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夜将至 > 第十三章 毒针遇到烟灰缸

第十三章 毒针遇到烟灰缸

        不是埋单的就没有发言权,现在阿错有点后悔败光了的那六十多万了,早知道这样的话,留个十万八万防身也好。

        两个人的房间紧挨着,不过门罗先带着阿错进了他的房间。拿出来笔记本发昂出来一段刚刚传过来的视频。视频正是林错的外公,拍摄的场地是在一架飞机里。

        林错的外公虽然显得有些紧张,不过看上去气色还好。老人坐在头等舱正在接受血压测量,好像并没有发现有人在拍摄他。等到血压测量完毕之后,还对着身边的人询问林错的下落。一个四十来岁的白种男人正蹲在地上,用不太标准的中国话向他解释,林错现在正在美国办理林尊先生的遗产事宜,现在是带他去德国的医院检查身体,等到林错那边拿到遗产之后马上进行换肾手术。

        外公虽然还是有些懵懵懂懂,不过看样子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这时候,飞机上传来空乘人员的声音,说明了本次航班将飞往德国城市法兰克福,就在这时,视频的进度条也终于到了尽头,看样子这段视频是被某种无线传播方式传送出来的。

        “还有七个小时,飞机会在法兰克福机场降落,会有专人借机。到时候有第二段视频送过来。”门罗看了一眼手表之后,对着阿错说道:“你外公会在法兰克福当地的专科医院里面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之后检查报告会和第三段视频一起送过来。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看到外公安然无恙之后,阿错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不过他还是看着门罗说道:“动手术那天我要过去,这么多年都是我陪着他,我不在的现场的话,怕他惦记。”

        “那是应该的,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门罗看了一眼手表之后,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回房间休息。明天开始你的时间是属于我的……”

        从昨天到现在,阿错一直都没有合眼。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也顾不上洗漱了,整个人倒在床上没有多久便沉沉睡去。不过这一觉睡的并不舒服,闭上眼之后都是昨天晚上连杀九人和中午那场诡异谋杀案的画面。开始还只是将这些画面重温了一下,后来那些满是是血的死人慢慢的从地板上爬起来,向阿错扑了过来。

        睡到半夜的时候,阿错满身大汗的从梦中惊醒。坐在床上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刚才的只是一场噩梦,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想睡也睡不着了。当下阿错下了床,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一干二净,晃晃悠悠的向卫生间走去,冲个澡再睡希望能摆脱之前的噩梦。

        就在阿错光着身子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门口发出一阵极不易察觉的轻响。要不是现在夜深人静,根本就不会有人能听到这个声响。顺着声音响起的位置看过去,就见有一根极细的钢丝已经顺着门缝伸了进来。钢丝上一头系了一个小小的圆圈,现在圆圈已经挂住了门锁,随着外面的力量牵引,竟然将门锁打开。随后房门被人推开一道缝隙,一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闪身进到了门内。

        进来这人正是昨天中午用毒针杀人的那个白种欧裔男人,进来之后才发现赤身露体的阿错正在盯着他。两个人四目相对之下都愣了一下神,阿错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还没有分清眼前这一幕到底是不是梦境。而那个男人不明白阿错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口瞪着他是什么意思。

        第一个作出反应的闯进来地男人,他的手在背后慢慢将房门关上。就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这人的的身子突然弓了起来,双脚用力蹬地,好像弹簧一样的向着阿错的位置窜了过去。他手指上戒指里面暗藏的毒针已经弹了出来,只要毒针刺破阿错油皮,任谁也救不了阿错。一位年轻住客因为心脏病突发死在酒店里,也不会引起特别的注意。

        这时候阿错也反应了过来,他飞快得抓起身边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对着已经冲到身边那人的头部猛砸过去。眼看着毒针刺破阿错皮肤的同时,烟灰缸也会将他的脑袋打碎。

        那人习惯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暗杀,像这样拼命式的打法还是头一遭。见到烟灰缸朝着自己的脑袋砸过来,竟然紧张的临时变了路子,用带着毒针的那只手去抓阿错拿着烟灰缸的手腕,就算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只要毒针刺破阿错的手腕,这个年轻人还是难逃一死。

        就在那人抓住了阿错的手腕,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阿错突然抬脚对着他的裆部猛踢过去。这一脚用了十二分的力气,直接将这人踢的当场双脚离地。倒地之后身子弓的像一只煮熟的虾米一样,嘴里的白沫子跟着就喷了出来。

        见到那人没了抵抗能力之后,阿错一不做二不休,举着手里的烟灰缸对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三两下之后,这人的脑袋上便被砸出来一个血窟窿。阿错还不算完,又砸了十来下,直到那人的生命体征消失之后才停了手。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的死人发呆,心里像炸了锅一样的翻腾。从昨晚到现在,经历的事情看似互不相干,不过串联起来之后,总和一个人脱不了干系----门罗。

        从门罗露面之后就没有好事!千辛万苦豁出命干掉了郑熊他们几个,等到拿钱的时候却功亏一篑!跟着他到上海拿钱,却莫名其妙的卷到一场谋杀案当中。最后好容易拿到钱,眼看着就要安排给外公动手术,等着换肾的当事人却到了德国。这口气还没有缓过来,昨天中午的杀手又杀上门了,看来能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的,也只有那个外国半大老头了。

        想起门罗之后,阿错马上就要去找他问个清楚。不过就在他要开门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什么都没有穿,还迸了半身的血。当下也顾不得客厅里的死人,先去浴室里冲去了身上的血水,穿上了衣裤之后直奔门罗的房间。

        连敲门带按门铃,门罗的房间里面始终没有什么回应。按着外国人喜欢泡酒吧的习惯,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在那里逍遥快活了。前天晚上在老家弄死九个,现在又死了一个外国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算刚才自己是自卫,也很容易把老家的九条人命案串起来,酒店这里是待不下去了,料想门罗也有本事把他自己摘干净,自己还是马上离开这里吧。

        当下,阿错也顾不上再去找门罗了,转身乘坐电梯下到了一楼酒店大堂。就在他要走出去的时候,看见玻璃窗外车水马龙的大上海。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就那么点钱,别说找个地方藏起来了,吃饭都坚持不了两天。这里不是东北老家,想找个人借钱都找不到,门罗不在身边,那里还有能借到钱的人----房间里面的那个死鬼老外穿戴不错,就算身上没有现金,手上的戒指也该值俩钱……

        人穷志短,无奈之下阿错只好再次乘电梯回到了自己房间门口。好在这个时候酒店大部分的住客就休息了,没什么人注意到他。就在阿错快速打开房门,还没等迈腿进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本来躺在地上的死人已经不见了,客厅里面的整块地毯都被卷起来立在窗边。房间里面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他敲了半天的门都找不到的门罗。另外一个上了几岁年纪,头发花白且一丝不乱的外国老头,看起来应该是跟着门罗一起进来的。这人好像没有看到阿错一样,正在用一个类似小铲子一样的东西,专心致致地将溅到墙上的血迹刮下来。这人的手法专业的不能在专业,十分利落的将血迹刮下来,却丝毫没有损伤墙纸。

        而门罗则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了,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冲着愣神的阿错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请把门关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056/111634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