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21章 沸腾

第21章 沸腾

        “晚晚……”冰若寒神色复杂的一把将云蕾抱在怀里,轻轻的说道:“晚晚,你,千万不要背叛我。”只是低低的一句,却包含着千言万语,他想说,晚晚,你不能背叛我,因为一旦你背叛了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

        云蕾轻轻的伸手环住了他,闭上眸子,也许以前的真的要过去,而接下来的,她的世界里只有他,也只能有他了。

        用过晚膳,冰若寒挽起云蕾的手,牵着就往外走去。

        “你,带我到哪儿去?”云蕾疑惑的脚步一滞,抬眸狐疑问道。

        “别问,今日过来就想给你一个惊喜。跟着我走就行。”说完,从身后将狐狸围领的披风拿了过来,轻轻的给云蕾披上,将胸前的结打成了一个蝴蝶型,然后端详了一下,才罢休。

        云蕾默默的感受着他细腻的关心,眸中渐渐的热了,落入目中的他的一切,都历历感动在心里。

        “怎么了?”看她瞪着自己发呆,宠爱的捏了捏她的小脸,抚了抚,轻声说道:“发傻了?”

        云蕾咧嘴一笑,傻傻的说道:“没傻,就是突然的觉得你变得婆婆妈妈的了。”

        “噗……”冰若寒俊脸狠狠的抽动着,抽搐的直发抖,闲闲的说道:“蕾儿,婆婆妈妈不是说朕的,好不?”

        “哦。”云蕾后知后觉的耷拉着脑袋,嘟嘟囔囔的说道:“好吧,我知道了,虽然我经常用词错误,可是偶尔还是准确的。”

        “嗯?”冰若寒一愣,怎么听着不对劲儿啊?

        云蕾一呆,他怎么嗯了?猛然意识到什么。但见冰若寒神色难堪,赶紧改口说道:“哦哦,不是的,不是的,是,我经常用词准确,但还是偶尔还是会用词错误的。”

        说罢,心虚的低了低脑袋,恨不得狠狠的挠自己几下,话怎么就这么随口溜达出来了呢?

        “走吧。其实没什么。只是,只是朕不习惯。”说完,不再纠结下去,冰若寒将黑色的宽大的披风披在身上,然后懒腰抱起云蕾,出了院子,就飞上了屋顶。

        云蕾吓得面色苍白,小手紧紧的抓着冰若寒胸前的衣服,可下一刻就感觉到自己和他的距离太密切了,就赶紧往往外挪了挪,可接着而来的居然要摔下去的危险,吓得她立刻就趴在了他的怀里。一动不动。

        冰若寒感到怀里小女子的小心思,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速度更快,嘴角的坏笑弥漫到眉梢。如果紧闭着眸子的云蕾瞧见,非得狠狠的抽他不可。

        转眼间,就到了一处亭台楼阁之地,双脚重新回到地面上时,云蕾才感觉自己的心落到了地上,待脚跟站稳,就迅速的离开了他的身子,恨恨不已的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他不怀好意,趁机揩油。

        冰若寒看她气鼓鼓的赌气模样,更是开怀,脚步一紧,就欺身过来,一把将云蕾拉过来,紧紧贴着她的身子,俯身在耳边猥亵的说道:“丫头,你,还有哪儿是我不亲近的?”

        云蕾小脸骤然通红,恼极恨极的狠狠的掐了他的手一把,气急败坏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冰若寒,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拿着自己的耻辱当光荣,你无所不耻。”

        “哈哈哈……”冰若寒更加欣悦开怀,伸手捞起她,打横抱起。低低的俯身,狠狠的啄了她的小嘴一下,暧昧无穷,“丫头,我是无所不吃!”

        “你,啊啊啊……你这个臭流氓,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云蕾手舞足蹈的张狂着,挥舞着自己的小手,尽力挣脱了他的强制的拥抱。

        “嘘嘘……”冰若寒突然神秘的嘘声警告,云蕾顿时感到一阵的紧张,赶紧住声,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惊恐无比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冰若寒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脸,安慰着:“别紧张别紧张,没危险,只是……”突然将云蕾推送出去,然后转了一圈,面朝着她的身后,背对着自己圈进怀里,深深的,深深的抱着她。

        下巴蹭着她碎碎的飘摇在耳边的细细的发丝,蛊惑着问道:“晚晚,漂亮吗?”

        云蕾惊诧的望着面前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曾经的那个掬水殿么?

        只见静静的亭子卓然立在图画中,而亭子的四周挂着大红色的庞大的圆形的灯笼,灯笼上剪纸做成的各色的人形,栩栩如生,而沿着亭子的湖水周围,栏杆上,每个几尺就有一盏红色的琉璃宫灯,宫灯上也如法炮制,精彩的人形清晰可现,映照着整个湖水潋滟波光,粼粼如醉。一时之间,分不清哪儿是人间,哪儿是湖水。水天一色。

        云蕾禁不住兴奋的挣脱了冰若寒的钳制,一溜烟的跑了过去。

        置身在那个红光流溢的环境里,云蕾眉目皆染上了喜色。展开双臂,微微闭上眸子,任冬日寒凉的风从柔弱的指尖穿过,真实的幸福在心底流淌。

        此刻,她深深的醉了……

        冰若寒看着她,看着她慢慢的旋转,看着她在红光映衬下,华彩浓墨的身姿,满足随之而来,一个女子,这么幸福的玩耍在自己的心思里,竟然就是幸福。

        蓦然转身,看到他痴呆呆注视着自己,羞涩不禁爬上了云蕾的小脸,微微红了。

        瑟瑟的转过身来,羞羞的过来,拉起他的手,转身往亭子中走去。

        香案居然在设,紫砂的香炉里袅袅的香气弥漫着。两杯酒,闪着神秘的波光,在夜光杯里,更显得琼楼玉宇,香醇美味。

        云蕾愣怔的望着这一切,这一切,要干嘛?不相信的,不信任的,呆呆的往后退着。

        冰若寒一看,眸中一痛,赶紧伸手拉住她,“晚晚,来。”

        云蕾仿佛失去了自己的一切敏锐的感觉一样,呆呆的傻傻的跟着他往前走去。香案前的金黄色的蒲团并排摆着两个,冰若寒拉着她,分别跪了下来,面对着面跪着。

        “晚晚,今晚我们大婚。”

        “唔……”云蕾一下子更是不知所措,怎么?大婚?怎么……

        将她的两只小手全部握住掌中,冰若寒眸中闪烁着复杂与坚定,深沉艰难的说道:“晚晚,既然你跟着朕来到了宫中,朕就该保证你的安枕无忧,所以,朕决定封你为妃,今晚就是我们的大婚典礼。虽然没有百官的朝贺,可这也表达了朕的一片心意。所以晚晚……”

        云蕾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面色微冷,淡然说道:“皇上,不必了,在这个宫里,如果没有皇上的照顾,也许云蕾也会生活的很好。所以,不必用大婚封妃的方式在保护我。云蕾承受不起这个妃子的地位。”说完,转身往掬水殿外走去。

        这儿留下了自己太多的回忆,他的,寒哥哥的,江儿的,一幅幅如鲠在喉,如今,她已经没有了所有,亲情,姐姐视自己如仇敌,寒哥哥,已经放弃了她,而他,居然说,居然说为了自己的安全要封自己为妃……

        罢了罢了,这个男人,不值得自己去接受……

        冰若寒蓦然气怒攻心,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扭转回来,紧紧盯着她悲伤的几乎要落下泪的眸子,怒声吼道:“你不接受,你不愿意做朕的妃子,你不屑于成为朕的妃子。因为你不喜欢朕,是么?你还想着你的寒哥哥是么?真是无可救药!”

        云蕾忍受的看着他,看着他气急败坏的冲着自己张牙舞爪,抬手,狠狠的打了了一个耳光,咬牙切齿的喊道:“冰若寒,你无耻!”喊完这句话,泪水就再也控制不住,滂沱而出,“冰若寒,你纯粹就是一个无赖痞子,你毫无商量的夺走了我的一切,我作为一个女子最珍贵的一切,你千方百计的折磨我,威胁我。让我嫁给泰王,让我受尽了苦难,如今身上时不时的想起来就疼痛难忍。”

        忍不住的悲泣,云蕾不觉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你把我掳到宫中,让我失去了亲人,朋友,还有一切。你然我成为宫里斗争的焦点,所有人都恨我,骂我,我成了万人唾弃的荡妇。可是你,你,你竟然说什么?你说,为了让我安全些才封我为妃的?你以为我稀罕你的妃子之位?”

        说罢,狠狠的跺了跺脚,抬起袖子,狠狠的将眼角蓄满的泪水一把抹去,坚定的说道:“如果为了安全而要封我为妃,我拒绝,我不要,我宁愿做一个可怜的丫头,我也不愿意迎娶你的嗟来之食。”

        水寒病;脸上火辣辣的痛着,耳边是她响彻在风中的怒吼和嘶喊。

        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她,晚晚,晚晚。我不是如此想法,可是,可是,他该如何解释,说自己多么喜欢他,说自己完全忘记了对丫丫的承诺,想要给她一个不一样的大婚,说他不能失去她,只想把他圈禁在自己的身边,说他担心她有一天突然消失,自己会死掉疯掉……

        不,不,这些话,难以出口……

        而面前的女人就是狂呼乱喊,就是哭得梨花带雨,就是紧紧的扯着了他的心。

        “晚晚啊……”一声长长的叹息,猿臂一伸,一把将他给裹进了怀里,“晚晚啊,朕,不,我,我真的,真的……”

        云蕾愣是用尽了力气推开他,眸光灼灼,紧紧逼视着他,“真的什么?”

        冰若寒眸光闪烁,眼神四顾着往周围看去。答非所问说道:“晚晚啊,朕对你的心,你还感觉不到么?朕做的,就是朕想的。”

        云蕾一阵泄气,刚刚的撒泼,刚刚的所做,都是故意的,她想要知道,冰若寒对自己是怎样一颗心?虽然平日,她能够感受出来。

        用膳时,他紧紧的注视着她,发现她爱吃的,赶紧多夹一些给她放在眼前。夜晚,沐浴之后,将他的小脚捂在怀里,直到云蕾渐渐的睡着。每日早上,拿着龙袍蹑手蹑脚的溜出去……

        这些,她看得很清楚,可心里还是空的……

        “怎么?怎么还不高兴?难道你只想要我的花言巧语,而不要我这么用心的做着?”冰若寒完全的镇定下来,捧起面前红透了的小脸,戏谑的说道。

        “你……”云蕾就深深的不明白了,难道这个花言巧语和实际行动之间就是不能相容的么?还是,她真的是太纠结了?

        恼恨的转脸,不再理他,任凭他在身边不停的扳着她的脑袋。

        “晚晚,晚晚,从今晚起,你就是朕的女人,永远只许是朕的女人。”他生硬的将她面对着自己,双手禁锢着她不听话的脑袋,强逼着说道。

        “皇上,您也太霸道了吧。再说了我是谁的女人,我能够做得了主么?”

        云蕾悲悲切切的说道。说完眼帘垂落,不再理他。

        恨不得立刻就要了她,让她挑衅自己的耐性。咬了咬牙,还是忍不住狠狠的俯身而上,攫取住她的冰凉的唇,辗转吻下。

        “唔……”云蕾痛呼,竟然,他,他咬自己的唇,流氓……

        张嘴,在他的舌趁机钻入的当儿,狠狠的一口咬住,臭男人,咬我,你还嫩了些!

        冰若寒惊呼,想要挣脱,可怎么也无法夺回,只好更加深入,长驱直入。

        “你……”云蕾彻底崩溃……

        “不好……刺客……凤仪宫有刺客……快来人啊……快来抓刺客……”一声惊呼,继而是一排排的灯迅速的点燃起来,更多的人呼叫起来。继而整个宫中喧腾一片……

        “刺客……”云蕾惊呼一声,捂住了嘴巴,身子一缩,躲进了冰若寒的怀里。

        本能的,冰若寒一把揽过蕾儿,眸光凌厉的四处打量着,周围依然寂静一片。

        “皇上,好像是皇后宫里,皇后宫里。姐姐……”云蕾惊吓过后,意识到什么,赶紧扯着冰若寒的胳膊,往掬水殿外跑去。

        “走。”冰若寒低低一喝,抄手抱起云蕾,风驰电掣般往太子宫飞掠而去。一路上,不断的有身影晃过,一拨又一拨的侍卫往凤仪宫的方向涌了过去,猛然收住脚步,冰若寒顺手抓起一个侍卫。

        厉声喝道:“说,发生了什么事儿?”

        侍卫一哆嗦,待看清面前之人时,赶紧就要跪下,被冰若寒狠狠的打了一掌,“快说,哪儿来的刺客?”

        侍卫赶紧哆嗦着站直了身子,打着摇摆说道:“皇上,是,是凤仪宫里传来的惊呼声,然后,然后他们都赶了过去,我也是听了禁卫大人的命令也赶过去的。”

        说着,不断的俯身,惊慌失措。

        皇上眉头微微皱起,堂堂皇宫之中竟然有刺客,简直是无稽之谈,可周围这么乱糟糟的情境,低头看着蕾儿担忧的神色,拍了拍她的小脸,安慰说道:“别怕,有朕在。”

        说完,转身命令那个侍卫说道,“快将禁卫大人找来,让他带着一队侍卫到太子宫守着。寸步不离,出了什么变故,整个禁卫队,全部偿命。”

        侍卫身子颤抖着,赶紧应是,一溜烟的往不远处跑去。

        “回太子宫。”说完,冰若寒重新抱起云蕾不管的躲避着侍卫,遇到迎面而来的举着锋利的武器的时候,就转身,背对着他们,免得怀里的云蕾受到伤害。

        被他呵护着,躲闪在人群中,云蕾前所未有的安心与踏实,头深深的靠进他的怀里,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即使没有什么承诺和甜言蜜语,自己也是该相信他的吧。

        到达太子宫的时候,一看,冰若寒不禁有些哑然失笑,只见凝儿正指挥着太子宫所有的宫女太监,手里拿着扫帚铁锨什么棍棒之类的各种长短粗细不同的器具,列队守在太子宫的门口。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6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