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娇美大小姐 > 第494章 母鸡不下蛋

第494章 母鸡不下蛋

        瞧吧,那单膝跪地的狗血姿势,那一脸渴望的夸张表情,那一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

        在被手指不断翻飞的电子照片上,郭可馨找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唯独她这个关系最亲近的人,却很遗憾没能去到现场。

        算了,不看了,看得越多,只会想的越多,或许他并不是有意瞒我呢,只是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向我解释。

        “哎哎,别给扔了啊,五千多块钱买的呢。”张莉赶紧捡起被闺蜜随手扔到床尾的iPhone手机,细心擦着屏幕,埋怨道:“我说不看,你非得看,心里看堵了吧?”

        “切,我堵什么,前面有车,后面有辙,你等着,回头我就叫他给我买钻戒,保准弄的比董事长还浪漫。”郭可馨哼哼着,她对陆雨辰并无敌意,之所以生气,生的也是林奇的气,外带一点小女人争风吃醋的本性。

        “真够可以的馨馨,整个佳美敢跟咱们董事长抢男人的,你是第一个,估计也是最后一个。”张莉竖起大拇指,对这个极品闺蜜佩服的五体投地。

        “什么叫抢呀,应该叫共享才对,谁让我们各自爱上了同一个男人呢。”郭可馨扬着鹅蛋脸,完全没有了最初那份羞涩,尽管在陆雨辰面前,她依旧有着磨灭不去的自卑,但是在林奇面前,她的自信程度可比陆雨辰要强大的多。

        “好吧好吧,感觉你们仨人的故事,写成网络小说绝对大火,现在的读者,就稀罕猎奇,书名我都想好了,就叫我的大小美女老婆。”张莉嘻嘻笑着,她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在文学网站上搞创作,才女嘛,总得有点拿得出手的干货。

        “去你的吧,你要想写你写去,回头赚了钱分我一半版权费就成。”郭可馨眯着眼睛,一点不为刚才的事窝火了。

        “外,财迷啊你?现在当写手可难了,特别是像我这种兼职的,每天得顶着被读者和编辑催更的压力,保证一定的更新量,要是敢断一天,你就等着被读者老爷们骂吧,素质好一点的,骂你是大懒虫,遇上素质差一点的,直接问候家人。我都干了小半年了,才挣了两千多块钱稿费,还不够我半拉月的工资呢。”张莉说起自己的兼职,一个劲儿的发起了牢骚,在这个互联网信息大爆炸的疯狂时代,能熬出头的只是凤毛麟角。

        “活该,谁让你惦记着一书成名呢。”郭可馨却是毫不客气的泼起了冷水,她平时不太喜欢看小说,只专注于设计方面的书籍。

        “姐姐,你讲点道理好么,我是女吊丝,没有你的富婆命,我要是也能找到像你家林奇这么有钱的男人,你别说写书了,班我都不上了,穿金戴银当阔太太去,那多气派啊,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出门带保镖,不服就是干。”

        “噗……”看到张莉眉飞色舞的样子,郭可馨差点没笑断了气,躺在床上捂着肚子起不来了。

        “不是,你笑啥啊,真事儿呗,也就你这种奇葩,会纠结什么理想啊梦想啊,其实这理想吧,就是理发的时候想想,梦想呢,就是做梦的时候想想,反正都是想想,你躺私家游泳池里想不是一样嘛。”张莉继续吐槽,郭可馨刚缓了口气,又彻底笑翻了。

        “笑吧你就,鸽子赶紧叫医生去,你妈妈神经病快犯了。”

        “得得,我说不过你,道不同不相为谋。”好不容易缓过来,郭可馨一挺身,盘腿而坐,冷不丁一句:“人活得这么现实,真的好嘛?”

        “没什么不好的,有钱总比没钱好,钱多总比钱少好,看你怎么悟了,我以前跟你一样,也瞅什么就觉得什么俗,也特么渴望自行车上的爱情,现在呢,要真有一小伙蹬着自行车满身臭汗来找我,我没准都能甩人一嘴巴你信不信?”

        “我信,环境改变性格,咱们公司里的美女,车接车送的太多了,你没看一到饭点,那路边都扎满了,你要开个比亚迪都不好意思往里挤。”郭可馨唏嘘着,她现在终于理解,自己这个闺蜜为何会如此的现实主义了。

        “说的就是啊,那些自诩清高的人,是真的视金钱如粪土,还是因为没本事挣不来?这个问题必须得搞清楚,否则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估计都情愿生活在粪堆里。”

        “莉莉,你越来越像个哲学家了。”

        “哲个屁,纯粹被逼的。”

        女人之间的谈话,总是离不开男人,而人之间的谈话,却总是离不开金钱。

        张莉顿了下,又道着:“馨馨,我说这话不是针对你的,我知道你心里那个梦,我也相信你能实现,只是你不那样做,一样能去参加巴黎时装周。”

        “别人给的,和自己努力争取得到的?能是一回事儿吗?”郭可馨摇着头,理想主义者的情怀莫过于此。

        “那好吧,祝你成功。”女孩咧咧嘴,露出一口白珍珠似的整齐小牙,那是她浑身上下最得意的部位。

        “先别祝我成功了,扶我一把。”郭可馨一伸腿,穿着拖鞋,似乎要有所行动。

        “上哪儿去?”

        “厕所,憋半天了。”郭可馨附耳说道,生怕被人偷听到,半小时前在医生的要求下输了瓶葡萄糖,现在起生理反应是难免的。

        “大的小的?”张莉也咬起了耳朵。

        “讨厌!”郭可馨脸一红,感觉这个闺蜜,真的是越来越丧失了,如此进化下去,颇有百合的倾向呐。

        “你快着点,我在外面等你。”把郭可馨送到女厕所的门口,张莉大大咧咧的说道。

        前者索性没搭理她,自己找了个没人的卫生间,蹲下去解决问题。

        “小张,听说了吗,上次送来那个急诊病人,被咱们院长给搞坏了。”一道清晰的女音,直接传进了郭可馨的耳朵里,是在她左边紧闭的隔间里,听声音年龄不小了,应该是个大妈级别的。

        “被院长给搞坏了?什么意思?”又是一道女音,这次更容易判断,是从右边传来的,听不出来多大年龄,但绝对比旁边这位大妈要年轻。

        “合着你还不知道呢?这事儿咱们医院都传开了,据说还有人写匿名信,准备上卫生局举报咱们院长呢。”

        “什么事儿啊?我真不知道。”

        “你要是真不知道就算了,就当我没跟你提过,反正也不是啥好事儿。”

        “别啊刘姐,咱们护士科的闲话中心有一阵子没开了,我这心里还怪痒痒的,你就跟我说说呗。”

        “那好吧,不过你听完,可要替我保守秘密,不准出去瞎说,要是被院长知道,咱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郭可馨听到这里,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这个什么刘姐,自己就是个爱传闲话的长舌妇,竟然还要求别人替她保守秘密,这也太扯淡了吧。

        她以前在创意部上班的时候,那里也有一个所谓的“闲话中心”,就是一堆闲来没事干的女同事,像叽叽喳喳的麻雀一样凑在一起,聊的不外乎就是一些内部的花边新闻,像什么多金总裁跟女下属酒店私密约会,帅哥实习生进了某某寂寞女上司的办公室多久没出来。郭可馨百无聊赖的时候,也会趁着听两句,但她从来不当真,也不主动发言,因为她觉得别人的生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所以她也从不迷恋什么明星大腕,长这么大连一场演唱会都没看过。

        自然而然的,对这两个工作时间蹲在厕所里扯八卦的女护士也没什么好感,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嘴上积点德。

        “你就放心吧刘姐,我这嘴比江姐还严。”

        “其实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起简单的医疗事故,人没事儿,但是孩子没了。”

        “孕妇?”

        “嗯,就是孕妇,咱们严院长亲自主的刀。”

        “当时啥情况?你在场没?”

        “我倒是没在场,不过我有一个同学,是咱们医院药剂科的科长,他去送药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内幕,是偷听到的。”

        “内幕?什么内幕,说来听听。”

        “说起来也挺可悲的,我只知道那个急诊病人不光孩子没了,而且还落了个终身不孕的毛病。”

        “终身不孕?就这毛病?这有什么可悲的,有多少急诊病人上了手术台,就再也没有下来过,那才叫可悲呢。”

        “你别着急啊小张,我还没跟你说完呢,就那个病人吧,比你小不了几岁,也就二十多一点,她怀的那个孩子是她的第一胎,这还不够可悲吗?”

        “那倒是挺可悲的,如果是在乡下农村,不会生孩子的女人,恐怕还没一头驴值钱呢。”

        “你别说乡下了,就咱们市里,谁敢娶这种占着鸡窝不下蛋的倒霉货色?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感慨一句,现在的年轻人也太不检点了,婚前怀孕,什么人嘛,一看就没受过像样的高等教育。”

        “咳咳,刘姐,人病人家属知道这事儿,还不得拎着刀找咱们院长玩命去?”

        “知道?知道倒好了,你知道咱们院长是咋处理的吗?”

        “咋处理的?”

        “咋处理的,说出来吓你一跳。”刘姐卖了个关子,接着道:“他竟然瞒着病人,把人家的手术诊断书给改了,你说他的心得黑到什么程度?”

        “不会吧?这属于严重违纪啊,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的,咱们院长那人,看着慈眉善目没一点架子,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呵呵,这就应了那句老话,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越是外表看着像君子的人,背地里指不定多歹毒呢。仗着自己是院长,没人敢揭发他,出现医疗事故就隐瞒不报,你瞧着吧,公道自在人心,老天爷总有开眼的时候。”

        郭可馨听到这里,都有点快听傻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林奇认识的那个严院长,竟然会是这种阴险狡诈之徒。而与此同时,她的内心深处,又有点寒风彻骨般的惧意,因为这两个护士描述的那个病人,跟自己的情况似乎一模一样。

        难道这个世界上,能有这么巧的事儿?

        “刘姐,听你这样一说,我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太黑暗了,严院长可是我的偶像啊。”

        “偶像个屁,以后改呕吐的对象吧,你把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奉为偶像,还不得把你爹妈活活给气死。”

        “也是哦,看来只能粉转黑了。”

        “其实吧,昨儿我还见她了,吃完饭在走廊上溜达呢,那丫头条件不错,身材好,鹅蛋脸,尤其一双大眼睛,能把男人给迷死。”

        “漂亮有什么用啊,你不都说了,不会下蛋的母鸡,谁也不敢娶呐。”

        “可惜了了。”

        “对了刘姐,你说的那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在几号病房住呢?”

        “你要干嘛?”

        “不干嘛,闲着没事儿参观参观呗,顺便在内心深处严重批判一下院长的禽兽行径。”

        “我想想,几号来着,哦对了,妇科105病房。”

        “105?就那个带套间,一天收费四百五十块的?”

        “可不呗,有钱人呐,这一月住下来,一万多了。”

        “好了好了,不说啦,腿都蹲麻了,赶紧起来活动活动。”

        “嗯,我也得回去,眼瞅快下班了。”

        105病房,不就是我住的那间吗?

        得知真相的郭可馨,下意识的用手掌捂住嘴巴,她生怕自己会因为激动而喊出来。等那两个护士提着裤子走了,她却再也压抑不住被击的粉粉碎的悲伤情绪,一个人缩在卫生间的角落里,小声哽咽起来。

        她不敢哭的太大声,生怕会被别人发现。

        眼泪流进嘴里是咸的,但是流进心里却是苦的,现在她的心里,泪水早已经决堤……

        她也有想到去找那个篡改她手术诊断书的严伯年,但她却很难鼓起那个勇气,因为既定的事实摆在面前,就算去找了又能怎样?去找人家哭闹一通就能挽回自己终身不孕的噩耗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44/112037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