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兵医 > 0006章 赖婚

0006章 赖婚

        “祖卿兄弟和弟妹都好吧,祖卿的性格有没有改变一些?”苏彦德打破尴尬的沉默问周锡。

        祖卿兄就是周锡的老爸周祖卿,所谓的性格有没有改变,周锡很清楚老爸的这些故人对老爸都存在偏见。

        周祖卿号称天下第一神医,当然,那神乎其技的医术来自祖传,还有一本祖传的、秘不示人的医书,《黄天本草》。周祖卿医术神则神矣,只是有个小小的毛病,那就是傲气,或者说,就是喜欢装逼。

        本来周祖卿的医术到了那种神乎其神的境界,对金钱已经失去了任何兴趣,只是为了弄点经费助力自己的医学研究,所以就弄了一个小小的制药厂。就凭周家祖传的《黄天本草》,拿出任何一个小小的方子来做成制剂,那都是畅销无限的特效药。

        但是坏事就坏在周祖卿这个张逼无限的毛病上,因为治疗一个病人跟人打赌,其实后来才知道这是别人做局,末后因为被人偷换了药方里面的药物,导致把人给治死了。

        偏偏死的那个老头是西海最大的黑*社会“西竹堂”的堂主,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不但制药厂输给了做局的人,周祖卿还被弄进大牢里去了,西竹堂盯死了周祖卿,雇人在监狱里准备弄死他。

        末后还是苏彦德费尽了全部家产,连他的一个军品加工厂都给转让出去,这才好容易把周祖卿打捞出来。为了躲避西竹堂的追杀,从此周家亡命天涯。

        “嗯。”周锡淡淡地说,“谢谢伯伯挂念,都还好,我爸还是老样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那样了。”

        虽然苏家是周家的恩人,但是,周家在临走之前,周祖卿从《黄天本草》里面撕下两页纸送给苏彦德。苏彦德就是凭着这两页纸上的方子,开办了制药厂,因为药品疗效显著,制药厂很快就像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现在逍遥集团的那些特效药物,都是特供军队使用的,逍遥集团自然也就有着很深的军方背景。

        如果把话说得刻薄一点,如果没有那两页纸的药方,苏家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军品加工厂,也许会做大一些,但是绝对没有今天制药集团的辉煌。

        可是想不到现在苏家居然会如此绝情。

        更让周锡想不到的是,苏莺琳不但绝情,而且还会说出很刻薄的话来:“据说当年周叔叔喜欢装神弄鬼,我看小锡完全继承了乃父之风。刚才救了我,还故弄玄虚地说看出了我的功夫来历,其实这些他早就知道,真是一代更比一代装。”

        这可是赤果果的讥讽了。

        而且周锡记得小时候自己跟苏莺琳形影不离,苏莺琳在自己家里也是跟着叫自己父母为爸爸妈妈的,想不到现在她也主动改口了。

        还说什么“据说”,“装神弄鬼”,你直接说你原来的公爹就是喜欢装逼就是了,遮遮掩掩弄些什么春秋笔法,连讽带刺!

        就她们一家这样的态度,以后还能做亲戚吗,还能不能继续一起玩耍了?

        看来,这门亲事真是黄了。

        如果让老妈看到苏家这副嘴脸,肯定没有自己这般坐得住,早就跳起来指着苏彦德的鼻子大骂了。

        甚至老妈还会气不过,从兜里掏出各种暗器给他来个“暴雨梨花针”,非得把苏彦德扎成刺猬不行!

        周锡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送到苏彦德的大班台上:“苏——伯伯,这是我爸让我给你捎过来的,一点小意思,当年您为了救我们一家费尽了全部家产,这点小意思算是我爸给您的补偿。”

        “哦?”苏彦德眉毛一挑,“祖卿兄弟跟我来这一手,里面有多少钱?”

        “具体我不知道,大概有几千万吧!”

        “不少!”苏彦德语气里讥讽味蛮浓,“看来连利息都给我算上了。”

        “我爸说了,不在于钱,关键是表示一下心意。”周锡不动声色地说,“另外,我妈让我问候您和——呃,伯母,想让我来跟琳琳把婚结了。”

        苏莺琳把脸转过去,看着另外一边的空气。

        “嗯。”苏彦德慢条斯理地说,“当初你们走的时候,你和琳琳都是九岁吧,都懂事了。你要知道,当初我跟祖卿那是玩笑话,不当真的,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哪有定娃娃亲那一说,儿女的婚姻,还是由你们自己决定。”

        得!轻飘飘一句话,赖婚了!

        苏莺琳又把脸转回来,盯着周锡:“你到西海来,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对,要不然我来干嘛。”周锡实话实说。

        “那好,事情的结果你也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苏莺琳站起来拿起那张银行卡,给周锡塞到口袋里。

        周锡鼻子里毫无遮拦地飘过一道幽幽的香气,还带着一丝女孩肌肤的温热,一霎时有点失神。

        说实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都希望自己的老婆越耐看越好,再说自己小时候跟苏莺琳形影不离——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好朋友杨雪涵,一直是青梅竹马三人组,要知道小时候的那份感情,是一辈子都割舍不掉的。

        想不到长大以后,竟然物是人非,变成了这副模样!

        周锡从兜里掏出银行卡,又重新走过去放到班台上:“这是我爸让我带来的,我只负责带给您,不敢私自收回。老妈让我来西海,让我在西海发展,我也不会就此回去。”

        苏莺琳冷冷地说:“你还想赖在这里?跟你说得多明白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婚姻自主,你觉得跟我般配吗?”说着放低了声音,“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这一句话,让周锡嗓子里就像塞进一只癞蛤蟆似的,那个堵得慌!

        “婚姻的事,你有你的自由。”周锡脸色平淡地说,“但是法律没有规定我不可以在西海发展。”

        “小锡!”苏彦德语重心长地说,“其实你应该知道,当初麻威的父亲不治身死,这个仇口一直在那里放着呢,现在西竹堂势力更大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你会有危险。”

        麻威就是现在西竹堂的堂主,当初不治身亡的老堂主是麻威的父亲麻辉煌。

        周锡淡淡地一笑:“看来苏伯伯还是为我好,多谢苏伯伯关心,不过我是个听话的孩子,我妈让我在西海发展,我就一定在西海发展。”

        这话也有点噎人,苏彦德无语了。

        苏莺琳冰冷地说:“让你走你就走,为什么非得找理由赖在这里!”

        周锡看着这位昔日的青梅竹马:“怎么,西海分封给你了?”

        “不管怎么样,这里不适合,你赶紧走。”

        周锡微微一笑:“我就是要在这里发展,怎么样,你咬我啊!”

        苏莺琳又把脸转过去,看旁边的空气。

        苏彦德干咳一声:“既然小锡要在西海发展,按理说我可以安排你到逍遥集团干点什么——”

        “苏伯伯!”周锡很无礼地打断了苏彦德的话,“谢谢您的关心,我想不用了,来的时候我已经找好工作,去参源制药的仓库,干装卸工。”

        在大巴上闲聊的时候,罗兆磊自告奋勇要推荐周锡到参源制药上班,但是看起来他也没有一定办成的自信,最后他还说:“如果老板有眼不识金镶玉,不聘用你,你就到仓库上班好了,这点小权利我还是有的。”

        当时周锡还暗笑,到仓库里去上班,那不是去干装卸工么!

        现在人家苏家不收留自己,周锡还真决定先去仓库当装卸工了。因为临来的时候老妈也考虑到,万一苏家赖婚怎么办?于是教导儿子:“如果苏家不认账,你也不要离开西海,随便找个下苦力的活儿先干着,你小子要给我装可怜,越是可怜越好,老妈自由办法摆平苏彦德!”

        想不到让老妈不幸言中,自己只能在西海临时装可怜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20/111922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