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娇美大小姐 > 第419章 引狼入室

第419章 引狼入室

        “你解释吧。”

        “不瞒你说,俺媳妇得的这个怪病,你听着肯定新鲜。”林奇嘿嘿一笑,指着自己的脑瓜:“她呀,这里有毛病,很喜欢跟陌生男人干那种事儿,而且都是自愿的,为此俺也劝过她,但是她不听,俺就只好带她上医院,后来医生说是什么荷尔蒙刺激分泌过剩,反正俺也听不太懂的。”

        “那你什么意思吧?”锤子说话的同时,眼神不停瞥向不远处的夏妮,尼玛越看越好看了。

        “俺的意思吧,瞅着大哥你挺厚道一人,这么着,让俺媳妇陪你一下,抵两张车票钱,中不?”林奇问着,一脸的王八相。

        “靠,你这绿帽带的,是不是已经习惯了?”锤子一听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儿,立刻就动起了歪心眼,这小少妇虽说有点土,但比街巷口那些站街的可要强上不少了,最起码咪咪没下垂,屁股也挺翘的,后入的话肯定不赖。

        “咳咳,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林奇尴尬笑着,眼神里布满了对于生活的艰辛和无奈。

        “别,你可别跟我攀朋友,我这人最怕这个,我都怀疑这娘们儿是不是你拐来的。”锤子说着,突然心思一转,变了脸:“你给老子说实话,这小娘们儿是不是你拐来的?”

        “大哥,你这说得叫什么话,俺俩绝对的合法夫妻。”

        “狗屁的合法夫妻,有证吗?”

        “谁出趟远门带结婚证呀。”

        “没有证,那就是拐来的。”锤子说到这里,脸色更加阴狠:“我告诉你小子,现在国家正抓这路事儿呢,逮着就是重判,信不信我把你送进去?”

        “天地良心啊,真没有。”林奇万万没有想到,这厮竟然会玩这么一手,看他的意思,是想要日免费逼了。

        “没有?敢不敢跟我去公安局验明正身?”锤子生平最怕的,就是穿制服戴大盖帽的,但同时他也是个心理高手,自己怕的事儿,那些违法乱纪的人只会更怕,如果从医学的角度出发,这一招就叫以毒攻毒。

        林奇心说既然你自己挖坑,那你就自己往里边跳吧,只见他脸一哭丧:“大哥,你到底是干啥的啊,俺隐藏得这么深,都被你给识破了。”

        “别逗了,从一开始,你说的话就句句混蛋,我咋就不信这天底下,有人会拿自己媳妇当妓女卖?”锤子冷冷一笑:“让她陪我打一炮,这事儿就算翻篇了,不过你也别太担心,票我可以给你,不过只能给一张,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万般无奈的林奇,只好长叹一口气:“那好吧,不过大哥你得快着点儿。”

        “放心吧,你大哥我阅女无数,没有一次不超过四十分钟的。”锤子说着,已经朝夏妮走了过去。

        这两人的对话,刚才通过电波全传递到了夏妮的耳麦里,虽然没有听太清楚,但是大概意思已经懂了。

        虽然暗含着臭骂林奇这个乌龟王八蛋,好好的正道不走,脑子里琢磨的,全是这种馊主意。

        可馊主意也是主意呀,有总比没有强,引狼入室,关门打狗,剧本早就写好了,就看她怎么接着往下演了。

        “妹子,你男人把你给卖了,规矩都懂吧?”走到夏妮跟前的锤子,扬起一脸的色相。

        “死鬼,你又让别人压老娘身子?”夏妮以前有过类似的经验,所以演起来一点都不吃力,反而有点游刃有余。

        “别废话,现在除了从你身上搞钱,我还有别的路子吗?”林奇过去一揪夏妮的胳膊:“赶紧跟这位大哥走,争取速战速决,这样我们就能拿到回家的车票了,剩下的那一张,我去想想办法搞定。”

        “德性吧!”此时此刻的夏妮,口音已经完全改变,整个一荡妇形象,那勾人的眼神,还时不时地瞥向嫖客,瞅得这哥们儿心里直犯痒痒。

        两人过了马路,直接找了家挂着住宿招牌的宾馆,开的钟点房,在服务员麻木的眼神注视下,相约上楼。

        “队长,这样搞是不是有点过了?”指挥车里,一众干警们大眼瞪小眼,都在为夏妮的安危着想。

        “过啥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这叫诱敌深入,真要在公共场合把人抓了,早把大鼠给惊跑了。”梁天抽着颗只剩烟屁的红旗渠,眼睛眯缝起来。

        “队长,赶紧派人过去支援吧?”

        “支援个屁,你一支援,不就等于提前暴露目标了吗?”

        “最起码也得派几个便衣过去吧?”

        “用不着,你们夏队脑子灵光,拳脚也不是吃素的,像你们这样的年轻后生,收拾三五个不在话下。”

        众警听罢,有咂舌的,有退缩的,当然也有不服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警队里混饭的,破案率是硬性指标。迄今为止,夏妮经手的案件,侦破率始终保持在满分,这其中不乏悬赏令高达几十万人民币的A级通缉犯。

        镜头一转,长河宾馆301房间,进了屋的两人按部就班,普遍程序都是先洗澡。

        进了浴室的夏妮,门一反锁,很快就能听到哗哗的喷水声。

        “我说,你快着点嘿,瞎好冲冲得了,我的大鸟已经饥渴难耐了。”

        “着什么急呀,我洗干净点,你弄着也舒服。”夏妮红着脸,说着令她不耻的话,等洗好了以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有换洗的衣裳。

        “快点快点,你特么磨磨蹭蹭干什么呢,我忍不住了!”等了半天不见动静的锤子,直接翻身跳下床,准备来个突然袭击,可是拽了半天门,才发现门被反锁上了,正暴躁时,原本反锁的木门,突然咚一声往外弹去。

        好嘛,硬砸在这哥们儿的额头上,当场便起了一个大包,几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正蒙圈呢,只见从浴室里出来一人,确切的说,是一只脚,猛踢向他的面部。

        “妈的,敢阴老子!”锤子怒吼一声,侧头一躲,夏妮这一脚,正揣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后者一个激灵起了身,伸手摸向后腰,不是别的,一把明光锃亮的水果刀,直指向眼前的女人:“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阴我的?”

        “警察!”情急之下,夏妮也顾不上许多了,反手一抓,枪已入手,开启保险,子弹推入枪膛,尚未来得及瞄准,锤子凌空一记侧踢已经甩了过来,好家伙,这反应速度,要说没练过那是吹的。

        夏妮这个后悔呀,后悔不该听信林奇的馊主意,就这么个烫手山芋,谁碰到谁倒霉。

        正埋怨时,手背一痛,枪已经飞了过去,撞在天花板上,又反弹到墙角。

        “放我一马,事后必有重谢。”锤子就算身手再厉害,也就是个票贩子,知道自己犯的事儿并不大,没必要添上一条袭警的罪名。

        “做你的春秋大梦!”夏妮一咬牙,啐了口:“你跑不掉,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

        锤子下意识瞥了眼窗外,果不其然,几名男子正急匆匆地横穿马路,直奔宾馆而来。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鼠在哪儿?”夏妮直接问道,声色俱厉。

        “什么大鼠?我不认识!”

        “嘴还挺严,窝藏主犯,罪加一等,你是明白人,我再问你一遍,大鼠在哪儿?”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别逼我!”锤子知道,跑是跑不掉了,叫他出卖老大更不可能。

        夏妮看着他,弯腰过去捡枪,结果又被这家伙一脚踢飞,恐惧道:“我不想伤害你,但是你别逼我!”

        话音刚落,房间门外,便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跟着便是咚咚咚的砸门声响。

        “夏队你没事儿吧?”

        “夏队,你说句话!”

        “妈的,你是市刑警队那个副队长?”锤子表情一顿,立即獠牙狰狞,毋庸置疑,经历过几场硬仗,夏妮的威名,早已在江湖上大放异彩,大到贼王毒贩,小到地痞流氓,没有一个听到这个名字不犯怵的。

        玫瑰神探,不是吹牛逼吹出来的,是破案破出来的。

        “既然知道你老娘的身份,还不缴械投降?”夏妮冷冷问道。

        “我缴你奶奶个腿!要死一块死,老子临死也拉个垫背的!”智商被压制的锤子,此刻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个箭步冲到夏妮跟前,几个回合,拳脚如风,夏妮根本招架不住,被他铁钳一样的手掌扼住喉咙,后背紧贴在楼板上,脚尖点地,直翻白眼,双手濒死一样左右挥舞。

        完了,夏妮只感觉一口气也喘不上来,气管都快要被这家伙给捏断了。

        “把门踹开!”梁天一下指令,几个年轻棒小伙轮番上阵,抬脚猛踹在宾馆房间的房门上,动静之大,整个楼道都能听见。

        伴随这铿锵有力的撞击声,夏妮只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现在的视野,只剩下两条窄小的缝隙,表情上那种痛苦,任谁看到都会为之动容。

        “放……放……放开我……”她的声音就像是蚊子一样,俏脸憋得通红,好像下一刻,就会因为断气而死掉。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44/11203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