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40章 主人

第40章 主人

        哈哈哈……沁阳一愣之后,脸不由的红了,这个丫头,和蕾儿竟然那般的相似,怪不得如此忠心救主,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凝儿,真正救你小姐的,是我,狄熔焰,而不是沁阳,你要报恩,以身相许的话,也要找我啊。”狄熔焰突然出现在沁阳的身后,看着院中狂奔欢呼的凝儿,慢悠悠的走了过去。凉凉的说道。

        “啊……”凝儿止住脚步,气喘吁吁的拧紧了眉头问道:“狄熔焰,你不要趁机揩油好不好?什么时候,我凝儿要以身相许了?想要娶我,嘿嘿,你就不担心我整死你啊?”说完,就一溜烟的消失在殿中。狄熔焰来了,要开始医治小姐了吧?

        “你……”狄熔焰呼吸一滞,死丫头,这话,这话你也说出口啊你?摇了摇头,回头冲着一脸奸相的沁阳说了句:“哼,得不到小姐就在丫头身上打主意,你能不能有些出息啊?去,一边去,赶紧的,将宫里的那些个心里稍稍有些龌龊的人都给清理干净了,免得皇上看了心烦。”

        说完,也不管沁阳此时的脸又多糗,提着一个大大的盒子就进了殿中。

        殿内,专门开僻出了一间治疗室,狄熔焰采用了口服,药浴以及熏蒸的方法进行治疗。口服是补血补气,补充营养和所失去的血糖,而药浴是为了消除伤口处的脏东西,熏蒸在去除老化肌肤的同时,让嫩肉迅速长出,之后涂抹的膏药,只是鞭痕迅速结痂,祛除疤痕。

        第一套治疗程序完全落幕,冰若寒直起酸疼的腰,抱着云蕾回到龙凤榻上,回头对候在外面的沁阳说道:“传朕旨意,太后闭宫思过,月锦衣无皇后恩德,打入冷宫,其余的案件,沁阳你给彻底的查清,一旦涉及到凶案的,统一打入天牢,审讯定案后,行刑。”

        回头,看着榻上沉睡的蕾儿,轻轻说道:“晚晚,未来,你才是这个宫里的主人。”

        此后的五天里,冰若寒完全罢了早朝,几名大臣的奏折被小欢子捧到了烟水阁中。关于和各国结盟欢宴的事儿,也在一步一步的筹备中。

        云蕾在三日后才缓缓苏醒,醒来看到冰若寒,刹那的晃神之后,继而是柔弱与楚楚可怜之态。心里默默警告自己,他曾经丢弃过自己,放弃过自己,如今自己又重新活过,余下的只有复仇,父母之仇。

        沁阳在皇上旨意之下,迅速查清了有关案件的人物等,除了钱美人的事儿无着落之外,其余的皆已结案,皇后被打入冷宫,自此凤仪宫开始空置。

        太后不明事情原由,强自带走无辜,闭慈宁宫思过,自此,德妃重新恢复贵妃之位,代管后宫诸事。

        由于皇上此次的态度异常坚决,凡事反对者,无不是罢黜降级,自此,朝堂之上再无议论后宫之事者。

        短短五日的时间,皇上衣不解带,药完全是亲自尝过之后,再一勺一勺的喂入口中,每一勺,看着云蕾苦不堪言,他都凝眉砸吧着嘴巴,好似苦的是他而不是她。每日早晚,洗漱等事儿,皆是他伺候着;端茶倒水,更是随时随地的候着,有时候正在批阅奏折,就连忙站起来堪堪的看着云蕾,久久,才送了口气,放心的回去,继续批阅;每日晚间,必然轻轻的阅读着书籍,伴着云蕾入眠,之后才滑入背中,抱着蕾儿,蓦然,一阵冷战,胸前的烙伤撕裂了口子……

        凝儿每日看着皇上细心的照顾着云蕾,多次感动的想要接过来,自己做,可他摆摆手,不让凝儿近身。

        沁阳来过,可看到皇上如此,完全将云蕾当做了一个不能自理的孩子,照顾着,宠爱着,摇了摇头,出了烟水阁。

        狄熔焰一次次的给云蕾治疗的时候,冰若寒必在身旁,洗浴之时,他不让任何人进去,抱着云蕾入了药浴,一点点的洗干净了,再抱出来,擦干净了穿上亵衣,完全不让云蕾插手。

        “若寒,你,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都成了一个废人了。我,我完全能够自己做的。”云蕾一边被他扶着举起胳膊,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

        “晚晚,不,你就让我做吧,做了,我的心里会好受些,看着你经历着伤口愈合的过程,我才能够完全明白你所经历的苦,我才能以后刻在脑子里,永远记着。”冰若寒继续低头做着手里的活儿,说句实话,他常常会觉得自己不敢看云蕾的眼睛,总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去直视。

        云蕾看着他,默默的不再说话,总觉得自己醒来之后,哪儿发生了变化,是哪儿?自己看不清楚,只是觉得皇上好像对自己多了呵护和任性的宠溺,而少了些彼此的交流。她默默的跟着他的身影在转动,也许,自己也变了吧,毕竟死过一次的人,能没有改变么?

        云蕾身上的伤果然如狄熔焰所说,五日之后就完全的复原,只是有些肌肤上的浅浅淡淡的颜色有些微微的不同,其他的,已经完全不见了疤痕,胸口的一个拳头一样的烧伤疤痕是无法消除的,云蕾每每看到,都会久久的凝视着,渐渐的,眸光落到不远处的男人的身上,他的身上,也该有着相同的一个,心里有了些平衡。

        第五日,烟水阁的所有人在皇上的号召下,包括狄熔焰沁阳等人全部到齐,为云蕾庆祝病愈,此时的云蕾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可精神很好,感谢所有人的相助,并给所有人敬酒感谢。

        “小姐,其实,您最应该谢谢的是皇上。”凝儿看云蕾对狄熔焰和沁阳表示谢意的时候,脸上的真诚清晰可见,可对皇上说谢谢的时候,却是有些勉强,不免得就提醒着,“皇上这些日子,为了您,都完全没了做皇帝的威风了,完全是一个乡野里的村夫对老婆的照顾,我都感动了,小姐。,可你,怎么能够随随便便一句谢谢就了解了呢?”

        她的话顿时让整个大殿陷入了沉寂,月暗微微抬头,渐渐的,将眸光锁定在冰若寒的俊脸上,其实她明白的,看在眼里,怎么能不懂,可是心里的障碍,那句“他放弃了自己”却时时会出现在眼前,成了她再次爱他的障碍。

        她九九的注视着他,然后缓缓站起,走到冰若寒的身前,低头,呐呐说道:“这个,我,我都明白,心里也感激着,只是……”

        “晚晚,我不要你感激!”冰若寒打断了她的话,第一次低头认真的凝视着她有些微红的侧脸,认真说道:“凝儿说得对,这些天,我这个做夫君的照顾自己的女人,不是应该的吗?如果单单为了一句感谢而做的话,晚晚,那不是我。”

        云蕾微微抬眸,几日来,第一次,她深深的凝视着他,融进他的深情里,无法自拔,久久的,完全忘记了所有的誓言与心死的伤痛。泪,也感激的落下。

        “晚晚,不哭,看到你哭,我的心又痛了。其实,其实,我们之间不该有,有这么多的曲折,因为,因为……”他狠狠的将星眸闭上,深深的吸了口气,不,不,不能说,说了,丫丫是不会原谅自己的,不,以后,他不能再失去丫丫。

        挣扎着,他将所有的欲望与心痛收起,再次睁开眸子,是温润的笑,“晚晚,别想那么多,你只要明白,以后你要做的事儿尽管做,什么时候,我拥有的,也是你所拥有的。”

        “真的?”看到他仿佛隐瞒了什么的神情,云蕾的心里微微一冷,心里暗自嘲笑一番,也许他对自己的只是愧疚而已。转而,调皮的说道:“皇上,我有一个舅舅,已经很多年没见到面了。能不能?接到烟水阁来,也好,也好让蕾儿好好的照顾他。”

        她低头,舅舅的身份终究是要明了的,否则的话,总躲在御花园的假山后也不是办法。只是不知道皇上是否会同意。

        “你舅舅?”冰若寒有些诧异,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月暗有什么舅舅啊?突然之间就……

        “皇上,蕾儿是被月丞相收留的,云蕾是个孤儿,只有一个亲人,舅舅……”话未说完,就低下头,吧嗒吧嗒的落下泪来,冰若寒一看,顿然明了,在牢中,晚晚似乎说过,自己……赶紧答应着:“晚晚,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只要你觉得高兴就成。”

        云蕾赶紧表示谢意,抬脚,在冰若寒的脸上印下一个吻,冰若寒微微勾唇,默默念叨着:晚晚,我期待着你完全把心给我。

        次日,冰若寒早朝,因为临近新年,各国君王已抵达京城,齐聚一堂,诸多事宜需要一一安顿。

        烟水阁,莫金被云蕾召进,做了烟水阁的总管,也是整个宫中唯一一位不是太监的总感。

        “云蕾,能够再生一次,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云蕾,也许舅舅不该说些什么,可是男人的心,总是在当江山与你的生命冲突的时候,选择江山,而女人,更要牢牢是抓住男人,才能赢得整个江山,还有,你父皇母后的仇,你的灭国亡国的仇恨,舅舅想你不会忘记吧。”

        莫金看着眼前突然成熟起来的云蕾,似是提醒由似是试探的问道。

        云蕾高高的坐在上面,看着莫金,半晌才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道:“舅舅,我将你留在烟水阁,为的,就是报仇,不仅仅要报了我父皇母后的仇,而且,任何给了我伤痛的人,我都要一个一个的将痛还回去。”

        莫金偷偷斜睨了一眼,上面一脸坚定的女子,往日的调皮,善良完全淡去,只留眸中凌厉的仇恨若隐若现。隐隐的透着冷冷的煞气。他不由的打了个冷战,呐呐的说道:“可如今皇后已经打入冷宫,太后被禁了宫了,德妃虽然掌位,可没有宠爱的妃子,在宫里永远没有地位。你……”

        “哼……舅舅,月锦衣入了冷宫,难道就可以了么?太后禁了宫,就了解了么?不,但凡我有丝毫的能力,我会让她们活着更痛苦。”云蕾冷冷的语调从厚重深重的溢了出来,切齿之痛,每日每晚的噩梦,只有她自己独自品尝经受,她所受的,凭什么,要强加给她,她无意和任何人为敌,可善良竟然是她们的武器,那,今后的云蕾,要将善良当做利剑,深深的插入她们的心窝。

        “好……”莫金击掌而起,在殿中踱着步子,慷慨激昂的说道:“蕾儿啊,舅舅支持你,这样的蕾儿才是我离烟国的公主的风范,这样的蕾儿才能完成复国的大任,这样的蕾儿才值得舅舅等待十多年的时间。舅舅,将拼劲权力支持你,让那些所有给过我们伤害的,以十倍甚至更多的痛苦还回去,将我们所饱尝的,一滴不剩的还给他们。”

        云蕾站起,走下台阶,到了莫金的面前,深深行了一礼,“舅舅,以前是蕾儿贪恋这迷惑人的感情,可如今已是遍体鳞伤,虽然皇上对我怀有愧疚,可我心里的伤怎么能修复?舅舅,蕾儿余下的唯一的事儿就是复仇复国,否则,有朝一日,蕾儿到了那儿,真的无颜见到父皇母后了……”

        她痛苦的闭上眸子,冰若寒曾经的一幕幕犹在眼前,可那晚,他放弃自己,丢下自己的情景更是深深扎根在心里,如疯长的蒺藜,时刻刺痛着她,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毫无理由的去爱了。

        莫金低头,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浮现在满是皱纹与沧桑的脸上,叹了口气道:“晚晚啊,舅舅有句话早想对你说,可却一直不能说,因为你对冰若寒的态度。如今看你已经看清了尘世的污浊,那舅舅就要告诉你实情了。”

        云蕾一惊,凝眉思索道:“舅舅,此时有什么话是你不能说的?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言。”

        说吧,慢慢的走了回去,坐在正中的软榻上,歪靠在扶手上,虽然康复,可还是有些虚弱了。

        “蕾儿,是这样的,舅舅近日得到线报,当年,向明轩勾结外贼,叛逆朝廷,偷偷反宫杀死你的父皇母后,而那个给向明轩支持的人,就是冰若寒的父王。而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控制离烟国,有朝一日成为这片大陆的唯一的国君,如今他是死了,还歪打正着的因为你而死,可谓是天意,可他的儿子冰若寒,却秉承了他父亲的遗志,誓要成为一方霸主,蕾儿啊,这个水月国的繁盛可是踏着咱离烟国的血起来的,蕾儿,舅舅,舅舅真的每日夙兴夜寐,卧薪尝胆,只是为那些多少在宫变中惨死的冤魂而悲鸣不止……”

        莫金老泪纵横,热泪如雨落下。怅然的神色让任何人见之动容,云蕾的目光被深深的触到,愧疚带着恨骤然袭来。

        她豁然站起,走到莫金的面前,伸手,紧紧握住莫金低头抹泪的手,感觉到他手上的枯枝粗糙的老茧,心里更是愧疚难当,沉痛说道:“舅舅,是蕾儿不懂事,本该我这个公主担当的,却全部推卸给舅舅忧思,蕾儿实感歉疚,舅舅,以后,这些事儿就交给蕾儿吧,冰若寒,水月国,我,也让它给乱起来,冰若寒,你不是对我心存愧疚吗?那,就慢慢的弥补吧。”

        松开莫金的手,云蕾在殿内慢慢踱着步子,静静思索着,半晌没有任何动静。

        莫金偷偷的瞥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蕾儿啊,今日,离烟国的国君向明轩就到了京城了,而且他的妹妹扬言,还要入宫为妃,只可惜舅舅老了,无法手刃这个仇人,否则的话,舅舅定当身先赴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117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