:“好吧,好吧,刚才是我说错了,我过去,我给过去就是了。”慢吞吞的挪动着步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冰若寒走过去。

        看着她一副小女人受欺负的样子,一双迷人的长长的睫羽的眸子忽闪忽闪的委屈的眨着,冰若寒的心里莫名的兴奋愉悦。

        唇角带起得意的笑来,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小小的人儿,玉娃娃一般的走到自己的面前,心里舒畅的几乎要开怀大笑。强自抑制住脸上的笑意,张开了胳膊,云蕾狠狠的瞪了他得意的脸,伸手放在他的腋下。

        冰若寒悄然闭上星眸,如此,她主动靠近自己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美妙,就如在明月湖边,那个感觉是他这辈子最为幸福的时刻,就如此刻……

        骤然,感到腋下一阵的难耐的瘙痒……

        云蕾的小手狠狠的咯吱着他的腋窝,一边咬牙哼哼着,“男人,你很得意是不是?那就好好的开心的笑笑。”

        冰若寒一把抓住她的手,紧紧的夹紧了腋窝,无奈她的小手犹如紧紧吸附的长蛇一样,没有丝毫的离开的意思。

        抑制不住的呵呵狂笑着。云蕾有些呆呆的看着他,怎么突然觉得这样的画面好熟悉!而他笑着的神态也是如此的亲近?

        “哎哟,我的手!”被夹得一阵酸麻的云蕾突然惊叫起来。冰若寒立刻就止住了笑,拉着云蕾的手,不让她动,然后才慢慢的松开。

        捧着她的一双小手,一看,通红通红的,泛着白色。禁不住吸了口气,揉捏着,一边呵着气,一边连声说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弄疼你啦,还疼么?”

        一抬头,就看到云蕾看着她发呆,眉间涌动和的层层的波涛,席卷一切的力量。

        “怎么?”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刚刚竟然说……

        云蕾看着他紧张的揉搓着自己的手,心里一阵的感动着,可听到他说“都是我不好”的时候,无缘由的,竟然有满满的泪开始袭来,何时,他都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何时?他对任何人说过自己的失误?可刚刚,就在刚刚,他说自己不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