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36章 托起

第36章 托起

        “告诉我,曾芸在什么地方?”冷冷的问道,俊脸仿佛是冷面的修罗刹,让人爱着的同时,又极度的畏惧着。

        “曾芸?”小宫女疑惑的问道。满脸的不解,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一样。

        “就是以前的德妃娘娘,前些天过来的。”沁阳耐着性子解释着。

        “哦,你说的是德妃啊,不,什么德妃啊,被贬了的妃子还不如我们宫女呢?不就是德奴吗?”小宫女露出痞子一样的神态,嘟囔着。

        “德奴?”沁阳一愣,顾不得再想下去,直接说道,“她在哪儿?直接带着我去。”

        “带着你去?哼,凭什么?你不是我们浣衣局的总管太监,更不是皇上,凭什么我要带你去?你的酬劳是什么?是五十两银子?还是一根金钗?还是赏给我这个这么多年都无人问津的小丫头,一个吻?”

        她的话音刚落,周围就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将军,咱们肖华子,可是有名的吃男人不吐骨头的主儿,你,哈哈哈,肖华子,你今儿个真是抓到正主儿了啊,这个,可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比你戏弄那些个太监强多了,还不快去,去了好赶紧办事儿啊!”

        沁阳的脸红了红,继而脸色铁青,恨不得冲过去拍飞了这些叽叽喳喳,用找乐子来打发苦痛的女人们。

        “怎么样?将军,奴家可是等不及了呢?”叫做肖华子的宫女抬起胳膊蹭了沁阳一下,同时抛了个媚眼过去。

        沁阳一阵恶心,狠狠的抓着她的胳膊,一下子就扔了出去,然后一步上前,抬脚就踩在了她的胸口,怒声冷喝道:“本将军本来不动粗的,是你逼的!说,去不去?”

        宫女这下真的被吓傻了,抱着沁阳的脚不住的告饶,点头,一旁的那些宫女从没见识过,男人如此的强悍,平日里的那些太监见到她们,不是这儿掐一下,就是拧一下,没个正经,看到这闪电一般快速而凌厉可怕的一幕,登时吓得魂不附体,低头捶打着面前的衣物,不敢造次。

        肖华子一把被沁阳抓着领子提了起来,命令着:“快,带我去。”

        灰溜溜的收起所有的龌龊的想法,带着沁阳七拐八拐的到了一间房子前,“进去吧,就在里面,里面只住了她一个人。”说完,扭头就跑,生怕沁阳突然变卦,再回头赶上她一顿暴打。

        沁阳看了看这间房,简陋凄惨,没有丝毫的犹豫,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蜘蛛网遍地,网络在整个屋子里,蒙上了一层白色的雾霭,沁阳将头顶的蜘蛛网给拉了拉。

        才看到,床上坐着一个人,正是德妃。

        “我猜,你就会来的。”德妃看着推门进来的沁阳,又看着沁阳将屋子中的蜘蛛网给拉开,露出来一张脸,才缓缓说道。

        “可见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沁阳也不避讳,既然当着明白人,就不必说假话。

        “我当然知道,我虽然在这个浣衣局里,可是整个宫里的事儿都逃不脱我的眼睛,我告诉你,你要认领的那个宫女的尸首,是皇后宫里的人,而你要找的那个宫女,月香,也藏在皇后的宫里,至于我为什么帮你,因为皇后,她也曾经夺了我的孩子。而今,云蕾,终于将她的孩子给夺了去,我感激她,终于给我报了这个仇了。哈哈哈哈……”

        德妃陷入一阵阵的兴奋之中,转而,咬牙切齿的说道:“皇后,她仗着皇上的宠爱,不仅仅杀了我的孩子,也杀了淑妃的孩子,甚至宫里莫名其妙消失的宫女美人答应等等,也是她所为,我以为,这辈子,我都甭想着能够报仇,可没想到来了个云蕾,我看得出来,皇上是真喜欢那个云蕾,所以我才与她所对,只有我们几个消失了,皇后才会跳出来与她斗。”

        低头,她的脸上露出凄惨的笑,“我一直在盼着有人来告诉我这个消息,今天,沁阳,没想到是你来了,好!只是太后好像特别恨云蕾,所以,轻将军,如果你喜欢云蕾的话,就带着她离开这个宫里,因为今日是皇后,淑妃,我,以后还会有无数的女人来到这儿,稍有不慎,就是我今日的结局,甚至,更惨。”

        沁阳心里难咽的苦涩,看了看这个曾经被自己恨得咬牙的女人,突然觉得她未尝不是一种智慧。

        想到云蕾,和她比起来,简直是太稚嫩了。云蕾,此刻在清宫牢里,怎么样了?

        出了浣衣局,沁阳觉得自己无路可去,两个人,一个是皇后宫里的人,死无对证,而另一个则藏在皇后宫里,此时皇上就在那儿,失去皇子的皇后,能让自己搜宫么,想想都是不可能。

        唉,还是等到晚上吧。皇上那儿,是否禀告一声,蕾儿被太后带进了清宫牢了?不觉间,就走到了凤仪宫,宫门口戒备森严,刚到门口,就被挡了下来,“将军,皇上有令,任何人不能进入。”

        站在阳光下,沁阳眯了眯眸子,皇上,你会后悔的……

        议政大殿,

        在阳光的照射下,此时的整个大殿,显得格外的压抑,晃眼。

        一群群的大臣跪在议政大殿里,一摞摞的奏折往上面递着,统一的内容:云蕾谋害贵妃美人,杀害皇子,罪孽容诛,要求处以极刑。

        小欢子偷偷瞥了一眼这些奏折,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让皇上瞧见,不知道又要发多大的火来。

        转身,回了凤仪宫,皇上还呆呆的坐着。

        “皇上,群臣都在跪着呢?”小声的提醒着,小欢子诅咒自己,怎么不咬着自己的舌头呢?咬着了就不用过来说这些话了。

        “跪,就让他们好好跪着。”冰若寒不用猜测,他也知道,大殿上他们都在干什么,他任何人都不想见,更不想听到他们趁此机会要杀了晚晚的肮脏的想法。

        云蕾,自己曾经说过,要保护她的,什么时候,他都无法对她下手。

        宫门外,跪着冰若水和冰若星,宫门紧闭,任何人无法进入。

        一日的时光,宫中宫外,都是难熬的一日。

        清宫牢里,更是艰难度日。

        一直到日落西山,云蕾才从昏迷中渐渐的醒转,浑身每一处肌肤的疼痛折磨着她,煎熬着她,威逼着她。吞噬着她所有的意志,她想要将自己的精神气提起来,可总无法集中。最后她放弃了努力,颓然的呆着,无法挣扎。死人一样的趴着。

        “哎,醒醒,醒了么?”一个声音踢着她道。

        “唉,我看肯定是断了气儿了,你想想,什么人能够经受得住这么打啊,何况这么娇弱的没受过苦的人。”

        “老哥,你不是说皇上会来么?我怎么看着这一天都过去了,眼看着天就黑了,一个人影儿都没有,该不会是皇上授意太后这么做的吧。”

        “唉,宫里的事儿,谁能弄得清楚啊,一朝得宠了,鸡犬升天,失宠了,连乞丐都不如,算了,老弟啊,咱还是做做好事儿,能留下她一条小命也就留着,哎,刚刚有个小太监过来,给我送些家里捎来的衣服,说是在宫门那儿跪着两个王爷呢?咱还是为自己留条后路。”

        “唉,还真是,你说这皇上的女人,皇上心疼,两个王爷,还上心了。真是世事难料。走吧。”

        屋内,再次陷入沉寂,云蕾的泪却不由的哗哗流了下来。冰若寒,你曾经说过,你要保护我,你也曾经说过,让我永远相信你,就想你相信我一样。如今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能够来救我出去,我相信你清楚的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更相信你在我最委屈的时候,你能够轻轻的,说上一句安慰的话吗,哪怕一个安慰的眼神,我都满足了,可是,可是……

        她再也抑制不住,抽噎了起来,听着自己的哭声在牢房里回荡,她的心颤抖了一下。

        冰若寒,我等着,我等着,也许是你今日有太多的事儿要处理,也许是你今日因为小皇子的事儿还误解着我,那么一天了,你也该想起我来了吧。可是,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疼啊,疼得难以呼吸,是么?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的?牵挂的人,心里喜欢的人?一天时间都过去了,能不闻不问么?

        他不是说过,只是一个早朝就担心自己么?如今,几个早朝过去了啊?

        她挣扎着抬头往外爬去,她要看看,如今是什么时辰了?为什么皇上还不来啊?

        冰冷的地面,留下一道血痕,她拖动着残破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往外爬着……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漫天的星斗,冰冷的好似被冻伤了一般。云蕾趴在台阶上,仰脸看着一线夜色,屋内烧着烙铁的炉子散发着狰狞的光。映着她身上血红的鞭痕触目惊心。

        外面的锦袄,早已不见了,只有寸缕缠绕在身上,里衣上道道交叉的鞭痕和着辣椒的刺鼻,直扑人的鼻子。

        两个太监躲在屋里,靠在炭炉旁,你一眼我一语的唠嗑。

        虚弱的身子,冰冷的地面,阵阵袭击着她。

        疼……

        冷……

        饿……

        都抵不过越来越揪心的痛,他没有来……

        云蕾颓然的倒在了台阶上,心渐渐冷了下来。两名太监的话再次浮现在脑中。得宠时,你就是他心尖上的肉,不得宠时,你就是他脚下泥沼,他想要挣脱你,恨不得你尸骨无存……

        已经记不清楚,谁给她说过的这句话跳入脑中,不觉凄惨一笑,惨白的小脸此刻如鬼魅般可怕,原来,自己也逃不过“玩物”二字。

        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只是瞬间,来人就到了云蕾的面前,伸手轻轻地托起了她……

        来人正是沁阳,实在是放不下云蕾,他在子夜来临的时候,忍不住脚步到了这儿,这个记忆中的地方,悄然隐身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台阶上的身影。身上披着草席。颓然倒在台阶上。

        沁阳只觉得心里突然的给剜去了一部分一样,心疼让他无法呼吸,飞身而至,轻轻地将她身上的草席给一一的揭开,露出伤痕惨惨的身体。眼前她曾经受过的藤条的伤痕犹自历历在目,今日又是遍体鳞伤。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满胸腔的疼痛,咬紧了牙关,咯吱咯吱的切齿着,谁给蕾儿的苦,一定会在她的身上找回来,蕾儿,我沁阳发誓,我沁阳发誓……

        “蕾儿,蕾儿。”他轻轻地呼唤着,轻轻地拍打着她苍白的小脸,他真的很害怕,他害怕她再也无法睁开眼睛,再也无法看到自己……

        不知道呼唤了多久,才见到云蕾慢慢的醒了过来。

        看到沁阳的瞬间,眸子里霎时间就蓄满了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哽咽着喊道:“沁阳,我……”

        她期盼着皇上能够来,她坚信着皇上能够来的,她更明白皇上一定能够来的,可是……

        “蕾儿,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蕾儿……”沁阳微微低了低头,掩饰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将所有的悲伤都给逼了回去。

        “沁阳,皇上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再也不理我了啊?”云蕾挣扎着,蓄积起全身的力气,艰难的问道。她不敢问,真的惧怕问到这个问题,她真的担心沁阳的回答是否认的。

        “蕾儿,皇上他……”沁阳心头微微一滞,她想着念着的还是皇上,可皇上……艰涩的抬起头,不敢再看云蕾脆弱的眸子,低声说道:“蕾儿,你不要胡思乱想,皇上,皇上的确是有事儿忙着,你的事儿我会查清楚的。如今我已经确定,宫里的谋杀案与皇后有关,只是缺少证据,我想我很快就能找到证据的,只是皇后堕胎的事儿,我没有办法说服皇上,这个,你能够明白吧?”

        沁阳真的恨不得狠狠的抽打自己一顿,怎么就说出如此残忍的话来,依照蕾儿的冰雪聪明,她能够轻易的猜测到事情的真相。

        “蕾儿,我,你不要胡思乱想,皇上他,他真的是有事儿……”他急慌慌的再次解释道。可立马他就意识到自己画蛇添足了。

        狠狠的一巴掌打在自己的嘴巴上:“蕾儿,我要走了。蕾儿,我不去追查那些凶手了,今晚,今晚我就带你走,走,我带你走,我带你离开整个宫里,我们马上就走。”

        沁阳急切的说道,脱掉自己的披风抱在云蕾的身上,不由分说的抱起云蕾就要走。

        “沁阳,沁阳,你停一停,停一停,你听我说啊,沁阳。”云蕾挣扎着抬起手,一把死死的抓住沁阳,拼尽了全身的力气说道。

        沁阳能够感觉到她指尖的瘦弱与颤抖,不忍心的停下来看着她,星眸染上苦涩与痛惜。

        “沁阳,蕾儿不走,我不能走。沁阳啊,你对我的情意,我都,都了解。”说着,云蕾的泪水再次的串串而落,忍住悲泣,解释道:“沁阳,我不能害了你,如果那样的话,我情愿早死。我如今痴痴的等着,我,我想要见一见皇上,沁阳啊,我……”

        云蕾再也说不出话来,张了张嘴,挤出来的是一串串的呜咽……

        沁阳心里很清楚,她要等着皇上来,可是皇上此时……

        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赶紧找到那个小宫女,改变皇上的看法,这样才能够救得了蕾儿,想到这儿,再也呆不下去了,看着云蕾在这儿呆上一会儿,就好比在他的身上割裂下来一片片的肉。

        决然的说道:“蕾儿,我要亲自去找那个宫女去,否则的话我就无法洗脱你的罪名,你,好好呆着,一定要好好的,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