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37章 出去

第37章 出去

        说完,沁阳将云蕾轻轻的放在草席上,又将自己身上的披风给接下来,盖在她的身上,飞快的掠过她了然而惨痛的眸色,仓皇的离开。

        出了清宫牢,沁阳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再也无法抑制的泪水滂沱而出,蕾儿,蕾儿,我怎么做,才能够保护得了你,沁阳啊沁阳啊,难为你为一世的将军,竟然如此,如此的懦弱,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无法保护,你,活着何用?何用啊?

        看着苍穹中墨色的一片,就犹如眼前的案件,真的不知道,自己此去凤仪宫,是否能够找到那个丫头。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飞身就往凤仪宫而去,凤仪宫外,重重把手的侍卫如铁桶一般,沁阳轻飘飘的落在了院子里,抬眼往四周看了看,刚要决定一间一间的找找看。突然,背上被谁拍了一下,一个激灵,转过身来,同时掌风横扫了出去。

        来人一闪,躲了开去,勾了勾手,飞身上了房了。

        沁阳不明对方的身份,紧紧跟着就出了凤仪宫。一处僻静的地方,来人站住,转身落下脸上的面巾,看着沁阳。

        沁阳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在宫里,此人竟然能够行走如一,可见其武功的高超,可是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呢?沁阳手中的剑渐渐的握紧,随时都准备出手。

        “轻将军,在下知道你要去找什么人,这个人在下给您带来了。”说着,他就从身后拉出一个丫头来,被捆着的丫头嘴巴被堵上了,看到沁阳,哆哆嗦嗦的似乎要说什么。

        “臭丫头,如果不是今晚我救了你,你早就没命了,好好的和轻将军交代,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的话,我能够救你,也能够杀了你。”此人狠狠的说道,阴狠的话里透着深深的杀戮之气。

        沁阳一把按住这个丫头,抬眼看到此人要走,赶紧喊住:“哎,请留下姓名再走。”

        “哼,留下姓名,是要让你日后抓住我的吗?我只能告诉你,我是蕾儿的舅舅,这就足矣,后会有期。”莫金只是微微顿住了身子,并未回头,低沉的嗓音冷漠的说道。

        “舅舅,蕾儿的舅舅。”沁阳恍然大悟,怪不得如此的帮忙,原来……看着他隐没进入黑暗之中,不敢再耽搁下去,带着小丫头月香立即回了侍卫队里。

        审讯连夜进行着,月香极度的配合着,因为今晚如果不是莫金的出手相救的话,恐怕她已经被那个琴心给杀死了。很快整个案件就了然清楚,正如德妃所说,月香早已是皇后的眼线,此次也正是受了皇后的命令,出来做的假证,却没想到如今惹祸上身,皇后要杀人灭口。

        沁阳站在夜色里,想着刚刚云蕾和自己交代的事儿,心里很难平静下来,如今那个死了的一个小丫头的身份未曾查实,不过凭借这个,他相信,皇上就会亲自去查出死去的丫头的身份。

        距离皇上早朝的时辰还有很长的时间,沁阳徘徊在院子里,一步一步,缓慢而艰难……

        次日的一大早,皇上就起身,往议政大殿而去。可是出了凤仪宫,就被沁阳给拦住了,沁阳跪在凤仪宫外,冰若寒看到他,心里的火气就起来了。蕾儿这个丫头犯了错误,你是她什么人,你又来求情了,想起前晚太后对自己说道:“她去了太子宫了,正看到沁阳抱着云蕾,二人关系暧昧至极……”

        “皇上,臣……”沁阳看到皇上就立刻开口。可……

        “沁阳,朕命令你跪在这儿,哪儿也不能去,等朕下了早朝之后,你和朕解释一下你的行为。”说完,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的离去。议政大殿上,还等着众多的跪了一夜的臣子,他没心思和沁阳多费口舌。

        进入议政大殿,众臣一看,立刻山呼万岁,见过礼之后,就递上奏折,并且递上了万民请表。

        冰若寒一一打开来,大致的浏览了一下,不禁冷冷一笑,全部是要杀了云蕾的,真是过分啊!难道他们的眼睛都盯着后宫瞧着的吗?怎么刚刚有个风吹草动,他们就全体的要将月暗给整死,好狠毒的一帮大臣,个个心怀鬼胎,自私自利,只为自己打算的人。

        “哼,刚刚众臣的奏折,朕大致看了一下,只是这个云蕾并没有犯了死罪,在后宫之中,害人命者,妃嫔也只是打入冷宫,罪不至死,所以众位还是稍安勿躁,何况,如今,朕已经发现,杀害洛美人的凶手是另有其人。所以,各位,就不要再妄加猜测,以免冤枉了好人,而云蕾,朕更不可能杀了她,因为她即使是犯了错,也是无心之举,罪不容诛。”

        冰若寒所指的,是使得皇后堕胎的事儿。

        “皇上,后宫乃是前朝安宁的主要纽带,如今后宫地位失衡,所以也使得前朝无法稳定,眼下各国的国君或者使者马上就要到了京城了,如果有什么不利于后宫的言论的话,恐怕会有所影响。”礼部尚书出班说道。

        “是啊,皇上,臣恳切皇上能够以大局为重,臣都知道皇上是重情重义之人,可是如今,臣恳请皇上三思。”

        大臣呼啦啦的跪倒在地,齐声说道:“臣跪等着皇上您的旨意。”

        冰若寒气的猛然站了起来,指着下面的群臣厉声说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堂堂的男子汉,竟然对一个小小的女子这么斤斤计较,你们还算是一个男人吗?来人,给我将地上还跪着的大臣给我拉出去,施行杖责。”

        众人没想到如今的法不责众已经不起任何的效果了,他竟然,竟然要棒打众臣子。

        “慢着,皇上,如果你想要杀的话,那么今日就先从哀家的身上踩过去,否则的话,就好好的放了他们。”太后拄着拐杖走了进来,一日的时间,她苍老了许多,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的一个皇孙,如今又早早的夭折,她承受不了,也因此,她一定要为她的皇孙报仇。

        “太后。”皇上站了起来,看着太后进来,顿时就感到一阵的为难,太后此来,是以死相逼的啊。

        “皇上。”太后走到议政大殿的中央,将拐杖扔到了一旁,缓缓而跪。惊得众臣一声惊呼,皇上也迅速的走了下来,急切的呼唤道:“太后。”

        “皇上,今日哀家就让皇上做出一个选择,是选哪个云蕾,还是选哀家,只要皇上给一句话,哀家立刻就照做。”太后伸手推开听到手,咄咄逼人的说道。

        “太后,您,您这么做不是要逼朕么?”皇上看着地上跪着的太后,有些生气的说道。

        “皇上,哀家就是要逼您做出选择,您对那个丫头动了真情了,如今后宫因为失调所以才会出了这么多的事儿来,如果想要平衡的话,唯有忍痛割爱,杀了她。”

        太后斩钉截铁的说道。目光炯炯逼视着皇上。

        “皇上,请赐死云蕾,圆我水月国的安宁。”众臣再次高呼。

        “你们,你们都在逼朕。”冰若寒气的恨不能将他们一个个的全部踹到在地,云蕾究竟怎么得罪你们了,让你们如此的紧张,急迫的想要将她杀死。

        “皇上,如果皇上舍不得的话,哀家愿意替皇上办差。”太后步步紧逼。

        “皇上,皇上,请您,请您给臣妾做主啊,皇上,臣妾,臣妾不活了,我的小皇子,呜呜……母后,您也在这儿,求您给臣妾做主啊,母后,臣妾再也不想活了啊母后,呜呜……昨晚,我梦见我的小皇子,他说自己死的好惨啊,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父皇和母后,就,就已经被杀死了,皇上……”

        皇后一路呼天抢地的哭诉着闯进了议政大殿,说话间,就要朝着议政大殿的廊柱撞去。

        冰若寒心里一急,赶紧一把就抱住了她,谁知,她突然就抽出他腰间的宝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悲悲切切的,早已是泪流满面,伤痛欲绝的说道:“皇上,您不要我了,您早就不要我了,连杀了我们的儿子的凶手都能饶恕,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您让我死让我死……”

        月锦衣挣扎着要抹脖子。

        “皇上,难道您非要看着皇后惨死,您才明白过来吗?那,哀家今日就陪着皇后一块儿死!”

        太后说着站起来,朝着廊柱而去。

        “太后……”众臣更是惊慌一片,跪在了她的面前。

        “母后……”冰若寒喊出这句话之后,闭目仰望着议政大殿的殿顶,泪落尽肚子里,苦涩心痛,蕾儿,蕾儿,你,不要怪朕,不要怪朕。

        “好,皇上,多写皇上睿智。”太后带着众臣齐齐喊道。皇后月锦衣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皇上,此时不宜过长时间,如今,已经是第二日了,哀家觉得明日处斩最为合适,免得夜长梦多,也好给天下人一个公平合理的交代,让大家都知道,王室之人犯法,与庶民同罪。”太后提议道。

        “母后,都依你,都依你。这样你该满足了吧,该满足了吧。”颓然的,冰若寒坐回到龙椅上,看着下面的群臣,竟然,竟然是那么的陌生。

        太后和皇后先离去,众臣各自递出奏折,有关国君汇聚在京城的事儿。

        清宫牢里,云蕾整整等了一夜,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她喃喃的呼唤着:“若寒,若寒,寒哥哥……”

        皇后带着贵嫔林宛心进来的时候,云蕾正昏迷着低声呼唤着,月锦衣一听,就火冒三丈,若寒,若寒,自己从他太子之时嫁给他,如今还没有这个资格这么呼唤他,而你,凭什么?

        妒忌充分噬咬着她的心。厉声说道:“云蕾,明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为我的孩子报仇。”从墙上将鞭子取下来,。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抽在了此时已经半昏迷的蕾儿的身上。

        一下一下,亵衣上,早已是血肉横飞。模糊一片。

        “我让你不安分,我让你不怀好意,害了我的皇儿……”一边打着,一边怒骂着,身旁粘着的林宛心一阵阵的惊惧,不敢再看一眼。

        终于,打累了,而云蕾也如死人一样,躺着不动。早已不省人事。

        “来人,给我泼冷水。”月锦衣怒喝一声,一名太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赶紧小跑着端了一盆的冰水来,哗啦一声全数的泼在了云蕾的身上。

        一阵阵的冷战而过,而地上却已是血水恣肆。

        云蕾缓缓的睁开眸子,有些涣散的眸色好半天才慢慢的聚拢,艰难的喊了一声:“姐姐。”

        “哼,你叫我姐姐。我不是你的姐姐,我没有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姐姐,告诉你,我恨不得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月锦衣指着云蕾,满脸的愤怒,如果不是她的话,她的皇子是不会死的,都是因为这个女人,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她失去了皇上的心,也是去了孩子。

        “姐姐,皇上会,会查清楚的,不是,不是我……”

        云蕾挣扎着分辨道,她怎么感觉到隐隐约约的,皇上来过了啊。

        “哼,皇上,皇上不会来了,皇上下旨,明日将你处斩,你就死了这份心吧。”月锦衣犹自觉得不解气,寻找着什么合适的东西,她要将自己所有受到的委屈找回来。

        “死刑,不会的,若寒不会杀了我的,姐姐,你是在胡说,你在胡说……”云蕾一听,如遭五雷轰顶,昨晚她不走,就是想要再见到他一面,他说过的,他会保护我的啊……

        心,竟然慢慢的死去,他下了旨了,赐死自己,赐死自己……

        五脏剧烈的疼包裹而来,云蕾陷入了死亡的倒计时里。

        而月锦衣的目光,也停留在了屋内烧红了的烙铁上,冷笑勾起,慢慢的走了过去。

        猩红的烙铁,闪着焦黄焦黄、通红通红的热度,触手,月锦衣惊叫一声,“怎么这么烫?”身后的琴心赶紧拿过锦帕,缠了厚厚的一层,才递给月锦衣。

        月锦衣拿起来,远远的,就感觉到迎面而来的烘烤的热度和滚烫,她将烙铁的头部浸入一旁的水盆中一点,顿时嘶嘶的热气腾空而起。她满意的勾起一抹冷笑来。

        提着烙铁,缓缓的往云蕾走去,凶狠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地上早已没了半条命的女人,冷笑一声,暗自说道:“蕾儿,哼,姐姐今日所做,都是你逼得,如果不是你和皇上逼着我,我不会这么狠毒,到了阴间,你不要怪我。”

        真个清宫牢的刑房里,鸦雀无声,两个太监不忍心转过脸去,他们拦不住啊,她是皇后,又有太后撑腰,已经听说了,皇上早朝在议政大殿已经判了云蕾死刑了,唉,终于是要死的,要怪就怪帝王的感情太淡漠,谁也没有办法。

        琴心站在一侧,微微侧了侧脸,心里默默念叨:二小姐,不是琴心要害你,是皇后娘娘逼着奴婢去做的,如果不做,琴心的娘亲,就要……只愿你早早投胎吧。

        月锦衣走到云蕾的面前,一脚将趴着的云蕾踢翻过去,胸前,早已有些衣冠不整。

        “死丫头,你早该死的不是吗?早在你未进入丞相府的时候,你就该死的。没想到你活了下来,还要了我的孩子的命,今日,我不会对你心软。”

        猛然闭目,拿着烙铁的手狠狠的按下,顿时,刑房内就充满了一种皮毛烧焦的刺鼻的气味。闻听“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云蕾缓缓的睁开无神的眸子,胸前,灼烫火辣辣的疼着,冷汗迅速就滴落在额头上,身上被冰冻着,灼烫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7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