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娇美大小姐 > 第262章 水门监狱

第262章 水门监狱

        在华夏这样地大物博的国度,跟随时代与风云的变幻,总能培养出孕育英雄的土壤。

        英雄或者领袖的出现,往往只是历史的产物,他们无所畏惧,披荆斩棘,被世人铭记,即便历史的长河泥沙俱下,依旧像璀璨的明珠一般放射光芒。

        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但被大多数人不了解的是,英雄或者领袖的出现,往往伴随残暴与罪恶的上演。

        无论如何,在这片广阔辽远的大地上,都有常人触不可及的领域。

        像这样的一种地方,老百姓们称之为囚牢,军官们称之为军事监狱。

        但是只有极少数在这里工作或者服刑的人才知道,它还有另外一个听起来蛮有趣儿的名字——上帝禁区。

        水门监狱,坐落于华夏西南国境线九龙海湾的一处荒岛上。

        在全国任何一份监狱分布图上,都找不到它的具体坐标。

        航空管制,陆地管制,海域管制……

        这里实行着一级戒备的全方位军事管制,用一句文艺作品里被人津津乐道的话来形容——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

        所以,这里只用于关押全国最残暴和危险的重犯,他们最主要的特征是个个身怀绝技。

        那些一进去便麻烦不断的家伙,会被狱警派入一个7x8英尺的单间水牢,面临每天长达23小时的监禁。

        由于紧挨地下水道,水牢里不可避免的,布满了臭烘烘的苍蝇和蚊虫,犯人甚至要一边吃晚餐,一边忍受排泄物从脚面冲刷而过的味道。

        今天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好日子,负责看守水门监狱的狱警们,破天荒的没有睡懒觉,而是穿戴整齐,表情严肃,在海岸线上站成一条长龙,眼睛不约而同的望着华北方向的天空,似乎在迎接某种绮丽壮观的自然现象一样。

        约莫两盏茶的功夫,一架军用载人直升机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内。

        “喂,听说了吗,今天要送来一位大人物?”

        “别一惊一乍的,不管什么样的人物,到了我们这里,都不会在是人物。”

        “说的也是,前几天送来那个犯叛国罪的间谍,昨天夜里割腕自杀了。”

        “很正常,能坚持活下去的人,都是能把臭老鼠肉当早点吃的变态。”

        “我还听说姐妹两人组,前几天搞的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子,现在经常大小便失禁。”

        “可不是吗,昨天夜里巡视号房的时候,那家伙竟然拉在了床单上,搞得一屋人怨声载道。”

        “噗,他的那些狱友们真够倒霉的,要闻着大便味睡到天亮。”

        狱警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飞机已经开始往停机坪上降落。

        典狱长一声令下,全体狱警动作整齐划一的跑过去,他们可不是普通的狱警,而是受过特殊职业训练的,军事化管理早已经深入人心。

        “报告典狱长!水门监狱全体狱警55人,应到55人,实到50人!请典狱长指示!”

        “我没什么好指示的,全体高度戒备,进入罪犯交接程序!”典狱长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啤酒肚很严重,整个人的身体也很臃肿,所以犯人们私底下给他起了一个外号——二师兄,这听起来还相对委婉。

        直升机停稳以后,一名身着戎装的中年男子率先跳下机舱。

        “将军!您……您怎么亲自来了?”面对董立国的亲自到访,二师兄显然有点意外。

        “路途遥远,要飞一个昼夜,人交给他们,我实在有点不放心。”董立国说着,指了指身后跟出来的杨刚一行人。

        “将军以身作则,这份殊荣,实在是我等楷模!”典狱长顺势拍起了马屁,眼神却下意识的落在一个被黑布蒙面的人身上。

        这人左右都有士兵挟持,身材不胖不瘦,个头不高不低,应该就是董将军电话里说的要送来的重犯。

        面对典狱长的恭维,董立国略显疲累的摆摆手:“闲话一会儿再叙,把人带上来。”

        黑布蒙面的青年被推到跟前,有人从后方解开那块遮蔽视线的黑布。

        强光刺来,林奇下意识的闭紧双眼,眨巴了好大一会儿,这才适应好周围的亮度。

        “罪犯林奇,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董立国走过来问道。

        林奇左右瞅了瞅,带着疑问:“传说中的水门监狱?”

        “算你识相!”男人狠狠咬了咬牙:“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服刑吧,你被华夏最高军事法庭控诉蓄意重伤他人,并宣判终身监禁有效。”

        “放你妈的屁!”林奇斜了他一眼,又接着骂道:“军事法庭管的着老子吗?你敢随意拘禁国家特工,我要向首长去检举你!”

        “哈哈,首长很忙,我想他没有听你发牢骚的空闲,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吧,等过一段时间我会来探望你的,希望到那个时候,你还能用现在的口气和我讲话,而不是像条被人操。烂的母狗一样,乞求我的施舍与宽恕。”董立国说这段话的时候,有点图穷匕见的意思,这也是他能想到最靠谱的对付林奇的办法,既不用害怕担责任,又能顺理成章的将林奇送进水门监狱,如此借刀杀人的境界可见一斑。

        “呸!军中败类!”林奇像个泼妇一样,狠狠啐了他一口。

        他原以为这个董立国,会用很猛烈的报复来对付他。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竟然把他当罪犯一样关起来。

        而且是放眼全世界都臭名昭著的水门监狱,这里的安保系统,几乎可以媲美美国著名的佛罗伦萨监狱。

        所以越狱对于被关押在这里的罪犯来说,只能在晚上睡大觉的时候想想。

        尤其是新来的菜鸟,稍有不慎便会遭到一顿毒打,像诸多监狱题材影片里涉及的捡肥皂,也是家常便饭的存在。

        被林奇啐了一口的董立国表情阴郁,接过手下递来的纸巾,缓缓擦去老脸上的唾液。

        “老东西,你最好现在就搞死我!否则等我逃出去那一天,你就等着被革职查办吧!”林奇的气愤,并不是董立国的阴谋诡计,而是他目无王法的做派,这一点像极了他那个衙内儿子,反过来说,董子豪身上横行霸道的基因,完全就是受他指染。

        “逃出去?你是在说梦话吗林奇先生?”董立国阴险一笑,玩味道:“友情提示一句,水门监狱建狱至今,罪犯的越狱率一直为零,如果你能成功逃走,那么恭喜你,你将成为历史的改写者,与此同时,你也将面临更严重的军事刑法。”

        “把人带走!不要磨磨蹭蹭的!”典狱长从两人的对话中,已经得知林奇的身份,但林奇特工的身份在他听来,似乎并不是什么稀有品种。

        水门监狱里关押过的国家机密人员,记录在案的就有36人,很多人被指控关进来,都是变相的死刑。

        毕竟在监狱里死亡的话,可以设计出诸多匪夷所思的解释,以达到混淆视听之目的。

        几十名狱警如临大敌,荷枪实弹的紧逼,将林奇带离停机坪,快步往监狱大楼走去。

        等他们走远了,董立国这才轻缓一口气,挥手示意手下将礼物送上。

        少校很快从机舱里取出一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茶叶盒,恭敬的递送到典狱长手中。

        “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典狱长接过木盒,脸上的每一块肥肉都写满疑惑。

        “打开看看。”董立国笑道。

        带着好奇心的驱使,典狱长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盒,看到里面的礼物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根本不是茶叶,而是一根根红缎衬底的金条,搁在手里掂量,足有两公斤重,阳光下放射出奢华的光芒。

        这样的一盒金条,放在任何人眼前,都是相当具有杀伤力的。

        “将军,您这是?”典狱长已经预料到了什么,但还是言不由衷的问道。

        “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典狱长收下。”董立国仍是笑道。

        “将军有什么话,还是明说吧,鄙人照办就是。”俗话说的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典狱长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位董将军不会无缘无故送给他如此贵重的金条,所以一定是有事所托,而且是某种见不得人的坏事。

        “好,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人!”董立国大手一挥,士兵们纷纷退下,清除耳目,这才说道:“林奇的身份,你应该知道了吧?”

        “知道。”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死在你这儿?”董立国开门见山道。

        “这个……”听到这种要求,典狱长紧皱眉头:“如果是没有后台关系的罪犯,自然没有问题,可他的身份……”

        “兄弟,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吗?”董立国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小声道:“你的拿手好戏,不是找替罪羊吗?只要能有一个勉强站得住脚的理由,上面怪罪下来也没用,你我照样可以推卸责任。”

        “这个……真的是不好办……”典狱长胖脸上的肥肉一阵抽动,两颗鼠眼却时不时的扫向手里端着的木盒,那种目光,要多贪婪有多贪婪。

        “钱的事好说!”董立国意识到这位典狱长的意图后,拍着他手里的木盒:“如果兄弟能将这件事办成,在原有金条的基础上,我愿意在翻三倍!”

        “咳咳,将军这样说就太见外了。”听到可以得到三倍的金条,典狱长的心中一阵暗爽,他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还从未得到过如此大的好处。

        而且他也看得出来,这位董将军根本不差钱,所以他才选择抬高价格。

        毕竟以他的身份,在监狱里制造一起意外人身死亡,简直比小孩过家家都要来的容易。

        “我尽力而为吧,将军等我的消息便是。”他很快促成了这桩地下黑的买卖,甚至已经开始在幻想,这些金条换成钱的话,又可以包养几个娇滴滴的情妇。

        就这样,朱富贵哼着小曲,一路从停机坪小跑到管制区,将心腹叫到他的办公室里。

        他已经有了初步的目标,那就是借刀杀人,直接将林奇送入整个水门监狱最凶险的房间。

        “姐妹二人组在哪儿?”朱富贵将监狱房间分布图平铺在办公桌上,又戴上一副金丝眼镜。

        “在这儿,9号房间,他们最近的情绪好像很暴躁,因为被他们搞残那个小子,经常把大便拉在被窝里,所以他们要求换房间。”典狱长的助理面无表情的讲道,他是天生的面瘫,就算是在讲一件特别好玩的事儿,也是这副面孔。

        “那就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把那小子换到别的房间去,他的铺位让给新送来的犯人。”朱富贵一本正经的讲道。

        “是新来的那个特工吗?”助理问了一句。

        “嗯,有问题吗?”

        “我害怕姐妹二人组的战斗力,不是他的对手,那家伙身上有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我能很清楚的感知到。”

        “是吗?”朱富贵撇撇嘴角:“那就把新来的犯人先关起来饿两天,不要给他饭吃,然后在送到集体房间里。”

        “典狱长,您简直就是智慧的化身。”助理曲意逢迎的笑道,而事实上,那种笑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他在得到典狱长的命令后,便开始着手去办这件事。

        林奇从小长到这么大,虽然经历过无数的残酷磨练,但还是第一次光顾监狱这种地方,所以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现在他正坐在体检室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观看一份当天的早报,桌上不知道谁泡的咖啡,也被他喝的一干二净。

        好像这里不应该是人渣集中营,而是养老院一样的存在。

        负责体检的狱警走进体检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他几乎气的要跳脚骂娘,两步跑到林奇跟前,狠狠一拍桌子:“站起来!”

        林奇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不悦道:“站起来站起来呗,你喊什么喊,我耳朵又不聋。”

        “你……少油嘴滑舌的!站直了!”狱警手里拎着根橡胶棒,看起来特别严肃:“把你身上的衣服脱掉!”

        “为什么要脱衣服?”林奇表示有点不解。

        “我让你脱你就脱!在废话,我打烂你的嘴!”狱警见林奇竟然不服从管教,立刻凶神恶煞一样。

        林奇忍了忍没吱声,这种地方,就是他们说了算,犯人根本没人权,男人嘛,该忍的时候就得忍。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

        林奇这样想着,慢悠悠的开始脱衣服,刚脱完上半身准备解皮带,从体检室的门外,又走进来几名狱警,这其中还有两名女狱警,以及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年龄大概三十出头,属于丰满少妇那种类型。

        “喂喂,你看什么看!快点脱!”狱警有点不耐烦的嚷嚷。

        “裤子也要脱吗?”林奇不确定的看了他一眼。

        “脱!我不想在说第二遍!”

        林奇咽了口吐沫,只好有点难为情的脱掉裤子,浑身匀称的肌肉立刻显露无疑,那种优美的线条,绝不是健身肌肉男能比的。

        两个女狱警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来,她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围在林奇身旁,有一个胆子大点的,还伸手摸了一下林奇健硕的胸大肌。

        “干嘛啊大姐,只许看不准摸!”林奇有点不情愿的喊道,心说这什么破地方,女人竟然如此好色。

        “哎哟,声音真有磁性,长的也这么帅。”刚才摸林奇的女狱警干脆得寸进尺,直接伸手摸向了林奇的裆部。

        “我靠,你性变态?”林奇吓的往后一退,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位女狱警,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脸的婊子相,眉宇间尽是那种深入骨髓的风骚。

        “咦哟,这都被你瞧出来咯,小帅哥,到了这儿就是到了你自己的家,你要是把姐姐伺候好,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长期的荒岛封闭生活,使得这里无论是罪犯还是狱警,心理上或多或少都会出现问题,有些人甚至连续两三年都没回过家,譬如面前这位叫陈红的女狱警。

        “陈红!这里是打情骂俏的地方吗!严肃一点!”负责对林奇进行体检的这位男狱警有点看不下去了。

        “咳咳,干嘛这么严肃,难道你也看上这位小帅哥了?我告诉你呀张骡子,他可是姐姐我先盯上的,你给我靠边站!”陈红明显很不忿。

        听着两人的对话,林奇心说这特么都什么都什么啊,你一女的还好说,他特么一男的,还能看上我?

        难道这位仁兄就是传说中的弯男?

        “我没空跟你贫!你该干嘛干嘛去,耽误了犯人体检,小心典狱长收拾你!”张骡子义正言辞的说道,他知道说不过这个破鞋,只好把典狱长搬出来。

        “你……接着脱!”见陈红识趣的溜到一边,张骡子冲着林奇喊道。

        “哥,我身上就一个裤衩了?你确定让我脱吗?”林奇看了眼满屋的男男女女,感觉三观都有点不好了。

        他明显吃不消这里面的路数,尽管他对臭名昭著的水门监狱早就有所耳闻。

        (感谢最近一段时间书友们的打赏!虽然钱不多!但是小火车心里暖暖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44/11203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