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29章 来了

第29章 来了

        “那种阴森晦气的地方,晚晚,你就不要去了,我过去瞧瞧就行了。”冰若寒放开云蕾,否定了她的想法。

        “不,您去得,为什么我就去不得?不行吗?我一定要去。”云蕾皱着眉头,微微撅着小嘴,固执的撒娇道。

        “唉,走吧,走吧,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让你在哪儿,你就在哪儿,不可随意乱动。”冰若寒一看,算了,这个丫头固执起来,赛过自己。拉着她的手,就一起往洛水殿走去。

        凝儿呆呆的站在院子里,看着惊慌失措而又如临深渊的欣儿,发着愣。

        “凝儿——还不跟上来。”云蕾骤然想起什么,回头一看,凝儿竟然不在,一回身,就看到凝儿还愣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恼怒的大声唤道。

        凝儿一愣,才意识到自己又失神了,刚刚一直在回忆着今日晌午去御膳房提食盒的事儿,蓦然那个小太监的身影就窜入了脑中,其实没什么异常的,只是直觉感到奇怪。

        冰若寒看着她,这两天,凝儿怎么有些诡异,似是有什么心事一样,这个丫头,想些什么呢?

        带着欣儿,四人一起来到了洛水殿,洛水殿里,皇后挺着隆起的肚子在指挥着,将洛水儿的尸体给装殓起来。

        清儿在一旁扶着躺在床上的洛水儿的尸首不停的哭着。哀哀凄凄的样子十分的可怜。看到皇上和云蕾走进来,皇后赶紧放下忙着的事儿,过来给皇上见礼。

        “锦儿,怎么样?太医来过了么?怎么说?”冰若寒一看床榻上躺着的洛水儿,往事也浮现在眼前,心里有着丝丝的愧意。

        “启禀皇上,太医已经来过了,查明,洛水儿乃是中毒而亡,是吃了下了毒的膳食之后才中的毒,这种毒很常见,鹤顶红。”锦儿忧虑的看着皇上,眼角的冷厉和凶狠微微扫过云蕾,冷哼了一声,冲着云蕾点了点头。

        云蕾神色有些僵硬,虽然知道月锦衣一直在恨着自己,可是,两个人没有直接的交锋,如今看着她冷冷扫过来的眼神,微微扯了扯眸光,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默然无声。

        “唔,检查一下,洛水儿吃的食物里,哪儿被下了毒药了。”冰若寒艰难的说道。似乎一切的线索和导向都是太子宫了。他早就知道了云蕾让欣儿给洛水殿送膳食的事儿了,只是想着云蕾能够放弃洛水儿给她的伤害,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儿,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皇上,太医已经验明,午膳里面的鲫鱼片是有毒的。”月锦衣脸色阴沉,一字一顿的说道。似乎在特意的提醒皇上,这个凶手到底是谁。

        “唔。”冰若寒无意应了一声,回头无意中瞥了一眼凝儿,只见凝儿正站在桌上还原封未动的膳食旁,呆呆的发愣,似乎她知道些什么。

        “皇上。”月锦衣一看,皇上毫无动静,很明显是不打算追究这下毒之人是谁了,这怎么可以?艰难的,慢慢的跪了下来,“皇上,您下过旨意,这个洛水殿,是不允许任何人来送膳食的,可是竟然有人敢来送膳食,就说明了,有人是故意的,就是想从膳食上下手,彻底的出去洛美人,以防洛美人以后东山再起,重新获得恩宠,自己的地位受到折损。”

        月锦衣肯定的说道,她只想着能够将问题的根源牵扯到云蕾的身上,如今违背的了皇上的旨意做事,首先就是抗旨的罪名。而自己需要的正是这个除去她的罪名。

        “唔……”云蕾猛然抬头,这话很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刚要说话,冰若寒伸手拉了拉她,示意她不要吭声。

        云蕾嘴巴张了张,又重新闭上,没好气的看了月锦衣一眼,低首不语。

        “唔,欣儿来洛水殿送膳食,是朕同意过的。除此之外,皇后有没有合适的怀疑对象啊?”皇上在一旁的椅子上浅浅坐下,问道。

        “哦。”皇后一愣,她没想到皇上直接就将所有的线索给堵死,想了想说道,“皇上,虽然您同意了送膳食,只是恐怕有人借着皇上的名义,将计就计趁机下毒,我想了解最清楚的,恐怕就是太子宫的欣儿,所以,最有可能是凶手的,只有这个欣儿。”

        闻听皇后的话,云蕾在心里狠狠的唾骂道:很明显,她直接将怀疑的对象与太子宫的人绑定了,如此一来,可以顺理推测,欣儿是太子宫的大丫鬟,而一个奴才好似没有必要去杀另外一个主子的,何况这个主子和她没哟任何的仇怨,而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丫头受了主子的指使,为主子办事才如此。

        虽然没有明说,凶手就是自己,可是已经向所有人表明,或者不由的就将所有人的心思指向了这个方向。

        “欣儿,过来,将你今日到御膳房去取膳食的过程重新叙述一遍。”云蕾如今要做的,就是将这个责任给删除了,唯有如此,才能够洗脱自己的罪名。

        欣儿哆嗦着走了过来,怯懦的看了一眼云蕾,又惶恐的看了看厉色急眉的皇后。低头见过礼。站在一侧。慢慢叙述着,“皇上,皇后娘娘,主子,今日奴婢和凝儿一起到御膳房提食盒,和往日好像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突然,她脑中一闪,似乎想起什么来。

        神色陡然一亮,抬眸,惊喜的看着皇上和云蕾,急急说道:“皇上,的确,是有异样的事情发生。”说罢,就回头冲着正拿着食盒一直在看的凝儿大叫道:“凝儿,凝儿,你快过来。”

        凝儿闻听,若有所思的拧着眉头,走了过来。

        “凝儿,咱们进入御膳房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小太监神色匆匆的,还和你撞了一下,然后连声说了几句对不起,就消失不见了。你还冲着她的背影说感到奇怪呢。”

        欣儿焦急的说道,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凝儿的身上。

        “是,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太监很是奇怪。因为她低头的刹那,看到她细腻的头发从帽子下露了出来,和一般男子的头发不同,还有他的后脖颈处,有个大大的黑痣,肌肤很白,白的让人怀疑她不是男子,对,我说呢,怎么感到异样呢?对,我现在想起来,因为她很像是女子扮的,声音也很细腻。”

        凝儿一边凝眉回忆着,一边细细的描述着,将那个太监的形象重新回忆了一遍,肯定的说道。

        “唔……”冰若寒有些明了,原来这个丫头是在为这个事儿而沉思,不觉心情有些舒畅,沉思着说道:“如此说,着下毒的人,是宫里的一个宫女了,还有一个典型的标志,那就是后脖颈处,有一个黑痣。”

        皇后的脸色有些黯然,继而冷笑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皇上,难道您就相信这个丫头的一面之词?还是您心里从来没有想过凶手会是您身边的人?”皇后的音色里充满了挑衅,不由的皇上心里淤积起火气来。

        “皇后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朕会寻徇私枉法,庇佑凶手么?”冷了冷,冰若寒沉声反诘道。

        “臣妾不敢,只是臣妾有下情汇报,还请皇上能够听听。”月锦衣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看了一眼云蕾,冷笑一声,说道:“据臣妾所知,这个清儿和欣儿乃是一对亲姐妹,而平日里,洛水殿的一切的膳食都是经过清儿和欣儿两个丫头的,而欣儿似乎对她的主子特别的维护,前些日子,洛水儿因为什么而被囚禁在冷宫,谁都知道。所以,臣妾是想,谁最有可能和机会下毒,想必皇上,不用臣妾再说了吧。”

        月锦衣微微昂起了头,自从云蕾进入宫中以来,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整天面对的就是一群怨妇的面孔,如今,终于,终于这种昂日子要结束在她的手中,心里很是得意和兴奋。

        “不,您胡说,我怎么可能去杀洛美人,你胡说,你胡说。”清儿被绑在一旁,这个时候冲着皇后嘶叫起来。

        “本宫胡说,那本宫问你,几天前,你是不是说过你很感激云蕾,而且愿意为了云蕾而做任何事情,甚至来生报答云蕾的恩情。”月锦衣厉声喝道,慢慢的逼近清儿。

        清儿张嘴望着她,这个女人暗地里观察着自己,自己和任何人来往,都休想逃脱她的眼睛吗,这样一个女人在眼前,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想到这儿,就大声的喊着,“皇后,您,您杀了我吧,我告诉你,奴婢怀疑,怀疑您就是这个凶手。是您派人到御膳房下了毒,然后又将祸端嫁祸给太子宫。”清儿气愤的哭喊着,揭底斯里的骂着。

        皇后陡然变了脸色,走过去,狠狠的甩了清儿两个耳光,声色俱厉的骂道:“死丫头,主子没伺候好,竟然让她中毒,还敢无限皇后,真是罪不容赦,本宫问你,你为什么没有吃膳食,只有洛美人一人吃了中毒了呢?”

        “清儿当时看到姐姐回来,就格外的激动,想要和姐姐说说话,所以就没有吃什么,所以,中毒的就是洛美人,而不是我。”清儿辩解着,解释着。

        “哈哈哈,皇上,这个是借口么?天天见到自己的姐姐,还说自己见到之后格外的很激动,这不是借口离开,让洛水儿单独中毒是什么?”月锦衣彻底的推翻了清儿的解释。

        “不,不,你这个死巫婆,我告诉你,你不要胡言乱语,小心你夜半起来被诚实的鬼魂给抓走,你这个血口喷人的女人。”已经被绑了几个时辰的清儿,大声怒骂道。

        “将她的口给本宫堵上。”月锦衣一声令下,清儿的嘴被破布所堵上,瞪着她,怒目而视。

        “好了,都不要吵了,既然凝儿已经发现了,说是在宫里掩藏着一个宫女,这个宫女的背后有着一个大大的黑痣,马上派出一个小队的侍卫,一个宫,一个宫里的搜查,朕就不信了,这个大活人,能够消失?”

        冰若寒了然的看了众人一眼,冷冷的扫了月锦衣一眼,然后拉着云蕾就要走,走了几步,站住,并不回头,说道:“锦儿,朕希望你能够协助沁阳,尽快找到这凶手,还后宫一个安宁的所在。”

        月锦衣一听,赶紧施礼恭送皇上,再次抬起头,一脸阴鹜,不禁暗暗的骂道,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看来,真的不能再留着了,否则的话,自己总有一天是要被她给卖了的,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嘴角浮现出一丝阴狠,凝儿,牵连到你,你就不要怪本宫了,因为要想动得了你的主子,就必须要先将你们两个给除去了,否则话,有你们在,你们的主子将纹丝未动。

        回到太子宫的云蕾,有些恍惚。呆呆的坐在软榻上,似乎在想些什么,又好似什么也没想。

        “皇上,御书房里吗,有几个平日里很少上朝的王爷,说要见见皇上,还有,礼部尚书一直在御书房的门外跪等着呢。”低声回禀道,生怕惊醒了主子似的。

        唔……“冰若寒看了一眼云蕾,如果不去处理的话,恐怕那个礼部尚书将不会离去,明日有关他的事儿。就会在整个议政大殿,传的沸沸扬扬,想到这儿,眉头紧紧蹙起,看着云蕾,有些犹豫。

        ”去吧,你。“云蕾摆了摆手,无力的靠在软榻上,眯上了眸子。

        冰若寒拍了拍她的肩膀,心里有了主意,尽快让沁阳来吧。

        小欢子接到口谕,请沁阳进宫。

        几个时辰过去之后,云蕾还一直呆呆的坐着。凝儿匆匆的走了进来,低声说道:“小姐,轻将军来了。”

        “沁阳?”云蕾呢喃着,半晌才反应过来,身子弹簧一样跳了起来,直奔太子宫宫门口。

        谁知,刚刚出了殿门,迎面就撞到了沁阳高高大大的身躯,额头撞在他坚实的胸前,云蕾被反弹着倒退了几步。捂着额头,哀怨的抬起头。

        “蕾儿,怎么那么惊慌?”沁阳碍于礼节,抑制着没有探手去揉她痛得龇牙咧嘴的额头,微微责怪的问道。

        “唔……”云蕾神色一阵黯淡,沮丧的扁了扁嘴,抬眸快速的看了一眼沁阳,低声说道:“我们到合欢树林中说罢。”

        沁阳默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点了点头,转身头前带路,二人一前一后的往合欢树林中走去。

        新鲜的泥土,因为气温的回升而显得疏松柔软,竟然在树木的根处,有萌生的草芽出现淡淡的绿色。

        云蕾郁闷的弯腰将一根根细脚伶仃的草芽给揪了出来,对着夕阳淡淡的暖色,轻轻的,慢慢的瞧着,拧着的眉头,染着层层浅浅的哀愁,沁阳呆呆的看着,真想上前去,将她裹进怀里,为她遮风挡雨,为她营造温馨,可理智告诉她,那样的话,自己将永远失去和她站在这儿的资格。

        “沁阳,你来找我,不是单单来看看我的吧?”云蕾将手中的嫩芽给扯碎,扔到地上,回头,已是神采飞扬。一切的哀伤,都随着嫩芽的落地而淡定。

        “蕾儿,我,我今日前来……”沁阳有些微微的尴尬,他的目光投在远处几只麻雀上,内心矛盾重重,他能说自己接了皇上的圣旨,就直奔宫中,想要见见她,更要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他能说自己也觉得她才是毒杀事件的主谋么?

        “想问什么。你就问吧,”云蕾转身,往前面走去,留给沁阳一个淡然而洒脱的背影。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