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帘凤仪 > 第49章 回答

第49章 回答

        “凝儿,相信我,我爱护云蕾的心,和你一样。”已经经过了一次次的颠簸的德妃,通过几日的相处,慢慢知道,云蕾是一个值得好好相处的女子,你对她三分好,她能拿出十分的爱来对你,就如现在,小舞,她,还有云蕾,各自惦记着彼此,这样的日子,即使没有皇上,也过得逍遥自在,有朝一日,等宫里的那些碍眼的都慢慢的消失了,到时候,她也该好好的想想自己该怎么走了。

        云蕾封后是迟早的事儿,如今皇上对云蕾不是单单的宠着,而是爱到骨子里的宠溺着,她看的出来,皇上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子如此的用心,生怕她有丝毫的危险与劳累,有时候看着皇上在云蕾耍着小性子的时候,陪着笑脸求饶的神情,她不禁问自己,这个,是当初那个一脸冷峻,从不知道笑为何物的男人吗?

        可他脸上不断浮现的笑容,在看到别人时消失殆尽,重又恢复了之前的冷峻,那时,她蓦然感悟,他的笑,只给蕾儿一个人,那个得了他真爱的女子。

        因此她不嫉妒不羡慕,缘分实在是很奇妙的东西,皇上和云蕾分分合合,纠纠葛葛,这么多的生生死死的经历,如今二人却已是深深铭刻在对方的生命里,旁人再也无法融入其中,云蕾的身边,不是还有一个沁阳吗?生死陪伴,仗义相救,可他仍然无法走近蕾儿的眸子,和自己一样,只是一个观看着别人爱的人。

        爱,是要靠缘分的,否则,即使是在一起,也会分离。这个道理,自己懂得太晚。

        二人缓缓的往一侧的寝殿走去,此时狄熔焰已经在殿中把脉,眉头深锁,愁容满面。

        “风,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句话啊,到底是何故引起,你能不能直接的告诉我?”皇上在一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抱着云蕾的手微微发抖,恨不得抬手狠狠的敲碎了狄熔焰的脑袋,这个疯子,难道不明白自己此刻的感受吗?你不是有了小舞这个爱人了吗?都已经暗通陈曲了。难道就不能体会体会我的心情?

        狄熔焰轻轻放下云蕾绵软的手腕,抬头,看着冰若寒道:“皇上,其实您心里已经清楚了,只是让我确认一下。云蕾,中毒了。”

        “真的是中毒?”冰若寒此时愤怒的眸子里再次翻卷起狂暴的怒涛,咬牙说道:“中的是什么毒?”

        “皇上,凶手已经抓住。应该很快就能审问出所下的是什么毒来。”德妃和凝儿踏进寝殿的门,听到皇上的问话,赶紧答道。

        “哦。”狄熔焰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德妃和凝儿一眼,眸光落在地上,不语。

        冰若寒寒色未动,沉声说道:“德妃,凶手是谁?”

        “林宛心。”德妃走过来,伸手想要抚摸一下云蕾的小脸,被冰若寒一把挡开,冰冷说道:“拉进清宫牢,连夜审问,不招,就死。”

        “是,皇上,臣妾这就去。”德妃深深的看了皇上一眼,见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怀里的云蕾,叹了口气,转身默默的离开。凝儿一看,悄然跟了上去。

        “风,你真的瞧不出中的什么毒么?”冰若寒锐利的目光突然直直的逼着狄熔焰,眸中所带起的凌厉之气,霎时间就逼得狄熔焰胸口一闷,可……他咬了咬牙,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那你也去清宫牢吧。拷问出来下了什么毒,赶紧配出解药来。”冰若寒低头,默默凝视着怀里人儿如沉睡一般的小脸,声音稍稍缓和,说道。

        “是,皇上,您不必担心,臣刚刚看过,云蕾所中之毒,臣虽然无法探知,但臣这儿的还魂保命丹,可保她无生命之虞。”狄熔焰身后入怀,掏出一粒丹药来,递给冰若寒,冰若寒接过,捏着这粒小小的丹药,注视了许久,才低头,给云蕾推送服下。

        “臣这就告退。”说罢,拉了拉小舞,二人赶紧躬身而退。

        冰若寒抱着云蕾,呆呆地坐着,将事情的经过在头脑中重新回忆了一遍,似有所觉,低头,抚摸着面前嫩白如玉的娇颜,轻轻的问道。“丫丫,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微微闭目,轻溢出唇,“如果是,我就满足你的愿望。”深邃的寒眸瞬间睁开,凌厉中带着杀戮的气势蓬勃而出,低低哼了一声:“小欢子,传旨德妃,不招,往死里打。致死为止。”

        门外候着的小欢子听闻此言,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禁浑身一个哆嗦,不敢有丝毫怠慢,一溜烟的往清宫牢跑去。后宫,似乎又开始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阴云。

        第二日,清宫牢传来消息,林宛心终于招供,所下毒为断心散,可终因受刑太重,死。

        狄熔焰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里,就配齐了解药,送到掬水殿,给云蕾冲服而下。

        果然,没过两个时辰,冰若寒怀里的人儿就缓缓睁开眸子,不解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张了张嘴,终究沙哑着嗓子什么也没说出来,指了指自己的嗓子,为何?发不出声来。

        冰若寒震怒,气恼的瞪着狄熔焰,未等他发飙,狄熔焰赶紧匍匐跪地,“皇上,请再等等,傍晚,云蕾必能发出声来。如果再无声息,就砍了臣的脑袋。”

        一旁的小舞焦急不已,狠狠的掐了一把狄熔焰,瞪了他一眼,蠢蛋,你怎么就说那么重的话,难道你就不怕失手吗?

        狄熔焰安慰的看了她一眼,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如果我不自信,我还算是什么神医,这点儿事儿都搞不透,刚刚我就猜不出事情的真相了。

        哼,就你聪明,蠢蛋,那么聪明怎没早一点爱上我,幸亏我还执着与你,否则的话,我让你后悔一辈子。小舞气闷的回瞪着那个还依然嬉皮笑脸的男人。

        你能被别人给勾走的话,你就不是向小舞,而我也不是狄熔焰,我狄熔焰的魅力,是说被甩就被甩的吗?狄熔焰微微揉了揉跪得有些发麻的膝盖,眨了眨眼。

        哼,你臭美去吧,我祝愿你下辈子被甩到明心湖底下去,再也别祸害人间,死狐狸。小舞恨得牙根直痒痒,今天才知道啊,什么才是厚颜无耻的男人,就是皮厚脸壮,堪比城墙的男人。

        哼哼,我被甩到明心湖,你这个谋杀亲夫的女人不是要穿过千难万险的去找我了吗?不如,我们一块儿被甩得了。狄熔焰一阵得意,就差没有捏着小舞的耳朵说道,“小舞啊,你干脆发誓,此生非我莫属得了。”

        小舞刚要继续腹诽,不料头上响起冰若寒不耐的吼声,“要暧昧给朕滚远点儿,别在这儿影响朕的情绪。”

        小舞顿觉心头一跳,赶紧狠狠瞪了狄熔焰一眼,“还臭美吧,脑袋搬家了你就不得瑟了。”起身,躬身退出寝殿。

        狄熔焰也起身,看着此时一脸怒色的皇上,尴尬的挠了挠头,解释着说道,“我,我一夜未合眼,回去,回去休息会儿,皇上,您也睡会儿吧,温香软玉在怀,一觉醒来,说不定就能喊着你的名字,和你那个啥了。”

        说完,狄熔焰抱头鼠窜,身后,一声暴喝:“滚!”继而一只黑色的龙靴嗖的一声飞了过来,正砸在他的后脑勺上,抱着头的手一阵疼痛,不敢做丝毫停留,捞起正晃悠着的女人,撒腿窜出了掬水殿。

        殿内,云蕾轻轻拉了拉冰若寒的衣袖,指了指身边,示意他躺下来。

        冰若寒犹豫了一下,看看窗外,天色已是大亮,今日新年第一天,不上早朝,可以好好的陪陪晚晚了,就顺从的在云蕾的身侧躺下,伸胳膊,云蕾听话的枕着他的胳膊,缩进他的怀里,伸手,揽住他的腰身,紧紧的,似是担心失去一般,再不松手。

        冰若寒一怔,继而释然,反手抱住怀里轻轻颤抖的人儿,默默叹息,丫丫,你的心思,我心里明白,既然你不想让我知道,我就不问了,可你,绝对不能背叛我。

        一觉醒来,果然如狄熔焰所说,云蕾已能发声,只是有些沙哑,慢慢会恢复如初。

        三日后的御花园里,云蕾和小舞一起走在荡漾着春光的小道上,云蕾回头,笑着看了看春风满面的小舞,再转脸面对着前方,说道:“小舞,谢谢你。”

        小舞走上前来,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大踏步往前走去,“帮你就是帮助我自己,所以你不用客气。”

        云蕾嘿嘿一笑,戏谑说道:“狄熔焰那么正直的人,都被你给说服,帮我做伪证,可见他已经完全臣服在你的罗裙之下了,告诉我,你用了什么招数?”云蕾伸手呵了呵她的咯吱窝,逗笑道。

        “呵呵,云蕾,咱们彼此彼此,小舞我只是将一个男人收服而已,而你,却是斗败了整个后宫,将那么一个冷淡睿智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岂不是比我更厉害?”说着,小舞从地上铺着的鹅卵石上抠出一块儿来,丢向不远处的几只麻雀,看着麻雀振翅逃窜,她高兴地拍着手跳着笑着。

        云蕾伸手将她的身子扳向自己,严肃的说道:“小舞,你给我记着,你,刚刚说的话,不要再让我听到第二次,否则的话,我不仅保不了你,也保不住我自己,到时候什么下场,我想你应该知道,”

        小舞吓得小脸瞬时惨白,赶紧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对不起,云蕾,我是随口说的,随口说的,你不要在意,真的不要在意。”

        “随口说的也不行,让别人听到,这个宫里将翻出天来,你给我记住了,任何时候都要谨言慎行。”云蕾黑着脸又死死的叮嘱她几句,才放心的和她继续往前面走去。

        一晃几日过去,宫里似乎看起来松散了许多,毕竟还是过年,而德妃与内务府的总管,却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国宴的日子。

        农历正月初九,大宴各国国君。

        所请国君共有两位,离烟国国君向明轩,花旗国国君花儒生。

        宴席在掬水殿举行,参加宴会的后宫妃嫔有德妃与云蕾。

        这日的云蕾仍旧一身嫣红,只是在蚕丝织就的霞衣上,缀着星星点点玉白色是珍珠,幽幽的散发着盈盈的光泽,使得真个衣服少了翻飞的翩跹,多了稳重与华贵。

        冰若寒居于上首,下面分别对应着向明轩与花儒生,接着是德妃及云蕾。德妃今日所穿乃是一件藏青色锦瑟长裙,暗色的花纹,显得成熟妩媚。

        寒暄之后宾主落座,冰若寒首先感谢二位国君的诚挚相邀,光临水月国,并谈了日后三国联合的美好前景,听着他侃侃而谈,离烟国国君的目光,不时的朝着席间,对面的云蕾那儿飘去。云蕾正襟危坐,一双雾眸却潋滟生波,触到他看过来的目光,微微一笑,慌忙逃离,垂眸不语。

        如此三番,向明轩的心里被挑逗的痒痒的,一双虎眸再也离不开那个玉人一样的女子,心里不住感叹着,难怪这个女子如此获得冰若寒的恩宠,原来是这等人间尤物。自己,如果能拥有此女子,宁可舍了天下。

        冰若寒注意到他的不轨,心情渐渐的烦躁起来,而云蕾意识到冰若寒已经注意到向明轩,就再也不肯抬头看任何人一眼。

        酒过三巡,几名男子已是熏熏微醉,向明轩提着酒壶就到了皇上这儿,舌头有些打结,举着酒壶道:“冰若寒,你,你,你真是好福气啊,竟然,竟然娶了一个,一个这么美的,美的女子,为,为,为伴。朕敬你,敬你。”

        他伸长了胳膊,将握着的酒壶,朝着冰若寒举过去,冰若寒站起,警惕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慢悠悠的将壶中的酒喝了个干净,一倒,空了,嘿嘿一个冷笑,伸手抓住了向明轩的前胸的衣襟,拉到自己的面前,凶狠的说道:“朕的女人再美,也是朕的,任何想要打歪主意的男人,都是朕的敌人。”说罢狠狠的将手一抖,向明轩蹬蹬几步往后退去,云蕾大惊,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这可不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事儿,而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儿,赶紧几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向明轩。

        向明轩只觉得一阵香风扑来,不由得迷醉了双目,待看清扶着自己的是云蕾的时候,紧紧抓住了云蕾的手,口中念道着:“美人,美人,你,真是,真是美艳无双啊。”

        云蕾赶紧收回了手,放开他,逃了开去。

        冰若寒此时也瞧见了这儿的动作,几步过来扬手就要挥掌,被云蕾一把拦住,“若寒,他是离烟国的国君,今日是结盟的日子,不是挑起战火的时候,为了两国的百姓,更为了你心中的宏图大业,千万不要冲动。”

        冰若寒一把拉开云蕾,警告向明轩道:“朕今日要清清楚楚的告诉你,云蕾是朕的女人,任何想要觊觎她的人,都是朕的敌人。如果你不想与朕为敌,就收起你的花花肠子,给朕老老实实的待着。”

        说罢,拉着云蕾走到自己的桌前。

        “皇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云蕾以后记住,不和他有什么正面接触就是,还有,我看他也喝得差不多了,就让他到偏殿里休息吧,等结束了,再送他回去。”云蕾手抚着冰若寒的胸口,生怕他气出什么毛病来。

        “嗯。小欢子。”冰若寒冲着身后一个眼色,小欢子赶紧麻利的就过去一扶向明轩,低声劝道:“皇上,您,您醉了,请偏殿稍稍休息,之后再送您出宫。”

  http://www.biqugex.com/book_25938/114832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