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兵医 > 0011章 又是城管

0011章 又是城管

        周锡的装卸工当了一上午就失业了,而且连累罗兆磊也失业,感到很是过意不去。

        罗兆磊无所谓地摆摆手:“你又不是看不出来,那根本就不是因为你的原因,何增那狗娘养的故意找事,把我开除了无所谓,要是张莉华借题发挥,那这对狗男女就死定了。”

        所谓的张莉华,就是罗兆磊的老婆。当初罗兆磊是省队的运动员,张莉华倒追罗兆磊,等到罗兆磊从省队退役,张莉华已经去参源集团上班,罗兆磊这份工作,还是张莉华给找的。

        张莉华也算集团公司的中层干部,只是想不到她居然会跟罗兆磊的顶头上司搞到一起,现在罗兆磊想起来,当初张莉华让自己去仓库上班,感情那时候她就跟何增有一腿了。

        罗兆磊不放心老娘,怕因为自己打了何增,张莉华会骚扰老娘,于是要赶去老娘那里看看,他反过来安慰周锡说:“仓库里干不成不要紧,明天我跟你一起找工作,大不了咱俩一起去劳务市场。”

        “呵呵。”周锡笑道,“劳务市场也不错啊,我今下午先去试试,反正我是闲不住的人!”

        反正老妈说了,要让自己装可怜,那么就凭自己的身份,要到劳务市场当苦力,够装了吧!

        中午在小摊上吃了点,周锡就根据别人的指引到劳务市场来了。

        这个劳务市场在一座立交桥底下,那里聚着一堆人,都是等活儿的。

        来到人堆前停下,人群立刻蜂拥过来,把周锡围在中间,纷纷问道:“老板,什么活儿,我去,我什么都能干……”

        “干什么干,”周锡笑道,“我们也是来干劳务的。”

        那些人打量打量周锡,都散开,又站回原处去了。

        周锡走到人堆的边缘站着,那些人大都是熟人,凑在一起聊天打屁,周锡孤零零站着,就像个新来的插班生一样,感觉全班的同学都在盯着自己,好在周锡心理素质强大,倒也无所谓了。

        不时地有车开过来停下,车上的人摇下玻璃,这群人就踊跃跑上去把车围得风雨不透,头都要扎进车窗里去了,里三层外三层,纷纷吵嚷着自告奋勇要去干活。

        周锡刚来到这里,业务不熟,又不会说干活的术语,很难跟人谈得拢,所以眼睁睁看着劳务下去一批又一批,自己依然在边上傻傻地站着。

        又来一个骑电动车的妇女,要几个挖沟子的,一百块钱一天,下午七点下班,那几个拿铁锨的跟着走了,周锡很想去,一下午就是五十块钱啊,可是觉得自己没有铁锨。

        听到剩下那些人在议论:“三点多了,看来今下午没大有戏了。”劳务们有点松懈下来,有几个干脆围在一起打扑克。

        这时又来了一个骑电动车的女的,长得很丑,但是打扮得很时髦,烫着大鸡窝头,口红抹得很艳丽,周锡赶紧上去截住她:“大姐有什么活,我去吧?”

        丑女刹住车子,看着周锡笑,也不说话,其他劳工也嘁嘁喳喳地笑,笑得周锡一头雾水。

        “我也是来等活儿的!”丑女说着把电动车推过去,好整以暇地坐在电动车后座上,一脸笑意地看着周锡。

        周锡这个气,来等活儿的还打扮得那么时髦,让你去倒水泥的话不怕脏了衣服!

        眼看着太阳西斜,看来今下午真的是没戏了,松懈下来的周锡有点发困,站在那里半睡半醒地迷糊。

        突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城管来了!”

        周锡睁开眼,心说这立交桥底下没见有小贩,谁还怕城管?

        只见那些站着的、坐着的,打扑克的纷纷爬起来,四散逃开。

        那个丑女挺麻溜,翻身骑上电动车,一溜烟就骑远了。

        一转眼功夫,这一堆人就剩下周锡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原地,周锡觉得奇怪,咱们又不是小贩,又没占道经营,你们跑什么?

        一辆蓝白涂装的金杯大面包开过来,从车上跳下两个穿制服的城管,过来问周锡:“你在这里干什么?”

        周锡说:“我在这里等活儿。”

        一个城管语带讥讽地说:“小伙子挺狂啊,愣不怕。”

        另一个严厉地说:“这里不准聚集,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周锡干脆地说。

        “啪!”车门一响,从面包副驾驶上跳下一个城管来,一看就是带队的,上来照着周锡当胸一拳,“你猖狂什么!”

        周锡不防备他会突然动手打人,被他一拳捣个趔趄,怒道:“你干嘛打人?”

        带队的朝两个手下使个眼色:“小伙子挺狂,把他带到车上。”

        两个城管队员上来一边一个架住周锡的胳膊,把他往车上推,周锡看到车门子拉开,车上还有好几个城管,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一副要准备打人的样子。

        一看那架势,周锡就知道上了车没自己的好果子吃,伸腿别住一个城管的退路,胳膊往后一甩,“啪”,那个城管就被摔倒在地。

        另一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周锡摔出一溜滚。

        带队的拉开车门都要上车了,回头一看俩手下被摔倒在地:“还敢动手!”摔上车门朝周锡扑上来。

        车上紧接着跳出五个城管,跟在带队的后边冲上来,看来他们动手惯了,一旦准备打人就像打了鸡血,兴奋得大呼小叫。

        周锡扭身就跑。

        这倒不是周锡怕这区区五个城管,而是觉得人家毕竟穿着制服,有这身制服就代表着为国家干事,背后有强大的国家机器,那可不是随便想打就能打的!

        跑了没几步感觉裤兜一癫一癫的有什么东西,这才想起上午卸车时有一袋子雄黄破了,周锡觉得那石头颜色鲜艳,还金光闪闪的挺好看,就捡了几块不大不小的放在口袋里玩。

        现在用得着了,周锡一边跑一边掏出雄黄来,回头瞄了瞄带队的脑袋,没敢往脑袋上打,他怕给一石头敲死了。

        带队的正追得起劲,突然膝盖一痛,腿一软,就像马失前蹄一样“噗通”抢出去,摔倒在地,脸都抢破了。

        后面跟着的五个城管队员发扬紧跟领导的精神,一个接一个做出马失前蹄的动作,“噗通”,“噗通”,纷纷倒地。

        周锡深恨那个带队的,自己不就是想干点粗活儿,而且等了一下午还没等来活儿,犯着哪门子法了,你上来就打!

        虽然穿制服的不能随便打,但是你们做事这么出格,自己这属于忍无可忍,奋起还击!

        周锡扭身回来照着带队的肚子狠狠踢了两脚,让你为事不为事的就动手打人!

        城管总是最吸引市民的眼球,一看城管又在打人,过路的纷纷驻足,很快围上一圈人来,周锡钻出人群,悄悄地溜了。

        等了一下午,一分钱没挣着,还被捣了一拳,差点被城管拖到车上暴打,确实让人郁闷哈。

        周锡百无聊赖地往回走,心想明天这个地方是不能来了,工作的问题还是任重道远。

        远远地有一群少女骑着单车迎面过来,虽然隔得远,但是周锡能分明感觉到人家的青春气息,花团锦簇,青春靓丽,从他身边掠过的时候还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周锡在男女方面的经验为零,虽然在其他方面心理很强大,但是面对这些青春美少女,还是没有勇气明目张胆地欣赏。低着头走路连看都不好意思看人家,心想装可怜真让人郁闷,同样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看人家无忧无虑幸福快乐,自己现在连下苦力的活儿都找不到。

        “叮铃铃……”身后响起车铃声,周锡往边上靠了靠。

        “叮铃铃……”身后的车铃声持续地响,周锡看自己都要走到路沿石上去了,实在避无可避,而且这条街上车辆不是很多,又不是过不去,叮铃什么!

        身后那辆自行车好像跟他卡上了,一直跟在他身后“叮铃铃……”响个不停。

        周锡闷着头在前边走,爱咋咋地,我没法再让了,你要是觉得过不去就从我身上压过去得了。

        见周锡置之不理,身后骑自行车的看来实在忍不住了,叫了一声:“小锡!”

        周锡就像遭了雷击一样浑身一颤,呆在原地迈不动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20/111922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