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兵医 > 0026章 大舅哥

0026章 大舅哥

        “你是苏艺林大哥吗?”以免弄错,周锡还是凑过去小心问了一句。

        从小就跟苏家熟识的周锡自然知道苏莺琳有一个哥哥苏艺林,不过苏艺林要比周锡大**岁,因此两个人从小玩得少,谈不上多熟悉,再加上过去这么多年没见面,难免有些生疏。

        “我就是,你是谁?”苏艺林一说话就开始往外喷血色唾沫。

        “苏大哥,我是小锡,你先不要说话,我先帮你止血包扎。”周锡拿出来自己调配的止血药就要倒上去。

        一旁的赵佳鼓足了勇气凑了过来,小脸苍白的问了一句:“周锡,难道这个就是你要救的那个人?”

        “是,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你还是赶紧走吧。”周锡没多想,他只是不想让赵佳这个无辜人牵扯进来。

        赵佳的神经强度显然跟正常人不一样,她低着头,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喃喃自语着。

        等周锡听清赵佳在说什么的时候,差点把鼻子气歪了。

        “周锡之前说是来救他的未婚妻,现在救的却是一个男的,难道这个男的就是他的未婚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岂不是一个gay,听说现在帅的人都搞基了,可他怎么看都跟帅这个词不沾边啊。”

        如果周锡现在有时间的话,肯定要给赵佳做了一个开颅手术,看看这个赵佳大脑里面装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什么东东,不过现在他却没有这个时间了,因为弯刀门已经将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敢阻拦弯刀门办事的,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略胖的黑衣人话没说完就冲了上来,显然说“离开还来得及”是忽悠和麻痹人了,这俩人看起来比之前围攻周锡的更加专业,他们分两面向周锡冲了过来。另一人快要接受周锡时,转身又攻向了一旁的赵佳。

        “对女人下手算什么,有本事冲我过来。”周锡愤怒不已,手中仅剩的一枚硬币愤手而出,朝扑向赵佳那个黑衣人的弯刀上射去,哐当一声,弯刀应声而落。

        “啊!”

        赵佳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要杀人的节奏啊,她哪见过这种阵势,本能的她转身钻进了自己的跑车里,把门锁了起来。这时,她不敢再吹嘘自己是黑带五锻了。

        黑衣人的弯刀被打落,神情明显一滞,望着地上的弯刀,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来惊恐的神色来,“快走,他是兵王鬼见愁。”

        “看来你见识不错,竟然还见过我,不过今天遇到我,你觉得自己还能跑掉吗?”周锡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颗石子,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向黑衣人笼罩了过去。

        砰砰砰!接连不断的闷声响起,黑衣人虽然让自己的头部躲过了石子,不过他的胸口以及双脚和胳膊同时被石子击中,整个人瞬间就倒了下来。

        这回周锡没下杀手,毕竟在闹市区,再加上有赵佳这个女人在旁边看着,周锡只是把对方留下来,接下来交给警察去处理就好了。

        “鬼见愁?不好。”剩下的黑衣人脸色巨变,根本不想跟周锡纠缠,拔腿就跑,完全没有了之前高冷的作风。

        严格来说,弯刀门的人都是兵王鬼见愁的,弯刀门在周锡手上吃了很多的苦头,这两个弯刀门的人现在看到了周锡,以为又是上面对他们的剿灭行动,哪能不怕,剩下的那人看到同伴栽了,他第一时间就想跑,鬼见愁的再次现身,他得把这个消息带回去。

        只是弯刀门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周锡早就已经光荣退伍了,现在这里就有他自己一个人。

        “我现在在告诉你一件事,在面对暗器高手的时候,千万不要把你的后背留给对方,那样的话你就会成为活靶子。”周锡摇摇头看着吓破胆的黑衣人,手中的石子再次激射而出,正中他的双脚,力道之大,打得黑衣人吃了个狗啃屎。

        “小锡,你看看那个人死了没有,我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这样对付我。”苏艺林咬牙切齿,狰狞的面貌让人不敢直视。

        在周锡的记忆中,苏艺林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大帅哥,那时候他虽然只有十七八岁,但身边的莺莺燕燕总是不计其数,他好像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出现在苏艺林身边两次。

        “这个不用看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动弹了,早就自尽了。”周锡瞥了一眼,对方早就没有了呼吸。

        “呵呵,看来你很了解他们嘛。”苏艺林阴阳怪气的说,仿佛根本就不感激周锡救了自己。

        赵佳小脸苍白,脚步发软的从车上走下来,显然这么血腥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这样大小姐能够承受的范围:“我们还是报警吧。”

        “周锡点点头,他也认为这种事情还是让警察处理比较好,随后拿出来了小剪子,镊子以及各种各样的药物,直接一字排开铺到了地上,熟练的帮苏艺林处理伤口。

        这个过程中,苏艺林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不过他看向周锡的目光越来越恶毒,好像恨不得将他吃了一样。

        “好了,你的伤没有生命危险,以后按时换药就好了。”周锡心中加了一句:“这辈子你恐怕都不愿意再照镜子了。”

        赵佳打完电话走过来,看了一眼跟血葫芦一样的苏艺林,皱着眉头:“周锡,你怎么能够这样呢,现在人都伤成这样了,你就随便包扎一下就完事了,还不赶紧送医院去,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未婚妻吗?”

        “去医院也是重新包扎对伤口造成二次伤害而已,有我在这里肯定不会出事的,等警察来了交代清楚后,赶紧回去吧。”周锡知道只要在外面苏艺林就是危险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家。

        “未婚妻?什么未婚妻?”苏艺林抓住了最关键的字眼。

        “难道不是吗?”赵佳瞪大自己的眼睛,指了指周锡又指了指苏艺林:“他说自己过来是救自己的未婚妻的,那不就是你吗?”

        周锡现在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你不要乱扣帽子好不好,这个是我未婚妻的哥哥,我以为是有人要害的是我未婚妻呢。”

        苏艺林眼底闪过了一丝阴狠,不冷不淡的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是莺琳的话你就救,是我的话,你就不救了吗?还有你记住我妹妹已经跟你退婚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她。”

        这一家人现在怎么都成了这幅德行了,你说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周锡正感觉到恶心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到了这里,从上面下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警察,优哉游哉的走了过来,这俩货显然将这里当成打架斗殴的事件了。

        “不管你们谁打了谁,现在跟我们回去一趟吧。”为首的警察看了一眼浑身血迹的苏艺林。

        苏艺林强忍着疼痛,冷冷地说:“你们现在看清楚,我可是受害者,我现在要去医院。”显然他不想这个样子进警局。

        后面的年轻警察,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不管你是谁,等做完笔录你才能去医院,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小子,你算是什么东西,敢跟老子这样说话,你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要让你脱掉身上这层皮。”苏艺林张口便骂,周锡却皱起来眉头,苏家的人现在怎么都变成了这样,苏莺琳手下的人是如此,苏艺林更是如此。

        年轻的警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刚想要发作,却被年长的那个拦住了:“你是什么人总应该告诉我们吧。”

        “苏艺林,你总应该听说过吧。”苏艺林很得意的报出来了自己的名字。

        两个警察倒吸了一口凉气,前几天就有两个交警拦了苏家大小姐的车,不仅吃了两个耳光,回到警局之后还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苏家这种大家族显然不是他们这些小警察能够得罪的。

        老警察皱起眉头,显然他对苏艺林这种有钱有势的人非常厌恶,却又无可奈何:“那这样吧,我现在给我们局长打个电话让他处理吧。”

        电话接通,局长一听是苏家的事情马上就开了绿灯,指示那两个警察,现在苏公子的伤势是最重要的,一切笔录等伤好了再说,登记一下涉事几人的姓名就行了。

        老警察显然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记下苏艺林跟周锡的名字,挥挥手就让他们两个走了,但他走到好像昏迷的黑衣人面前的时候,却发现两个人已经死了,吓得马上再次拨通了局长的电话。

        公共场合死了两个人,就算是苏家的人掺和其中,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就此揭过。

        此时,周锡却跟苏艺林已经坐上了赵佳的车,向苏家的别墅疾驰了过去。

        “苏家的人能量很大嘛。”赵佳透过后视镜看了苏艺林一眼,不知道是称赞还是挖苦。

        “这个是当然了,别的不管说,在西海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可以搞定的。”苏艺林处处都要显示高人一头的架势。

        赵佳看到苏艺林血鸭蛋一样的脑袋,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仿佛在说,苏家真那么厉害,你至于变成这样嘛,最后她的注意力放到周锡身上:“把你手机号给我,我不能白送你两趟吧,有机会我会找你要路费的。”

        周锡不可置信看着赵佳:“之前给你不要,怎么现在又要了,你开两百万的跑车,还差那点路费吗?”

        “少废话,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赶紧拿来吧。”赵佳不是傻子,之前周锡说还她一个人情没放心上,现在看到周锡这么厉害,肯定不是一般人,那这个人情她自然要了。

        人家毕竟是帮了自己,周锡不忍拒绝,只好把之前写好的那张纸条再次递了过去。

        苏艺林再次忍不住开口了:“你放心吧,等会到了我家,我是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赵佳翻了翻白眼:“我这可是帮周锡,跟苏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去你家干啥。”

        苏艺林一时语塞,却又找不到话来反驳,赵佳也说话算数,到了苏家别墅附近停车,直接将俩人赶了出来,好像根本不愿意跟苏家扯上任何关系。

        “周锡,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不要忘了我的车费哦。”赵佳小脑袋从车窗探出来,说完,猛踩油门很快便扬长而去。

        周锡摇摇头,扶着病歪歪没了半条命的苏艺林向苏家别墅走了过去。

        再次走进苏家装潢的极为豪华的大门,周锡却感受到了一丝距离感,在这个豪宅内,他感受不到一丝温暖,受到最多的是冷眼跟奚落。

        一进屋,苏艺林就将自己遇袭的事情告诉了苏彦德,此时苏家一家四口都坐在大厅里,而只有周锡自己一身破烂的站在中间喘气,跟周围的布局格格不入。

        “小锡,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救了苏艺林。”席君眼睛露出一丝暖色开口了。

        周锡急忙顺杆爬,没办法,谁让他想上人家女儿呢,甜甜一笑:“席伯母——”

        “妈,您先别乱感谢人,到底他是凶手还是救我的人,等查清楚了再谢也不迟。”苏艺林脑袋包裹的真的成了鸡蛋,只有两个眼睛的地方留了两个窟窿,两眼之间都被纱布紧紧的缠着。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苏彦德将目光放在自己儿子身上,苏莺琳则用狐疑的目光盯着周锡。

        这那里是谢人,分明是在审讯犯人,周锡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如果不是前些年的交情的话,他可能转身就走了,谁愿意受这种窝囊气。

        原本病病歪歪的苏艺林马上就来了精神,端身坐好,一连串仿佛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从他嘴里面蹦了出来:“爸,您是知道的,弯刀门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露,周锡有什么本事知道弯刀门要在帝豪酒吧对我对手,还有其中一个杀手刚刚要说出周锡的名字就被他灭口了,对方显然是认识他的。”

        咕咚!苏艺林咽了一口吐沫,根本不理会脸色越来越难看的众人:“而且他刚刚来西海的时候,就发生了弯刀门追杀我妹妹的事情,恰好还是他救了我妹妹,而且我妹妹已经拒绝他了,他还赖在西海不走,这么多事情难道都是凑巧吗?我怀疑弯刀门的人就是他找的,他最终的目的就是谋夺我们苏家的家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20/111923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