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兵医 > 0062章 你想要泡我?

0062章 你想要泡我?

        “这个——”周锡有点为难,如果他跟苏艺林换一换位置的话,他也会做出来同样的选择。

        但现在让他做这个刽子手,他却打不定主意了,毕竟他要考虑苏家的感受。

        “周锡,你是男人,难道连这点勇气没有吗?”苏艺林有点急了。

        周锡心中一沉,他明白苏艺林的感受,沉声道:“我答应你。”

        “哈哈哈,好!”苏艺林大笑两声,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虚弱的说道:“你现在将爸妈跟莺琳叫进来吧,我有话跟他们说。”

        周锡点头走出去,把众人都叫了进来,这恐怕是苏艺林和家人最后的告别了。

        苏彦德他们进去之后,病房外面的陈颖将注意力放在周锡身上,一脸狐疑:“你到底是谁,刚才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就是周锡啊,你不是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吗?”周锡对这个陈颖印象不错,漂亮,敬业,不过就是对自己太自信,不相信别人的医术,这点跟他是一样的。

        陈颖皱起来眉头:“我是问你刚刚怎么把苏艺林救醒的。”

        “这个太简单了,通过刺激他的大脑,激活他的意识,再通过刺激四肢跟心脏激活血脉,最后通过推拿将血液送到他的头部,他就能够苏醒了。”周锡毫不隐瞒自己治疗的过程。

        陈颖眉头皱的更紧:“你说的的确也对,不过这些只是理论才能够成功的,在中间如果出一点差错,病人就死定了。”

        “那个医生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不是出一点差错别人就可能死亡,但我是周锡,我绝对不会出错的。”周锡身上散发出强大的自信。

        见识过两次周锡的医术,陈颖也对他充满了好奇:“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医院工作呢?我让你当我的助手。”

        如果让西海医院的男医生们听到这句话,恐怕都会像一窝蜂一样冲过来了。

        这段时间中,不知道有多少医生通过关系想要给陈颖当助手,但每个人来的当天,全部都被陈颖毫不留情的赶走了,就算是院长亲自说清也没门。

        “如果有这么漂亮的美女跟我一起工作的话,我肯定会很高兴。”周锡随后就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但我现在有别的工作。”

        “那你在什么地方上班呢?”陈颖觉得周锡肯定也是什么医院的医师之类的。

        “参源制药。”周锡说道。

        陈颖难得的点了点头,仿佛认可了周锡的工作:“那个药厂也不错,你在里面肯定是药剂师吧,你认识里面的陈庆吗?”

        “陈庆?”周锡摇摇头:“不认识。”

        “怎么可能?”陈颖一脸不可置信:“陈庆那里的首席药剂师,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呢?”

        周锡一脸委屈:“我没说我是药剂师啊,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陈颖一副要晕的模样:“那你在里面做什么工作?”

        “搬运工。”周锡很自豪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你说什么工作?”陈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周锡发现自己身边的美女,听力好像都不太好,很多话,都需要自己说两遍,她们才能够听懂:“就是搬运工,装货卸货的那种人,你现在知道了吧!”

        “我靠,不会吧,凭你的医术,怎么可能会做搬运工呢?”陈颖这个可爱的天才女医生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周锡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觉得搬运工挺好啊,不仅能够锻炼身体,而且挣得也不少。”

        陈颖用看怪物的目光看着周锡,冷冷丢下了两个字:“怪物。”她刚要走,却又转身过来:“把你手机号给我。”

        周锡警惕起来:“你要干什么,你就算是想要泡我,也不能当着我老婆的面啊,我老婆可在病房里面呢。”

        “噗!”陈颖被气的差点吐血,强忍着心底的怒火:“谁想泡你了,我只是想有空的时候,跟你讨论一下医学知识。”

        周锡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这个还是算了吧,咱们两个不是一个路子,谈也谈不到一块去。”

        陈颖现在快要郁闷死了,活了二十多岁,都是别人跟自己要手机号,然后被拒绝,自己第一次拉下来脸,问别人要手机号,没想到却被一个搬运工拒绝了。

        并不是周锡喜欢拒绝美女,他只是不喜欢一些对自己有目的的美女,而且他就算想要教陈颖对方也不可能学会的。

        世界虽然在发展,但中医却慢慢的落魄了,跟西医不同的是,中医基本上都是代代相传,三四岁的时候他们就要背汤头歌之类的中医尝试,从小耳濡目染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中药知识,那像现在上个大学学四五年就能够行医了。

        这些毕业生或许能够治病,但却领会不到中医的精髓。

        陈颖还想要说什么,一阵哭声突然从病房里面传出来,不用看周锡也知道,肯定是苏艺林的时间到了。

        两人一起走进病房,苏彦德虎目含泪:“陈医师,我儿子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我想让你们医院为他施行安乐死。”

        听到这句话,周锡松了一口气,起码自己不用做那个恶人了,看来苏彦德也是一个雷厉风行果敢之人。

        陈颖有些为难:“这个或许可以,但审批程序太难了,恐怕要拖上几个月。”

        几个月后,苏艺林都已经变成骨灰了,审批程序下来也没用了,相关部门的办事效率如此,这就是特殊的国情。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审批程序明天就能够下来,让你们医院准备一下吧。”苏彦德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

        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这是人生最痛苦的三件事。

        陈颖也明白苏家的能量,点点头:“那好吧。”

        苏莺琳现在哭的跟泪人一样,周锡想要上去安慰,苏莺琳却开口了:“老公,这三个月之内,你就不要过来找我了,这是我哥哥的遗言,我想要尊重一下他。”

        周锡直撮牙花子,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啊,这个大舅哥都要死了,还不让自己省心。

        随后他就想明白,这也是苏艺林最后的苦心,他知道了弯刀门的事,肯定要去解决,苏莺琳不跟他在一起,起码能够保证安全。

        “那老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哦。”周锡很是心疼,在她记忆中这是苏莺琳第二次哭泣,第一次还是因为他要搬家离开西海市。

        苏彦德走过来,拍了拍周锡的肩膀:“小锡,现在我们家里的情况你也明白了,这段时间你就照顾好自己吧,我们就先回去了。”

        刚刚用完自己,转眼之间又要装成陌路人了。

        周锡心中虽然理解,却也暗暗不爽,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只能看到,想摸都摸不到:“苏爸爸你放心我肯定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苏彦德点点头,席君扶着苏莺琳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这中间根本没有理会周锡。

        “哎!”林莹捅了周锡一下:“我怎么感觉你这个老丈人,好像并不怎么喜欢你呢?”

        周锡翻了翻白眼,懒得解释:“我老婆喜欢我不就行了。”

        “既然苏莺琳是你老婆,你怎么不住在苏家呢,何必跟我们两个挤在一起呢?”钟心素也开口了。

        周锡心中郁闷,他也想住在苏家,跟苏莺琳腻在一起,但人家不让啊,只能说:“这个嘛,我又不做上门女婿,我要自己努力挣钱将苏莺琳娶回来。”

        “就你做搬运工?”林莹一脸不相信:“就算是你一个月挣一万多,想要买套房子的话,恐怕十年之后才能够买得起,再说了,苏莺琳会跟你住小房子吗?”

        现在房价高的的确让普通人没法活。

        “好啦,好啦,现在不要说这个了,实在不行,我做上门女婿还不行吗,你们两个赶紧回去吧。”周锡说道。

        林莹看着周锡:“你不跟我们回去吗?”

        “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做,你们两个晚上在家洗干净等我就行了。”周锡说道。

        钟心素俏脸通红:“什么叫洗干净了等你?”

        洗干净就是把自己洗的白白的,擦的香香的,躺在床上等着,这是大部分人的认知。

        “嘿嘿!”周锡笑道:“我是说你们把菜洗干净,做好饭等我,又没有让你们两个把自己洗干净等我。”

        林莹幽怨的看了周锡一眼:“你还真把我们两个当成你的老婆了,每天都要给你做饭。”

        “男主外,女主内,自古的传统嘛,你们两个赶紧回去吧。”周锡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两女,眼睛中闪过一道寒光,打车向野鸡铺进发了。

        弯刀门的人能够给苏艺林下毒,那么苏莺琳肯定也有危险,周锡怎么能够容忍有危险威胁到自己的老婆呢。

        野鸡铺顾名思义,这里面有很多野鸡,但这种鸡并不是动物而是一种人。

        现在社会,鸡一直都是鸡,但有的人却成了各种各样的动物,笑贫不笑娼的思想在某些地方尤为严重。

        周锡到野鸡铺的时候,虽然已经十点多了,但这个小山村里面却灯火通明,各种各样不堪入耳的谈笑比比皆是,一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三十多岁的女子,露着自己胸前的两块大白肉,马上就迎到刚刚下场的周锡面前:“幺,小哥第一次过来玩吧,你是想快餐呢,还是包夜?”

        【作者题外话】:国庆假期你们是否玩得开心?发书整整一个月了,络作者不容易啊,假期都要码字,每天都要坚持更新,要是你们喜欢这本书,就请帮忙收藏一下书籍,读者的支持才是作者码字的最大动力。感谢你们一路追随,后续情节会越来越精彩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20/11192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