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34章 推搡

第34章 推搡

        此时,各个宫里的宫女陆陆续续的往掬水殿里而来,小欢子已经回来了,一眼看到台阶下方的皇上,赶紧凑了上去,触目看到地上留下的一大滩血,瞬时明白了,赶紧急切的唤道:“皇上……”

        “滚……”冰若寒怒吼着,染血的眸子此时愤怒的瞪着所有人,小欢子吓得一下子蹲坐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往往身后陆续而来的宫女,六神无主。

        沁阳一看,赶紧走了下来。“小欢子,将这些宫女带去侍卫大院,其它的事儿我来安排。”然后又对着身后的侍卫轻轻耳语了一番,侍卫点头退了下去。

        走回到冰若寒的身边,半跪在地劝告道:“皇上,皇后娘娘,还是尽快转移到凤仪宫比较好,这地方现在也太凉了,如果出了什么病,更是……”

        冰若寒此时才醒悟过来,抱起月锦衣就往外疾步走去,身后的琴心呼天抢地的哭着往前跑,跑了两步就停了下来,转脸看着高台上,一溜烟的往高台上跑来。

        云蕾呆呆的伏在凝儿的怀里,大脑一片空白。

        琴心突然一把抓住了她,推搡着咒骂着:“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女人,老爷夫人收留了你,没想到你是这么狠毒的一个人,你,你竟然将小姐给推下台阶,你是诚心让小姐死,我要和你这个狠毒的,狼心狗肺的女人拼了,你还小皇子来,你还我家小姐的小皇子来……”

        琴心的哭喊的咒骂声从高台上,传遍了掬水殿内外,寂静的夜色里,传的更远。

        沁阳随后上了台阶,一把扯过琴心,啪的一声,给了她一个耳光。

        “琴心,蕾儿有没有推了皇后娘娘,是要皇上来判断的,你不赶紧去伺候你家主子,在这儿胡搅蛮缠,呼天抢地,是不是要故意将脏水引到蕾儿的头上,或者你是谁授意如此的?”

        一番话,登时说到了琴心的痛处。她在皇后娘娘掐了她的刹那,有些懵懂,可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云蕾的手并未挨到皇后娘娘,而主子就已经往后倒了下去,可她不能这么说,为了主子,为了主子能够得到皇上的心,她必须违背了良心将脏水泼出去,将所有人的舆论的责备引导云蕾的身上。

        听到沁阳这么说,顿时一呆,难道主子露出了什么破绽了?呆呆的望着沁阳,突然意识到这也许是沁阳的一个激将法,遂大声哇哇哇哇的哭了起来,指着沁阳道:“你喜欢她,所以你才会护着她,你,你徇私枉法,我,我告诉皇上去。”

        说完,蹬蹬噔噔的下了台阶,转眼就消失在掬水殿外。

        云蕾沮丧的闭上了眸子。

        沁阳回头看着她,走过去,叹了口气,抱过来,“凝儿,你们先回太子宫,有什么事儿回头再说,此刻皇上早已失去了理智,什么也说不清楚。”

        “沁阳,沁阳,皇上他是会相信我的,对不对?对不对?”云蕾紧紧抓着沁阳的衣襟,质问着,不停的拍打着,哭叫着。引来周围人的侧目,真没见过,行凶者还能装的如此的无辜。

        “蕾儿,蕾儿。”沁阳连声呼唤着,安慰着:“蕾儿,皇上是否相信你,要看他对那个孩子的在乎程度有多少了,你先平静下来,好好睡一觉,也许等到明日早上,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呢。”

        “不,不,沁阳,他肯定不会相信我的,他跑下去的时候,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他已经认定了我就是凶手了,沁阳,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云蕾继续无望的捶打着沁阳的胸口。

        沁阳一阵阵的心痛传来,抱着这个六神无主的小女人,心里突然涌出带着她离开这个皇宫的想法,这个傻傻的单纯的小丫头,是不适合在宫中这么复杂的地方生活的,否则,也不会在短短的时间里,发生这么多的事儿。

        骤然紧紧的将她抱在胸前,疾步走出了掬水殿外。

        云蕾紧紧靠着他,汲取着他身上的坚强和力量。刚刚冰若寒的那一眼,已经彻底击碎了她心里所有的坚强,他恨着自己,因为自己将皇后给推了下去?

        不,不,他只是一时的着急,一时的慌张才如此的,确实自己好好的睡上一觉,就会没事儿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她趴在沁阳的怀里,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儿似的,闭上了眸子。

        “睡吧,睡吧。”沁阳抱着她往前走去,一步一步的走出掬水殿,距离掬水殿最近的宫殿,就是太子宫,他一步一步的走着,多么希望,这个道路永远延伸下去。只是这么抱着她,不会有明日她即将要面对的各种的猜疑、质问甚至还有审判……

        到了太子宫,将云蕾放到床榻上,轻轻的掖好被角,看着乖巧的窝在被子中的,好似极冷似的的云蕾,忍住想要抱着她轻轻入眠的冲动,拍了拍她的脸,安慰道:“睡吧,睡吧,好好睡一觉,不管明日是什么状况,沁阳都会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转身,有更重要的事儿还等着他,他要连夜审讯,查找,即使是证明不了刚刚的事儿是皇后自导自演的苦肉计,最起码也要证明,前面所有的血案都是皇后下的毒手,如此一来,至于这件事儿的孰对孰错,就要看皇上喜欢谁多一些了。

        “沁阳。”刚刚转身,他的胳膊就被拉住,云蕾低低的唤道。

        转回去,看到云蕾乞求的看着他,心里一软,蹲下,看着她,轻轻安抚着:“蕾儿,听话,我要为你找出那些凶手,才能更好的帮你。”

        “沁阳,我,我怕。”云蕾可怜兮兮的惊恐的瞪着面前的男人,柔弱无力。

        “乖,好好睡,我,我看着你睡。”沁阳索性在一旁的地板上坐了下来,微笑的看着她。云蕾微微闭上眸子,渐渐的沉入梦乡。沁阳轻轻的舒了口气,皇上,此时最需要安慰的,而是这个丫头,你,对蕾儿的爱,到底禁得住多少考验……

        “好你一个恶毒的丫头,竟然还有心思睡觉,你,你还勾引别的男人……”一声厉喝,顿时惊呆了屋内的所有人。

        沁阳赶紧回头,颓然跪在地上,问安:“臣沁阳见过太后。”

        云蕾也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到地上,顾不得穿上鞋子,赶紧跪在地上:“云蕾见过太后,给太后请安!”

        “哼!”太后气急败坏,瞪着地上跪着的沁阳和云蕾,恨不得立刻将这对狗男狗女给撕扯成碎片,绕着他们走了一圈,指着云蕾骂道:“你,你这个贱人,使得皇后坠胎,你,你没有悔改,痛定思痛,还在这儿勾搭别的男人,真是无耻之极。你,你……”

        沁阳抬头,直视着太后,辩解道:“太后,云蕾是冤枉的。臣送她回来,她受到了惊吓,臣安慰一下,这也是人之常情,怎么就成了狗男女了?”

        “啪”太后狠狠的甩了沁阳一个耳光,气得嘴唇哆嗦着,颤抖着说道:“你,你,沁阳,你竟然敢顶撞哀家,你可知道,从小,是谁将你送到皇上身边的么?没想到,你如今翅膀硬了,竟然敢来顶撞哀家了。”

        “太后,您,误会了,臣只是想要说出真相而已。”沁阳再次辩解道。他只是不想让云蕾受到什么不该有的污蔑,要知道这个时候,任何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将云蕾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要和云蕾撇清关系。

        “说出真相,说出真相就是你袒护她?”太后气得立在冰若寒的面前,冷笑着道:“沁阳,你和她的事儿,到皇上面前说去,至于今晚,哀家到这儿,不是来听你们的肮脏事儿的,哀家是要问问,哀家的皇孙怎么就得罪了这个贱人了,竟然将哀家的皇孙给杀死,这个杀人凶手,哀家今日就要她偿命。”

        说完,太后朝着身后,高声喝道:“来人,将云蕾给哀家打入清宫牢。”

        沁阳顿时惊得面如死灰,这个清宫牢,顾名思义,是清除宫里的那些不安分的宫女或者犯了死罪的妃嫔们去的地方,而作为皇上的女人,除非是犯了十恶不赦的罪行,否则的话就只是关进冷宫,自生自灭得了,可从来没有过进清宫牢的先例,而如今太后竟然将云蕾带进清宫牢,这不就要说明,要让云蕾死在里面么?

        “太后,不可!”沁阳往前走了一步,跪在太后的面前。

        “太后,云蕾是皇上的妃子,应该要皇上来决定,太后,您,您这么做,皇上若知道了,岂不是又要和太后您置气么?”沁阳紧紧抓住太后和皇上和皇上之间的矛盾,希望自己的说法能够让太后有所顾忌。

        “哼,你竟然拿皇上来压哀家。告诉你,沁阳,如果皇上还要护着这个女人的话,那就先要逼死哀家。”太后拍案而起,双眸喷火的看着沁阳,大有你再敢多说一句,连你也一块儿关起来的势头。

        沁阳闭嘴,呆呆的跪在那儿,如果在多说,只会将云蕾继续推入深渊。

        “来人,将这个贱人给哀家拉进清宫牢。”太后朝着身后再次怒吼道。

        “太后,太后……”云蕾不知道清宫牢这个地方,只是看到沁阳的神色,认为这个地方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禁哭叫着,哀求着,可,一群太监宫女上来,不由分说,托的托拽的拽,拉的拉给拖出了太子宫。

        凝儿一看,就追了出去。刚刚走到门口,就被太后一巴掌给扇了回来,“小蹄子,这是不知天高地厚,那个地方,你去地走不得,给哀家好好呆着,有你的事儿的时候,你想走也走不脱。”

        说完,又狠狠的忘了沁阳一眼,转身出了太子宫,跟在推搡着云蕾的一群人的后面走了。

        “轻将军,轻将军,你快救救小姐啊,您快救救小姐啊,那个清宫牢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们会将小姐怎么样了啊?”凝儿推着地上还跪着的沁阳,大声哭号着。

        “清宫牢?”沁阳的眉头紧紧皱着,担忧的支吾着,关于清宫牢,他不想和凝儿说的更多,只怕这个鲁莽而忠心耿耿的丫头,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儿来。

        “不行,我要去凤仪宫去找皇上,皇上一定会救小姐的,我要去见皇上,我要去见皇上。”凝儿疯了一般,又往外冲去,被沁阳一把给拉住,“凝儿,你冷静一下,你此时去凤仪宫,且不说你进不进得去,就说你能够见到皇上,皇上就能够毫不怀疑的救云蕾了么?如果是你的话,你能够救下杀了你孩子的凶手吗?”

        沁阳使劲的吼着,希望能够震醒了凝儿,他还要尽快的去审讯犯人,而凝儿这儿是绝不能再出什么事儿了。

        “可是,可是,那我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呆着吧,小姐,小姐。呜呜……”

        凝儿哇哇的哭了起来,揪着沁阳不放手,“轻将军,轻将军,小姐,小姐就剩你了,只剩下你啦,你,你一定要救救小姐啊,呜呜……凝儿,凝儿给您磕头了……”

        说着就趴在地上,咚咚咚咚的磕了起来。沁阳一把拉住她,吼道:“凝儿,你冷静下来行不行?如果我不救蕾儿的话,我早就走了,你给我好好呆着,哪儿都不要去,其他的,我会想办法。”

        说完,丢下凝儿,大踏步的往外走去,他不能再等下去,否则的话,等待蕾儿的只有死亡,说不定,自己再见到蕾儿的时候,见到的只能是一具尸首了,想起那个清宫牢,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那个地方,绝不是人呆着的地方,记得自己还在宫里跟着太子,也就是如今的皇上做伴读的时候,就亲眼见过清宫牢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们是误打误撞进入清宫牢的,进去之后才发现,那儿的犯人,不,不能称为是犯人了,想到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犯人,就禁不住的一阵恶心,她们不是人,简直连狗都不如,脸上被烙铁烙得看不分明究竟是何种模样。有的成了高低不平的伤疤,有的则还在溃烂着,整张脸比鬼还难看。

        而且那儿散发着腐肉的味道,据说那儿的犯人饿起来的时候,会将同监牢的犯人给生吃了……

        沁阳不敢想,她不敢想,蕾儿那么娇嫩的一个人儿,会怎么样?想到这儿,就好像看到了蕾儿在那些火红的烙铁下,在皮鞭下鲜血淋漓的场面,忍不住一阵胆寒心惊,不行,他,他要尽快的找到那两个宫女,他要尽快的找到毒杀案的真凶……

        凤仪宫里。

        月锦衣慢慢的,终于在太医们的焦急的等待中,慢慢的醒了过来,醒来第一眼看到皇上,就哀哀地哭了起来,“皇上,皇上。我,我,不要怪蕾儿,她是无辜的,她不是有意要推我的,不是的,只要咱们的皇儿……”

        蓦然她怔住了,伸手,慌乱的摸着自己的腹部,顿时大惊失色,原本就蜡黄的脸此时苍白一色,失声质问着皇上:“皇上,皇上,咱们的皇儿,皇儿呢?皇上,咱们的皇儿没事儿是不是?是不是?”

        她紧紧的抓着冰若寒胸前的衣襟,使劲儿的摇晃着,委屈的大声哭叫着,哀嚎着,痛失皇子的痛苦让她抓着冰若寒的衣襟,又晕了过去……

        冰若寒冷着一张脸看着她,看着她痛彻心扉的心痛和凄婉,心里忍不住恼怒起来,晚晚,晚晚,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即使是锦儿设计陷害了你,你也不该将她推下高台,如此,害的是小皇子,是朕的小皇子。难道,你是诚心的,你就不想让锦儿为朕生了这个孩子?难道,你的心竟然这么有城府,而恶毒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6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